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零五章 联手
    陈州

    雨点落下,连绵的酒楼歌肆都亮起了灯,街道行人匆忙,畏惧的看着檐下巡查的甲兵,这些甲兵五人一组,虎视着四周,对百姓还算可以,只是百姓都躲着不敢靠近,远远看见,就避让了过去。

    突在一家酒店之中,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我是秀才,你们为什么要抓我?你们为什么敢抓我?”

    声音大声,动作挣扎,但是接着,一个士兵冷着脸,用刀柄在这人的胸腹上沉重一击,这人顿时跪在地上,就要呕吐,引着一片骚乱。

    伍长向着周围扫了一眼,训斥:“巡检司抓捕奸细,难道你们是同谋不成?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训斥,还在围观的人群顿时鸟兽散。

    会议厅

    外面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都是亲兵,站着目不斜视,里面璐王高坐其上,下面坐着一批官员和将军,厅内所有的人都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最近城中多出不少暗间,到处谣言,臣虽尽力抓捕,但依然有不少难以清扫干净。”一个武官躬身报告着:“其中最要紧的是,不少是士子,我们很难干脆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能粗暴处理。”一个文官站了起来,此人是范定秋,望了看外面昏暗的雨,一字一板说着:“你们武人所谓的干脆,就是不问证据,抓了就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皇上要治理郡县,就得招揽士人之心,这样大捕大杀,是想让皇上当独夫么?别说没有证据,就算有证据,也不能太过粗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些人其实不是暗间,是士人,现在都出动传播谣言,怕朝廷有大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是!”璐王冷笑,将着手上情报一放,叹了声,对着廖公公说:“你把最近的情况,念给诸位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廖公公躬身,目光扫视着众人,脸色已变得端凝,说着:“根据朝廷方面,我们的人的线报,朝廷已派出了三个钦差督战,以应对我方进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廖公公取过情报念着:“钦差大臣兼从云,抵达湖州,立刻命调兵到前线郡县,又命不许擅自出战。”

    “钦差大臣李攀抵达滁州,立刻调兵依城防备,还督促后方运粮二十万石,以济军用。”

    “钦差大臣黄元贞,绕道前往我们左侧的北原州,还没有抵达,不过再有十日,也必可抵达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朝廷已在我方腹心,狠狠刺上了三刀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周围郡县已被我们杀破了胆,更有着不少官员暗中输诚,现在朝廷这一手,顿时就起了变数。”

    “最可惧的是,要是钦差立刻督战,这反是喜事,我军锐气正盛,只要再有二三个大胜,局面就立刻大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钦差奉了严旨,坚守城池不出,我军再是精锐,也是血肉之躯,攻城损失太大,这实是可恶。”

    诸人都是大臣大将,这一说,都知道这里面意义,霎时间,空气凝固了,厅里一丝声音也没有,只听雨一片响,凉风透入,将窗纸吹得时鼓时凹。

    璐王稳坐,目光盯着众人:“诸位,有什么话,尽管说!”

    听到了这话,一官上前:“陛下,我有事禀告,就在近日,本来运输到我们州内的商队被拦截了下去,有个分辨了几句,立刻斩首,别的都抓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朝廷的策略,恐怕要将我们打下来州郡都重重困住。”这官这样说着,脸色已经带着铁青。

    “这是坚壁清野,深沟高墙之策。”

    听这这话,众人都心里浮现出一阵寒意,在这里,瞎道人位置已向前进一步,又升官了,现在是正七品,也不由脸色沉凝,这一策才一出,就带来了浓浓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点不对。”瞎道人暗想,闭上了眼,瞬间,龙气福田处,一个三眼巨人虚影出现,这虚影立刻会意,向上看了一眼,一丝丝信息就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璐王气数,大半依靠军气,而军气内有着妖气,妖气就是燃料一样,催着璐王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一策,情况就有了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四周布下了铁墙,我方虽有妖力帮助,但也举步艰难,朝廷这一策是困龙,璐王的龙气单是这策,就削掉了十分之一,且裴子云诡计多端,我妖族和璐王气数相通,这情况不妙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眼微微眯着,心中暗惊,这时有人身子一颤,又勉强镇静,说着:“这想必是那个妖道之策,只是我们拥有三州,体量甚大,非是济北侯可及,这策就是小丑。”

    璐王哼了一声,眼中波光一闪,突问:“李成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李成正是瞎道人化身,随屡次进言地位渐高,只说着:“陛下,我方虽有三州,是非济北侯可比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研究裴子云之策,此人实非是区区一将可局限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动手,都是多方面进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有人不愤,冷冷一哼:“此法也不过如此,我等可以积蓄重兵,一举打破,就可破了这法!”

