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零三章 出事
    方府

    冬夜渐寒,书房门窗紧闭,一盏灯摆在书桌上,灯焰如豆,灯火晕黄,刚好照得见方永杰手里一卷书。

    “相公,累了吧,休息下吧!”杜家娘子抱着孩子说话。

    方永杰一笑,放下书卷,他读书本不是为了科举,自己家世,能取秀才就不错了,考举人的话,有点敏感。

    “你说孩子长大了,是像你还是像我?”方永杰逗着孩子,在他鼻子碰了碰,这小孩似能感觉到自己的父亲在逗自己,伸手左右摇摆咯咯笑着。

    杜家娘子含着幸福的笑意,伸手在自己丈夫胸前锤了锤:“儿子肯定像你,你看小鼻子小眼睛,哪一点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方永杰听着话,开心笑了起来,只是才笑着,突脑袋一震,就有人拿着一个锤子锤在脑袋上,身子骨就突然抽掉了筋一样,整个一下无力,脸色瞬间煞白,沉重倒在榻上,惊得杜家娘子顿时色变。

    “夫君,夫君!”杜家娘子面如死灰,大声呼喊,又把孩子放下,连忙扶在了书房的小榻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时方永杰渐渐醒来,本来这些日子,脸上渐渐有了血色,现在一下显得憔悴,仿佛苍老了十年,微睁着眼,就低声对妻子说:“娘子,我……”

    方永杰看着爱妻和孩子,心想,孩子还太小,我不能死,至少要撑几年,只是身子根本不能动作,精气神都源源不断的抽取一样:“娘子,快,快,我有个符,趁着我还清醒,你用我指血启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初冬,骑兵奔驰行驶,绵延数里,不时袭来一股风,骑兵脸色有点青,裴子云也在其中,骑着一匹枣红马,双目扫视着,就在这时,头也一晕,似有不对,接着就是怀中符一热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裴子云眉一皱,但是这里在军中,不能通讯,摆手命亲兵停下,说着:”走,我们去那个山丘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亲兵根本没有问原因,数十人策马一阵急行,奔出五里远近,抵达一处山丘,裴子云才点亮符光。

    “真君,救救夫君吧!”符影里出现的是一个焦急的少妇,一出现就哭着:“没有他,我们娘辆怎么活啊?”

    过了一秒,裴子云才认得是杜家少女,不由皱眉:“不要慌,把事情一一说明下。”

    杜家女,这才哭着将自己郎君的事情一一说明。

    “情况又恶化了?不至于啊!”裴子云奇怪,上次自己看,得了部分权限的方永杰,受开启的龙脉滋润,不说大富大贵,至少身体已渐渐恢复,怎会这样?

    才有着疑惑,眼前梅花一亮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紧急!”

    “异变,妖族利用璐王龙气吞夺中央龙脉,发布紧急任务,通过战役胜利,打击璐王龙气,减慢对中央龙脉的夺取。”

    “妖族利用璐王龙气吞夺中央龙脉?”裴子云咬着牙,自己没有动手,此人倒先动手了,见着杜家娘子悲痛欲绝,说着:“你先照顾孩子和自己,我知道了,他会好起来的,只是需要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将符箓通讯关闭,见这突天色阴沉,下起小雨,裴子云露出了冰冷之色。

    官道东向西一路笔直,地面土压的紧紧,更是平坦,两侧种着两排的松树,道路不远有着一条小溪,蜿蜒流淌,发出哗哗水响,远处更是有着不少的小山,绿树青葱。

    “驾”

    “驾”

    突一声声的急促的声音打破宁静,大批的骑兵纵马前行,大地都随着马蹄而震动,空中有大片的尘土扬起。

    在骑兵中间,裴子云和承顺郡王在其中,更跟着大批护卫和太监,身后是长长连绵不绝的大军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大营,我们速速前进。”裴子云看着远处隐隐可见军营说着,原本已经很快的骑兵受到了命令,更快速前行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有着斥候开道,警惕周围,防止敌袭。

    随着骑兵奔驰,远处大营也是惊动了,就将军领着兵马前来接触,交接完毕,七千骑军入得大营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前线大营,只是其中一部,有五万大军,以靠近陈州镇西郡为大营,驻守防备,裴子云和承顺郡王入了军中,群将前来参见,上前跪拜:“参见承顺郡王,参见钦差大人。”

    群将拜下,裴子云一看,还有不少旧面孔,正是平定济北侯的兵马,精气神还足,而其中一些是上次忠勤伯的败将,也在军中,只是这些人看上去脸色暗淡,似乎有些畏战,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裴子云心中一沉,问:“诸位将军,战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将军听到裴子云问话,都哑巴了,情况如何,敌军安排,我方粮草等等无一人应答,散沙一片,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裴子云脸色一冷,忠勤伯败了,现在朝廷大败又失了陈州,这也就罢了,没想到这些败将,居连现在敌情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裴子云伸出手,按捺心情,看向陈永:“陈永你留下,余下都散了,随时听我召令。”

    陈永曾跟随裴子云作战,勇气可嘉,更有智谋,重要是忠诚。

    “是,真君。”将领应命纷纷散去,等着人散去远了,裴子云对着冷笑:“胆气已寒。”

    陈永神色凝重,说:“也不怪诸位同僚,真君你不知道,上次我也曾和璐王大军交战过,璐王兵是真的精锐,勇武,凶悍,远超朝廷大军,根本不是对手,说来奇怪,这璐王乃是新军,怎么有这样精锐勇士?莫非是秦地悍勇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就罢了,不知道璐王军中是怎么样安排,我方派着去刺探军事,往往第二日第三日就被杀了,折了不少的暗间,又接连大败,大家就心寒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态这样严重?”承顺郡王只是安静听着,听到这里不由一声惊声:“怎会这样?难不成皇兄真有神助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永低首叹了一声:“这我也不知晓,只是暗地里都有人这么传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慎言。”太监这时连忙劝说,裴子云知道是妖族,却也不说,冷笑:“不必惊慌,击之易也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先去大营,定下一步计划。”

    郡王点了点首,眼神里带着一点期盼,问着:“真君,不知有何战略战法,让孤也听听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:“王爷是主帅,这是应当,陈将军,你带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