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潜入
    山洞

    “滴、滴”钟乳岩垂着,岔路很多,周围一片黑暗,水滴跌下。

    一个道人在洞中奔跑,正是张灵,额上汗水将头发打湿了,一坨一坨,黏在头上,嘴干涸了,嘴皮都裂开,身上有几处伤,血染红了衣服,手上握着剑,奋力的向着里面奔逃,打破了宁静。

    突然,张灵感觉到危机,一个翻滚,向前一扑。

    “噗”一声尖锐的呼啸,矢划破空气,带着死亡气息,在耳侧咻咻的掠过,吓的张灵顿出了冷汗,还没有来得及爬起,黑影在黑暗中扑至,一刀就捅了上来,张灵奋力一挡,火花闪亮了山洞。

    “杀”冲出来的人,在微弱的火星下显出了身形,是一个什长,此时一声低吼冲上前,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灵刚才一个翻滚,身上全是泥水,大口喘气,手上的剑一挑,向着什长刺了过去,格开了刀。

    远处一点暗淡火把靠近,隐隐照出了这面的情况,刀剑带着反光,相交数下,张灵的手上背上伤痕又撕裂,血流而下。

    “咳”张灵退了两步,伸手扶着洞壁,这岩壁上湿漉漉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力气了,投降吧,剩下的人在哪?”什长这时也大口喘气,左右摆动,对着张灵冷冷说着。

    “可笑,还用这伎俩,戴成降了吧,可他在一刻时间后就死了。”张灵大口喘气,冷笑着,心里却一片苦涩。

    原本还一切顺利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璐王军追的越来越紧,自己方面怎么样变化,都立刻被识清。

    盯的紧,自己方面就没有休息的时间,越来越筋疲力尽,支援的十七骑,在短暂的三天内,就死了六个,不得不退入这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曲折幽深,可以临时抵御,但是这也意味着自己进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不是没有人投降,其实戴成也是一种默许,不想降了一刻时间,道符上就传来了绝望的感情,以及最后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自己杀了这样多人,对方不可能受降了。”张灵才想着,什长猛一冲,扑了上来:“死吧。”

    什长脸色狰狞,通道不大,这一刀劈下,张灵不得不喘息着刺上。

    “噹”一声响,什长又连连斩下,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意,甚至不顾自身,张灵披头散发,连连抵抗,随着什长的刀法,身上伤口不断撕裂,血涌出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张灵全身鲜血淋漓,怒吼着拼命厮杀,脖子上青筋凸出,脸涨的通红,突奋起最后一点道力:“麻痹!”

    什长全身一滞,张灵毫不迟疑,一剑捅了下去,顿时洞穿了了什长身体,这闷哼一声,长刀也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灵身一闪,让过了这刀,什长一刀不中,全身抽搐,鲜血不断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终于赢了。”张灵才想着,突闷哼一声,以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胸腹,回首一看,只见一个矛兵,不知道什么时趁着黑暗到了,一矛深深刺入体内,矛兵还想拔,张灵将剑一丢,只听“噗”一声,剑穿空而过,扎在矛兵的胸口,这矛兵应声而倒,只是长矛一拉,鲜血和内脏流出。

    “啊!”张灵脸色苍白,身子靠在了石壁上,生命不断流失,身子渐渐发冷,一生的过往都在脑海里浮现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时运不济?是我才能不足?”

    “不,是裴子云借刀杀人,我要向朝廷传信,我要向朝廷揭发!”张灵挣扎着,手哆嗦着点开灵符。

    片刻,灵光闪起,显出人影,却是冯敏,见着对面的张灵靠在石壁上一动不动,伤口上的血还在流,冯敏眉一皱:“张灵,回话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声音在溶洞中回荡,张灵却没有丝毫的动作。

    冯敏心里一凛,向周围扫过一圈,映入是一个什长尸体,在山洞不远处大溶洞里,似有火把跌落在地,横七竖八尸体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冯敏一声怒吼,山洞中声音在回响,过了片刻,冯敏已经明白过来了:“战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张灵,你放心,你忠于职守,奋战至死,我不但会抚恤你的家人,还会向朝廷请封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难说,你原本是八品道官,追赠正七品不难。”叹息声中,灵光熄灭。

    横兔山

    山峦高耸,岩石密布,更有人一手都抱不住大树投下大片阴凉,在山下,立着密密麻麻的军帐。

    数千兵包围,在下有一个山洞入口,有校尉守卫,时不时还有着兵将进行巡逻,十数条犬跟随主人巡查着。

    主帐内,几盏灯点的明亮,廖公公坐在案桌后,眼神冰冷,下面是一个校尉跪着,看着这将,廖公公一巴掌狠狠拍在案桌上,阴声:“混帐,又一个百人队没了?”

