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四十二章 满门忠烈
    当下二人上了牛车,正巧家也不远,一前一后,没有多少时间,就到了佟府门口了。

    “佟兄明日再叙。”御史转身离开,这时闪出数个衙役,佟林也不为意,下人就要叫门,却突传来了一声:“佟林,你事犯了。”

    才说着,两个衙役已经猛扑了上去,一把擒住,佟林一惊:“你们是哪个衙门,我是朝廷命官,是御史,你怎敢拿我?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衙役两手夹定,用脚向膝踹一脚,佟林已直挺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才转出了一人,佟林和目瞪口呆的御史才看见,见着是一个年轻官员,端详了认出来,是同年尹鲁,穿着鸳鸯补服,官服齐整。

    佟林喝着:“尹年兄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尹鲁冷笑一声,并不回话,对着街上的御史:“我奉旨行事,你还不退下,是想牵连案中?”

    “嘶”御史倒吸了一口气,喉结蠕了一下,咽着口水,平日巧舌如簧一张嘴,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立刻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拿到里面去!”尹鲁命着,立刻衙役架着佟林就到院里去,这佟林甚是倔强,说着:“我是朝廷命官,你安敢辱我?安敢辱我?”

    到了院门,门关上,尹鲁回过身,接着一声命令:“打掉他的乌纱帽,剥了他的官服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起来。”衙役一脚踹下,佟林只觉得一阵痛,就要骂,衙役又伸手一抓,抓住了一扯。

    “啊”乌纱帽抓下,连着一些头发,接着,对着官服一撕,其实只剥坏了,但是这意味着立刻变成了平民,佟林手指颤抖指着:“尹年兄,你奉谁的命,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在院中,尹鲁看了一眼,郎声:“奉旨,佟林乃无耻小人,构陷功臣,实是有罪,立刻查抄家产,钦此!”

    佟林立刻如中雷殛,倒退几步,脸色顿时煞白,失去了所有血色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衙役已经抄家,个个兴奋得摩拳擦掌,眼中放光扑了进去,立刻人声嘈杂,隐隐传来女人哭骂声,接着,就见着夫人和女儿都被衙役拉了出来,批头散发,还撕破了一点衣服,露出了一点白嫩的肌肤,夫人大声喊着:“就算我夫君有罪,我还是诰命,你们怎么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许骚扰女眷——两位先请到这房间内去。”尹鲁看了一眼,冷冰冰对衙役说着:“库房要查看,物价要造册呈报,有御赐物件更不得损坏——你们都去吧!”

    衙役去了,尹鲁这时却转了颜色,双眉紧蹙,叹着:“佟年兄,我也是身不由己,你还得包涵。”

    佟林神色呆滞,泪水留下,良久才艰难说着:“发生了什么事,是不是前线大败,还得用上裴子云?”

    尹鲁看了一眼,神色复杂,叹了一声:“大人你到现在地步,还想着朝廷,真是忠臣!”

    “可并不是仅仅忠诚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佟林这时转了几下,怔怔望着尹鲁:“年兄,总得给我死个明白吧,到处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尹鲁一脸不忍,看着周围还剩的几个衙役:“你们都去去,赶紧去抄家,我跟他说会话。”

    衙役退开,一处院子,只留下两人,尹鲁靠近了佟林,低声说着:“你猜的都不对,是裴子云度过雷劫了。”

    “雷劫?”

    见着佟林满是雾水,尹鲁摇首:“我们算是同年,不想你对上了真君,却不知道内情,难道没有在翰林www.yuehuatai.com这方面的内容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在翰林抄录的关于道人的小册,你时间紧,前面不必看了,直接看第二十七页。”

