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零七章 元晶
    文士向着地仙一躬,一团光芒将元晶包裹,向地仙飞去,数位长老看向元晶,个个眼神惊疑,担忧,厌恶。

    地仙统统不看,一收,就见得手上元晶,看上去不过一小块,握在手上,能在这枚元晶中,感受到里面蕴含的力量,充满生机,似乎身体都在渴望:“吃掉它,吃掉它。”

    只是地仙克制住了这欲望,望着殿内,沉思良久,脸上毫无表情,接着手一震,灵光透入了元晶,细细检查。

    只是里面只有充沛的生命力量,完全检测不出妖气,结晶在灵光灌输下,更显的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当下沉声说着:“来人,调一个寿元将近的弟子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立刻有人应声出去,只见殿内,李长老不动声色,庄重肃穆,而余下几个却似忧心忡忡,眉颦着,不时瞟一眼。

    诸人正思量,却听有人进来低声禀告:“真君,寿元将近的弟子已经带到。”

    一人被带上前,这人脸上满是皱纹,头发已发白,皮肤失去了水色,宛是干枯的树枝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自己早是退出一线二线的弟子,怎么被带到师门核心处?

    当下身子微颤,看着地仙跪下行礼:“参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,张嘴!”地仙不耐烦的说着,伸手在结晶一刮,顿就有一些粉末刮下,见着这白发苍苍的弟子张开了嘴,手指一点,这细小的粉末被一团灵光包裹,落入了弟子的口中。

    这人心怀不安才吞下,顿只觉得体内一股暖流,原本枯萎的肉身突有了生机,渐渐滋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服用后有什么感觉?”地仙眼不眨一下就问。

    老者体会了下,向着地仙行礼:“真君,我能感觉到体内寿命在增长,枯萎的肉身出现了生机。”

    这弟子说着,眼神看向地仙手中的结晶,带着渴望,地仙听着,眼神一点火热闪过,又手指一点,灵光落在此人身上,细细检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气增加,这倒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本源也在增长,寿元也增加了,没有原本感觉到的那种邪气。”地仙正仔细体会着,突听着一个长老惊呼:“居真变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不过一刻时间,年老弟子的干枯皮肤稍有滋润,脸上皱纹少些,虽程度不大,但隐瞒不过在场诸人。

    地仙感知着变化,惊疑看了文士一眼:“按照我的检查,一瞬间,就增了三年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这元晶小部分,这块至少还可以增二十年寿命。”地仙看着手中的元晶,脸色阴晴不定:“真有这种增长寿元的奇物?”

    “真君,这来历不明,恐怕有诈,请您为祈玄门大局,不要用此,以免中计。”一个长老眼神凝重,上前劝说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地仙冷笑,扫了一眼这长老,这长老曾经挨过自己训斥,更已接近地仙,又扫了一圈,周围的人眼神都不希望自己服用。

    “天下安有三十年太子,何况二百年!”地仙呆着脸,突想起了大魏朝的故事,当年太子见父皇病重,憋不住掩口偷笑,父子都这样,何况师徒?

    “哼,只怕都盼我去死。”因自己统治祈玄门200年了,自己不死,这些人就再无上进之路,地仙暗想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事,活了二百年,反越来越畏惧死亡,要是自己再有二百年命元,一定可以晋升真仙。

    想是这样想,沉思良久,方笑着说着:“施长老说的是,我辈道人当宽宏,不为生死所动,这元晶虽好,却迷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为掌教,却得为门中考虑,你只要尽拔了门中弟子的隐患,这结盟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!”施长老还待说话,见着地仙一哂,说着:“难道施长老不欲救治门中弟子?”

    施长老顿时大凛,退后几步: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退下罢!”地仙挥手,让众人退下,片刻,整个大殿除了李长老,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地仙的脸色突变的阴森,阴沉沉说着:“地仙都难延长寿命,这璐王背后是什么大能?能办到这事?”

    “你命门中仔细打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长老应声,见着无话,才想后退,听着地仙说着:“还有,密切关注刚才那个弟子,别给人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长老顿时醒悟,地仙并不是不心动,而是谨慎小心,必须观察这弟子一段时间才肯服用,而门内长老要是发觉这用意,自想办法打杀那个弟子,所以才有这任务,顿时大凛应是。

