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五十三章 血雾
    “痛快,真是痛快。”

    一个士兵在一个丫鬟身上起来,却立刻一刀,将她砍杀,大笑起来,只觉得心中莫舒快,眼带红光大笑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率兽食人!”一辆牛车经过,一个雪白胡须的老者在窗后说着,就在这时,车夫问着:“蔡大人,是不是阻止?”

    “乱兵如何阻止,快,快去见璐……皇上。”眼前这老者正是蔡义,原本在朝廷是四品,现在城中文官第一,这时脸色苍白,翕动一下唇说着,他本来坐观着局面,只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出,眼前着城中情况失控,不得不去见璐王。

    当下一声命令,车夫带着数个家兵寻着而去,虽有乱兵,但无人敢犯。

    蔡义一路行去,听前得一阵鼓噪,隐隐传来“万岁”呼声,连忙急急驱车赶了过去,就见得了璐王。

    璐王此时站在台阶前,十几个校尉都跪在前面,蔡义也不管场面,就上前喊着:“皇上,臣拜见,有本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蔡卿前来了,看来你精神尚不错。”璐王回转过身,嘻笑自若:“你不是告病了吗?现在看来身体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蔡义跪在地上:“臣有罪,请圣上惩罚,只是满城百姓却是无辜,皇上纵兵洗城,这是草寇所为,安是王者之道?”

    “还请皇上速速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蔡卿真不愧是大儒,前朝的进士,这一声说的很是响亮。”璐王听了,咬牙笑着:“王者之道?可你几时心里真正拿朕当皇上看?”

    “韩宏武和李震谋反,逼宫与朕,你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话一问,蔡义顿时脸色涨红,一句也回不出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相信你没有牵连到其中。”璐王站起身,在台阶上踱步,自语的说着:“这与你没有直接关联,但你敢说,你一点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你不但知情不举,默默看着,还暗里纵容,到时韩宏武和李震逼了宫,还得你这个文官清流来收拾局面!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你凭此不但可以免罪,还可以小进一步,这就是你蔡卿的心思,蔡卿的君臣之道!”璐王说到这里,突神经质一阵大笑,椰揄的看着:“现在,又想来搏个仁义,救个满城百姓,名留青史?以符合你名字里的这个义字?”

    璐王这一说,刻薄尖酸,把什么底子都揭穿了,蔡义伏在地下,连连叩首,说着:“臣罪尤重,是怀有私心,不必皇上诛戮,臣立刻对石阶自尽以谢天下,只是这满城百姓实是无辜,有干天心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说句诛心的话,太祖连着承顺郡王,只有三个成年儿子,就算事败,皇上再多罪孽,也未必戮诛满门,必会留有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但皇上现在倒行逆施,屠城洗民,这朝廷想掩盖都掩盖不得,皇上不为自己考虑,难道不为子孙,不为身后名考虑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,您以后还得见列祖列宗啊!”说着,蔡义连连叩首,重重的叩下去,他已有着死志,只是几下,脑门就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璐王望着这位大臣,瘦骨鳞峋,满脸是血,不禁感慨万端,其实作君主,他心里是明白,人是复杂的,蔡义怀不怀有私心?

    肯定。

    他本是朝廷之臣,可见着璐王势大,就降了。

    现在璐王势衰,又想反正了。

    这反复之处就是小人,但现在为满城百姓乞命,并且言称撞死在石阶,却也并不虚言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是人君,而是妖皇,璐王冷着心肠,冷笑的说着:“你果是早有预备,朕要是不听你,是不是又连祖宗都见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蔡义伏地大恸,泣不成声:“皇上疑臣置此,臣安有话说,只有一死而之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爬跪几步,对着石阶一撞,只听“啪”,顿时鲜血飞溅,血流满面,脑壳都凹下去一块,眼见着不活了。

    “此贼又想直谏而死,撞死挟朕,邀敢言忠直之名?”璐王心中一惊,微张着口,叹了一声,心中又苦又涩,眼泪都要流出,却断然喝着,说着这话,说完,袖子一罢,就是不看:“杀,继续洗城,将这些乱臣贼子,全部杀掉。”

    轮回台

    瞎道人沉入了轮回台,眼前一个宏伟祭坛,东南西北各有石阶直达顶部,接着就看到不断有血泉淋下,这是屠城的祭祀。

    “我恨啊!”

