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五十章 夺宫
    侍卫扑入,甲剑叮噹响,还没有彻底下决心反叛的将军,见着这个,顿时脸色雪白。

    韩宏武一惊,没想到璐王这时有着准备,想将自己一网打尽,看向侍卫,认出了一些熟悉的人,脸色凝重,又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里面有不少曾经在自己手下干过,到了这时还当忠臣?

    “陛下,你这是要玉石俱焚么?”韩宏武不及细想,浑身一颤,目光盯着璐王喑哑着嗓子,声音在大殿中回声说着。

    璐王在王座上端坐,听了这话,轻蔑一笑:“朕和你们同归于尽?你们这些叛贼也配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朕一手提拔,使你们加官进爵,荣华富贵,权柄在手,不想却要卖主求荣。”璐王站了起来,眼中杀气闪过,声音冷淡:“来人,杀,给我把这些乱臣贼子全部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韩宏武拔刀而出,只听着一声:“传我命令,立刻召集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入宫的亲兵,杀,杀掉这个反王。”

    韩宏武其实不愿意动手,他其实非常明白,璐王哪怕反了,也是太祖之子,今上之弟。

    别说是自己本来就是璐王的人,就是朝廷之将,可以打败,可以擒拿,但是不奉旨就杀掉璐王,看似有功,实是种祸深深——种什么祸?

    种的是不敬畏皇家的祸,今天你敢不奉旨就杀璐王,明天是不是敢对皇帝动手?历代在这上面“立功”的人,多半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所以韩宏武才想着相对和缓的逼宫,君臣之间,以及日后朝廷中,都有些缓和余地,而不是被人认为卖主弑主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,璐王摆明了要杀自己,韩宏武性决断,立刻高喊着:“原本我还想劝说陛下弃暗投明,毕竟陛下你也对我有恩,我又怎忍心刀兵相见,可现在陛下倒行逆施,让我没有半点余地,实是心痛。”

    韩宏武说着,眼已露出了杀意,而周围将军们纷纷抽出武器,他们进来时就是带上不少亲兵,这时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杀”大殿内,两道钢铁洪流撞击,发出巨大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啊”只是才一交战,一声怒吼,刀光一显,一个亲兵发出一声惨叫,砍倒在地,余下的侍卫所到之处,顿时把冲杀上去的亲兵连连砍倒!

    “嗯?不对。”只刹那,韩宏武就发觉了情况,眼神扫过,作军中大将,韩宏武自是知道璐王侍卫的情况,有多少实力,早已有打听,原本以为十拿九稳,但这时看着,就立刻变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久前的情况——天兵!”一股寒意袭来,韩宏武立刻想起了不久前所向披靡的璐军,勇士层出不穷,难道现在又有了?

    “杀”一个侍卫校尉一身甲衣,脸色狰狞,隐隐中有一个妖影浮现,一双眼睛充满着兽性,向韩宏武杀去。

    看到侍卫校尉扑杀,韩宏武脸色一沉,神色终露出一丝狠色:“就算不对,难道还真有天命,最多就是使用了道法或药物激发了这些人的生命潜能,莫非能挡住我?”

    “别忘记了,我从小兵爬起,靠的是我的武略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韩宏武魁梧,一动间,立刻就掀起一阵风,人刀合一,“铮”一声,刀光闪过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韩宏武只觉得侍卫身上有一股大力,虽不如自己,但却远超普通甲士。

    “去死。”韩宏武的吼声中,刀光而起,一声,这侍卫左肩而断,又只听“嗤”一声音,刺入小腹。

    但这人似乎没有痛苦,向前一仆,刀顿时洞穿,在背后透出,还是不管不顾扑上挥刀。

    这变化太快,韩宏武急退,还是右胁一震一热,擦破皮,伤了些肌肉。

    韩宏武刀一转一抽,刀搅拌着内脏,这侍卫就算再厉害也无法扭转人体规律,力气尽失,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”殿柱不断涌出侍卫,才杀了一个,又一个扑上来,这次韩宏武不会大意,踏前一步,一声刀啸,扑上来的人身体一晃,脑袋中分,红白齐流。

    “杀!”跟随在韩宏武的将军校尉,这时也在拼杀。

    “韩军门,有古怪。”一个将军看着周围,脸色阴沉,连连出刀,本来在将军看来,这些璐王侍卫根本抵抗不住,只是这时杀着,见着这些侍卫根本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“啊”韩宏武的亲兵被侍卫一刀砍断脖子,璐王侍卫就是野兽一样,张开了嘴,狠狠咬在了亲兵的脖子,大口吸血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是不对,快,杀了璐王!”眼见着群魔乱舞,韩宏武知道不对,脸色涨红,高喊着。

