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十章 追击
    “杀,这些人白天抢掠,怕都睡了,根本没想到我们会来,只要杀进去,就能把贼人赶尽杀绝。”游击将军高呼,对自己的部队,他还是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夜中看不太清,骑兵砍翻数个,冲入城内,游击将军才冲入,就高声喊:“快,跟我冲,搜索敌军军营,我们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”骑兵嗷嗷叫了起来,只才杀进一半,突然间城门巨石,巨木,铁蒺藜,火油落下,并且城门重重落下,封闭了城,一些骑兵倒霉,被巨石巨木打中,脑浆乱流。

    “啊”惨叫连声,四面亮起了火把,并且露出了沙袋组成的临时街垒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埋伏,特使在哪?”

    游击将军大惊,看去,只见城墙上,街垒上,大批人都冒了出来,手中都是握着弓箭瞄准。

    这时,裴子云领兵在街道尽处出现,堵住前面去路,在面前是特使,被绳紧紧绑住了,还在挣扎,裴子云笑着:“你们是在找他?”

    说着,又笑:“可惜,你们都跟下场一样,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剑光一闪,特使人头飞起,一点妖影才在血光中出现,又消失不见,游击将军看着,虽不知道原因,心中一股戾气冲出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,杀,杀。”

    这样声音,不断在心中涌现,这区区街垒,难不到身经百战的勇士,就在这时,一个校尉一脚踩在地上,脚下一滑,惊呼:“不对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才发觉,晚了!”裴子云狞笑着,手一落,只听一声命令:“射!”

    尖锐的呼啸,陡划破了虚空,箭雨扑入密集挤着的人群,霎时溅起一片血花,这还是小事,这些箭都带着火,不但射杀着人群,更落下时,“轰”一声,门口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就算受妖气,还是血肉之躯,只见城内千人,一瞬间就死了二三百,余下跌在地面,满身是火,发出了哀嚎声。

    “跟我冲!”游击将军震怒,眼睛发红,一声咆哮纵马直冲,就算在此时,还有数百人跟上,迅速汇成一股钢铁洪流。

    夜空还有细雨飘下,更有烈火燃烧。

    “预备,射!”裴子云面含不屑,自己并不是话唠,之所以说话,就是如果这将直接冲锋,说不定可以冲出去,到底街垒不高不厚,可是一停,马力就要重新起步,根本形成不了冲锋。

    随着命令,大把的人拉满了弓箭甚至弩子机,绞轮咯吱咯吱声中,只听一声命令“射!”

    呼啸声顿时破空而去,时间顿了顿,在百步内对着靶子射击,眼前冲出的人,顿时倒了一片。

    只是敌将在这时,还挥舞兵器刮过飓风,格开了箭,连连砍杀拦截者,骑兵围在了身册,很是凶狠,但正面的铁甲顶上,相互戳刺砍劈,一时阻住。

    在房屋上,一个校尉看着骑兵冲刺,冷笑:“侧面、瞄准、预备——射!”

    随着校尉的话,左右二侧,弩弓毫不停留落下,“蓬”的一声,由于是左右还有高处射下,因此就覆盖面非常大,箭雨才落下,又是百余人跌下毙命。

    这正是层层削弱,侧面齐射的战术,不管多顽强,能抵抗三面射击?

    一个璐王骑兵跟随大军向前冲刺,突一箭侧向射下,在眼眶中射了进去,箭尖在脑后透出。

    “啊”骑兵一声惨叫跌了下去,摔在地上,被马踩过,血肉横飞,这条街道几百米,这时是绞肉收割机一样,不断将着骑兵收割。

    裴子云骑马在原地,骑兵这时都长刀抽了出来,见着游击将军再是勇武,冲过这几百米,只有百人左右抵达面前。

    游击将军的脸和眼睛都已经涨红,青筋突起,疾奔而上,挥刀:“去死!”

    “可笑不自量”看到这将脸色涨红,这时一头横冲直撞的蛮牛一样冲了上来,裴子云大笑,伸手一点,“嗡”一声,一道电弧冲出,这电弧带着白蓝色,比以前大了一倍余,面积更广。

    “安敢”这将一惊,就要闪避,雷电一瞬间就扑至,而这将动作迅速,在马上翻滚而下。

    巨大闪电瞬间将这将周围骑兵击中,电光在身内穿过,带着巨大麻痹性,一时间都是麻木,动弹不得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后面,骑兵连忙拉住了缰绳,不过向前冲力量还是巨大,撞在前面,一时人昂马翻。

    “再射!”趁着麻痹和慌乱,校尉再次命令,只听噗噗声不绝,那些动弹不得的骑兵,再也无法逃脱,大批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策马奔上,长剑高句:“杀”

    游击将军爬起,扫了周围一眼,见敌箭雨下,骑兵乱成一团,这时却没有时间后悔,只见对手马蹄声越来越近,鼓声一样,一点点敲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游击将军一声怒吼,妖气涌动,眼睛原本血红,一双眼珠子更产生变异,狭长的瞳孔就似是一只毒蛇。

