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零六章 使者
    祈玄门

    虽是初冬了,但山脉连绵,更有不掉叶的松柏,沉沉森森青灰一片,还能看见山顶有泉溢下,不知何故,化成了云雾,使上半山都沉于云烟中,偶尔云开,就见得小亭点缀,可朝观云海,夕赏落日,实是胜地。

    只是山道间,每一个交通要道,就有一个祈玄门道人把守,来往道人都取着符信通行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匆匆向大殿而去,步伐匆忙,才到了大殿外,就有人拦住:“李长老,麻烦您出示符印。”

    长老伸手,显出一个符印,守卫道人取出一半符箓一对,顿时就一合,亮出了白光,说着:“没有问题,您请进。”

    入内,见着地仙坐在床上运功,长老不敢打搅,一时静了下来,不大的殿中,只听见呼吸声。

    良久,听着地仙的声气传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裴子云的情报,您吩咐过,一有就送来。”长老小心说着,地仙统治祈玄门二百年,威望深入人心,谁敢不服?

    此时地仙阅卷,李长老就站着注视,过了会,地仙毫无表情放下文卷,说着:“新皇真不想杀裴子云?”

    李长老低声:“是,祖师,之前太祖想杀,所以我们一表示,太祖就接纳了我们,让我们配合,甚至接纳了我们几个道人,到京城道观里住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太祖驾崩,新皇似乎就不想动手了,我们的人几次巧上言想要推动,都没有说动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地仙震怒,手拍在蒲团前的案上,案顿时灰灰,变成灰烬,李长老暗自叹了一口气,他出生时,地仙就在,入道时地仙都在,当上长老时,地仙还在,从来畏惧地仙,只见过风淡云轻超然物外,没见过这副震怒模样,当下低声劝慰:“真君不必动怒,启泰新帝在太子时,裴子云是府内旧人,一时有着情分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但皇权和道人,特别是地仙,终是冲突历代都没有善始善终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启泰帝终会和裴子云翻脸,我们等等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地仙阴沉着脸,以前这话动听,不过自己连折了二个化身,寿元更是缩小,这十几年,自己等的急,正想着,一个道人进来报告:“真君,璐王那面派人递来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地仙的眼微微一眯,放出了精光,取过消息一看,也微微变色:“璐王找我,联合杀裴子云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真不能小看这些世俗的君王,个个心狠手黑,往昔还拜谢成东为军师,一口一个先生,现在却只当没有这回事,转过身来联合我真是好算计,想着虎狼相争必有一伤,来渔翁得利?”

    “给我赶出去。”地仙冷冷说着,李长老身体一震,应声出去。

    客厅

    厅内挂着山水风景图,画的正是祈玄山下灵洞湖畔。

    在画中渔夫打渔,樵夫伐木,须发皆白,看上去神色间有着道韵,似乎画者早已品位人生,看透起伏,超然物外。

    “好画啊!”璐王使者看上去是个文士,年不过三十,有点英俊,时不时看着山水画,似有所悟,无视盯着自己的道人赞着。

    李长老出去,见着就说着:“真君,不肯见你,你下山去吧,来人,送客。”

    李长老冷冰冰,要知道杀谢成东就是因璐王龙气邪祟之事,自没有多少好声气,而门口两个祈玄门弟子,闻声入内而来,脸色凶狠,就将文士赶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道人的模样,文士一笑,说:“难道解决贵派隐患也不行么?你拿着这条再去问问,仙人必会愿意见我,要是不论青红皂白将我赶了出去,恐怕最后吃罪的是你们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。”李长老原已转身几步,听着文士的话,顿时一惊,转身盯着文士,文士也不怕,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意:“你自去说就是,我人都在你们这里,还怕什么,真的得罪了,还不是任由处置么?”

    李长老怔了片刻,想的清楚明白,就对弟子说着:“你们看着,我立刻去禀告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叔。”两个人稽首应命,李长老说完立刻匆匆入大殿回话,躬身:“真君,璐王的使者,上言能除门中邪祟病崇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地仙冷哼一声,冷笑一声,手一挥:“我刚才就听见了,果是璐王的鬼,召他进来,我要他神魂俱灭。”

