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十八章 开革
    陈永凝视着裴子云。

    如果细细数起来,太祖的年号是宏武,宏武七年,此人就中秀才举人,年才十五岁,以后一路解元、真人、真君,平济北侯之乱,现在又主持对璐王的大征,七万大军直接在手,间接节制二十余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真算岁数,现在是宏武十一年十二月了,年才二十岁,身材秀长,仿佛弱不禁风,而却威震天下,俨然天下名将。

    莫名,陈永看了一眼璐王,突然也理解了一些朝野的风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以后至少还有五十年寿数,积累起来的威望和力量,后世之君又如何节制?

    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,何况这样的人,任何一家皇帝,只怕都不放心罢?

    裴子云却不管他们复杂的心思,看了看外面雨点,淡然一笑:“我之前奔驰作战,有几分为了营中,更是为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局已经形成,加上接近过年,我看这雨不久就要变成雪——冬日作战对谁都不利,可以说战局在开春前已经缓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子云想起中央龙脉一事,不由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军事已处理,只要维持,就能徐徐占着上风,现在重要的是中央龙脉,挨打可不是自己风格,这样想罢,就有了定计。

    “现在修养是第一要事,这细分有着三个,第一是粮食,第二是棉衣,第三是药材!”裴子云沉吟说着:“棉衣和粮食都已有部分到了,但是还得催,特别是粮食,来年必有激烈的大战,按每人每日一斤粮计,我军七万人,一天就得500石。”

    “半年就是八万石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药材,军中大战,死伤惨烈,药材更少不了,得提前预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求立刻就有,但得督促朝廷有关部门,以及州府提前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着站起身来,皱眉踱步,向着郡王:“药材还可缓一缓,粮食更重要,可棉衣更急需,这三件事,必须和朝廷打交道,当然,皇上一定有恩诏,但事情还得人去办,可否王爷抓手督办?”

    承顺郡王一怔,迟疑的说着:“父皇先头有遗旨,我这个郡王只是当台面的,怎么能插手正事?”

    裴子云望着雨点,的确渐渐变成了雪,笑的说着:“王爷过几天,就是十四岁了,虽早了点,也可以为朝廷,为皇上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这种催粮催衣运药的事,也不算是插手军机大事,谅朝廷也不会多说话,更不会有呵斥。”

    承顺郡王年轻,本就跃跃欲试,听着一思量,觉得是,说:“真君这样精心筹划,本来就无懈可击,孤办点差事,也算是对的起自己身份——这事我办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笑:“有王爷答应,我就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陈永,吩咐:“陈永,我有一件事交代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请吩咐。”陈永听了,立刻半跪听令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主持日常,记住铜墙铁壁四个字,你也理解战略,只要拖下去,璐王就会筋疲力尽,穷途末路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要办差,你还得顾全其安全,要是出了事,我斩你首级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冬天事少,我还得去一个地方办一件事情,到时有事,你和承顺郡王商量安排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大事,让道官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永的心中浮现疑惑,却应着:“是,真君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办!”裴子云点首,毫不迟疑,出门而去,才出了大帐,就见道官数人迎接,裴子云就问:“人已调来了?”

    道官有点沉重,又无可奈何,咽了个口水:“是,真君,道录司附近可调的一百十一人都已调来了,就在沙场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,立刻出发。”只见裴子云翻身上马,鞭抽在空中奔出,上百道官,以及五百骑兵跟上,奔驰出营。

    祈玄门·卧殿

    成元子身着道袍,卧坐在榻上,面容如玉,焕发光泽,又年轻几分,带着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“吸”

    肺部微微隆起,又陷下,随着呼吸,就把原本法力转化成妖气,似乎生命的本质都在改易。

    随着妖化,不但福地灵气源源不断纳入,更有空中妖气随呼吸进慑,修行进度远在往日之上。

    更稀罕的是,妖气在空中似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这是前所未有的事,整个生命都在蜕化,元神渐渐补足,晋升下一级有望。

    成元子眼不由的颤抖,有些不能自控,两滴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激动,是惊喜,是不敢置信的眼泪,伸手擦拭,成元子喃喃自语:“妖法果神通广大,当年我为了祈玄门牺牲,不得不分化元神,坐镇四方,损了真灵,迟迟不能度雷劫,困死寿元,不想今日,我终又摸到了晋升。”

