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三十三章 入京
    京城

    裴子云虽说轻装简从,但这只是不骚扰人而已,正月初三就出营,先是陆路,接着就是换舟沿水路前进。

    裴子云爵在真君,掌握数十万大军的大局,沿途迅速即办,一路无话,靠近京城码头,此时海阔天宽,万顷波涛,虽有寒风,裴子云却也不惧,远远已能看见城墙直矗。

    待得靠上码头,只见虽冬日寒冷,连树木都挂寒霜,看上去下雪了一样,但到处停泊的是船,岸上熙熙攘攘人群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时不时还有客船经过,裴子云穿着不是官服,看上去是年轻公子,就有丫鬟小姐指指点点,时不时传来笑声。

    亲兵在侧听着调笑,不由松开了绷紧的脸,带上一缕不自觉的笑意,只是才靠船,就指的说着:“真君,有人迎接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笑,说着:“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是便服,但一站就能看出肃立气息,须臾间舰船下锚,桥板对接,为首的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人,相貌并不英俊,但一双眸子精光四射,神色刚毅,透着军人气息,一见就立刻迎上来:“武骧卫千户柯度参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下了船,扫过一眼这人,漫不经心就问:“谣言已放了出去了?”

    柯度听了一怔,不想真君这样直接,立刻应着:“都放出去了,按照您的吩咐,我们只稍罅漏给道录司的人,不想却真有着道官泄露,通过秘密渠道传递给璐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柯度眸露寒意,冰冷冷:“不想真有反贼潜在道录司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听到柯度禀告,裴子云点了点头,码头早停了几辆牛车,人多,柯度也就不说了,在前面领路上车。

    车夫都是千调万训出来,稍一启动,就稳稳滑了出去,半点颠簸也没有,里面还有一个小火炉,一个桌,正煮着茶。

    柯度亲自倾一杯茶奉上,裴子云接过了茶,稳稳靠在垫子上,望着外面滑动的景色说:“道录司还是有功的,只是家业大了,总有些城狐社鼠,再说,为了朝廷,最近折损是大了些,有点情绪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这话淡淡,柯度挺直着身子坐在一侧,冷笑了一声:“道录司食朝廷俸禄,就得为朝廷办事,有牺牲是正常,心怀怨望就是乱臣贼子,可杀之!”

    “再说,就算有点情绪,也不是向反贼输诚的理由。”柯度说到这里:“牺牲,谁没有牺牲?”

    “当年开国,不知道死了多少人,难道就可以因此通敌?就算是今日之贵爵,几个不是拿命搏出来,既选择了这一条路,就有效死的觉悟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得彻查,把这些城狐社鼠杀的干净。”

    柯度是皇帝派出来的人,说着激烈昂然,裴子云不由的多看了这人两眼,这人脸色涨红,带有杀气,就有些明悟,想必是哪家英烈的后人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笑,没有多说,小事就罢了,这样背叛,几人能忍?更何况这样军人世家,为朝廷抛头颅洒血,眼里容得下一点瑕疵。

    一路西行,就见得了前春园,这地处京师西效,原是前朝允武侯的园林,后改造成了行宫,大徐建国,自爱这处景致,因此修饰一新,只是皇帝既驻驾于此,就显得寂寥肃杀。

    “手令?”牛车才靠近,驻守园林的甲兵就拦住大声问着,柯度掀开车帘下车,递了令牌,甲兵检查无误,才将着令牌递上:“大人,请进。”

    “驾”马车夫面无表情,又向里面而去,抵达一道门,就停了下来,裴子云下车,就远远见得了茂林修竹,由太监引着进去,穿过一道花洞,抵达到了一个小殿,此时,皇帝端坐在内,数个太监宫女服侍,摆着兽炉,兽炉里烧着火红的碳,将这殿烤的火热。

    皇帝拿着一份折子在看,看不出神色,眉略一些修整,显得威严,时不时皱起了眉,似乎在思索着,端起面前茶杯,用杯盖拨了拨水面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裴真君求见!”太监入内禀告,打破了安静,皇帝听了,不由露出了笑意,将着手中折子一放,挺直了身子:“进来!”