    指甲变成了利爪,狰狞可怕,这时抬起了头,眼睛在这黑暗之中,似乎在泛着绿油油的光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”这样声音在喉咙里翻滚,游击将军举起了刀,刀上寒光透出了一丝冷意,身子动了,踩在地上向裴子云扑去:“杀”

    这杀声似乎随妖化也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妖化了,在极端环境会催化妖化么?”裴子云看着变化,眉一挑,不为所动,这种妖化并非没有界限,更大程度上是以寿元为代价,激发出潜力。

    “噹”两人交错,裴子云冷哼了一声,剑光落下,而游击将军速度很快,在剑落下瞬间,蛇一样身子一扭,之字形闪过,两人相错而过,接着反手一刀,向裴子云斩上。

    “铮!”火星暴射,刀剑分开,但下一瞬间,只听“哗”一声,地面突沙化陷落了下去,马蹄顿时一陷一别,一声惨嘶,马腿折断,游击将军身子不稳,就要倾倒,剑光大盛,就斩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游击将军知道不妙,刀光闪起,隐带风雷,这是拼死一击,只是刀光乍明就灭,一触即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啊……”游击将军发出可怕的叫号,身形一晃,噗一声长刀脱手坠地,再一晃,血光崩现,向前栽倒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剑光一引,在游击将军脖子上划过,游击将军脖子断开,人头滚出,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“怎会。”游击将军人头在半空,还发出了这声,话还没有落,血喷溅,身子还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将军”在游击将军才死,随妖气涌动,又有一个虚影浮现,不过和上次一样,一闪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杀,杀光敌人一个不留!”裴子云杀得了游击将军,见着余下前后不过百许,一挥手命着。

    只听“噗噗噗”连声,弩弓、长矛、火焰下,余下百人,转眼就杀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县城

    城门落下,外面就知道不好,眼听着里面喊杀不断,还有火海,是前进还是撤退,一时间争论。

    不过才过了片刻,里面杀声就停,一个校尉见情况不妙,勉强组织起来,只听风声一吹,随裴子云手中灵光,城门口火焰全部熄灭,将士都是看的目瞪口呆,接着城门打开,裴子云率骑杀了上去,大声:“杀,杀光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”外面骑兵看着裴子云率军杀了出来,校尉这时发出怒吼,现在游击将军战死,自己就这样回去,恐怕也要入罪,祸及家人。

    “杀”骑兵交战在一起,才一战,“铮铮铮”数声,才冲上去的几个朝廷骑兵就不支,突一声剑吟,接着就是几声惨叫,数个璐王骑兵立刻斩于马下,一个队正更惨,剑正中贯入向上穿透胸腔。

    “难怪璐王大胜,我方可称精锐,正面还逊色了些,必须道法加持,才能旗鼓相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算这样,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要是兵甲锋利就可无敌天下,还要战略战术,以及庙堂之算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现在,不需要这些,也能斩杀。”只见裴子云连连砍杀,骑兵跟随,瞬间将方阵凿破,不断杀戮,血流而下。

    随着杀戮,敌骑某些人身上妖气越来越重,有着妖化。

    裴子云游刃有余,敌人虽有点妖化,但无一合之将,就在这时,一个队正一双眼中带着冷静和杀意,一跃而出,直扑而上,长刀一闪落下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裴子云只是一看队正,队正就只觉得一凛,手上稍缓,生死之间哪容得这个破绽,顿时脖子一疼,鲜血喷溅而出,全身跌下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妖化,军中还看组织和战阵,而裴子云率骑冲刺下,将战阵冲散,璐王骑兵虽勇猛,但立刻分成数股,数人数十人围攻下,只听连连惨叫,不断跌下。

    裴子云每次冲锋,只略一感觉,就锁住任何还有组织,企图抱团的骑兵小股,将其冲散。

    “杀!”雨夜中,尸体不断落下,只是以璐王骑兵为多。

    “快撤!”眼见着不对,道官惊慌的带着一股骑兵逃出,本来璐王骑兵陷入下风,这一股力量一撤,顿时陷入了必死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杀!”裴子云早就注意这一股骑兵,特别是道官,他身上有熟悉的味道,经过上次任务,裴子云已经能分辨,谁是目标,当下就策马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向着我追来了?不好,没想到裴子云设计连游击将军都杀了,自己不能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,只有妖术,牺牲骑兵些寿命。”这个道官,似乎和妖将有些不一样,只是念咒起来,随着咒语,跟随的骑兵正在奔驰,突身上气血涌动,身下的马也是这样,速度加快不少,并且随着命令,相互分散。

    看着骑兵奔驰,裴子云眉一皱,微微用神,场景就变化,这些骑兵妖气环绕,生命沸腾。

    裴子云见了,不由自言自语:“这妖法也有可取处,关键时能救命,虽会折损些寿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追别的骑兵,我来追杀这支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向骑兵命令,骑兵应命向这些分散骑兵追杀而去,而裴子云自己,一鞭子抽在了马上,向着道官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