    想着又笑了起来,一笑一哭,似乎没有地仙风范,但这时只有生命蜕变的惊喜,成元子大笑,笑着,泪又滑落:“若天地之间灵气和现在妖气一样弥漫,我必能一股做气,不断突破,又何至吞下元晶,连人都不是,蜕变妖族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道君前,天地之间尚存灵气,道君一役,灵气尽锁藏,道人除了炼精化气,积蓄些内元,别的甚至无法在空中汲取到一丝——只有洞天福地才有,算是天留了一线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哎,造化弄人,一至如厮。”

    成元子喃喃自语,决断、遗憾、悲伤、痛苦、喜悦,数百年种种情绪堵在一处,只使人想发泄出去,就算是成元子,心也不是石头,怎会对师门没有半点感情,没有半点触动。

    冥土·祈玄山洞天

    居高临下,见是数百里方圆的一片天地,隐隐带着山形,裹着红云,透着金霞,甚是辉煌,但定睛一看,却见着一道屏障渐渐合拢,形成一道光,这是洞天本身的屏障,在祖师决议下,随着权限徐徐关闭,顿时要隔绝内外。

    “咔”

    祖师看着最后一点屏障合拢,不由长长吐了一口气:“我等小心屏障成元子的灵觉,还刻意在最后关闭前专门供给成元子灵气,使他不成疑问,现在终于有惊无险的成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整个洞天在外看来,突灵光黯淡,似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成元子是地仙,灵觉自是非常敏锐,尚在殿中惆怅,脸色突一变,原本源源不断涌入的灵气立刻失去响应,只一感应,发觉自己在洞天权限完全失去了作用,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微微闭目,端坐沉神,一道遁光就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冥土深深,更带幽静,似乎是永恒的黑暗和死寂,偶尔有一些阴风吹过,将地面上灵魂灰灰的灰烬吹起,扬起了一片沙尘。

    成元子此时,化成了一道红黄色的遁光,匆匆而行,片刻就赶到了,只见洞天灵光暗淡,屏障笼罩,内外隔绝。

    到了洞天就要进去,灵光一闪,整个元神一震弹出,成元子虽有预料,还是震怒,气得脸色苍白,手指都在颤抖,心中不知不觉带上了戾气,大声:“我是祈玄门的掌教,更为师门立下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初登位时,祈玄门危机四伏,是我不惜损伤了根基,派分神搏杀,才稳住了局面,你们安敢这样?”

    “卸磨杀驴,断我灵气,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已不顾及礼仪姿态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有脸说?”灵光一闪,突见本门第一长老余坎的元神,在不远处出现,听着成元子辱骂就呵斥,没有半点畏惧:“要不是你暗杀了本门多个继承人,当初就算有危机,也未必这样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本门本指定的掌教,也未必逊色于你,你安敢居功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长老,谁给你的胆子?”这是笔糊涂帐,成元子听着呵斥,脸色一冷,眼神透出杀意,显的幽深黑暗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余坎听着成元子这样说,大笑:“你已不是掌教了,我们全门半数以上长老,在一刻前,奏明祖师,阴阳合力,已革了你的道号,削了你的道籍,你已经不再是祈玄门的掌教,甚至连祈玄门的道人也不是!”

    余坎平时恭谨奉命,这时不知道积累多少怨恨,冷笑着说:“按照历朝规矩,甚至你现在连道人都不是,只不过是散修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门中弟子,我早已宣布,且命着沿各道撤走,现在已过了几个时辰,谅你也追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成元子听到,脸上愈发冰冷,一种背叛和屈辱感觉在心中涌现,法力不断积蓄,就要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余坎眼神扫过,神色带着轻蔑:“本来虽有祖师之力,这种大事也隐瞒不了你,你是掌教,更是地仙,无论是洞天,还是师门,谁能隐瞒过你?”

    “可你已异化,不复成人,蜕化之间,更是权限模糊,一时没有顾及,你看看你元神,还是多少是道人呢?”

    原本成元子神色怨毒又愤怒,听到余坎这话,心中一惊,仔细查看元神,只见自己元神本是霞光隐隐,羽衣星冠,相貌英俊,但此时看去,一小半还是自己,而大半已有变化,身带兽形,长着两角。

    “怎可能?”成元子眼赤红,不敢相信,转眼,突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怨毒和杀意,手一张,只见一个巨掌,就向着余坎拍了上去。

    余坎更是冰冷冷一笑:“你本有根基,可是变成妖魔,虽能一时猖狂,已自绝于天地,你难道没有感觉到,天地都在隐隐束缚?”

    “只是天地排斥,时日尚久,一时你没有觉得,你变成了天地罪人,谁家洞天敢收留你?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