    跪着的校尉听着,身子一震,脸色一白,不敢有丝毫隐瞒推委,上次一个这样干的已经斩首,连忙承认:“是,公公,派下去第十一队,已没了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”廖公公的脸色大变,抓起面前的茶杯,狠狠甩在地面,这校尉吓的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山洞,吞没了我三百人,你们是饭桶?”廖公公站了起来,脸色铁青:“亏你们还号称精锐,你们说,咱家是该把这事禀告王爷,还是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呢?”

    太监的声音尖细,听着汗毛都要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公,地下融洞迷宫一样,又非常狭小,且黑幽幽无法视物,我们必须用着火把才能进,可点着火把,在迷宫一样的洞穴里就是靶子,死伤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点更是目不能视物,而敌人有着道法,却有办法能看见,公公,不是我们不效死,而是现在这情况,再多人都无法发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这将扑了上去,连连叩拜:“公公,不如困住他们,饿死他们,不然这山洞,真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弟兄,才能出结果。”这将说着,难受极了,趴地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”听到这话,廖公公的咬牙切齿:“这就是你的理由?”

    只是骂似乎不足发泄不满,就在身后取下鞭子,一鞭子狠狠抽了下来,重重的打在校尉的身上,才打下去,就有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血在衣服里渗透而出,这将也不避让,脸色发白,咬着嘴,汗水哗哗而下,血和汗打湿了背。

    抽完,将鞭子扔在了一旁,廖公公才是冷静了下来,其实这校尉说的话是正理,可璐王的旨意,难道就不办了?

    “呼”廖太监才叹着,语气转柔:“你起来,等会请军医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尝不知道这山洞不好打,困死才是正理,可王爷等急了,连着七道询问的命令,语气越来越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明白点,要是差事办不好,我的脑袋未必掉,可你们的脑袋,一个都不牢,懂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末将不知公公爱护,实是有罪。”听着这话,校尉顿时醒悟,因疼痛,嘴一抽一抽,这时贴在了地面:“还望公公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看着校尉这模样,廖公公才略满意,命着:“再派一队下去,用百斗营(精锐)的人”

    “是”校尉听着廖公公的话,伏跪行礼,就要退出。

    “慢!”廖公公沉吟一下,又对着站在帐内的齐爱果,说着:“现在裴子云在山洞里,你领路。”

    周围诸将一怔,这就是要拼命了。

    融洞

    这很大,可容百人,一颗夜明珠闪着幽光,才勉强照亮。

    十七人变成了六个,个个都身上带伤,沈振脸上一个刀口,血结了痂,身上包扎了三处,嘴唇干裂,脸色也是苍白。

    别的江湖客都是这样,靠在壁上休息,一个江湖客微闭眼,低声嘶语:“女儿,老婆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泪水无声掉下,一时间山洞内寂静无声,突一个江湖客笑起来:“哭啥,老子我杀了二十三个,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李五三,你才杀了这么点,又有什么可吹嘘。”又一个江湖客,这时嘲讽说:“我可杀了三十七个。”

    只才说完又沉默下来,良久叹着:“可惜我们那些兄弟,杀了这样多,我们也不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,江湖客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后悔么?

    不后悔么?

    “系统!”在这气氛中,裴子云突暗喊。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地仙:第一层(101.1%)”

    坚持了数天,终于满了,裴子云毫不迟疑,点了升级,顿时一股灵气垂下,本来枯竭的力量,又多出一丝丝,当下睁开了眼,说着:“能”

    “死去兄弟,不会白死,你们杀敌甲兵,不会白杀,回去至少可得个正经的官身。”

    “死去的兄弟,也会有抚恤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沈振说:“这得回得去才行,我原轻视官兵,现在才知道,官兵最大的厉害就是死不光,几百条命拼你一条命,这实是可怖……唉,只是苦了妹妹,都没来得及照顾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了:“放心,大家都能回去,只是别怕臭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出去抵达尸体处,刀光一闪,切开了敌人尸体内脏,露出了膀胱,几个膀胱拿出来,用手一抹,变成了气球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每人一只,充满着空气,跟我走,我已探明了路,前面就可以下水,水道直通外面,我们可以潜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沿地洞向下去,见裴子云这样自信,这些江湖客都精神一振,一路而下,就见山洞的尽处都是水流。

    裴子云又取出一绳,让所有人拿着:“这水里潜过去要一段时间,你们都有武功,闭住气,跟着我走,谁忍不住,就在尿泡里吸一口空气。”

    “虽是污秽,可能救命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些尿泡,沈振大笑:“这点污秽跟命比起来又算什么,裴兄,你自前面带路,我们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,我们江湖客,哪个不是血山血海过来,食人肉,我们也曾见过。”江湖客立刻明白了原理,纷纷说着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,跟我潜水。”说着,裴子云先下,余下六人跟进,“噗通”一声,山洞水中溅起了水花。

    水下,一颗夜明珠照亮,凭借这点亮光,诸人奋力向前游去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www.yuehuatai.com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