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二十五章 城池
    卫家村

    “呼、呼”风吹过,天有些低沉,乌云压了下来,雪花随着寒风落下,村口改成甲兵和民壮共同站岗,火把也随风飘动,不过还是将四周照的明亮,只见这些甲兵的身子站的笔直,脸色冷峻,手按刀柄,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至于卫府前,更是甲兵林立,弩弓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大厅前的场地上,卫妻穿着着厚厚的棉衣,脸冻的通红,时不时看着里面,眼神担忧,又不敢进去,也进不去——甲兵拦截着。

    “里面怎么样了?”卫夫人有些哽咽,一个管家说着:“夫人,天冷,您这样在外面等着,也不是事,老爷身体本来不好,还有小少爷要您照顾,您冻出病了,又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说着劝她入屋,这时,外面下着雪,寒气逼人,客厅内火炉子烧的旺盛,火光烤的通红,暖意昂然,而里面的人更是滴下汗去。

    “法力继续输出,快,调整呼吸。”中央的道官焦急催促,手上根本不迟疑,连连打出法诀。

    在大厅内,二十四个道官举着桃木剑,手持着令牌,脚踏阵眼,灵光渐渐沿阵法,消失在冥冥中。

    突然,运转顺利的阵法一阵波动,变得凝滞,道官原本就有些精疲力尽,现在更是累的满身是汗。

    “必须维持阵法,不然真君回归,我们都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为首道官感受着变化大吼,道官们汗水而下,他们的灵觉听到了杀声,更看见了令牌和天子剑的灵光波动。

    “是”几个道官面面相觑,大声应着,勉强支撑,就有精气枯竭的感觉,一个三十余岁的道官咬着牙坚持,低垂着脸,眸子隐含恨意。

    “师兄死了,师叔死了,现在轮到我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或今日不死,来日死在战场,我们道官本就是探察辅助,什么时需要现在这样高密度作战?”

    “甚至承担着这样的损失?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前仇旧恨,未来恐惧涌了出来,这道官看了周围一眼,发觉周围都全神贯注,根本无暇看着别人,神色一动:“现在这情况,想必裴子云在下面危险了,要是我乱了阵法,是不是他就不能回来了?”

    想起道录司给裴子云驱使,伤亡惨重,自己更可能不久就战死,心中怨毒就忍不住,脚步只一个偏移,错开了半步。

    阵法不断有法力注入,突一个不起眼的停滞,输入的法力,在一点点衰退。

    万妖大阵

    四周光线骤一暗,接着就是一片星光,奇怪是又有雾气弥漫,上下流动,隐隐带着妖气,这些妖气虽外人看去似乎灰黑,但本质纯正,蕴含奥秘,随着时间沧桑繁华变迁不断扩散。

    星光变化,或青或紫,渐渐汇集成一方空间,似乎在重开天地,只是片刻,要演化而出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星光雾气一变,一条黑龙飞过。

    这龙气有妖族征战,在繁衍,更有人族,生长,繁衍,生息,农夫,走卒,官员,将军,君王都一一浮现,其中种种都在述说,相互交融,又相互争斗。

    接着,所有的变化都浓缩下去,化成了一个城池,商贩走卒,小吏君臣,只听“轰”一声炸开,雾气消散,眼前显出场景。

    “杀!”妖族正在攻城,人族在抵抗,只听一声号令,连绵不断的箭在城池上空射下。

    下面妖族穿着厚厚的铠甲,不断撞击在城门,大门已有裂痕,箭落下,被盔甲抵抗,损失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驾、驾”裴子云率着骑兵前行,有一个大将在左,上千骑兵更是精锐,抵达此处,就挥手:“停”

    令行禁止,大军就停在远处,裴子云也是穿着重甲,脸带警惕看着城池,不知道为什么,就有着一种不安。

    一种记忆就要浮现,又似有着一种道韵,将记忆洗去,就有挣扎,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“驾”五六个骑兵飞驰而来,个个彪悍,中间一人更穿着盔甲,显是身份不低,见着来人,却冷哼一声,呼啸而来!

    到了跟前,中间这将奔出,停在面前,盯着裴子云大声呵斥:“裴子云、李真,你身为大将,为何来迟,还不立刻进城请罪?”

