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驾崩 上
    “咦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着太子的话,目光霍一闪,心里咯噔了一下,暗想:“帝宫是法禁之地,一旦入内,法力全消,要是朝廷对我埋伏,这又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现在虽璐王大胜,正是朝廷用人之际,但裴子云熟读历史,知道每次被杀掉的大臣和重臣,有一半以上都有理论和实际信念现在是某某之时,皇帝不会也不敢这样!

    可皇帝次次都动手了。

    要求皇帝或朝廷理智,不如期待肥猪上树。

    皇帝心中早忌讳于我,璐王也是皇帝的儿子,始终只是皇家内战,要是杀了我,就去掉了变数,心里这样想着,心中一念:“梅花”

    心念一动,梅花出现,旁人看来裴子云只是稍一沉吟,在裴子云眼前出现了一幅梅花。

    梅花动了起来,一如既往带着一种难以言语古朴,更有一种道意。

    “叮”系统显示出现了占卜结果:“凶中带吉”

    裴子云还是相信梅花占卜,这可是一月一次,这时就起身,向了太子一躬:“殿下,请”

    “好,立刻摆驾入宫。”太子露出了笑意,原以为还需要点时间说服裴子云,可没想到裴子云这样快速就答应,不由轻松了许多,暗中长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太子看来,帝宫危险,可裴子云还是迅速答应,这就是对自己的信任了,当下大声对外面吩咐,又对着长公主说着:“姑母,我和裴真君入宫,晚些时间再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这时看向了裴子云,眼神带着一些紧张和担心。

    “既是陛下有召,太子自去即可,不必顾着我们。”长公主说着,又对着小郡主示意,小郡主才是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跟太子出门,小郡主眼一直看着,直到裴子云背影消失在门口,才是停下,长公主看着,这时心中却不由叹了一声:“这一去,却不知是福还是祸。”

    太子出行,本是有规格,现在更是青黄不接之时,更增了警卫,刀、盾、弓矢尽备,足有三百人,核心更有侍卫按刀簇拥着车驾徐徐而行。

    裴子云和太子二人同坐一车,裴子云就说着话,说到了山林追杀,转战千里时,太子方吁了一口气,靠在车垫,说:“难为了卿,卿才是为了我大徐的典范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隔着窗望着外面人流,良久才冷冷一笑:“有些将军,受朝廷隆恩,却不思报效,屡屡以多病拒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又止了口,太子睨了裴子云一眼,长长一叹:“文臣反好些,有人愿去,但说实际,忠勤伯并非无能之辈,也经历军事,结果却一败涂地,有些文臣怕更是不济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只围剿盗贼,只要依靠数倍数十倍兵力,堂堂正正碾压过去,就可获得胜利,孤也愿意成全这种儒将。”

    “可璐王虽反,也是孤的兄弟,孤是知道他擅兵法,性英断,有几分似是父皇,文臣去对垒,孤怕一败再败,连收拾残局的机会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样的话,裴子云也不由动容,欠身说着:“太子这话就显了英明,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打仗还得将军来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的那些儒将,其实真细看,那次不是率数倍十数倍兵力才得胜,对付的还是那些草莽盗贼。”

    “虽里面或有一二是人杰,不学自会,但这总不是常例。”

    太子听了,却取笑:“要说不是常例,卿才是典范,你读书中举,这还可以说是十年寒窗。”

    “论到诗文,还可以说触类旁通,端是读书种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兵法谋略,你怎么就通了呢?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着:“臣也是读过几本兵法,倒不是凭空就会。”

    太子微睨了裴子云一眼,这读过几本兵书,就可以指挥大军与天下第一流名将争锋?

    正想说话,突就是听见了惨叫哭喊声,不由一怔,堂堂大徐京都,太子銮驾所在,怎传来惨叫?

    向窗一看,就看见自己车驾,正经过谨国公府,而大队甲兵冲入了府邸,里面传来了哭声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了?怎会有甲兵冲入谨国公府,我今日批阅公文,并无此事。”太子心中念头闪过,脸阴沉招手:“停驾。”

    正行进车队停了下来,一个太监立刻奔来,躬身:“太子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太子扫过了一眼谨国公府,说:“给孤查查看看,到底是何人派兵,查抄谨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太监转身而去,稍过一会奔回,躬身:“殿下,已查清楚了,是陛下下令赐死谨国公,还命抄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太子脸一变,自己已经监国慑政,大小事都基本出于自己手中,怎么才出来不久,就有这样旨意?