    “杀,杀”

    “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人族的灵魂也落下,惨死在璐王刀下,带着化不开怨气和恨意,只是轮回台就是一个大磨盘,只一个转动,顿时将这些人族生魂吸取干净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

    “咕噜”

    轮回台上面一个个妖族雕像,这时活动着起来,昂着首喝着血,而喝着血,渐渐狰狞,鲜活,就要挤出,真正降临到现世中。

    瞎道人看着轮回台上不断积蓄的力量,脸涌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”好好,有一城数十万百姓的祭祀,甚至可以临时形成妖界,来吧,裴子云,我这次一定要把你歼灭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你真正见识我们妖族的力量吧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说着,一时间大笑,站起来一跃而上,顿时“嗡”一声星光点点,正是万妖大阵。

    “开”瞎道人伸指一点,万妖大阵启动,化成星云,向周围扩散而去,渐渐化成了血雾。

    东垣山·一处山林

    李正源看看天,隔了几百里,天气就不一样,满是星斗,就在这时,一个亲兵上前:“大人,油车到了。”

    回首一看,一条婉蜒的黑蛇出现,都是运着油火的车辆,上面还放着绳索火把,离着百步之遥。

    李正源见了一喜,看了看山林,命着:“用小型投石机,不过不用石块,用装着火油的瓷陶丢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砸,给我到处砸,砸了飞溅到处是油,再给我丢火把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个人扯扯李正源衣襟,说:“这样烧的话,容易发生山火,而且,山林里还有猎户人家。”

    李正源看着山林荒野,一大片黑沉沉死,显得阴森,沉吟了一会,说:“就算有几户十几户猎户,也顾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闷声喝令:“给我丢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士兵答应一声,三个小投石机就推上前,把装着火油的瓷陶装了上去,只听一令,“轰”的一声轻响,这装着火油的瓷陶就飞了出去,半空中洒着油,落在草木上,落在地上更砸在一颗树上,陶片带着油飞溅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李正源叫一声“好——就这样,继续砸!”

    这活不难,士兵一批批将装着火油的瓷陶运上去,往投机上一装,就不断砸了上去。

    野兽到底无知,开始时还有点惊慌,闻闻却不觉得有啥,火油砸了十几个上去,就溅了一地。

    李正源一挥手:“差不多了,上火把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官军就有人点了火把,五六个火把就装到了投石机上,只听着有命令:“抛!”

    火把抛了上去,有二三个熄灭或没有丢到油处,余下都基本命中了火油,只听呼一声,火光燃了起来,暗红火焰一冲尺余。

    林子虽潮湿,但在火油下不断燃烧起来,没有片刻,就连成一片,此时野兽受了惊,一片混乱,本能惊恐后退,看着这些,李正源露出冷笑:“到底只是野兽,结束了!”

    这时,瞎道人猛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星光弥漫在身上,一股淡淡血腥气息缠绕,瞎道人伸指一点,以着自己为核心,涌出大股血雾。

    这些血雾散出速度非常快速,转眼就形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大人,出现了异变。”岗哨的士兵指着扩散出来血雾连忙报告,李正源看过去,脸色一变,他的灵觉看去,只见血雾中,蕴含浓郁化不开怨气,似乎能听到冤魂在哀鸣。

    “呼”血雾中,又有一股无形的风吹这扩散,迅速将惊慌的野兽笼罩,只听“嗷呜”一声,这些野兽痛苦嘶叫,突站了起来变化,化成了人形,只是带着角、尾、鳞。

    “妖怪,妖怪啊!”看见这一幕,诸人都大惊,而这些妖怪,都把冰冷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营

    大营人数最多,运来的火油还有部分在这里,忙碌的人群进出,还把县里特别运来的食品装来,也没有水陆珍肴,只有猪羊鸡鸭,还有泥封的酒坛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,对着主薄说着:“你们在匆忙之间,运了这些,实在是用心了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主薄连忙赔笑:“不敢,真君围剿反贼,我等县里只能帮些小忙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突发觉真君脸色不对,就住了口,这时一阵风吹过,阴冷让人恶心作呕,而裴子云已经站了起来,摆手阻止说话。

    “妖气怨气浓厚,难道是什么妖术?可我掠夺的妖皇记忆里,根本没有这样妖术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眼神凝重,更有惊疑。

    “敕”

    裴子云掐法诀,就要施展法术,只才一动,顿时发觉异常,整个环境,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大型禁制?将周围空间改变了?”裴子云走出大帐,脸色就立刻阴沉,空气中吹来了血雾,看起来稀薄,但里面有着妖气,更有浓郁的化不开的怨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