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线索
    裴父心中一惊,踏步而出,迎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裴子云落下,灵光环绕,又有龙气护卫,看不清神形,裴父迎了上去:“不知是哪位尊神驾临?”

    “父亲,是我!”裴子云一点,遮挡的灵光散开,露出本来模样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怎么来了?”裴父站在裴家祠堂透射在灵界的建筑处,就见得点点的香火灵光在空中落下。

    “今日有着大喜,却来恭喜父亲。”裴子云脸带笑意与裴父见礼说话,就在这时,空中突传来了一声龙吟,一道龙气落下。

    “龙气?”裴父久在冥土,阳世龙气不显,在冥土却大有威能,听着龙吟一惊,就见一条淡黄蛟龙在空中落下,口含圣旨,这时盯着了裴父,尹鲁朗读的声音在冥土回荡。

    裴父跪下,听着却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父亲,接旨吧,这是朝廷赏赐,是儿子拿命换来,不拿白不拿。”裴子云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裴父听着,看向了裴子云,带着哽咽:“我儿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”裴子云说着,看着虚空中的龙气,一种轻松感觉在身上传来,似乎又有一条桎梏挣脱。

    “原主虽死,这继承的因果还在,三品敕封却是斩断了大半。”

    “臣接旨!”正想着,裴父已跪拜受旨,这悬浮着的龙气垂下,落在裴父身上,化成了点点光芒渗入。

    “吟”一声龙吟,裴父身上官袍顿时改换,变成了正三品孔雀补服。

    这孔雀不仅羽毛美丽,而且有品性,《增益经》称孔雀有九德:“一颜貌端正,二声音清澈,三行步翔序,四知时而行,五饮食知节,六常念知足,七不分散,八品端正,九知反复。”

    因此孔雀是一种德贤品质的“文禽”,这身份地位顿时不一样,接着龙气还不止,原本的居所立刻扩大起来,变成了连绵的宫殿。

    “嘶”裴父不由倒吸了一口气,看着变化,知道是龙气所化,一时间低声:“难怪这些老大臣都要争谥号官职,原来有这死后恩赏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晋升官职,却是一方神灵,想必接下来就有鬼神庆贺,这些父亲到时就可以还礼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伸手一挥,院内出现了大批佳肴珍宝。

    而在天空远处,就有灵光而来,是鬼神庆贺,裴子云不愿意和鬼神相见,就辞了出去,暗想:“现在对的起这家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心念闪过,只觉得一轻。

    “咦,流金岛也有了变化?”裴子云正要回去,突感觉到了流金岛变化,转身化成了一道遁光,消失在冥土中,转眼到了一处海洋。

    这海天辽阔,洪波无际,遥遥见得一个岛屿,上面荒地荆榛未开,只有寥寥几处人烟,相去数里,就望见宫室置在岛上,巍然独峙。

    还有着宫墙围着,靠墙点着明灯,远望灿如锦星,虽看上去华丽,但里面却没有一个人影,只有一种细吹细唱的乐声吹送。

    只是当裴子云落下,就有一种亲近,近前一看,门上满是碗大金钉,高三丈,甚是庄严,再靠近些,只见着宫门自动大开,有着迎接之意。

    里面楼台殿阁甚多,只是里面也是静悄悄,不见一条人影,心想:“原来还有这奥妙?”

    又暗暗看着流金岛隐隐的海龟之形,想着:“这岛隐含一丝龙气,此地承载裴氏族人灵魂却不错。”

    当下不再久留,遁光一闪,又向着原处而去,瞬间千里,才回醒过来,就听有人禀告:“真君,找到痕迹了,在台原县!”

    裴子云精神一振:“我立刻去!”

    台原县

    “驾、驾”一声声马蹄打破了县城宁静,裴子云率骑兵在县衙大门前停下,县衙门口,一个县令左顾右盼,随裴子云抵达,谄笑迎了上来:“下官拜见真君,真君远途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跃而下,落在地上,扫过县令就问:“查到了消息么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,查到了。”县令说着,瞪了一眼巡检,巡检浓眉大眼,带着一些木讷,这时连忙迎了上来:

    “真君,事情已查出来了线索,李成曾在一个富商家中住过,这富商已招供,至于更多,还在拷问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裴子云听着,点了点头:“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县令连忙说着:“真君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路向前抵达了一处宅院,甲兵林立,监督森严,只外面就能听见惨叫,一声连着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君,就在里面。”府邸外面看平常,里面却还精致,有着花园,阁楼,踅过几道回廊,见着一个池塘,石栏曲折,不禁暗自惊讶,回首笑着:“这修的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只是感觉到了妖气,裴子云暗想。