    瞎道人扫看了一眼,他当然不知道这策是地球上号称“红色克星”,只是淡淡的说着:“这围困之法,据说号称铁幕,其实很形象,看朝廷这样子,是分建四大营,彼此呼应,威胁我方腹地,又阻我军出击,切断我军水路陆路,其用意不仅仅是阻挡我军兵峰,更在于强行逼迫我军燃烧精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有三州,但人力物力还是有限,朝廷在四方屯积重兵,我方就不得不四面防御,这样的话,大半兵力就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以一隅对抗天下,正常征兵抵御不住,必须全民尽兵,可谁来种田生产?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这策一旦形成,就是希望我方全民尽兵,来燃烧我们的精血,直至油尽灯枯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三州无论粮草还是兵力,短时间内都可支持,但时间一长呢?”

    “粮草缺乏,民怨沸腾,士兵疲惫,朝廷却可轮战,修养,及到崩溃之时,就可一鼓而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璐王也不由变了色,他神色苦涩:“你是说,裴子云想逼我全民尽兵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这是二步,要是皇上不能彻底动员三州,那四营围攻下,很快就崩溃,但是皇上要是能彻底动员三州,那就进入相持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铁幕最厉害之处,就是相持时,逼着我们不得不维持重兵和高粮草消耗,因此数年之后,我们就得饿死困死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说到这里,神色也不由凛然。

    璐王说着:“那你有何办法,快快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臣无能为力,但这一切不利,都是裴子云之祸,当初此人击败济北候,又杀了谢先生,更暗杀了诸将,才有现在之困只要杀得此人,就能解决大半的问题。”瞎道人暗叹,虽自己看破了计谋,但是看破和使用又差了一级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虽是妖皇,这方面并没有谢成东或裴子云的水平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璐王脸色一沉:“可现在此人有七八万兵,怎么杀他?”

    瞎道人微微抬首,看着璐王,知道璐王担忧,笑了一声:“陛下,裴子云是地仙,武功很高,这是他最强之处,也是他最弱之处,之前数战就多有冒险,可能自持其能,不会缩在军中,只要他出战,就有机会杀之。”

    “再是地仙,战场上有上千人纠缠住,就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丝丝杀机,当了多少年妖皇,他自然明白既想不明白,就一刀切下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前提是有着锋利的刀子。

    璐王眼神顿时一亮:“嗯,此策不错,可要是此人不出战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到时就要……”瞎道人正说着,就有一个道官匆匆入内禀告:“陛下,有紧急军情,裴子云率3000骑兵突入陈州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璐王脸色大变,眉皱了起来,说:“此人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瞎道人听了,就转身对璐王一躬:“皇上天命在身,果此人就迷了心,既敢来,就叫他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是地仙,怕难轻易杀之。”璐王心动,微眯着眼,眸里透出寒光。

    “陛下,没错,此人道法通冥,单是战场围杀还不保险,但皇上可派人去祈玄门,祈玄门有地仙,可联手将裴子云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祈玄门?”璐王听着,脸色阴沉了起来,想起了谢成东:“祈玄门配合朝廷,害死我军师,还背叛了朕,朕心中厌恶,恨不得灭其满门……”

    璐王大声说着,只是说到这里,就冷静了下来,话一转:“祈玄门实是可恶,又怎会与朕联手,就不怕朕对付他们么?”

    瞎道人欠身,笑了起来:“皇上,此一时彼一时,祈玄门和裴子云结仇甚深,不过是暂时妥协,要杀裴子云之心,未必在我们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阅读祈玄门资料,这地仙善妒,不仅多次对付门内有机会成地仙之人,更多次出手暗袭别派的道种,现在出了裴子云,就威胁到了祈玄门第一大门的地位,而且裴子云年轻,地仙已经垂暮,更是妒恨,必会动手铲除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事上,我们是有共同目标。”

    璐王听着,原本还不以为然,现在慢慢入心动容,心中有了想法:“那或可以一试!”

    “李成,你为孤出的此策不错,这件事就交给你办理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“啪”跪下受命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此时,廖公公站在了璐王身侧,向着瞎道人深深看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