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春雷
    茫茫夜幕降临了,灰暗天穹上大块浓云,撤了一天的璐军扎营点起了篝火,雪已转小,但更显的寒冷,璐王呆呆坐在了墩子上,心就在滴血,自己三万军就这样完了,王图霸业也完了。

    整个军队都被抽掉了精气神一样,秩序焕散,面无人色,半路就有人暗暗逃走,现在更有人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璐王呆了片刻,清醒过来,望着沉沉夜色,对着廖公公:“你看敌人会不会趁夜来偷营?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不会,暗中难辨敌我,而且敌人也损失很大,现在必在收拾战局,我们目前应该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燕将军正在清点,回归编制,任免将尉,现在看来,还有一千余人。”廖公公低声说着,神色黯然,今日一战,三万兵几乎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“粮食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多少粮食,现在是杀马在吃肉,要不这寒天,立刻冻成了冰块。”

    璐王沉默良久,仰天长叹一声,转眼已经恢复了镇静和威严:“来人,抽调我亲兵侍卫组成监督队整顿军纪,谁敢逃走,杀无赦,谁敢暗中议论破坏军中士气,同样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璐王对着跟随的一个校尉说着,这校尉满脸悍勇,立刻应下,转身安排督查队督查。

    “叛逃者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扰乱军中秩序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监督队来回奔跑,大声呼喊,一个骑兵正巧想暗中逃跑,监督队冲上去,将着抓住,一刀砍下,鲜血喷溅,头颅滚落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,璐王喉咙里就有一股腥味涌了上来,不由伸手捂住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怎么了?”廖公公见璐王脸色一变,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“哇”璐王吐出一口血,胸口中才舒畅些,廖公公大惊:“太医,快传太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才醒悟过来,这时哪有太医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。”璐王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保重龙体啊。”廖公公流下了泪水,璐王定了定神,说:“朕没事,你不要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军大败损失惨重,陈州已已守不住了。”璐王冷冷的说着:“退到州城反是被围住,现在最要紧的是收紧拳头,免得全局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下,在侍卫中找出些还能镇静的人,快骑到各郡传令,让各郡守军携带粮食迅速退到晋州去。”说到这里,璐王又是阵阵心痛,喉咙又有着一点血腥味弥漫着。

    “还有,命韩宏武与孤汇合。”璐王命令着。

    这决断很正确,因大败,自身不过千人,要给朝廷军追上就全完了,现在最要紧的是汇集军队,稳住阵线,只是虽这样想,可璐王只感觉到一阵寒冷。

    京城·皇宫·御书房

    兽形火炉旺盛,烤的暖暖,几个太监宫女候在门口,御书房内传来了声音:“陛下,战事要紧,各地厢兵,都要准备,是不是下旨预备?”

    启泰帝听着,想起裴子云献上的计谋,沉默片刻:“爱卿拟文,若战事不利,就调军勤王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这时,内阁大臣岳纪踏前一步:“陛下,臣有本奏,今年各地都下大雪,不少地方都受了灾,都得拨着银子下去救济。”

    “围剿璐王的大军还在用兵,这月的银钱花费比起前二个月多出了一倍不止,现在又要动员厢兵,国库实在难以支撑啊!”

    启泰帝仰起脸沉吟,不言语端着茶杯小口喝着,良久才说:“先说赈灾的事,我记得库里存粮还不少?”

    “皇上,往着几年大熟,是有存粮,但平定济北侯,军费开支,调剂赈灾,已经用了不少库粮,现在虽还有些底子,却已经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卿觉得应该怎么样处理?”

    “可派专员赈灾,按每人每日半斤粗粮来调剂,使得今年不至于有饿殍,至于银子,臣实在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启泰帝沉默许久,才说着:“你们对战局,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以臣看,大营是围住了,璐王已经很难突围,但徐徐消磨的话,至少还得三五年时间,这军费和粮饷,就是很困难的事。”管着户部的姜叔虞说着:“国库去年,已用去了三百五十万两,看着这情况,今年还得五百万两,但户库只剩一千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点钱,最多撑个二年,就要陷入无钱可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启泰帝脸色一变:“怎么才这点了?我记得先帝时至少有三千万两在户库!”