    “这原本是富商的宅子,现在富商犯了事,院子就被征调了。”县令看裴子云有些疑惑,解释说着:“您可在此小住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,免得有人说我强夺百姓家产。”裴子云笑了笑,县令不由一怔,有点讪讪,刚才真君一说,他就的确起了献上宅院的意思。

    裴子云含笑不语,随着身份水涨船高,哪怕是无心,一句称赞,也会使得下人自动豪取强夺供上。

    无论是府第、珍宝、还是女人。

    故上位者喜怒不形于色,其实某种程度上,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鞭子脆响,立刻传来一声哀嚎,几个差役手中握着鞭子,狠狠打在了一个有些肥胖,还穿着绸缎的胖子身上,大声怒骂:“说不说,说不说?你跟那李成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真的不知道,我是真的不知道啊。”一声声哀嚎,胖子身上被鞭子打出了不少血痕,血在身上滴落,在地上积了一堆,染得猩红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富商不肯招供,捕头眼露戾气:“卢秉祖,你不要不识抬举,这事是真君督促办理,顽抗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真的不知道,我是真的不知道啊。”富商惨叫,不断哀求,捕头脸色一沉:“上重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差役应声,就在这时,突有人喊着:“真君到”

    顿时惊动院子里面的人,几个捕头迎了上来,县令见着捕头迎了上来,就问:“

    李成的下落,拷问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大人,这家伙实在嘴硬,死咬着李成在这里是居住,住了七天,只是去向,同党就是不肯说,说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富商叫哑了嗓子,大口喘息了,眼神扫过裴子云,知道是大官,这时再不求饶,肯定要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良民,我真是大大的良民啊,大人,我真的冤枉啊。”胖子高声哭诉,裴子云盯着胖子,带着玩味笑意,这人身上有着根深蒂固妖气,分明长时间跟妖族厮混才会有这样污染,清晰而又可见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我冤枉啊,我只是贪图便宜,把房子租给人,小人不知道他们是反贼啊!”说的声声泣血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此人是卢秉祖,家有茶林,港口开放了,还交易茶叶、丝绸、瓷器,真正家有万贯,这种人家,还为了租金把经营许久的府邸租出去?这断不可信,必跟着反贼有着联系。”捕头听着富商的话,生怕裴子云受了迷惑,连忙出口进行解释。

    “真君,久闻贤名,还请分辨是非啊。”富商大声哀嚎,真是一声比一声凄惨,裴子云听着哀嚎,目光盯了上去。

    富商只觉得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在心中涌起,不自觉就将目光移动。

    “哼”裴子云冷哼了一声,说着:“此人说谎,给我尽管用刑,把他的嘴巴撬出来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捕头顿时眼睛一亮,本来他还有点顾忌,现在真君说了这话,就可向死里折磨,死了,更可以瓜分其家财,一时间兴奋,应着:“是!”

    才应着,裴子云就见富商死气笼罩,上位者说了这话,下面就不把人当人了,至于证据,不需要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真的冤枉,冤枉啊。”富商脸色苍白,大声哀嚎,原以为裴子云是救星,不想是死神,一时间身子都颤抖,打起摆子,差役却不管那么多,当下就拖了下去,只听着绝望的哀号,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县令听那人一声声呻吟,心里也是一寒,这时一人匆匆赶了过来,待得近了,诸人不由眼睛一亮,只见此人穿着官服,不过九品,但年轻,眸子顾盼生辉,气度从容,令人一见忘俗,宛是公子,不是普通道官,靠近了就躬身:“郑正源拜见真君,来的匆忙,还请真君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裴子云听这话,顿时一怔,一点熟悉的感觉袭上,他已是地仙,心一动,记忆顿时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故人。”裴子云思索一会,缓缓想着。

    历史给自己改的面目全非,很长时间已不在意预知,现在又听见一个熟悉名字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没有改动的前世,自己身为散修,就见过一面,当时此人就已是府道都纪,主持一地道录司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了此人,据说此人成了下一代道录司的提点,惊才绝艳,能在龙气里演法,开出一个新途。

    现在以朝廷的重视,派此人前来,可见对此人的器重,就算是现在也已露出了峥嵘,不过,现在只是自己属下,当下徐徐说着:“不错了,我才发文,你就能迅速率人赶来,自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