    这时再不留手,全力一击,只见刀光一闪,拦截在前面的二个侍卫,立刻跌了出去,全身抽搐,而韩宏武的脚踩在地面,弹了起来,向璐王杀去。

    大殿内,厮杀声震天,只是璐王恢复了常态,冷静了下来,就是看戏一样,手中端着茶杯,面色如玉,神色如常,一双眼睛如点墨漆,看着厮杀,轻轻抿着茶水。

    韩宏武的武功厉害,这时连杀数人,握刀冲了上来,还隔了丈许,就带着一股血腥,这是在战场上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才积累出来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贼子安敢?”廖公公站在璐王的身侧,这时见韩宏武不顾一切冲上来,就要上前阻挡,只见璐王一拍手,数个小太监转身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掉反贼。”这几个小太监都是持剑,剑法极是阴毒狡诈,虽单个不是对手,可联手起来,却一时将着拦住。

    廖公公看着下面厮杀,又看着侍卫和太监的变化,想到了璐王。

    “这些模样。果像极了之前军中悍勇精锐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也会变成这样?”廖公公想着,脸色阴霾,似要在璐王脸色上看出点端逸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着什么呢?”察觉到了廖公公的目光,璐王抬首问着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廖公公被璐王的目光盯着,狠狠咽了咽口水,声音颤抖:“陛下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很好。”璐王说,转眼就明白了过来,笑起来:“我还是我,力量并没有改变我,只是我有了改变天下的知识和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璐王说着,大笑了起来,声音在大殿中回声,韩宏武一对一,还能将着狂化的侍卫斩杀,但这时数个太监围困,一时都拿不下,已经是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噗、嗤”

    血喷溅而出的声音,刀砍进肉里面切开的声音,抓着一个破绽,韩宏武一刀斩在一个太监的手上,将着太监的手斩下,而这太监似乎根本没有觉得痛苦,身影一闪,直扑了上来,悍不畏死,又似是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对,快,我们撤。”

    “到宫外去,调集大军,把这些妖人一股脑而全部杀了。”韩宏武一声啸,刀光大盛,一触即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两个小太监发出叫号,向前扭曲着栽倒,血光崩现。

    撕开口子,韩宏武就是向外突围,左侧眼神向璐王看去,只见璐王平稳坐在椅上,脸带冷笑,韩宏武突打了一个寒颤,头也不回,向外面杀去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杀出宫去,就算璐王你再诡异,我也能将你斩于刀下。”韩宏武刀光所向,着外杀去,在心中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其实韩宏武早有准备,侍卫自己早控制了大半,上朝还带上了亲兵,但现在却完全不一样,侍卫尽都疯了,亲兵也抵抗不住,连着部将也死了几个,但只要逃出宫去,大军就能碾碎。

    韩宏武杀出,高喊着:“你们顶住,我立刻召集大军来救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说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韩军门,韩军门。”这些人看韩宏武奔逃脸色大变,侍卫却有了经验,死死将着缠住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韩宏武逃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哼,他逃不了。”璐王说着,站了起来,向外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台阶下,韩宏武又和一队亲兵汇集,向外杀去,而侍卫不断涌上拦截,两方面激烈砍杀着。

    只是一照面,亲兵就横尸处处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些侍卫不对,至少是平时三倍。”韩宏武脸色阴沉,眼见前面一空,见着已杀到宫城,并且城门已经徐徐打开,接应亲兵已牵着马过来:“快,军门,赶快上马!”

    韩宏武松了一口气,就跳上马,只是才跳上去,只听“噗”一声,尖锐呼啸声穿过,韩宏武下意识一闪,只觉得身上一麻,鲜血飞溅,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神射手?”韩宏武跌下,眼睛看去,却见着璐王亲自举弓过来,看着自己眼神,就是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韩军门”守城的亲兵这时惊呼,只见璐王在侍卫保护下过来,冷冷命着:“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侍卫扑了上去,这些亲兵就要逃,却被侍卫追上,一一杀了,整个天街一片杀声。

    璐王走到韩宏武的面前,看着垂死的韩宏武,很是失望:“韩宏武,你本受到排挤,因故免职,我出手相救,屡次提拔你,不想你狼心狗肺,还想反戈,实是可杀。”

    璐王说着,亲自拔剑而出,韩宏武还没有死,死死盯着璐王:“哈哈,我在九泉下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叛贼,你何尝不是?”

    “看你怎么去见列祖列宗。”

    “死!”这话戳到了璐王痛处,璐王脸色一青,一剑斩下,只见顿时一颗人头飞出,在地上滚动着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见着杀完,廖公公躬身:“陛下,现在韩宏武已死,这群叛将也基本上都杀了,下面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将剑交给了侍卫,璐王眸光幽幽,看了看天色,就是狞笑:“立刻控制大军,接着,把这些乱臣贼子,全部杀了。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