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认主
    祈玄山·洞天

    虽阳世冬天,但遥望洞天,里面还是峰峦灵秀,景物清丽,上悬瀑布垂下,流水涛涛,洪细相应,汇成一片,甚至一面坡上,还现出连绵桃花,红白相间,灿若繁霞。

    唯天空上面,似是黯淡了少许。

    一个亭子,上坐两人,对坐下棋,棋桌一侧有着酒菜,各自手拈棋子,不时举杯对饮,其中一人却是谢成东。

    “洞天关闭,谅也难有外劫入内,只是天光渐黯。”谢成东看了上面一眼,叹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也无可奈何,阳世道观缺人打理,香火自受到影响。”对面道人看上去年轻,自然透出了威严,却是首代祖师,又说着:“你也别担心,就算全依香火的那些神灵,一旦断绝香火,短者也可支撑数十年,长者甚至数百年,何况我们有洞天山脉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成元子寿不过数十,再怎么样倒行逆施,也坏不了我们根基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笑了笑,正要说话,突“咚”一声,响起了钟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丧钟!”首代祖师抬起头看向了空中,别的祖师都是惊动,只稍过片刻,就有着数道遁光飞来。

    “咦,发生何事,丧钟鸣响,是我祈玄山掌教身陨才有之事。”这些祖师才出现,都是疑惑问着,听到这话,只见首代祖师叹了一声:“成元子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,成元子可是地仙,寿数不到,谁能杀他?是不是有诈?”这些祖师不敢置信,只见首代祖师叹了一声:“生死魂灭,丧钟才会只响一声,有诈更不可能,除非成元子连神魂都变了,可这是真仙才有的手段,道君不出,谁能掌之?”

    “我们成就地仙,晋升掌教,都留下一丝神魂保存,成元子虽被我们革除,但残留的一丝神魂还在,或有一天还可回心转意,没想到他现在就已身死魂灭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如何应对?”一个祖师却不感慨成元子神形都灭,看着左右问着,只见首代祖师徘徊几步,说着:“既是这样,现在立刻召回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成元子已灭,自当召回。”祖师听着,顿时都应着:“那现在就开放洞天,知会各路长老,就是要辛苦你我耗费力量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历些祖师都一点首,结成阵法,启动权限,渐渐原本屏蔽洞天的一层膜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一道道信息,顿时在洞天扩散而去,穿入虚空。

    县城

    不远处是码头,鹅毛大雪,随风不断在空中落下,将着码头堆积雪白,远处渔夫摇动船桨,在江上摇出船舟。

    街道上行人匆匆,两只手塞在棉袄袖子,脸冻得通红,七八个道人出了码头,在寒风中匆匆行走。

    “曹长老,天色晚了,我们找家客栈休息吧。”一个少女,梳了双丫髻,脸红红的,眼角还带一点泪水,似乎才哭过,说着。

    中间的长老,高颧凸腭,脸色泛青,带着呆板,看了一眼跟随的弟子,只见这些弟子都是垂头丧气,好似败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哎”长老曹公石看着弟子模样,不由长长的叹了一声,祈玄门,曾经天下第一大道门,成元子投入邪祟,门中衰弱,现在变成这幅模样,真是恍然如梦。

    “就这家吧。”

    曹公石指着一家说着,见不远点着盏“气死见”灯,近前看时,见写着“临河客栈”四字,一个麻脸伙计早提着灯迎了出来:“客官请进!”

    雪花沾在了眼上,立刻化开,曹公石抬起袖一拂,领人入内,只见第一层看上去是酒楼,摆了八张桌子,不过稀稀落落只有七八位客人,中间烧着火炉,时不时有人伸手烤火。

    “几位道长是要住店,还是用饭?”迎着几位道人进了客栈,立刻伙计拿着菜单问着。

    “住店,也用饭,你们还有几间空房?”

    “快过年了,说实话房间空着,有六间。”

    “足了,你派人打扫下,我全部包了,你们拿手的菜,多上些,再上坛酒。”曹公石说着,怀里取出一块银子丢了去。

    伙计接过一看,是正经官银,完整的五两元宝,底白细深,顿时满脸陪笑,打着躬:“是,道爷请稍侯。”

    话说快过年了,大凡普通人都回家了,因此上菜非常快,伙计转眼端过一个托盘,一盘烤鸡,一大碟牛肉,甚至还抬上了半只烤乳猪,还有香菇炒肉丁,白送一盘花生米,说:“请用!”