    李长老一听,立刻召见,文士也不怕,跟着入内,才入内,突透明的法阵出现,杀气冒出,顿时将文士囚禁在殿内。

    文士看去,浓烈灵光笼罩,还有着浓郁的化不开的杀意,压的身子动弹不得,不过文士早有准备,袖手笑着:“这就是真君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地仙大怒,阴笑:“到这步,你还敢故作从容,你到底是谁?我有感知,你已不是本尊,你要是不肯说,我只好让你神魂俱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听着地仙的话,文士站立不动,大笑了起来,嘴角微微翘起:“我是谁无关重要,但我能为贵派解决隐患,你可以调一个过来,我立刻为他拔出,让你知晓,我是真心实意,也是有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,愤怒的地仙反冷静了下来,盯着文士:“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我既被陛下选中当使者,奉了王命,又怎会害怕?”文士说着,目光炯炯,神态从容,他的确不怕,轮回台虽初建,已对印记已经有牵引之力。

    地仙听着这话,想到自己门中弟子长老换了一个人一样,眼神一凛,更是幽深,而文士似乎没有察觉这杀气,笑看:“你可以杀了我,但不但得罪了我们,使得贵门不少弟子再也不可能恢复,且还失去了杀裴子云的机会,这可是取代你们的气运之子,与你们有着仇恨祈玄门三百年霸业,可此休矣。”

    说完,文士大笑了起来,殿内随着笑声,变得诡异了起来,周围长老都看向了地仙。

    地仙低首思量,闭上了眼睛,沉默片刻,突命令着:“去押已经被邪祟污染的弟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立刻有长老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听着咆哮声,进来的弟子,已不似人形,脸长长长的兽毛,手上指甲变成了利爪,才押过来,就是一声咆哮,接着又有片刻清醒。

    “真君,快杀了我。”受灵光压制,弟子似乎清明了一点,这时跪下大声喊着,声音尖锐而又凄凉,似是绝望:“快杀了我,我不要变成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弟子说完,身上妖气涌动,又迷失了心智,涌出一股大力,挣扎了起来:“吼”

    看着弟子这样,押运长老不由叹了一声,伸手一指,法器涌出了光,将半妖化弟子镇压。

    文士这时笑了笑:“这仅仅是治标,毫无作用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,本来镇压的妖气,突更猛烈的爆发出来,这弟子痛苦挣扎着,身上青筋凸起,有着异变。

    地仙眸子精光闪过,命着:“你还敢作崇,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周围法力涌上,法阵立刻加强数倍,就要把妖气连文士拿下,而文士并不怕,从容上前一步,只是一点,这弟子身上的妖气,突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地仙一怔,法阵一滞,只见失去了妖气,弟子毛发退去,爪子变成指甲,整个人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?”这个弟子随着妖气离去,原貌恢复,神智恢复,伸手摸在脸上:“我居然恢复了,我居然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顾在场师长,就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长老看着,身子一颤,满是震惊,法阵所至,各方面都封锁了,为什么突然间就恢复成了人形。

    “居真的可以。”一个长老看着,命令:“快,快,检查,还有没有邪气残留。”

    数个弟子上前,取法器照上,检查了良久,身上没有一点妖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文士被阵法锁住,大笑了起来:“如何?你们的病,我们自是有着办法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又扫过一圈,带着轻笑:“看见刚才气息了没有?我知道你们阵法,连魂魄都等锁住,可能锁的住那团气息?”

    “你们杀了我,我的魂魄,也可和这气息一样离开,但这就是死敌了,你们真要继续?”

    殿内,文士声音回荡,长老向着地仙看去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检查。”地仙不置可否,踏上一步,到弟子面前,伸手一点,灵光在弟子的神魂和肉身探查而过。

    片刻,脸色就微微变色没有问题,相反身体素质更强一些了。

    “璐王果是邪祟根源。”地仙心中闪过这念,转身看向了被法阵禁锢的文士,问:“既你能根治邪病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地仙原本想说邪祟,半路改口称病,文士根本不在意些细节,只是一笑:“我们想的,就是联合杀了裴子云,作报酬,我们不但可解除贵派病患,还可以提供贵派想象不到的东西比如说,延长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地仙全身一震,现在寿元将尽,对他最要紧的就是这个,顿时真正肃杀起来,咬着牙上下打量着,冰冷冷问着:“璐王再有异常,也不可能逆天,增益寿命你们是璐王背后的人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文士听着,脸带微笑,没有答着,地仙扫了一眼,只觉得异常的可恶,一股戾气就是涌上,就想伸手打杀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刚才气息消失,以及文士说的寿命之事,行了几步,神情缓了下来,突问着:“真的可以延长寿命?”

    “自是真,您可以试一试。”文士说道,伸手,手上就出现了一块结晶:“这块元晶,您可以试用下,自知道我所言非虚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颗水晶,地仙深深看了一眼,命着:“松开法阵,将元晶扔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