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妖化
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裴子云心一动,刹那有感知,这是大凶之相,仔细看去,血雾中蕴含浓郁化不开怨气,几乎能听到冤魂在其中哀鸣,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真君,真君!”

    还来不及细想,裴子云转身,见一个道官在轻声呼唤自己,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情况不对,您看!”道官指着更远处山林,血雾扩散,随风涌动,将这片山林笼罩,这还罢了,一靠近,不少鸟都惊起,想要飞走,叽叽喳喳叫着,只是雾气太快,片刻笼罩,许多鸟红着眼就跌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野兽随着血雾笼罩,都咆哮着,身形渐渐膨胀,部分承受不住,蓬一声炸成血雾,有部分化成了人形站了起来,侧着耳朵听到召唤一样,跌跌撞撞,四肢不协向一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带着阴冷的气息,见这情况,裴子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妖怪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吃人了。”

    道官还撑的住,军营士兵读书不多,见着这情况,惊恐转身就逃,裴子云脸色一沉,喝着:“督战队何在,整顿秩序,谁敢临阵脱逃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随着命令,就有什长队正惊醒,迅速站了出来,呵斥:“混蛋,还不归队,谁再敢惊慌,军法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在此,何怕妖孽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百炼精兵,原本只异象引起混乱,这一呼喊,多半镇静下来,偶有人还在逃,只见刀光一闪,顿时惨叫跌下。

    没一刻时间,营中就镇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妖化这样容易?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信。”裴子云的对道法的研究,一切都有能量,这瞬间妖化是不可能的事,心中想着,就见着天空阴沉昏暗,一层厚重血云漂在空中,透一点暗淡的红光,一切都是那么诡异。

    “阵法?妖法?还是此处已经不是阳世?”

    裴子云想到这里,眼神凝重,一种不安瞬间涌现,渐渐变了脸色,站起身来冷冷说着:“军营进入防备,道官和队正以上,跟我入账商讨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进入大帐,帐篷挂着地图,裴子云看着地图:“道录司,速速确定我们的方位,是不是有着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最简单的就是方法就是通讯,你们能联系到朝廷么?”

    道录司忙不迭组队测试,裴子云抿着嘴看着,见着道官面无人色的测试,果符咒“噼啪”闪着灵光,却不能联系上。

    “异象是反贼所为,我猜的不错话,是血祭而成,具体事宜还不清楚,不过我有信心破解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由真君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裴子云伸手在地图上一圈:“派出斥候,立刻查验周围,有着变化立刻上报。”

    “道官何在,不能联系朝廷,就迅速联系别的营地,是否能联系上?看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谁敢乱军心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只刹那,立刻将事情理清,道官和队正听着,心中大定,纷纷应命,调兵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的眉还是紧皱,坐着闭着眼沉吟,将可能不断滤过,妖皇摄取的记忆也不断闪过,一些猜测渐渐成形。

    “是大规模血祭形成的虚界?还需要测试。”裴子云眯眼一点:“闪光术!”

    “轰”一道光闪过,炸亮了帐篷,但裴子云并无喜色:“不对,虽然道法成功了,但法力削弱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脸色阴沉了起来,仔细体会:“仙道龙脉力量都隔绝了,福地的灵气也隔绝了,不能传过来,看来我的力量必须节省,必须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“系统”

    随着呼唤,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名气还在增长,只是变化细微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瞎道人使用法术,引起了异常变化,对我地仙法力都有压制,应该只剩下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”裴子云渐渐有着诧异,法力虽受到限制,但力量变强了,一皱眉,就出了大帐,寻一块巨石,一拳打上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巨石炸开,飞溅石块打在了身上,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,多了阴气,莫非这里处于阳世和冥土之间——雷来!”

    裴子云手一点,雷光乍现,才出现,就将火柴扔进了油中,发出滋滋声:“果是阴冥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妖界?不是,可以连接妖界,这世界早就被征服了,我明白了,恐怕使了法子,形成介于阴阳之间的裂缝,这很可能是虚界——临时形成的法域。”裴子云思忖着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时,道官匆匆赶来,禀告:“真君,各分营已联系上了,李都纪回禀,说已经追捕到了逆贼,可是没想到逆贼使了妖法,出现大片血雾,原本被逆贼召集的野兽也全部妖化,出现了一堆妖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李都纪请求撤回营地,准备汇集了再作打算。”道官气息喘喘,惶恐禀告,不听将令就想撤回,有违抗的嫌疑。