    姜叔虞听了,咽了咽口水:“陛下,战事连绵数年,前有倭寇糜烂东南,济北侯作乱,现在又在征讨璐王,还有修建陵墓,陛下登基等等花费,征战之地税款大减,还得抚恤,真的入不敷出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惶恐,为了以后计,是不是可以再赠些赋税?”

    启泰帝听着,伸手抚额,心中烦闷。

    没有成帝王前,只觉得位置高高在上,唯我独尊,掌握天下苍生命运,满堂朝堂臣子的身家性命,富贵荣华,尽在手中,但是真的到了个位置,才是明白其中责任。

    启泰帝望着远处雪花,久久不肯移开目光,说:“不行,朕才登基,才改元,难道就要增税?天下人会怎么样看朕?”

    “该救济的救济,该拨款的拨款,户部尽量筹集,诸位爱卿可有计策,都可献上来。”

    内阁大臣,看着启泰帝的神色,相互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罗桂这时咳嗽一声:“陛下,或可增开通商之地,应州一州去年一年海税就有一百万两,为诸州第一,多开海禁,通商便利下,至少可增三百万两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,启泰帝不由点首:“可”

    大臣正说着,突然之间,有太监躬身疾报:“陛下,裴真君传来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给朕看。”启泰帝听着,大臣忙过来接着转呈上去,皇帝拆看奏章,一看题目,不由露出了惊喜,再一看,手都有点颤抖:“裴真君已击败璐王,阵斩十一将,杀一万,俘虏二万,璐王仅率千骑身免。”

    启泰帝原带点忧愁,这时怔着,又是惊喜又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璐王大败,看来天下太平,即将不远矣。”内阁立刻庆贺着,启泰帝才恢复过来,脸色欣喜,说:“好,好,不愧是裴子云,一举把璐王击溃,天下重新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几个大臣脸色一变,相互交换了眼色,点了点头,岳纪就整了整衣裳,上前:“陛下,臣有本要奏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启泰帝一怔,看着众臣严肃的神色,笑容不由敛去,整个书房肃杀了起来。

    辞酒坡

    天公不作美,下起雨,可山坡处还有亲兵把道路全部封锁,不许一人通过,时不时有着道人来回巡逻,而虞云君和长老赶到,就立刻有道人引了上去,一行数人穿了蓑衣拾级而上,其实这山不高,不过是百级罢了,周围种了些松树,冷雨扑面,几人却是不觉。

    一个长老苦笑对虞云君说:“你倒收了一个好徒弟,我们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也带着苦笑:“掌门是天命眷顾,天赋异禀,不可等常视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不管是你的还是我的,这都是松云门的福气,上次掌门已经寄了道法回来,我已经看了,要论得基础道法,怕祈玄门都未必超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掌门度过雷劫,必可带松云门光大,如果这样,百年后,我也有面目去福地见祖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速速赶过去护法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笑着,待到山顶时,下摆都湿透了,放眼四望,但见雨降,远近山峦混沌一片,山顶却有着一个六角亭,就见得裴子云负手而望,身着道袍看着天空,风雨落下,都滑过不见,连衣角都不湿。

    虞云君看了看天,知道时辰还不到,就问着:“我们赶过来,也听说你大败璐王,不过为何不乘此机会,彻底拿下璐王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裴子云笑着摇首:“璐王的反应很快,根本没有回州城,直接回返晋州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我击败了璐王,收复了陈州,已是泼天大功,你以为朝廷和启泰帝会允许一个道人彻底打败璐王?”

    “我已是真君,是道人能得到的最高位置,功大不赏啊!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吐了一口气,惆怅一笑:“璐王受此一击,已穷途末路,不过是多活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虞云君听着,恨恨说:“朝廷果想过河拆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哪个朝廷不这样?毕竟有着为了大局的名义,个人都得服从么!”裴子云一哂,见着诸人还是愤愤,眼望着黑云,沉默片刻才说:“最重要的是,我们道人的根基,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天空随着云涌动,阴阳交合,孕育春雷,裴子云看着一点:“看,今年的第一道春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春雷,才是我辈伟力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处处太过招眼,不过我喜爱观赏美景,是谁都知道,因此我借口登山观雨景以作消遣,只带了亲兵和道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趁着这机会,怕是转眼人劫就起,多出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惊心动魄,虞云君还想问着,只听“轰”一声,云中已有一声闷雷闪过,宛是车轮碾过桥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