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追捕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李正源听着露出一丝喜意,早听闻真君善令行禁止,这次接到命令就快马加鞭,这时果得了欣赏。

    虽这欣赏对自己没有益处,但能使自己使命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“真君,上次的事已有了结果。”李正源奉上了一个折子,裴子云接过一看,折子上题目就是佟林的结果。

    裴子云目光熠然一闪,展开细看,佟林服毒自杀,妻女上吊,亲眷收押,只等裴子云处置。

    这结果裴子云看着很是满意,仔细读下去,微微一惊,似是不信,接着回过神来,略有郁容,问着:“两千两?抄家只抄出二千两银子?”

    李正源看了一眼裴子云:“是,为了官体,不得不请了个本家子侄照顾,除了必备的官衣,一切财货折现只有二千两,房子是租着,算不入家产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句,李正源不再说话,裴子云听了,自失的一笑,摆了摆手:“既这样,这事就这样了结,应该安置的就安置吧,这事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正源心中暗松一口气,有这句话,甚至不需要公布佟林罪状了,以后自可周转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出了,也不以为意,要是悔意那是半点没有,彼之英雄,我之寇仇,我之英雄,彼之寇仇,佟林想杀自己,那就得这个下场,要不,群起蜂拥,谁能受得了?

    当下就不理此事,又转脸问巡检:“你们的人到齐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巡检一凛,禀着:“真君,一切都按照您的要求安排,已抽调三州衙门内的善捕之士,追踪反贼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虽卢秉祖死咬着不肯招供,但我们还是寻到了痕迹。”

    巡检顿了顿:“管家交代,叛贼李成在朝廷大军来临前就走了,若没有意外,是去了东垣山这一片,只要肯调动差役搜索缉拿,就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露出了几分自信,追踪缉拿,这些捕头巡检才是行家,随朝廷收复失地,这时都是拿出了十二分精神,想要挣得功劳。

    “不错”裴子云点了点首,很是满意,这样快查出去向也有些出乎意料,不过又在情理中。

    当年济北侯不过调动一地公差,都能一路追踪出自己追杀,只是自己硬是杀出,才破了罗网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内情想的明白,才向了李正源说:“你率道录司配合,有着发现就立刻勘验,一旦确定,立刻传讯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李正源立刻应命,就在这时,一股风卷过,天上一道电光,接着一声石破天惊的炸雷落下,惊得人人变色,远处听着有人在喊着:“下雨了,下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生三尺,世界难藏!”裴子云望着春雨,微微一笑,现在轮到自己动用六扇门系统,其实有道录司的人配合通讯,不逊色警察系统,就算瞎道人善于隐匿,在举国之下,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东垣山

    一阵春雨,夜色渐渐宁静,山上树木长出了细叶,山坡上小草也有着绿意,只是地面潮湿,行步艰难。

    “哒、哒”一声声的脚步打破了宁静,公差捕头在前,甲兵跟随,道官混在其中,提油灯而行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是大鱼,要抓到,我们都能升官发财。”巡检听见一个差役说话大声了些,立刻训斥。

    一处山顶

    一座庙,山门院墙都已倒塌。门上有一块破匾,连字都看不清,此时神龛前的木栅已拆了点火取暖,生着篝火。

    瞎道人和文士正燃着火,烤着一只野鸡,就在这时,一只鸟飞过。

    “哇哇”两声鸟叫,打乱了宁静,瞎道人突站了起来,仔细倾听:“不好”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了?”文士这时也站了起来,就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是妖族,虽没有所谓的万兽之语,但简单的信息还能听出,山下出现了人群,怕是有人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士听了,眉不由皱了起来:“难道是璐王追杀?璐王战败了也不死心,要致我们于死地?”

    “不对”瞎道人眺望远处,只见不远处群山绵绵,山下暗淡,隐隐有暗淡火光,急促说着:“扑灭篝火,我们立刻就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不久,就有差役扑了进来,伸手一摸还是暖:“地上火虽熄灭,但还是暖的,还没有离开多久,快追。”

    随着命令,捕头和公差立刻扑了上去,并且传着信号,转眼,山下人影晃动,军队、善于追踪缉拿的捕头配合着道官,在山林中拉网式的搜索。

    “扑扑”随着惊扰,林中的鸟惊扰飞走。

    “这面没有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这面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交流着,捕头牵着猎犬,不断嗅着气味向着前面追踪,将东垣山化成了一张紧密无间的大网。

    裴子云此时在不远的山岗上,同样生着篝火,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见一层层推进,将剩余空间压迫,井然有序,每个人还花费了大力气用上铁哨、火把,配上道官,裴子云就陷入深深的思索。

    “真君?”才想着,郑正源跟着几个士兵,在不远处问候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裴子云唤着:“你这是什么章程?”

