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四十七章 迷雾
    雨是停了,却有着霰雾飘着,整个山林朦胧,若隐若现,一批批人分组巡查着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快,向前搜索,起雾了,大家都小心点,不要隔得太远被偷袭了。”什长小心谨慎打量,林子潮湿,地面还有露珠,不知道为什么,说起雾就起雾,真让人不省心。

    “是!”士兵脸色都是凝重,大声应着,谨慎又小心,佩在腰上刀,这时都抽了出来,拨开草丛。

    “一步”

    “两步”

    这样向前,只是在这时,隔着十余米,暗中一双眼睛透过迷雾,盯住士兵,带着冰冷。

    雾气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浓,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模糊了起来,什长冥冥中觉得有些不对,可不知道为什么不对,雾气似乎还有一种迷惑的味道,让人有点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一个士兵谨慎探察着,跟在身后,眼神警惕,可以看见前面人的身影——前面的人背影还可以见到,只是模糊了起来。

    士兵觉得不安,就是对着前面人喊着:“喂,大平,你有没有觉得不对,这雾气太诡异了点?”

    这士兵喊着,只是前面的人走着,一声不吭,就和一个木偶一样,这个士兵觉得有些不对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伸手就要拍在前面身影上,突刀光一闪,在浓雾中杀了出来,带着冰冷寒光,这个士兵是精锐,百战余兵,脸色一变,刀光就砍,只才砍了一半,脖子一疼,一声还没有喊出,脑袋就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噗”这具无头尸体的鲜血喷溅,前面的身影才觉得不对,回头一看是一个无头身影,顿时汗毛炸起:“鬼啊。”

    这样喊着,一刀砍在了无头尸体上面,又觉得不对,虽然丢了脑袋,这身影怎么是张老五的模样?

    “噗”这人只觉得胸口一痛,低下头,刀尖带着血滴下,在背后将身子捅穿,回头一看,一双泛红光的眼睛就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妖怪。”这士兵想要喊出,只觉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割开脖子的声音在这浓雾中响起,又悄然无息,尸体跌在地面上,这两道身影又是扑杀了上去,就收割小鸡一般,一个个杀掉。

    什长走了几步,觉得不对,身侧变得越来越安静,说话声,脚步声,呼吸声都不见了,隐隐只能听见自己呼吸,什长不由脸色一变高喊:“陈大平,李老五,朱头肉?”

    这浓雾中没有一人回答,浓雾似乎变成了一个吞噬生命和肉体野兽,分开的人都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妖怪?妖术?还是叛贼?”什长只觉得身上发麻,鸡皮疙瘩满身,突灵光一动,什长用着刀拍在了腰间挂着锣鼓上面,一声声急促声音响起:“来人啊,来人啊,有叛贼!”

    随着喊声,迷雾中一道刀光闪过,早有准备的什长出刀一挡。

    只听“当”一声,才抵抗住,背后刀光一闪,在什长的腰间捅过,血喷涌而出,瞎道人面容在什长面前出现,又一刀落下,什长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什长只觉得眼帘越来越重,越来越重,冥土中一股吸引力量传来,就在这时,只见瞎道人张开了嘴,嘴里都是狰狞而又细密的牙齿,让人惊恐。

    用力一吸,什长灵魂就被吸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迷雾散去,瞎道人的身上不但衣服破了,还有血痕,显是追捕受了伤,现在又是痊愈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远听着有人喊:“这里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”听着远处的声音,瞎道人脸色一沉,踏在石块向远处奔去,就有人大喝一声:“谁?!”

    接着筛锣连响,还有铁哨:“贼在这里,快拦截!”

    接着传来呼应:“贼向北逃了,快拦截!”

    呼啸的人群又围了上去,两人大步奔逃,山林间树木成荫,奔了许久,瞎道人才是停了下来,阴沉着脸,说:“我们连试了二次,都脱身了,但是都又迅速给追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见裴子云,已掌握了我们妖族的部分秘密,要是传播出去,我们妖族就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,这是大大的祸端。”文士也铁青着脸,一躬身:“还请妖皇立刻决断,速速铲除此人!”

    听到文士的话,瞎道人伸手摆了摆,神色严肃:“你放心,我为妖皇,平素妖族为我,现在我必为妖族,只要能杀得裴子云,阻止妖族秘密泄露,我什么代价都能付出。”

    文士听了心一定,说:“只是怎么样杀得裴子云?是不是实行妖化?”

