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四百章 新立 下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裴子云回府,在屏风,宰相端坐,微闭着眼,听着声音,思绪纷扰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,裴子云就将天下大势掌握手中,真不可小觑,若此人不是道人,而是朝中臣子,真不可想象,或千古留名,或身死族灭。

    “真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宰相一叹,长公主在侧也是倾听,美眸间,听罢刚才言语,心中满是感叹,更显智慧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启泰皇帝对江山社稷图说,宰相和长公主顿时起身,在屏风后面转出,皇帝看向两人就问:“你看裴子云建议如何?朕听着,颇是中意,这样行事,平乱之事必成。”

    宰相带着一点思虑,沉默片刻,说着:“单看此论的话,裴真君也不是专独之人,只是屏风能不能拦截住我等消息,不然恐怕有所矫情矫隐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江山社稷图,就算裴子云是地仙,也不可能发觉后面有人。”皇帝说着,默思片刻,转脸对长公主:“小郡主,可以嫁了。”

    陈州·吕孝郡

    浓云翻滚,把天空笼罩,而雷光在其中酝酿,都入冬了,还始终不肯散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针对越来越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有着璐王的龙气屏蔽,我们不应该在这时就被这样针对。”瞎道人穿七品官服,在公务厅内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传来了欢呼:“哈哈,璐王拿下陈州州城了,真是普天同庆,我们有从龙之功,将来少不了高位,来,大家一起去庆贺下?”

    “我去,我去,咦,天怎暗下来了?”一个年轻的官员在房间里出来,带着疑惑说着:“刚才天还是亮着。”

    又自言自语:“可能是外面起风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看了天空一眼,又看向了瞎道人,瞎道人这时低着头,面前放着一份公文,似乎在批阅。

    这官员就上前,说着:“时间差不多了,一起走?”

    瞎道人听了,一笑:“不了,我这还有些公文,现在还没有处理完,你先回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等你了,下次的花酒你请。”这官员也是上次和瞎道人一同被璐王提拔,关系还算不错,脸上带着你懂我懂的笑,这批人家中多是富贾之家,就算是当了官,依旧风流不改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李贵,你先去便是,我晚些忙完就来,下次怡红院,百花院,你随便挑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李贵这样说,心满意足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接着,一阵风袭来,瞎道人打了个冷噤,听到车轮碾过桥洞滚雷声,想要说话,就觉得胸一痛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文士才在外面进来,看着瞎道人喷血,脸色大变,连忙扶着问:“你怎么了,我刚才听着天空隐有响雷,怕是不详,似乎天机敌意在窥视我们,我就连忙赶来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伸手在鼻子下面一擦,手背一片红,低声:“没错,这是反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眼睛不由微微一眯,声音低沉嘶哑:“我们被发觉了,就在上次二个人失踪后,看来裴子云的确是命运之子,有关天意。”

    文士一惊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瞎道人眼神微寒,推开了扶着,抵达庭院,向天空看去,口气冷冷:“既被发觉了,世界会越来越针对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搜索了记忆,过去世界也不是没有这种事,只是没有这样快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怕是很难速胜了,必须有着打持久战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瞎道人摇首叹息,神色黯然:“你也应该明白,世界是会调整和排异,我们已查到这世界不少历史,就拿本世界的道法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成就道君者,世界尚无迅速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人终是堪不清,当时满足于国师,仙人的称号,没有果断夺取天下,二三百年后,就使世界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引发的惨烈一役,此人坐化,虽未陨落也不远,而龙气福田虽付出沉重代价,但依靠生生不息的人族,继续把持了正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龙气、道力之排斥分流,实是当日引起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此人果断夺取政权,早就是地上道国、仙朝了。”

    文士也是点首:“除非是力量远超过了世界,可悔可改,要不的确是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妖族也一样,要是能多隐蔽些时间,积蓄了力量,趁世界没有反应过来,一举就可成为正统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既被发觉,就必须打持久战,甚至事倍功半,不过事情已经这样,也无可奈何,现在我们必须建立轮回台,才能相持甚至反败为胜。”瞎道人说到这里,就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其实事情比说的还严重,不能一举卷席天下,成为正统,那最好的结果就是成为世界一部分——仙、妖、人共存,世界上有妖族存在延续罢了。