    郑正源跟了进来,说:“真君,这其实是小伎俩,每个人都有火把,看似是打草惊蛇,但我们这样是官,不是贼,本来不需要掩盖行踪,而且这样多人也隐瞒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却有着许多好处,对方只有二三人,袭击了火把熄了,就暴露了目标,就算不熄灭也是无用,我规定了章程,每个小队都有自己的路途和前进范畴,出错了就是贼人所为。”郑正源阴狠一笑,指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才能了,裴子云不由心里暗叹:“果是人才,不亏是前世能当到道录司提点的人,想着,就听着郑正源继续说着:“通过拉网,我们确定了大概方位,但是大概方位有三个点,无法确定,不过只要一个个搜索过去,一定能将着这搜索的出来,只是还需一点时间,山中还是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裴子云看向了郑正源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现在的力量,只能沿着这山一个点一个点搜索过去?不能一次搜索到位?”

    郑正源应着:“是,真君,”

    “而且对方移动迅速,且对方似乎有异于道人的力量,和自然有默契,将我们的追逐暴露,如果不能一次抓住,又得重复这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异于我们的力量?”裴子云低声,这一次来到山林中,就有一种感觉,林中一些野兽似乎也沾染上一点妖气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已过了七天,动用三千精锐以及道录司,只能逼到这个程度,不过这已经足了。

    “呼”裴子云思虑片刻,看向山林,说:“情况我明白了,待我片刻,或我有着办法。”

    郑正源听着,看了一眼,老实站在一侧。

    微一运神,裴子云沉下心,心神连接,只是一恍惚,就来到了一处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还是处于虚空,原本崩坏的石墙又修复了,并且感觉大了些,只见密密麻麻尽是雕像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只见有的雕像已彻底石化,再无半点生命,而成元子和新入十一个雕像,还顽强保留着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它们不时飘出一点亮点,被空间吸取转化,这样抽取,变成真正石雕,也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“幸还有一点,我可是获得过妖皇记忆的人。”裴子云目光幽幽,空间立刻响应,只听“叮”一声,雕像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成元子还剩下一点精魄,这时不由自主动动了起来,与别的雕像形成联系,空中就隐隐出现了十二个星点,形成星座,虽残缺不全,却带着节奏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了”裴子云冷笑了一声,伸手一点,星座立刻震动了起来,远处就有着呼应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裴子云睁开眼,对着一个方向一点:“到这个点上查!”

    郑正源心神一震,自己仔细观察,而刚才只是传来一点波动,根本没有法力,这就是找到了?

    这超出了郑正源认知,心中震惊,口中却应着:“是!”

    “快,跟我来,真君有令,立刻向东垣山北阳坡搜查。”

    随着命令,只见一路搜寻甲兵,公差,六扇门捕头,道官,立刻转向北阳坡奔去,罗网顿时收紧。

    北阳坡·山洞

    瞎道人和文士躲在洞中稍是休息,浑身都是泥水,身上衣服被树枝划破,这是多次受到围剿的结果。

    火烧着,带来一丝暖意,烤着一只野兔,远处就已经有着星星点点一个个火把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瞎道人正吃肉,这时就有感应,脸色大变站了起来,眸子幽幽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了?”文士也在吃着,看着瞎道人的动作,问着。

    瞎道人这时闭眼不语,向虚空感应:“不对,有人通过星云定位我们,这是高等妖族才能使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手对东南一点:“就在那里,离我们不过四里。”

    文士只觉一种寒意涌了上来,身上汗毛都炸起:“这不可能,就算是妖族,有这权限的只有寥寥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平常是不可能。”瞎道人脸色都变了:“如果是本源吸取我们部分秘密的话,就有可能——裴子云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突转向看文士,说着:“杜卿”

    这是非常正式的名称,文士应着:“臣在”

    “这事太重大了,关系着我们日后妖族的根基和隐秘,我们必须印证下,哪怕代价非常大。”瞎道人说着,已经带上了凌厉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