    璐王福地

    “杀!”福地山岗之处,恶风连连,两军在搏杀,只见璐王处兵马不多,但多是奇形怪状,半人半兽,肌肉高高鼓起,是二三倍高,脑袋或狼或豹,獠牙满满,眼睛鲜红。

    这兽首人身、面目狰狞的怪物,带着巨大压迫,每每杀去,所到之处都是惨叫连连,对手身上浮现出一层焦黑,丝丝缕缕的气散出,有的还能恢复,有的就直接身死。

    但对方精兵甚多,直扑而上,兽首人身怪物身中数刀,也往往散去,一时间厮杀声连绵不绝,随着厮杀声,不断有着妖影印记被轮回台吸引,回到轮回台中,妖气和龙气灌注修复,转眼又凝聚成形,呐喊一声,扑出去厮杀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,轮回台渐渐稳固了起来,似乎不断扎根在这福地中,瞎道人的元神端坐轮回台前,突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只见高台附近成千上万的雕像,隐隐出现一个人形,很小,瞎道人这时仰天大笑,露出得意:“我的本源元晶,反没有妖气,但这是我来自更高层次力量,岂又是好用?用了,你就是妖族的人,不然你以为又如何逆转寿元?”

    一个妖灵这时低声问着:“陛下,这可是你妖皇本源,用了会影响您将来元神,值么?”

    瞎道人笑了起来,笑着,突咳嗽一下,看下身体,只见出现一片空洞,叹着:“值,那地仙是一派掌教,妖化了,就能拉拢一个道派,怎么不值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实在挤不出多少,我还得送,可惜的是,龙气排斥的厉害,要不,给璐王服用岂不是更佳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瞎道人神色冷冷,现在之敌就是裴子云,他是此世界命运之子,必须杀掉,只要杀掉,至少百年内诞生不了第二个。

    但是这时,瞎道人突觉得不对:“这雕像停止成长了,一个地仙,折算也是大妖了,怎么就这点大?”

    仔细一看,不由勃然变色,冷笑:“好个实验观察,我的确小看这世界的人了,到了寿元将尽,还是谨慎小心不过看你能忍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太平县

    天色微暗,丝丝雨落在树枝上流下,只听着连绵震动,三千骑兵奔驰,裴子云骑在一匹红枣骏马身上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太平县城,按照规矩,围城要粮要猪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了一眼,对骑兵大声命令,听着这话,周围骑兵都欢呼,高声喊着:“是,真君!”

    “驾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鞭抽在马上上前,前面县城很快出现,周围的树木都砍光,一个护城河环绕城池,在县城的城池之上,有着士兵巡逻,这时看见了骑兵就敲鼓,大门随着鼓声关闭起来,这城上巡逻的队长高呼:“快,快,去报告县令,这骑兵打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一个甲兵匆匆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率骑兵散开,只一点首,一个军官奔上,对县城高喊:“汝等献上粮一百石和十头猪,要不打破县城,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“献上粮食和猪,献上粮食和猪。”

    “打破县城,打破县城。”

    朝廷骑兵大喊,城内百姓,街道还在买卖,听见声音带着惊恐将店铺关闭,惊恐的透过门缝向外面看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好了,朝廷骑兵打过来了。”县令正在招待特使,刚斟茶,讨论一番风月,不想甲兵突报信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特使三十余岁,站了起来:“快,快,带路,随我上城。”

    特使和县令匆匆上墙,县令在城墙上向下看去,朝廷骑兵密密麻麻,军容整齐,在下高呼,杀气冲天,不由的脸色煞白,唇抖了起来,眼神惊恐,自当县令,哪里见这种阵仗,只觉腿脚发软,兢兢战战,转身对着特使:“大人,我县只有兵一千,现在怎么办?要不要将粮食和猪献上?不然攻破了县城,特使你我恐怕都要……”

    县令说着,伸手擦着冷汗,脸色惶恐。

    “哼,你敢?”特使听了这话,脸上涨红,一声训斥在县令的耳侧炸开,县令顿时只觉得脑袋一蒙,吓了一跳,腿脚发软,身子一倾,就要跌倒,差役忙伸手将着县令扶住。

    “无能之辈”璐王特使扫过面前县令心中暗想,脸带寒意看向城下,丝丝冷雨打在脸上,却全数不顾,怒着:“虽只是区区一百石和十头猪,可却使皇上(璐王)颜面尽失,不许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给粮的安中县、北林县,有辱皇上天威,都会下旨呵斥罢免,你该不会想和他们一样结果吧?”特使目光投向县令,语气透露出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不!”

    “下官怎敢,为了皇上颜面,自不能给粮。”县令脸色转成愤慨,只向着下面的朝廷大军看去,又小声问:“大人,可现在这情况,我们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特使也知道县令才归顺璐王不久,不能强压,安慰:“只要县城能阻挡数日,就可有大军前来围剿。”

    县令看了一眼骑兵,又看了一眼城墙,心中异常不安,却只得应着: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