    裴子云却不但不怒,反而一喜,命令:“这很好,你立刻发出命令,前线各队全部向大营集中,带上火油和物资,我们拒守为阵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道官转身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前线据点

    横尸处处,大部分是妖兽,也有着人的尸体,李正源站在了破了一个口的帐篷内一言不发,听着道官禀告。

    “血雾诡异,突然出现,怀疑是反贼所造。”

    “对敌时,感觉我们的道术被削弱了,还有野兽怎会变成人,虽长着毛发,但我没有看错,的确是人形——有点是传说中的妖怪。”

    连着校尉脸色阴霾:“我入伍十年,也没有看见这样的事,这种事倒和话本里说过的妖怪一样,或璐王真有妖孽隐藏,不然何以突出现无敌之军。”

    “都纪,真君可有话说过?”各个视线都看了过来,有的道官隐带着猜疑,这是不是借刀杀人之法?

    李正源心里不安,但知道猜忌不可开,手拍在桌上:“不必说了,这事真君若知晓,不会只领我们来战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真君也在前线,离我们不过十里,出了事谁也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账内压抑的窒息,所有人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大人,真君联系上了我们了,命令我们立刻向主营撤退,可携带火油和粮食。”就在这时,一个道官入内喊着,顿时气氛一松。

    “好”李正源展颜说着,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但神色还是凝重:“我们立刻向大营转移,一切问题等见到真君,自有分晓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向校尉:“陈校尉,你立刻带人前进,将路上分散妖兽清除,我带着火油立刻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营

    裴子云站在高处看着,在远处能明显看见,各分营都在迅速汇集,本来搜索山林,拉开不远,不过十里左右,过来不过是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支支汇集过来,沿途和妖兽发生冲突,不过冲突不大,这些妖兽似经过了最初的迷茫,开始有了智慧,知道大部队还没有来,这时根本不上前厮杀,只是隐隐监视。

    “咻”一个神箭手拉开了弓,一箭射了过去,一个妖怪应声而跌。

    一个道官指的说着:“真君,您看,连着最远的李都纪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见了,正中那个就是。”裴子云终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又迅速消失:“让他一进营,就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所有人立刻建构工事。”才吩咐着,李正源已入了营,长吸了一口气走近裴子云,说:“下官拜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这时还闹什么虚礼,你们是最前线,想必和这些妖怪作战过,有什么想法,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君,目前接触的妖怪还不强,甲兵可杀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感觉此处和外面隔离了,且这种力量从来没有见过,我们法术,除了符箓通讯,都受到压制,我怀疑是逆贼的道法,或还跟璐王的大势和溃败都有关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就将事情说的清楚,裴子云点首:“的确有关,这些人是妖怪,货真价实的妖怪,才有这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妖怪?”李正源心中一惊,良久,重重吐出了气:“就算是妖怪,我们也不得不打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们粮食很少,水也不多,恐难长时间僵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冷笑,说:“这倒不用担心,你以为这种瞒天过海,变换一方的篡夺,能坚持多少时间?你不要吓着。”

    “法术涉及范围越大,消耗法力也越大,这是道法的基本原理,妖法也脱离不了这范畴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不需考虑粮水,至于妖怪,我们法术压制,但你没发现我们的肉体和力量大增了?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李正源还在沉思,就在这时,斥候突惊呼:“真君,妖兽的大部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”

    妖兽果云集而来,以狼人为主,还有豺狼虎豹羊,身上长毛发,向着慢慢逼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妖兽是要对我们进行大反攻。”裴子云冷笑一声,话还没有落,妖兽就发起了冲锋,带着最原始兽性,咧嘴咆哮,冲了上来,密密麻麻,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大营围着栅栏,裴子云一皱眉,就转身问着:“你看,它们是不是反没有以前灵性了?”

    李正源仔细观看妖兽动作,沉默片刻,说:“是,反没有以前配合了,原本我以为妖兽成军,恐怕更有配合,没想到还是依赖本能冲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正常妖化情况,有人收回分散的神识了——这是纯消耗。”裴子云说着,冷笑了一声:“油火对人群效果不大,对这种妖兽正好,命令——全部抛烧成群妖兽。”

    命令就要发布,李正源说:“真君,有些不对,我们之前时,也使用火油,但是没想到火还没有烧到,出现血雾将火熄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裴子云心中也一沉,只是思虑,就阴沉命令:“继续放,若不能燃烧,就直接拼杀,拿命来搏。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