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四百零一章 不舍
    郊区·高台

    文臣将领,皆依次序排列,更有数万兵卒肃立,高三层。

    上层主位天地,第二层日月星辰云雨风雷山川河流,第三层人所化之神!

    神位前摆列着玉、帛以及整牛、整羊、整豕和酒、果、菜肴等大量供品。单盛放祭品的器皿和所用的各种礼器,就多达百余件。

    璐王手持祭天文书,身着龙袍,头带龙冠,青气环绕,踏步向前,一步步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抵达了坛上,祷告上天:大徐太子失德,天下纷纭,奸臣当道,国之不国,朕应天命,集众用武。愿皇天后土眷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天上乌云密布,雷霆隐隐,大臣将军,脸色沉重,只是随着璐王叩拜,天朗气清,就有人高呼:“祥瑞,祥瑞,璐王登基,天降祥瑞,乃天命之兆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万岁万岁,万万岁。”大臣都是跪了下去,高呼行礼。

    接着,就又车驾回城,在殿内受拜。

    于是丹陛之乐大起,众人按品秩肃然鱼贯而入,一齐高呼“万岁”,至此,算是礼成。

    璐王摆了摆手,廖公公就踏步而出,取出了圣旨,念:“太子暗害先帝,谋朝篡位,为正天命,璐王不得而登之帝位,奉天靖难……”

    登基诏书,继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随着朗朗读声,群臣都跪了倾听,瞎道人隐隐听得龙吟,身子一颤,暗暗看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璐王登基,又被废了原本朝廷给的王爵,和大徐龙气联接断开,全靠着军气支持,果在龙气中混入了妖气。”

    “龙气福田却已随制生出了,轮回台的根基,就在此了。”

    凌晨·长公主府

    天还黑黑一片,只有一颗启明星悬挂东方,将天空慢慢推向灰蒙蒙的世界,府内却是人声鼎沸,喧闹繁华。

    房间都点着明亮蜡烛,丫鬟侍女在忙碌收拾着,只见一个丫鬟汗水流下,只是用着手帕一擦,继续收拾。

    大红棉被,一床床折好,棉被上更是绣上了金丝喜字,带着浓浓的喜庆。

    长公主站着,看着金丝大红棉被,顿时想起来自己当年期待小郡主出嫁,现在真要出嫁了,却有着一种不舍,眼都红了,伸出手,摸在棉被上面。

    在这一侧,家私摆的琳琅满目,金漆柜、蝉翼纱帐、自鸣钟、窑器、金玉如意、紫檀屏风、铜镜台、漱口盂、茶几、琴案、书架一应俱全,更有着一箱箱的珠宝,这些都是小郡主的嫁妆。

    长公主看着嫁妆,眼里,记忆里,都是小郡主小时模样,怀胎十月,哺乳长大,渐渐长成。

    “记忆宛若当初,不想千叶你就要离家而去,母亲又怎舍得你离开,哪怕你真的长大了,也依还是娘的心头肉。”

    见着长公主感伤,嬷嬷低声劝着:“长公主,小郡主嫁给裴真君,得偿所愿,乃是幸事,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比裴真君更出色,您又何必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女子,总得嫁人啊!”

    伸手将泪擦掉,长公主沉默,吐了一口气:“千叶是我心头肉,我自是难舍,而且太出色,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喃喃,这是诛心之言,当年驸马之事还清晰在目,最后也不知道是谁主使杀了驸马。

    嬷嬷听着,脸色一变,向周围看了一圈,劝:“长公主,这话说不得,而且今天是小郡主的大喜的日子,怎好说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长公主听着嬷嬷的话,沉默了良久,点了点首:“你跟我监督这些丫鬟办事,免得大手大脚磕了碰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说着,就查看装箱的部分,很是细致,一点马虎都不许有,这时发现一个瓶子略磕破了一点,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这瓶怎磕破了,立刻去给我换新的。”长公主冷声说着,周围立刻有人上前,将着瓶子接过置换。

    才办完这件,长公主突觉得有点晕,不由伸出了白葱细腻的手指扶着的头,跟随着的嬷嬷,上前扶住:“殿下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青丝垂落,细手扶额,长公主脸色发白,摆了摆:“没事,你们继续监督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嬷嬷一阵的心疼,说:“殿下,您都忙了一夜了,请休息下吧,这些事都让我们这些下人来,免得累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怔着干什么,还不上参汤?”

