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答应
    长公主府·小楼

    “小郡主,未时了,可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丫鬟敲着房门,听着声音,小郡主脸带慵懒醒过来,才一醒,就挺直了身子说着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丫鬟进去,伺候着穿衣洗脸,折腾了一会,又端进了一盅燕窝给小郡主当个点心,按照太医的吩咐,现在中午睡会,又略进食。

    慵懒的小郡主取勺喝着,下午天色有点阴,偶有着阳光在云缝里透了进来,丫鬟看着她的神色,说着:“郡主,你最近身子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小郡主呆呆坐着,向着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郡主,您在看什么?”丫鬟见着小郡主看着门口呆了,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裴哥哥不知道在哪?”小郡主无意识的喃喃,丫鬟听了,不由捂嘴笑了起来:“郡主,裴真君武功道法非凡,你还担心真君干什么?只要你身子养的好好,等着真君回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小郡主听着,轻轻应了一声,突就有萧声传来,曲调婉转,似深情、似伤感,直入心灵,只是听着,小郡主就闭上了眼睛,再睁开眼时,就露出了欢喜之色:“是裴哥哥,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站起来,走到了案桌上,伸手抚在琴上,一时弹奏了起来,和这个笛声呼应。

    琴萧合声,丫鬟呆呆听着,一时间都痴了,一曲奏罢,小郡主站了起来,提着裙角就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游廊弯绕,曲径通幽,迎面就是青石夹道,松柏茂盛,要是在夏天,就可遮天蔽日,前面小道兜转,又转到了鹅卵石小道上,进入了花厅。

    花厅处,有着人声,却有人在说话,正是裴子云:“金屋藏娇我所不取,有点不祥,但以园林养之,还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就听着长公主笑着:“这样大的园林,你要藏几个娇?比如说最近京城名嫒林絮玉天性聪慧,好读书,能评诗,对你素是爱慕,你或可一见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放慢了脚步,侧耳倾听,却听着裴子云说着:“出于男人天性,看到明慧绝色,自是若有所失,意有不舍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只有一个人,哪能分得出多少深情?”

    “我已有叶苏儿和祁千叶,现在思量,已觉得美人恩重,难以回报,再分下去,又与路人何异?”

    “虽有明珠,奈何晚遇?不如不见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长公主明显停了一下,说着:“你刚才所作萧乐,似乎就是此等心意,又取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郡主过去,只见长公主的额点朱砂,一双丹凤眼若有所思,又听着裴子云回答着:“此曲名有情不累,又或深情难舍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听了,一个踉跄,不知不觉,已红了眼,顿时惊动了里面看着图卷的人,两人看了过来,小郡主连忙行礼:“见过母亲。”

    又擦了擦眼角,上前细看图卷:“这幅画真好,是谁画?简直……不似人间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郡主开始只是掩饰,所以去看画,待得看了,不由一惊,画卷上描的是一幅园林,那雅致扑面而来,让人动容——恍传说中的桃花源,宛梦境中才有的华丽篇章。

    “这分东园、西园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城处山水间,居闹市得林泉趣。”裴子云淡淡笑着。

    小郡主身是贵女,自是有着熏陶,仔细看去,只见假山、树木,亭台楼阁、池塘小桥,浓缩成自然世界,和谐揉在一起,使园林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均能产生出深远的意境。

    看着小郡主看画,长公主不打搅,却说:“忠勤伯死了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裴子云淡淡的说着:“对我来说,他死了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态度,就使许多人认为你有嫌疑,正上书要细查,这对你,恐怕就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太子还是为你分辨了。”长公主盯着裴子云说,裴子云心中一动,略一点首:“我本是道人,无意朝廷,就算有着毁谤又怎么样?不过太子向来维护,我也是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这时看完过来:“娘,看,上面还有诗篇。”

    “你字好,他诗好,你们天作地和一对,行了吧。”长公主伸指在小郡主的额上一点,小郡主仰头说:“那当然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传报:“太子到!”

    才一惊,就见着太子已进来了,太子见裴子云要倒身大拜,紧跨一步忙双手扶住,说:“真君请起!”