    文士所知没有那样多,听着瞎道人的话,踱了几步:“轮回台是什么?莫非可以一局定江山不成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,我们妖族印记,每死上一次,就必须在世界里循环一次,随着一次次的妖族们的牺牲,印记会越来越淡,妖气也会损失,被世界消化。”

    “有着轮回台,被杀妖族印记会回到轮回台,不受消磨,只要有着不断转化强大的妖气,我们最终将战胜整个世界。”瞎道人说着,抬起看着天空,天空阴云密布,当下眼神冷酷。

    “幸现在越来越接近冬天,雷霆渐少,天命就算想要对付我们,也不可能频现天雷,坏了天数,所以我们必须在春雷前完成这事。”

    文士听着,脸色迷惑:“我继承的元神并没有这些记忆,可我也知道,要想成就,必须要有跟脚之处,轮回台自也是如此,可现在整个世界都在排斥我们,我们要想成就轮回台,根基何处?”

    瞎道人听着,脸色凝重,长长叹了一声,眉皱了起来,一时没有说话,就在这时,一声喧哗,有人疾报:“不好了,皇帝崩了,太子在次日,受百官之礼,已经登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明发了旨意,宣布璐王不臣,削去王爵,降为罪民,号天下共讨之。”

    话才落,浓重黑云中,就是一道闪电,把庭院照得雪亮,几乎同时爆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,吓的瞎道人一颤,顿时一股血腥味就在喉咙里渗出,连忙咽了下去,这时却不退到房内,仰首想着,觉得灵光一闪,里面有着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文士却是大惊,说着:“璐王虽起兵,不知有意无意,却没有削去王爵,因此虽沙场争杀,却与大徐藕断丝连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明发诏旨,就断无余地,璐王龙气在大徐处就断裂了大半,已经分道扬镳,全靠现在控制三州军民支持,这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听着文士的话,瞎道人眼神一亮,突醒悟过来,就是大笑,说着:“哈哈,这是好消息,根基有了,根基有了,只要我们推上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的人上书璐王,立刻登基,这是从龙之事,只要我们带首,立刻就有百官响应。”

    “璐王称帝,正式与大徐决裂,全靠我等军气支持,自排斥不了我等妖气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,就可图谋。”

    书房

    璐王微闭着眼,靠在椅上,神色悲伤,身着素服,带着白巾,这是丧服。

    在面前桌子上面,折子堆起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瞎道人在下方坐着,没有说话,自瞎道人多次提出意见奏效,现在璐王已多有器重。

    良久,璐王睁开了眼,在面前折子里抽了一本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折子都是上书劝璐王称帝的折子,璐王看了几本,神色不明,沉吟不决,眼神里闪过思绪。

    廖公公在一侧跟随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璐王看着瞎道人:“现在本王犹豫不决,这事你如何看?”

    这是询问的意思了,瞎道人听着,眼神顿时闪过一道精光,知道机会来了,起身躬腰说着:“王上靖难,是因太子囚禁皇帝,重用奸妄,并且还把此因公布天下,既是这样,那现在怎能承认太子登基?”

    “只有称太子暗害了皇上,果断称帝,继承大统,天命自当归王上,要是不伸天命,恐怕王上就名不正言不顺,一步退,步步退,将来难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得锵挫有力,甚是有理,璐王听着,只觉得气血涌动,没有立刻说话,起身到了窗户,向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外面天空阴沉,时不时有着响雷在云间穿梭,璐王看去,神色莫名,要是在道理上说,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甚至可以说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自己靖难理由就是太子囚禁皇帝重用奸妄,现在自不可能承认太子登基,承认太子是正统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下决心,却总有一种恐慌,似乎这步踏出,就再也没有回首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良久,他突自失一笑,自己现在和太子,难道还有回首余地?当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叹着:“看来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看着璐王的模样,不由心中一喜,暗想:“大事成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性英武,善决断,刚才迟疑犹豫,现在却立刻雷厉风行:“来人,传孤旨意,太子弑父,孤与之不共戴天,当立刻祭祀天地,登基继统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