    说着,指正在云集的野兽,这是之前召唤,是为了突破封锁,只没想到裴子云继续命令士兵道官搜寻,根本不顾消耗!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普通野兽,单靠它们还不行。”瞎道人看着,冷冷说着:“要一举杀之,就得重展万妖大阵,这次我本殿展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到瞎道人的话,文士脸色一变,连忙说:“陛下,我们受到这世界的压迫,力量不足,根本不能展开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般情况下自是不行。”瞎道人冷哼了一声:“但我还有着办法,那就是血祀和借力。”

    “血祀?文士听着,只一沉思,立刻就明白了:“是百里内所有动物?这勉强足了,但借力,我们能借谁?”

    提供这份力量可不小,实际上寥寥几个,就一怔:“难道还是璐王?只是我们若不是龙气逼迫,何至于此?”

    “而且抽回妖气,坏了局面,更是难以和解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就狞笑:“此一时,彼一时,虽我们被围困,出不了这山区,也和外界没有多少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毕竟曾经扎根璐王气数中,到现在自能看出大体。”

    “璐王起事,到现在不过一年,本来根基空虚,需要时间扎实,全靠军队支持,经上次一役,璐王主力尽失,那就是兵败如山倒,诸州都立刻发军,沿途郡县纷纷归降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这样,璐王身侧黑气酝酿,怕是有大将见势不妙,想擒拿反戈以求生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这地步,璐王已经走投无路,会答应我们的条件,因除了这个,他别无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文士听着,沉默片刻,说:“陛下,您这策应该可行,可是我们没有阵眼,上次在冥土还有着龙气启动轮回台当阵眼,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瞎道人听着,这时却是笑了起来,瞎道人说着:“至于阵眼,我本身就可启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文士脸色变得苍白:“陛下不可,成为阵眼,就要承担反噬,一个不慎,就要落入生死边缘!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劝了,我主持妖族在此世演变,现在损失惨重,我自当承责,更何况这次是为了妖族,妖皇元神三十六,就算我陨落,等妖族彻底占领这个世界,元神汇聚,我也复活,你不必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文士听到妖皇这样说,一时间眼泪涌下,只是瞎道人这时却从容不迫,看着不断汇聚而来的猛兽,说:“让野兽抵抗一阵,牺牲正好变成血祀,积累着资源!”

    瞎道人一坐,气势大变,整个人隐隐变成三面巨人,身上泛着金属光泽,妖影一动,空气中妖气汇聚而来,身上更有浓郁气息扩散了出去,妖气弥漫,野兽都扩大了一圈,眼中尽是红光。

    “这面,发现叛贼了。”这时一个声音大喊,看到了这面,一眼看去,只见两个人站坐着,而周围尽是密密麻麻的野兽,狼虎豹狮蛇,甚至连着猴子都在其中,看的不由毛骨悚然,脸色大变:“这里汇集了大批野兽,这些妖人果然能驱使这些野兽。”

    “快,发射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咻”随着命令,一朵烟花射了上去,在半空炸开,远处的人看到了烟花,都是高喊:“找到叛贼了,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最早赶到的是一队士兵,校尉只看了一眼:“是妖怪,射!”

    士兵毫不迟疑,一声呐喊,数十支弩箭射了上去,只是这里是山林,各种各样树木隔离,只听噗噗连声,只有数支命中野兽。

    而侧面一处,突奔出数只野狼狮子,更可怕的是,春天才苏醒的蛇群,密密麻麻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妖怪,是妖怪。”说实际,这世界有妖怪传说,但还没有见过真妖怪,此时见着这些蛇群狼群,和人一样组织起来,不畏生死扑上来,第一次看见的人都脸色大变,一个衙役尖叫,不假思考,转身就要逃。

    只是才逃了几步,只见刀光一闪落下。

    “噗”这个衙役栽倒在地,身子不断抽搐,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校尉脸色阴沉,举着染血的刀:“临阵脱逃,杀!”

    “督战队督战,谁敢破坏军心,谁敢脱逃,一概杀无赦,还祸及家小——这不过是逆贼使的妖术罢了,这种妖人再厉害,也一刀砍了。”

    振奋了士气,郑正源这时也上来,阴沉看着,跟着校尉说:“我是道人,都觉得妖怪之说离奇,现在看来,就算不是,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这是不是妖人在施法?”校尉刚才吆喝,不过是督战,这时眼睛盯着猛兽毒蛇,脸色也有些煞白,低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妖术,不过我有安排”李正源转身命着:“快,命后面的人,快把油和弩运上来。”

    又呸了一声,冷笑了一声:“就算是妖怪,又怎么样,要不是春天多雨,树木潮湿,早就一把火全烧了。”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