    佟林拿过小册,快速翻过,只是一看,脸色顿时铁青,还透着灰气,就听尹鲁说着:“大霍朝立国不过三十年,就有这事,杀了一个渡过雷劫的道人,结果此人转世,立志颠覆大霍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聪慧,知道大霍朝气数还稳,故一方面创天道教于世,在暗中发展,一方面却考了举人,每每见得能坏了气数之人,就给予捐赠,给予保全,各种命数消长,及至三十年,连出了四个权臣,朝廷分裂各派,结党营私,都脱离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直接谋反,此人还是受了天谴,却与常人一样,七十就毙命,可到了第三世,索性废除了自己所有的道法,却继承了前世经营的势力,先挑拨着皇子之乱,又起兵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大霍朝虽镇压下去,国祚半途而折,勉强再维持了三十年,就崩塌了,这历史教训,虽抹杀掉了名字,事迹却记录下来了。”尹鲁说话声音很淡,但佟林听了,身体已经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二生颠覆,生生坏了一朝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既渡了雷劫,不到不得已,朝廷不想立此大敌,你的折子已全数无用,而且对方发话了,你上的折子,要抄他的家,母女妻妾予功臣或青楼为奴,那现在你就得同样承担这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为什么刚才对嫂子和小姐无礼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佟林听着,这才噩梦中惊醒过来,双手掩面:“不……想不到我一心为国,却有这个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尹鲁不忍,却说着:“这事已无可挽回,圣旨有话,不用再等后命,你不想你妻子女儿变成青楼之女,人人可玩,又或你自己押到街上斩首,就自己动手,我冒些干系,也算是我能做的最后一点事了,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佟林身子颤抖,许久才抬起了首,艰难开口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话,沉默良久,尹鲁一摆手:“你去吧,和你妻女说的明白,走的清白,酒和白绫都有,你自己取用吧!”

    又说着:“佟年兄,这事是不得已,你去了九泉下不要怨望,想必过了几年,过了风头,皇上还有恩旨。”

    佟林脸色白的和雪一样,听了苦笑:“谢年兄”

    身体就机械一样,去了房间,看着佟林进了房间,就有一官到了身侧,低声问着:“大人,怎将着佟林放进去了?他真要和妻女都死了,上面怪罪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尹鲁叹了一声,冷笑了起来:“你以为上面真想把佟林杀于刑场,甚至把其人妻女贬成官娼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说?”过来的官员是七品,却不明白,只是问着,已觉得一阵寒意涌了上来,尹鲁看着房间,房间里已传来了哭声。

    “上面的人不想染上这血,朝堂更不能无故害了忠臣,所以佟林一家死在自己手里,才是明智,将来必能平反,还有封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佟林不能不死,要是佟林现在不肯死,那就只得押到刑场杀头,还只得把妻女贬成官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是明刑正典,将来都不好转弯。”

    “嘶”这官听着倒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心中寒颤,咬了咬牙:“大人,裴子云真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是,不然佟林何必杀了?”尹鲁也露出了苦笑。

    房间里佟林的声音隐隐传出,一个少女说自己不想死的话,接着又有哭声,只听着佟林一声:“我对不起你们,但是你想想还有的家人!”

    两人都不说话,只是看着,渐渐,房间里只有抽噎声,只瞧见窗棂背后出现了人影——显得比平时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伴随的文官过了一会才想明白:这是凳子。

    “爹,娘,我去了,我先去了!”突有着少女一声尖叫,接着就是在窗棂后一蹬,人就落了下去,而几乎同时,又一个女人似乎是不忍看,也是一蹬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,身体本能是无法避免,两个女人身体挣扎着,手挥舞着……透过窗纸,看不见详细,只能看见幢幢的人影,过了片刻,就俱静了下来,挂着,轻轻摆着……

    顿时场内死一样的寂静。

    文官脸色铁青,几乎要呕吐,而尹鲁还撑的住,喝着:“验尸官何在,快去验尸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尹鲁就进了去,只扫了一眼,就见着两个女人摇摆的身影,转过了脸不看,而佟林已喝了毒酒,还在地上蠕动,见尹鲁进来,闪开眼。

    “佟大人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尹鲁上前问着,佟林露出了苦笑,血在嘴角流出,带着癫狂,手中紧握毒酒的酒壶不放:“我八岁启蒙,十五进学,学的是忠君爱国,我不悔,只是好恨,道人……道人窃国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佟林一口血喷出,身子一沉,就去了。

    尹鲁木然的站了起来,早已等候一个验尸官上前,仔细检查,没有了气息和脉搏,点头:“的确已死。”

    门开着,一阵风吹过,尹鲁觉得一阵寒意涌上,打了一个寒颤,呆立良久,叹着:“佟兄,你临死不悔,我会禀告给皇上,相爷们也会记得你的功劳,日后必有追赠,断不会让你没了下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尹鲁脸色阴沉,不再观看,起身出去,就有人跟上,问:“大人,现在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旨意,奉命前去封赠裴子云父母。”尹鲁面无表情的说着:“你等还不去准备?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尹鲁抬起了首,天空乌云浓密,雨水落下,打在地面,将一切打的潮湿,看不清远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