    铁骑一声训斥,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涌出一种愤怒,李真就显出迷茫迟疑之色:“末将,末将,不……”

    李真挣扎着,突天空星辰大亮,星野中一颗斗大星辰,射下光芒落在这李真身上,迅速渗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”李真应着,一种深入骨髓秩序,似乎在无时无刻警告: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否则,军法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裴将军,你呢?”这将看面前将军屈服,目光转向裴子云,两眼放光,盯住了问着。

    整个星野中,更是星宿轰一震,深邃令人不知不觉沉醉的感觉,就扑了上去,一种道韵就在督促:“你是军人,你是臣子,还不应下?”

    裴子云皱眉,一种感觉告诉自己,只要一答,自己就变成了臣子,就有着一份束缚,而这种束缚一旦出现,就会对自己造成巨大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又有声音说:“你本是臣子,这束缚是君臣大义,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不由皱起了眉,心中想要回忆,看上去,就有些迟疑,喃喃:“永昌国,我怎么有点熟悉,又有点陌生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都迷惑不住?”这将看着裴子云,眸子显出异光,又喝:“大胆裴子云,你可忘了你当年身负血海深仇,是王上救了你,更赐予你身份,永昌国这是你生长之地,你怎么忘了,还不速速醒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喝问,星光更是大盛,把裴子云笼罩在内,就在这时,“叮”一声,梅花一动,眼前一切都清晰。

    眼前出现的这将,哪是什么大将,是一个熊头人身的妖族,身上笼罩星光,更有着璐王龙气,波纹上应天星,在不断的扩散。

    在城墙上,虽有人族,但也混着妖族,神色狰狞看着。

    而这下面妖军,更是个个虎视耽耽。

    感受着这样冲击,裴子云脑海中记忆渐渐恢复,星云,妖族,英灵,仙道龙脉,战斗,最后一刻,是自己被星云吞并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面前这将,嘴角露出了笑意,这将看着裴子云的笑意,脸色一变,突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是醒来了。”裴子云淡淡说着,这妖将一惊,知道不好,就要反应,裴子云笑着已喝着:“天子剑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一声,星光密布,雾气弥漫,虚实难辩,这一切中,突一道金黄龙纹的长剑,出现在裴子云手中。

    “杀!”妖将和妖兵反应很快,这将取长枪就刺,后面四骑分左右围过,各据一面,隐隐封死所有变化,直刺了过去,准狠插入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裴子云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,残影?小心!”

    五妖心中剧震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只听“噗”一声,剑光一闪,一道炫烂夺目弧月划出,并且不费吹灰之力,四骑四妖立刻分成两半,唯中间妖将,侧身一躲,举起长枪,赤红双眼直扑,同时长啸,却是呼唤着妖军——敌人没有上当,快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动,就闪过长枪,瞬间抵达左侧,长剑化成龙枪,一枪就刺在铠甲上面,只听“噗”一声,长枪刺入,这将张口喷出一蓬血,整个人飞出,撞在地上,拖出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“萤火之光,也敢与皓月争辉。”

    ”还有,别装死。”裴子云又一闪,一剑落下,这将还爬起一半,立刻分成两半,妖气炸开,一点妖魂才冒出,脸色惊疑不甘,只是刹那,妖魂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杀了这妖,“轰”一声,整个城池震动,而在这时,裴子云大笑,声音传了出去,跟随裴子云的骑兵,全身一个激灵,灌了醒酒汤一样,眸子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又指着:“看,这城池其实是敌人大本营,要是我们受到迷惑进入,立刻就陷入重围了。”

    英灵军沉着脸,随着裴子云手指,目光移到了城池,顿时把城上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李真更是眼前一亮,完全醒悟过来,看清楚城池上妖将妖兵,顿时大怒,脸色涨红:“可恶,这些妖族,竟敢迷惑我,该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挥刀,一个刀气斩在地面,顿时露出丈许的深痕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城上妖族,以及正在攻城的妖军,都立刻知道自己计谋已破产,一声怒吼,妖将妖兵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咚”城门早已撞开了裂缝,这时城内妖军,连开门都不肯浪费时间,重重撞在城门,城门炸开,碎片四溅,轰的倒下。

    “吼”里面妖将驰出,一排排妖兵,自动成列,直扑过来,在灵觉里,就能感觉到它们在高速接近,遮天蔽目奔来,转眼已迫至眼前。

    “哼!”裴子云满是杀意,高举右手,握指为剑,天子剑瞬间又显出,照亮了天空,要是自己的力量,还考虑下,可消耗的全部是道官和朝廷的力量,就毫无忌讳了,喝着:“来得好!接我这一招——天子之剑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