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大败
    雪在空中一片片落下,刀光剑影,随相互间的厮杀,血喷溅而出洒在脸上,望眼看去,尽是凶狠的眼神,狰狞的面目,大口的喘息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厮杀的人消耗很大,大口喘气,热气在喉咙中喷出,受伤痛苦的呻吟声就在耳旁。

    “杀”裴子云率队不断突进,将面前敢阻挡的任何人都统统杀戮,随嘶喊冲杀,失去了妖力的璐王军在迅速溃败。

    璐王不敢置信,握住了拳,指甲切入了肉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快撤退,奴婢率军掩护。”廖公公脸色涨红,看着溃败,不明白为什么这样。

    在之前,谁是璐王军一合之敌?

    朝廷数次大败,璐王无敌之威深入人心,多少人相信璐王有着天命,现在随妖气流失,终于崩塌。

    “朕不走,区区裴子云怎么可能胜我,来人,取刀来,朕要亲自上场,力挽狂澜!”璐王的愤怒挣脱了的廖公公的手,眼睛通红,想要上阵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是我们所有希望,胜负是兵家常事,想着赵太祖当年,屡次战败,却百折不绕,终得了天下,您万万不可放弃!”廖公公带哭腔劝说。

    这时冲上一个头发打散,甲衣半碎的将领,血染了全身,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别人,这时半跪及地:“陛下,这次败了我们还可以再来,要是陛下出事,就一切都完了,只要陛下离开,我们还能东山再起,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臣宋义,恭请皇上立刻撤退,快,快!”这将喊着,泪水都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璐王一声高喊,伸手捂在胸口,流下泪来,强行压制情绪,醒悟过来,深深看了宋义一眼:“撤”

    宋义立刻调动军队,不断防御,将朝廷军层层阻拦,自己本人更是呐喊一声,上前抵抗。

    “撤”璐王这时决断,再也不迟疑,随愤怒的逝去,手脚发凉,一拉缰绳,亲兵环绕周围,率精锐骑兵就逃。

    裴子云率兵冲杀,虽失去了妖气,但璐王军还在顽抗,这时一眼看去,发觉了璐王的奔逃,顿时惊喜,高喊:“璐王逃了,随我冲杀。”

    “璐王逃了!”

    “璐王逃了!”

    “璐王逃了!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声,骑兵都立刻响应,齐声怒吼着,听着这声音,璐军一回首,果看见了王旗而逃,顿时真正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”

    裴子云长戟一闪,一个阻挡甲兵脖子被割开,鲜血喷出,跌倒在地,马蹄踏过,顿时变成了肉末飞溅。

    冥土·璐王福地

    雪花空中落下,带着冰冷寒意,只听黑蛟爪子一落,轮回台受此猛击,星光已雨一样四散。

    黑蛟更不迟疑,再次长吟,一尾打下,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大震,数丈内灵光爆炸,十几个雕像,立刻震成黑烟。

    紧跟着,星云又现出大半圈光环,堪堪敌住,轮回台上,瞎道人全身鲜血淋漓,惨笑对着天空上蛟龙:“你还不回去,璐王就要立刻身陨,你就真变成无根之本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大笑着,声音在福地中扩散,随着这话,黑蛟突一声哀鸣,形态在丝丝消散,显是战局到了非常不利的局面,当下冰冷恨恨的盯了一眼,无奈叫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龙气终撤了。”

    万妖大阵离地十来丈,结为一片星云,浮在空际,丝丝垂下,将瞎道人身上伤痕修复,文士脸色阴沉,看着蛟龙去向,说着:“陛下,看来璐王福地的确不能待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有了打算。”瞎道人冷笑,渐渐,轮回台停止摇摆,但又显出了不少裂痕,密密麻麻宛是蛛网。

    瞎道伸手抚在了轮回台上,心疼看着,咬牙命着:“现在就是良机,万妖大阵,起!”