    “真君,陛下早已等候多时。”太监小声说着引入,裴子云略一点头,脚步从容而入,太监侍女都躬身,一声不闻。

    进入殿中,就见得了皇帝,裴子云伏身一拜,听着免礼就起身,皇帝打量裴子云摆手,随皇帝的手势,服侍太监宫女都是纷纷退下。

    裴子云也认真打量着皇帝,原本太子时,还有些懦弱,或说文弱,现在再看,已有了威严,喜怒不行于色。

    皇帝说着:“真君远来,辛苦了,来人,赐坐,赐茶。”

    太监立刻上前,将墩子递上,裴子云坐下,接过茶,茶水带着清香,只闻着就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柯度却行三跪九叩之礼,又把一个单子奉上,皇帝看着,脸色略涨红:“道录司还有人背叛,这些贼子实是可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向裴子云,问:“卿上的折子朕已经细看了,不过还有些细处,朕还没有明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一躬:“臣前来,正当为陛下解惑,请展开地图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点首,立刻有人把地图展开,裴子云上前几步,指的说:“现在连臣在内,有四大营,宛四个磨盘,不断牵制和消耗着璐王的力量,使它再难进取,这就是困蛟之局。”

    皇帝看着指向,神情严肃起来,脑海思虑,将情况代入,局面渐渐清明了起来,随着裴子云细致讲解,似乎真看见四个磨盘磨着铁石,将璐王一点一点的磨灭,不由的点了点首,只是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裴子云又伸手在地图上一画:“陛下切急,陛下前些日子,又放出了不少宿将,这些宿将兵权不多,家眷和家族都在京城,谅只能为陛下一门心思效死力——现实效果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继李元勇,赵大林斩首一千一百,夺两县城,吉寒斩首九百,夺一县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在大局来说,胜负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消极防守的话,敌人还可抽兵抽粮,集中力量打歼灭战,这宿将就是棉里的针,使敌人再难抽出兵力和粮草,突围无能,就陷入消耗的泥潭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单是此策,璐王已必输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了,看了良久,才叹着:“此是卿之智略。”

    又看着裴子云,心中思潮翻滚,就算当了皇帝,也不得不承认,璐王才能在自己之上,想到这里,就透出了一股杀气,就问:“那什么时才能把璐王擒拿入京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自己说着:“朕虽不通兵法,也能看出,我方虽说必胜,但也要不少时日——想必卿快马赶来见朕,必是还有后着,卿只管直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,露出了一丝笑意,对皇帝来说,裴子云从不会让他失望,这样想着,思绪就有些飘散,想起了父皇的某些安排,正想着,裴子云声音是打破了皇帝的思绪,只听着此人应着。

    “是,这样消磨,我方必胜,但或要三年甚至四年才可,耗费粮草和兵马不计其数,可陛下新登基,要造太平,就得布威宇内,宜快不宜迟,不容战事多拖延,故臣想寻机歼灭璐王主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其实朕也盼着一举消灭璐王主力,拿下璐王锁拿进京,朕要在太庙前问他敢不敢面对太祖——不过有着忠勤伯的事,倒让朕不得不谨慎,再败一次,恐怕朝野都要震荡,依朕看,能稳妥,还是稳妥些。”皇帝听着歼灭主力,先是一喜,又皱眉说着,看来,只要是必胜,拖延三五年也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着一笑,皇帝担忧自是清楚,说着:“皇上英明,不急不徐,真是天生器量,诚是臣民之福,不过璐王性格果断,这困局形成,怕隐瞒不住,他不肯消磨而死,必寻机突破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着心中一凉,璐王性子,在当太子时就是明白了,野心,冒险,又善于谋略,顿了片刻,看向了地图,只见地图上,璐王占领区域这样刺眼,令皇帝心怀彷徨。

    数年时间,会不会出意外,这谁也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“爱卿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皇帝沉吟着说着,裴子云躬身:“陛下,璐王不会安分,他要突破重围寻得生机是必然,虽磨盘紧锁,可与其让璐王在我们不知道的地点和时间突破,不如我们自己引导。”

    “故臣之计,就是故意制造间隙,使璐王错判情况,选择我们指定的突破口,就可一举歼灭之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将一份折子在怀中取出递上,皇帝眼神还带着一些疑虑,接过折子看了起来,其中就有着详细对策,随着看下去,眉先皱着,紧接着渐渐舒缓。

    “呼”皇帝看完,深深吐了一口气,将自己心里烦躁不安都吐了出去,在殿内行了几步,突沉静说着:“朕看此计尚可,就按此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道录司,本是皇家奴才,却心怀怨望,背主卖主,柯度,你去清理下。”皇帝淡淡的说着,一丝杀气流出。

    柯度心中一凛,叩首: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