    饭菜还是很丰盛,但几个弟子都一声不吭,女弟子带着垂头丧气,这也正常,祈玄门本是大道派,不想现在落到地步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们还能回祈玄门不?”一个女弟子眼红红看着曹公石问,曹公石想要说什么,到了口中,就变成了无奈:“哎”

    正无可奈何间,突“啪”一下,怀中一个符箓亮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曹公石才接了上去,就脸色大变,呆看许久,似乎不敢置信,弟子都有些震惊,刚才问的少女咽着口水,吓的颤抖:“长老,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已变成了惊弓之鸟,曹公石却喃喃:“掌门……不,成元子死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正拿筷子扒着菜,眼睛红红的少女,捂嘴惊呼了起来,在惊呼连声中,曹公石突醒悟过来,站了起来:“祖师有令,成元子死了,师门命着我们迅速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公石涨红了脸,他自是清楚,谁先回去,谁就会受祖师眷顾,当下立刻命着:“不吃了,立刻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弟子都是振奋,就算是少女,都精神抖擞,立刻收拾出门。

    码头

    南方沿海码头,虽出了济北侯以及璐王之乱,但外贸渐次充裕,不远的铺店堂肆栉比鳞次,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一条船前,一群道人正要登船,前去海外基地,一个穿着月白绸袍,束着红带的年轻人正要上船,突呆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,师弟靠上前,低声问着:“大师兄,您怎么了”

    大师兄的眼睛突变得明亮了起来:“快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大师兄已一半到了船上,一转身一跃而下,看有人有马,就丢下一块金子:“马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翻身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师弟连忙效法跟上,一面追着一面问着:“师兄,大师兄,你怎么突就要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成元子死了,祖师有令,立刻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几个师弟立刻领悟,大师兄是门中重点培养的种子,可毕竟不是地仙,才堪堪突破天门,现在之计,就是赶快回去,以占得天机。

    黄镇县·苗河客栈

    老店院房舍相对低矮,一间挨一间,临过年,很少有客人,只有一家在聚赌,呼吆喝六扯着嗓门。

    其中一间,伙计二十左右,看去眉清目秀,精干伶俐,送上了酒菜和小火炉,又伺候着把用过的水倒掉了,似乎有点冷,手冻得通红,不断哈气,说着:“小姐,有什么事,你只管吩咐,我们苗河客栈虽不是百年老店,也是开了二十年了,必会让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去了。

    齐爱果抱着狐狸,怔怔望着窗外,雪不断落下,撒在地面,将地面染雪白,近处街道,远处山峦,尽是银装素裹,良久,才重重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狐儿,你可知道,以前爸爸喝酒,最喜欢喊上许多叔叔,很是热闹,我都能喝上几口!”

    “那天,父亲和叔叔们去报仇,也是这样的雪天,在江滩上,他们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只有我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齐爱果伸手抚在狐狸身上,光滑狐狸毛,一摸顺手到底,狐儿很享受,时不时看着齐爱果,吱吱叫着,算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,父亲,母亲,叔叔,我好想你们,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们。”齐爱果拿起了桌上酒壶,大口喝着,不知喝了多少酒,终是醉了,摇摆着躺到床上,泪水而下。

    狐狸也跳到床上,卷起了身,齐爱果在睡梦间,似乎有点冷,紧紧将着狐狸抱在了怀里,渐渐夜了,她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一根蜡烛快点到底了,就在这时,突一块碎片凭空而出,似有灵性,在狐狸和她周围转了几圈,没入得了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齐爱果身子一翻,眉一皱,似梦见了什么,渐渐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县城东端·小园

    看上去不出奇,前榆后桑,茂竹森森,此刻,瞎道人正坐着出神,紧闭的密室门,突自行开启,文士进入,手中握一份信件,禀告:“陛下,璐王果不出所料,要对着李成一家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瞎道人闻着消息,伸手捂住了咳嗽了起来,好一会才恢复。

    家族抄斩在意料之中,他冷笑一声,也不理会,说着:“这种消息,无非是想借家族引我等入得陷阱,可我等是妖族,岂会在乎这个?”

    不过说是这样说,瞎道人脸色却异常的阴沉,看着雪花,良久才说着:“我可忧的是,璐王龙气反噬,打裂妖族的轮回台,我刚才运神想移走轮回台,却被龙气吸住,不能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合者互憎,分者二害,既不能离开,又吸取不到龙气,我妖族前途艰难啊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