    星云运转,失去了龙气压制,首先是龙气福地正在征战妖魂,这时突化成一股股细小的灰烟,朝轮回台激射而去,半途不断汇聚,化了黑色云雾,隐隐显出了数十个兽影,显是妖将。

    星云围绕着轮回台,隐隐出现五色彩霞,数十股光气联合,往上一托,顿时就起了风雷之声。

    朝廷英灵军击打在福地,进一步加快着裂痕。

    “时机到了。”轮回台和福地紧密结合,原本渗透福地,这时随万妖大阵,却渐渐撕裂,轮回台徐徐升起,远处又有黑蛟愤怒的龙吟,整个福地都在震动,还有着引力拉扯着。

    瞎道人脸带狰狞,咬着牙:“起”

    “轰”霹雳连声,福地震动,发出了一声轰隆响动,一座座的建筑坍塌起来,一片片瓦片、庭柱、墙壁随剧烈震动落下,化成白色灵气,在空中一点点散去,而轮回台带着凄厉的啸声,终突破了封锁,往上遁去,晃眼只剩一溜黑影,穿入黑霭之中,无踪可寻。

    朝廷英灵军一声呐喊,杀了进来,喝着:“叛贼妖祟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璐王伏在马背上,突胸口一痛,疼痛来快又猛,闷哼一声,吐出一口血,身体内似乎有重要东西失去了。

    战场上,原本还有妖气在最后挣扎,这一瞬间,妖族的气都完全消失,空中黑蛟一声声传来,只是哀鸣。

    “杀”裴子云长戟所至,更是所向披靡,就在这时,一将杀出,拦截在前面,却是宋义。

    宋义衣甲到处是伤痕,但此时却面容平静,喝着:“你等休伤我主,我宋义在此!”

    宋义似乎很有威望,这一喝,璐军士卒不少向其靠拢,裴子云见此,叹着:“果是良将,只是在大数之下,尽是粉碎。”

    说着策马冲锋,长戟连转,不时有敌兵跌出,一个校尉才抵抗了二下,突整个人裂开,鲜血脏器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裴子云大笑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宋义性格忠义,这时虽知无幸,却紧咬牙关,喝着:“亲兵何在,愿与我效死皇上么?”

    “将军,我等都在!”二十余精壮亲兵出来,都披甲。

    “随我冲锋!”宋义呐喊着,此人已有死志,置生死于度外,亲兵轰然应诺,众志成城,直扑而上。

    “是勇士,可惜!”裴子云赞着,只是长戟遥指,突然之间,浮现出一种奇异的感觉,仿佛自己已与四周空间交融,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出现,没有杀气,没有风声,长戟自然运动起来,洒出一片红光,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下一刻,二十余骑兵几乎和稻草一样,根本没有任何抵抗,化成了没有生命的肉块散落在地,残肢四散。

    而宋义闷哼一声,跌了出去,马首已飞出,鲜血溅出,虽有着重甲,还在胸口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,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宋义口中流出血,眼中精光一闪,似乎挣扎着最后的生命,在大喝中步行扑了上去,脚步踉跄。

    “一心求死么?”裴子云摇首,寒光一闪,人头飞出,杀得此将,看向四周,只见璐王军已经完全崩溃,不少人自发跪在地上投降。

    陈永率着骑兵绞杀,将一个反抗甲兵砍中,血喷溅而出,身上染的通红,这时已经抵达了裴子云之处,说着:“真君,我们赢了,要不要追上去?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远逃的璐王背影,摇头说着:“我军厮杀已久,马力已疲,损失也很大,追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仗是我们是赢了,璐王真正精华,就这三万人,现在几乎全折,看样子不过千骑而逃,他再也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其实都是大徐男儿,以前打仗是没有办法,现在却不必进行无意义的杀戮,传令下去,降者不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陈永心悦诚服,立刻传令。

    “降者不杀。”

    “降者不杀。”

    片刻,骑兵分割着璐王军,对着一声声呼喊,剩下璐王军,手中长刀落地,成批的跪下,却都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呜、呜、呜”

    “万胜!”

    朝廷军高声欢呼,连连大败,今日得胜,这时战场上一片欢腾,裴子云这叹了一声:“可惜,璐王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真君歼灭了璐王的精锐,就可连连出击,将璐王剿灭。”陈永露出了笑意说着。

    他是军中宿将,自知道兵败如山倒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“你收拾战局,处理善后。”裴子云笑笑,看着雪花还在飘下,却有些莫名的感慨,自己终于杀败了璐王,在这个世界留下了历史,有如释重负之感:“命运真的不可思议,前世,别说是登基的璐王,就是谢成东,都敌不过,变成了阶下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不但我晋升到地仙,而且杀了祈玄门的成元子,杀了谢成东,平了济北侯,败了璐王,使其帝命夭折,这种种变化,恍惚宛是一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虽最后有着变化,杀了宋义不能再收割雕像,但我之前连杀妖将,空间已经多了十三个雕像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第五层晋升的灵气已经满足了,现在只有渡过春雷,擒杀瞎道人了——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地仙:第四重(89.2%)”看着这数据,以及不断在新雕像中抽取的灵气,裴子云突然之间,觉得一丝寂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