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十一章 不对
    璐王龙气福地

    一眼看去,虽没有日月星辰,但却有光,洒的光隐隐看去,有点淡黄,宛是阳世,只是一处与众不同,黑幽幽的轮回台耸立,这块却有灰黑色的乌云凝聚,滚动着,而在乌云笼罩的地面上,一片灰暗,带着幽深,反显得轮回台显眼。

    这轮回台散着幽暗晦涩的光,周围灰暗中,是一个个雕像,尽是禽兽,更有着黑影飘动,行动都异常迟缓,眼中皆带着迷茫,且数目成百上千。

    瞎道人的元神站在轮回台上,见着这些黑影不断牵引吸入高台,进去一个,高台下立刻有一个雕像亮起微光活化,接着它呐喊一声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雕像冲出去,奇怪的是,后面还留下一个雕像,只是似乎失去了神韵。

    “哼,我轮回台将被杀妖魂印记吸入,又重新复活,却是生生不息,只是得耗费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虽有补充,但力量耗久了,却也不行。”瞎道人沉思着,突台下发生了变化,一眼看去,两个雕刻炸开,瞎道人脸色一变,上去检查,只见雕刻化成白板,妖族印记彻底抹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派去追杀裴子云的妖将的印记被抹除了。”瞎道人心事重重,铁青着脸,阴沉沉扫视白板,皱眉徘徊:“能抹杀印记,神形都灭,裴子云必是命运之子,还是最特殊那种,多少年没有碰到过这种天命之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这次联合祈玄门,必须杀了此人。”

    山谷

    这一座山并不算险峻,要是春夏,还是清奇灵秀,树林碧绿苍郁,但在此时,稍有点幽深谷深处,树木枯草中,偶尔有人影攒动。

    “快藏好,快。”一个个璐王甲兵在两侧匆匆掩藏,身上更背着弓箭,眼睛带精光,伏着藏好。

    一只鸟落下,落下似察觉了这些甲兵,转身飞走,落在远处树上,用着打量的目光看着。

    “必须杀了此人。”瞎道人眼神恍惚,口中喃喃,而在这时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道人笑着:“大人要杀谁?”

    “真君,要杀的人,自然是裴子云。”瞎道人自元神境界中醒悟过来,也不多解释,只是一笑,向着山谷入口看去。

    山谷入口潮湿岩壁上,一些水渍淌下,夜里风吹过,很是冰冷。

    被称真君的人,自是祈玄门地仙化身,目光扫过五百兵,不由眉一皱,神色凝重:“裴子云已是地仙化身,灵觉敏锐,这样多人,怕隐瞒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可有办法?”瞎道人穿着七品官服,紧蹙眉问着,地仙一笑:“我门中法宝,必可屏蔽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真君了——请!”

    地仙取出一个宝,看上去是个玉牌,上刻着山川大海,日月星辰,才取出,地仙的气息就变得隐匿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点,一点波动在山谷弥漫,瞎道人微微一怔,就见山谷中五百骑兵的气息全部隐匿,若不是凭借妖气连接,还真难觉察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的道法,也不可小看。”瞎道人正寻思着,突听着地仙淡淡说着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一怔,果听见山谷前有蹄声向这里来,一眼看去,正是自家的道官,还带着跟着十数骑,一路纵马入内。

    道官奔驰,还向身后看去,只见裴子云紧跟,一鞭抽在马上,紧追不舍,道官目光露出狠意,闷声又抽了一鞭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果追上来了,越来越近了,看来你这个引蛇出洞的计策不错。”地仙注目看着,冷笑了一声,只是道官逃入,而裴子云已靠近谷口,突然缰绳一拉,就是停住。

    山谷湿漉漉,显的幽深,裴子云一看,就想起了自己烧死的妖将,也是山谷,四面围困,这种地形是生死之地。

    裴子云心中此念闪过,就是一凛,微微向山谷看去,山谷中,一切如常,只有道官的妖气随着奔驰,穿过山谷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裴子云不言声,哑然一笑,眼前一花,梅花出现,只一转,就出了结果,当下看去,就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凶?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这卦相,冷哼一声:“果然是有埋伏,能这样隐匿气息,甚至躲过我的灵觉,这世界只有数人。”

    “地仙化身跟璐王合作了,却必须试上一试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心中定计,对山谷就是大笑:“你们埋伏在内,想要伏击,真当我看不破?”

    说着,一拉缰绳,这马大口喘气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瞎道人和地仙正等着,看着裴子云这时转身离去,消失在远处,诸人面面相觑,都是神色一僵,一种计谋落空的挫败感袭了上去。

    瞎道人感应片刻,又问着地仙:“真君,他真的离开了?”