    又看着裴子云说着:“听闻璐王率军万人围剿,孤着实挂念,现在看上去气色还好,只是人瘦了些!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拉着裴子云入内:“你们刚才谈什么诗?”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在谈我的园林呢!”小郡主连忙说着,引着太子看,太子两点浓眉,眼圈有点暗,显是有些疲倦,但神气更胜以前,裴子云默默看着,就心里寻思:“青气已全,紫气已有,太子实际权柄已扩了数倍。”

    太子看着这图卷,默念:“

    新秋逢闰,鹊桥重驾,两度人间乞巧。栏干斜转玉绳低,问乞得、天机多少?

    闺中女伴、天边佳会,多事纷纷祈祷。神仙之说本虚无,便是有、也应年老。”

    念完,太子大笑,指着裴子云:“这词是妙,只是你本是道人,还敢说神仙之说本虚无,端是应该打。”

    笑完,看着图卷,又是皱眉,良久,才以莫名的神色看着裴子云:“这两园以孤看,都是前所未有,很是绝妙,却各有区别,要说何等区别,孤却又说不上来,可否给孤说说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园林之艺,本是小道,不过太子既问,臣略说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园林,核心都是以山水而显出美,宛身在其中,使人能享受意境,陶冶性情,按照需求不同,各自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您也知道,天下美景多矣,但要去看,却是不易。”裴子云欠身淡淡说着:“所以园林,就是采自然阴阳造化所钟,汇集成一炉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园林,是一小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其要决就是布局无烦琐,无一尺多余。”

    “其单景在于美、险、奇,又与建筑布局浑然一体,一步移一景,而且过渡毫无生硬之处,使贵人能不出庭院,而受造化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臣观天下园林之道,能出神入化者,尽是此境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实在是勘透之言,那西园呢?”太子顿了一下,又说:“这似有所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所说,两园都是此境,只是东园之境,强调的是自然造化生成,虽由人作,宛若天开。”

    “而西园是人文意境之粹,虽也以山水造林,然主旨并不是自然,而是人之意境之美。”

    “人有悲欢、超脱、沉思、幽玄之情,而园林就以主题,使人一入内,就能受到感染,体悟心境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两者并非截然分开,而是水乳融交(非我错别字),两者兼备,只是各有侧重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卿所言,可谓一园一天地,一水一心境。”太子神色复杂,若有所失:“不想卿除了诗、文、又有画可称绝,这园林设计更是绝妙,卿还有多少才华未显?”

    “道人以逍遥山林为贵,与这园林就有相通之处,小小见解,聊以让太子解乏罢了——太子请!”

    殿内入座,有人上茶,太子喝了一口,看向裴子云,说:“你出行办事,捷报连连,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裴子云欠身正容说着:“殿下,这是臣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太子一时间赞了一声,这时脸色又暗淡了起来:“若人人和卿一样多好,奈何多少人不肯为国出力,真是可恨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手,拍在桌上,裴子云见了,心中叹了一声,身居高位,人就变了,这其实是自然之理,就是自己,成了地仙,成了真君,可当年是秀才举人时也不一样,不过这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太子话锋一转,这时又说:“卿很是辛苦,不过国事繁忙,孤却有一件事情,想要你去做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说。”裴子云点头说着,太子听了一笑,似乎有点渴,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,思量了一下,才问:“璐王进攻陈州,事急了,陛下有意你接任指挥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要是普通臣子,只管下旨,只是裴子云是道人,是地仙,就得先过来问一问,要是不奉诏,场面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听到太子的这话,裴子云沉默片刻,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

    这样想罢,心念一动,想起了自己任务,现在妖族越来越躲到大军里,自己任务越来越繁重,个人是很难办到了,只能利用朝廷的权柄,且现在拒绝,就是全部翻脸了。

    再说自己掌握大军,天下注目,声望也可以吸取转化,只是这次远征结束,恐怕就是自己跟朝廷摊牌时,不过到了那时,怕又是今非昔比了,这样心念闪过,当下点首,说:“陛下和太子有命,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眼神一直都盯着裴子云,虽皇帝忌惮裴子云,可太子经过裴子云的计谋才有了现在地位,更相信裴子云许多,而且朝野都在裴子云身上打了自己的烙印,有着裴子云领军,自己地位会稳固许多。

    这时听着,长长吐了一口气,笑着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,那就今日随我进宫面圣,早日定夺,免得璐王这乱臣贼子祸乱了百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