    并且谨国公自己还得叫上一声叔父,怎会突然之间赐死,顿时就有些不安,问着:“谨国公人呢?”

    “正准备赐死,药酒都已拿出来了。”小太监恭敬回答,太子一惊,就说着:“传令下去,先暂停行刑,待我入宫向父皇问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太监就要转身,裴子云这时欠身:“太子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父皇为什么突然赐死谨国公,谨国公并无大错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太子想不明白吗?”裴子云说着,叹了一声,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太子若有所思,看了一眼谨国公府,昔日繁华的宅邸,今日面临一场生死浩劫,而这正来自自己的父皇,良久一叹,对太监说:“刚才命令取消,传令下去,执行父皇旨意,不过国公妻儿先不要动,抄家也暂缓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车銮继续前行,一路入宫,宫墙连绵,天街扫得纤尘不染,宫门一片庄重肃穆,侍卫钉子一样站着,给人一种寂寥肃杀的气氛。

    见太子车銮进宫,几个太监立刻迎上来,禀:“太子,皇上有旨,您一进来就去寝宫见驾!”

    太子一沉吟,就命着引路,一路而入,连经六个殿,甬道左右出入口,每隔五步就是一个亲兵,抵达到寝宫外,铜鼎焚了香,袅袅御香冉冉散开,平添了几分神圣庄严,更是有着数列侍卫排布。

    最奇的是,一行天子车驾在外面,太子心中纳闷,直直入内,裴子云留在寝宫外面,扫过了面前甲兵,只见甲兵身带杀气,浑身肌肉精干,太阳**凸起,裴子云目光只是扫过,甲兵身子就一震,肌肉紧绷。

    “百战精兵。”裴子云不由哑然,成了地仙,感觉更敏锐了不知道多少,只是随意的站着,就感觉到杀气紧锁自己,连着一条隐隐结成真龙的气相,都睁开了眼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成了地仙,待遇果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寝宫

    太子入内,见着皇帝闭目养神,就行礼:“父皇,您醒一醒,裴子云,儿臣已经带到。”

    皇帝蓦睁开眼,见窗外天阴沉,隐隐有着日影西下,不远处侍卫仗剑而立,几个太监垂手侍立,皇帝勉强起身:“是么,你终于把他带来了,这事情还办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红衣太监捧上药碗,一匙匙喂药,太子谢恩,迟疑了片刻,才是张嘴说:“父皇,谨国公身为皇亲国戚,数次托病不战,辜负皇恩,赐死是应该,不过念在过去薄有功绩,又是三姑奶奶的血脉,还是稍稍加恩?”

    皇帝听着太子的话,神看不清楚,一时没有说话,太子在下,感受着皇帝的威严,汗就是流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皇帝突咳嗽了一声,把药碗推开了,这时抬起了头,叹了一声:“太子既求情,那就饶他的妻女,抄家也免了,至于爵位,唉,看在三姑的份上,就减二等袭爵罢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爵号,就加个勉字罢。”

    谨国公是一等公,下降一等是郡公,再下降一等是一等侯,结合起来,就是谨勉侯。

    功臣除铁券世袭罔替,余尽减等世袭,其实皇族也一样,只是皇族有个底线,每一支嫡脉降到伯,就不再下降。

    这姑且不说,只见皇帝似乎很满意:“你没有为谨国公求情,说明你懂事了,为君者不能妇人之仁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评价了,太子听着心中欢喜,又暗暗一惊,若是刚才自己求皇上留下谨国公一命,父皇又怎么样评价自己?

    这样想着,不由冷汗渗出。

    皇帝扫过了一眼太子,宣着:“裴子云,朕也听闻许久了,却真要好好看一看,不过不必必让他进来了,扶朕出去,朕与他就在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太子大惊,就要上言,见皇帝摆了摆手:“太子不必劝了,朕南征北战,打下了江山,只是随着成了皇帝,几乎没有外出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朕却很想看看,经过十年,朕治下的京城,会是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起驾了。”随皇帝的话,太监大声喊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红衣太监扶着皇帝出去,登上了御辇,皇帝倾身靠在了座位上,这时精神分外的好,有往日没有的状态,见到裴子云跪下,笑着:“栖宁真君不必多礼,来,坐到朕身侧来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不由一怔,就见一个太监上前:“真君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领着裴子云登上,这御辇内很宽大,四角装饰着夜明珠,车内摆着一个小桌,在桌子上摆着茶壶,茶杯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