    地仙微微眯着眼睛,裴子云的气息果消失在远处,这时说着:“此人是真的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何处露出了破绽,让此人察觉了?”瞎道人皱眉。

    地仙神色复杂,惆惆叹着:“怕也未必真的警觉到了我们,只是此子自持千金之子,不肯轻身冒险,见着地形不对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想这样机警。”瞎道人也露出了无奈之色,心中更是一凛,今日以妖将为饵,安排谨慎,此人还能在危机笼罩前逃出,足证明此人有着天命,这些想法在心闪过,没有说,只是看向了地仙:“裴子云逃了一次,逃不了下次,只有下次再想办法了,真君跟我一起回营?”

    地仙听了,神色淡淡,这官员还罢了,别的兵将身上邪气浓郁,早有怀疑,这时听着邀请,摆手:“不用,我自有去处,下次再有计划,符信通知就是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暗叹,地仙还没有用元晶,对自己心存警惕,只得一笑:“真君自去,下次务必再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分道扬镳,看着地仙化身远处而去,一人靠近了瞎道人低声:“陛下,为什么不将着这地仙化身留下,也好我们转化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这只是一个分身,作用不大,他寿命不多了,迟早会服下元晶而妖化,不必急于一时,反露出了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这人应着,瞎道人看着地仙离去,笑意渐渐浮现。

    天还是阴着,地仙疾步而行,只见林子愈来愈暗,越显得幽暗阴沉,只是还是雨丝而不是雪,这更是使行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总觉有些不对。”地仙身着道袍,仙风道骨,身形如燕,踏在地上一点,一丈而过,此时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法宝最能隐匿,地仙都难以勘破,璐王方面更不可能泄密,裴子云为何就能警觉?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个璐王的官,也有些不对,并且是很不对。”地仙紧皱眉思索,突脸色一变,脚步一顿,看一处看去。

    暗幽的林子似乎亮了一下,接着雨点打得一片声响,而在此时,裴子云踏步而出,突兀拦在前面,看着地仙震惊,点了点首:“果是你,没想到你和璐王又联合了,要是朝廷知道,会怎么样想?”

    “三家姓奴也不过如此,不过也对,你素来对我嫉恨,怕璐王又对你许了些,所以你才这样倒行逆施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这样,这次你断不能就这样离开了。”裴子云笑说,言语平淡,却使地仙化身的眼神一凝,不由退了退,盯着:“我仅仅是一个化身,你要和我祈玄门不死不休?”

    “你我上次对付谢成东不过是权宜之计,半途就已翻脸追杀,本已是仇敌,只是一时无暇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丧心病狂,再次联合璐王方面围杀,自是不死不休了。”裴子云冰冷冷的一笑:“而且你还当我是阴神,不知道地仙真情?”

    “地仙虽可分化化身,但损失一个就大损元气,甚至折损寿命,你连失三个化身,本来不多的寿命,还剩多少?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,形神尽灭,你本体也活不了多少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此语,地仙化身脸色铁青:“好”

    盯着裴子云,突不进反退,并且长啸,几乎同时,手只是一拉,夜中就见一道雷光闪出,直直打了上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冷笑一声:“哼,逃了,我还是这话,剥了你地仙的皮,你就是一个怯弱小人!”

    虽历史上这种上位者不计其数,但裴子云还是生出鄙夷,只是一点,同样一道雷光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雷光相抵炸开,但就在这时,疾退的地仙化身露出狞笑,指着:“敕,定!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,一圈幽深的波纹中,显出一面镜子,只是一照,就定住了裴子云。

    “逃?你是我心腹大患,不杀你,我怎么安心?这是本门至宝玄阴镜,能现世显圣,本来就是用来杀你,现在就用上了。”地仙化身说着,再次长啸一声,呼唤着盟友到达,自己与之分离不过二三里,骑兵奔驰的话,连一刻时间都不到。

    觉得盟友已经听见,接着,地仙化身再不迟疑,人一闪,就拔剑刺下——能杀了最好,不能杀,自己也是地仙,难道抵抗一刻时间都不行?

    到时一窝蜂围攻而上,把他杀了,这就是兵法之道。

    “嗯?地仙声音?”瞎道人正徐徐而回,而道官跟在瞎道人正在汇报,突听见了长啸,脸色一变:“不好,地仙分身遇敌了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原来没有逃,暗里绕回来偷袭?”道官也向着长啸声音方向看去,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瞎道人再不迟疑,就立刻命令:“快,快,转向追上,他们离我们不远。”

    听着命令,铁流一样的骑兵,顿时回转,向着一处奔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