    一小碗参汤上来喝下去,长公主微眯着眼,眼睫微微翘起,胸口起伏,好了许多,摆了摆手:“不必了,忙完这阵,我就没有得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”嬷嬷听了,只得长叹一声,这些东西一箱箱装着,直装了十车,组成了长长的车队。

    小楼

    大红蜡烛点亮,将房间内照的明亮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准备小郡主假死脱身,但一直没有机会,直到现在太子登基,虽不能明媒正娶,已是默许小郡主出嫁,因此事实上的婚宴,是在长公主府完成。

    一床大红棉被,两人在粉红色的帐篷中,看不清楚面容。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穿衣,而被窝中睡着小郡主随着裴子云的动作,被子滑落,隐露出了晶莹剔透般的肌肤,上面更有着不少的吻痕,她这时惊醒,伸手将被子轻轻一拉,将自己身体遮拦。

    虽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但小郡主还是羞涩,脸红着躲进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起床了,想必母亲还在等着我们。”裴子云起身,就有丫鬟上前,脸微红伺候着穿衣。

    “你先穿好衣服我再起来。”小郡主躲在被子里就是一个害羞的猫,看着这个模样,裴子云不由哑然一笑,抓住了小郡主的手,掀开了一点被子,在小郡主的额上一吻,才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小郡主痴痴半响,才醒悟过来,目光一扫,见丫鬟面带羡慕,低声说着:“快,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顿时数人帮着穿衣,小郡主金制的蝴蝶发簪,身子轻轻摇戈,脸颊微红,更显娇羞美艳。

    见着她出来,裴子云心一热,伸手牵住而出。

    及到空场,长公主早已等待,脸上憔悴,眼更有点红,一看就是劳累一夜。

    “千叶”小郡主一来,长公主就呼唤,小郡主顿时小跑上前,扑到了长公主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娘,我舍不得你。”小郡主恋恋不舍,将脑袋埋在长公主的怀里,长公主不由摸着小郡主柔顺长发,说着:“女人长大了,总是要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又看向了裴子云,见着他行礼,说着:“裴子云,今天我将千叶交给你,千叶本是郡主,却为了你这样不明不白,牺牲多少你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别无所求,只求你好好对她,爱她,疼惜她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着,端容说着:“岳母大人,我爱惜千叶,自不会让她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千叶,你在家里是千金之躯,出去想必不适应,娘我给你准备了家私,你贴身丫鬟也带去,免得没有伺候,遭了欺负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嘱咐,小郡主听着,看着满满的家私,突就眼泪掉下,以袖遮面,见着时间不早了,向长公主一拜:“母亲,我去了。”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了,眼一红,虽知道去流金岛就可以回来,也忍不住流下泪。

    “娘”

    一时间两人都是垂泪,都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裴子云再一拜,起身说着:“我已吩咐任炜在流金岛建园林,虽不能金屋藏之,但园林还是可以,我不会委屈了千叶。”

    “岳母大人想了,可以到流金岛度冬——那里冬温夏凉,实是养身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记录过,流金岛按照现代的标准,最冷的月也不低于15度,最热不过30度,可谓是冬暖夏凉,很是舒适,是避暑和渡东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黑着,隐隐有着马蹄声而来,立刻就有人禀告:“公主,真君,神策营的百骑已至,等候真君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行罢!”到底是长公主,在这时抹了眼泪命着,顿时大门敞开,陆续的车队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出门,乘天没有亮,就直接去码头,唉,这的确委屈你了。”裴子云叮嘱着:“海上不要停,直接去流金岛,那里一切都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要我出征,这是公事,等办完了差事,我就立刻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夫君小心。”小郡主眼红红的,却还是转身上车,就见着仆人和亲兵护卫左右,赶去码头上船。

    见着她的车队远去,裴子云回首再向长公主一拜,转身向着骑兵而去。

    “真君。”裴子云才过去,百骑就迎了上去,一骑牵着马,把鞭递上,裴子云接过,纵身一跃跳上了马去。

    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车队方向和长公主府,叹了一声,转身拨马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夜色下,骑兵汇聚跟上,才奔出一个街道,又见有数百骑,正中的正是年才十三的承顺郡王,和上次不一样,虽还算年轻,但满是英气,裴子云看着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“真君,七千骑已在城外等候,父皇遗诏,我们速速执行,孤年幼,平乱大事,就全看真君了。”承顺郡王手一拱,肃容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再不迟疑,说着:“出发!”

    随着命令,骑兵立刻出动,一条点着火把的铁流出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