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十六章 封山
    祈玄山·洞天

    整个洞天,要是看去,和冥土黑暗又不同,要说是白天,又差些,大凡是有一片微光洒满,而在地面却是不少山峰峡谷,溪流湍急。

    梯田和农田围绕山地,清新的香气缭绕,道阁、大殿、偏殿,居所,院落,鳞次栉比,白鹤飞舞。

    不过灵植周围灵气更浓郁,有些萎靡不振,道人守候见着灵植不振,心中一惊,对着同伴:“我立刻去禀告祖师,灵植有变。”

    中央大殿,诸真君汇集,都是端坐,整整齐齐一堂,脸色肃穆沉重。

    虽都有着光,但细看却有区别,都是生前功果决定,最中间的道人,是首代掌教,身带明光,暗与洞天相合,这时闭着眼,光滑如玉的眉也皱起。

    许久,首代掌教才睁开了眼,神色低沉,嗓音沙哑,看向了左侧一个中年真君问着:“事情安排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祖师,已安排下去,按照计划,弟子已安排去了各地,甚至有一支还去了海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下面历代掌教都是默默,初代掌教见着无人说话,看着这些历代掌教,叹了一声:“你们既无话,就对立刻封山(洞天)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些掌教和长老听了一凛,想不到初代掌教,居这样杀伐果决,都是脸色一变,有些恍然,有些担忧,都交头接耳议论,一会就有一个女性掌教站出:“祖师,这事或可商量,一旦封山,弟子们怕再无进步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必须到了这步?洞天都在好转。”又有一人脸色迟疑:“说不定是我们推算错误,成元子再是桀骜,终是我们的人,死后也将列位祖师,与我等共居洞天,怎会到这步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诸位都是迟疑,由不得它们不谨慎,洞天虽依托山脉,但也有数成依靠师门争取的气数和香火,这一封山,不但阳世弟子无法进步,而且自己也无法获得多少补充。

    “祖师,不好了。”就在迟疑时,殿外有通传禀报之声,首代祖师一听,心中就是一动:“让他进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只是片刻,这弟子入内,见着祖师都在,不由唯唯诺诺,上前:“祖师,刚才我守护灵植,发觉灵植出现异变,不但萎靡,上面更出现了黑斑。”

    “疑是上次异邪之气又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几个真君听着,大惊反问。

    首代祖师伸手一点,只见灵光出现,化成了一处洞天,在洞天周围,气数淡黄带着山峦虚影垂下,却隐带着一些灰黑,不断渗透入内,已不纯粹。

    “不必侥幸了,成元子气性已改,他是掌教,立刻污染了本门气数,并且渗透洞天,立刻封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些真君都是一时豪杰,见着这明显的情况,都是震惊,也立刻知道轻重,应声说着。

    首代祖师起身,看向洞天的天空:“诸位,请助我。”

    祖师都上前,调动权限,启动大阵,顿时灵光映照而出,洞天与阳世,原本紧密相连,亲密无间,随着洞天启动,渐渐隔开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灵光闪动,洞天内下起了细雨,这细雨落下,许多地方,顿时滋滋响着,冒出了烟雾。

    祈玄门

    一处小殿,一个道人盘膝端坐,炉里香烟袅袅,正在吞吐灵气,就在这时,突皱眉:“奇怪,原摄取的灵气怎么变少了?”

    这道人迟疑了一下,再试了几下,还是没有任何感觉,起身:“或是今天我心绪不宁?罢了,就出去干活罢。”

    与这道人一样,却有十数个,都大体认为自己原因,心绪不宁,不宜修法,这其实是有的,一年总有些时日心浮气燥,也不以为意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镇西郡·大帐

    镇西郡是座大城,本来显的宽大,现在细细观望,只见各处空地都驻着军队,城里沿街每隔百步,都挺立着兵士。

    及到中军行辕,气象森严,一面大纛旗高矗,三声炮响,正门洞开,两行武将有四十余人,都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虽说中军行辕,其实正殿,西壁挂着山川形势图,卷案上摆着文房四宝、笔架镇纸、墨玉印台。

    后面架子上供着“如朕亲临”令牌和天子剑,而在这时,裴子云居中而坐,而郡王侧坐,余下都站列两排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气氛还算轻松,书记官正在高声唱着封赏,只是有将军看了看,稍示意议论:“老桑为什么没有来?”

    “或是正巧有别的差事?”正说着,只听书记官念着:“副队正张三村,斩首五个,官升一级,赏银五十两。”

    一个汉子上前,脸带喜色,“啪”一声跪了:“谢朝廷,谢真君,标下下次,必戮力作战,争取斩首十个。”

    这汉子就这样粗鲁说着,惹来一阵笑意,书记官目光扫过,眼神也不由带上了笑意:“队正李虎指挥有功,记档,升一级……”

    队正以下论首级,队正以上论指挥,书记官朗朗读着,有功之人,不但升官,还有着赏金,看的帐内人人注目,出去后更引全营将士人人羡慕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裴真君真是星宿下凡,璐王起兵多少大将不能克,不想真君一动,立刻斩首数千,帐下人人升官,我等怎么就没去。”看着眼热,就有人低声与同僚发着牢骚,眼睛红红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真羡杀人了。”同僚伸手挠着胸,恨不得上去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陈永观看军容,暗暗叹服,只是赏完,裴子云脸色一变,环视了一下左右,带着一丝冷峻:“今日召你们来,有两件事,一件是赏有功之人,这件事刚才办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就是罚了。”这话一出,裴子云脸色就变的铁青,“啪”一声拍案,命着:“陈永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你去即刻将桑成义,以及一应犯将提来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桑成义是总兵,按照大徐制度,是三品武将,又称“总镇”,管辖上万兵权,自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,帐内诸将才知道,桑成义没有来,是因为被拿下了,顿时面面相觑,心提起了。

    片刻,只见着外面声势很大,看了一眼,却有五六百人,不少是低级军官和士兵也就罢了,一眼看去,有十七八个人,架着双臂扭到大帐,个个鼻青眼肿狼狈不堪,连总兵桑成义都撕了衣袍,眼上肿了一块。

    这一看,帐内的人都无不脸上变色心中突突鹿撞,要知道讲究无论文武都讲究一个官体,武将更是要保持威严,这种羞辱,其实就已是不死不休了,顿时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押送的亲兵,顺势在膝窝里一脚,十数人顿时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真君,我等犯了何罪,你这样羞辱?”桑成义脸色怨毒,高喊:“我是正三品武官,你安敢如此?”

    “三品武官,然后呢?”裴子云听着话,冷笑了一声问。

    这话带着浓郁杀气,桑成义身子一颤,汗毛都竖了起来,汗水渗了出来,这时有进无退,大声喊着:“按朝廷之法,武官五品以上,有司逮问可审,处置必须请旨裁决。”

    “三品以上审问都需奏请得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正三品总兵,别说是定罪,就是审问,都得有旨。”桑成义怒吼,青筋都凸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裴子云听着,突仰天大笑,倏然收住,说:“好,你说的真好,可我给你二条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此时在军中,在战时,我有临机决断之权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罪你杀你,何必圣旨,令牌和天子剑尽可。”说着,就命着:“请令牌与天子剑。”

    “请令牌与天子剑。”一声传呼传出,就见着亲兵把令牌和天子剑供在当案,见着这个,不但裴子云和众将,连郡王都不得不下来,对着令牌和天子剑肃行三跪九叩大礼。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,冷哼了一声,用冰冷目光打量着桑成义,说着:“说实话,这次杀的就是你,要不是你,牵连不至于这样大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冷笑一挥手,只见一个亲兵取出一信,信件上面有封条,撕开递上,裴子云看也不看,将这信递给了承顺郡王。

    郡王原本有着迟疑和疑虑,接过信封,打开了信封看了起来,才看着,脸色就变成了愤怒,一时间涨红,冷哼了一声:“发下去,都给诸位将军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着承顺郡王的话,立刻有人上前将信递了下去,诸将带着疑惑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嘶”每看一个,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,个个不语。

    “都看清楚明白了?”裴子云冷笑着扫视了一圈,众将都毫不迟疑,立刻应着:“看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冷冷一笑,把信丢给桑成义:“自己看,你勾结璐王,还想反戈一击,把大营当成进阶之资,这我容不了你,朝廷也容不了你!”

    不需要看,桑成义已全身颤抖,这时突拿起了信,一口咬了上来,拼命吞咽着,周围的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裴子云冷笑:“消灭罪证有什么用,我等尽心报国,你等不但懈怠,还传播谣言,乱我军心,兴兵作乱,罪大恶极,来人,拉出去正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