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狐狸
    山谷

    一股风吹过,上百士兵都穿着蓑衣,中间是个四十左右的男人,面色冷峻,手按着冰冷的剑柄,只是看着汹涌的大火,在雾霾一样的秋雨里渐渐熄灭。

    “一、二”

    “一、二”

    山谷口一阵吆喝,十数个士兵正在推着大石,随着节奏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巨石滚动了起来,滚下数丈,就算有着秋雨,还有浓烈的尘烟腾起,坡度上也震了一下,一些零碎石头跌落,推石的甲兵连忙闪躲。

    才推开,山谷内一阵恶臭混着烟尘传来,甲兵只觉得恶心,想要呕吐。

    咳嗽声不断的传来,山谷外,一个队正转身上前:“校尉大人,巨石推开了,现在可以入内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带着点谄媚,校尉用湿布捂住了嘴,带着咳嗽,向里面而去,才进去,扫了一眼,就见着地面上有着没有燃尽的残骸。

    马形,包裹黑炭一样盔甲的焦黑人体,到处散在山谷中,校尉虽身经百战,但此时也经受不住,勉强忍着不呕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简方将军战死了。”检查尸体的伍长大声报告,脸上乌黑,是还没有熄灭的烟火熏得。

    校尉正想说话,远处有着声音,只看了一眼,立刻就命着:“全部整队,廖公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上百个人立刻列队,除此还有十几个人跪在地上,校尉也有些不安,自己是简方的一部,是最后负责后勤,结果没有赶上,幸存了下去。

    廖太监在亲卫护卫下入内,寒脸看着,只见山谷焦黑,一股焦味在山谷中扩散不去。

    “呕”廖公公被风吹过来气味一熏,整个人都难受了起来,怀里取出手帕捂住了嘴,好一会才缓了过来,盯视这些人,用极尖细的声音呵斥:“废物,废物,你们有五百人,不但死掉了大半,连简将军都战死,简直无能之极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用人之际,你们就得全部处死。”

    在廖公公的身后站着一个少女,正是齐爱果,她手上抱着一只白狐,白狐皮毛光洁,一双眸子灵动,向周围看去,灵敏嗅觉里一股恶臭传来。

    白狐觉得自己要窒息了,吐着舌头,伸出爪子趴在齐爱果手上一动不动,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一丝妖气传来,白狐眼神一凝,抬起了首四下张望,再闻了闻,愤怒的叫了起来:“吱吱”

    齐爱果忙伸手在白狐身上抚摸起来,安抚着愤怒的白狐,手就抚过上好锦缎一样,光滑舒适。

    廖公公骂够了,停下来,转身看向齐爱果,就要说话,一阵烟雾吹来,恶心感觉又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廖公公用手帕捂住了嘴,又有点恶心,一会才停住了身子的反应,端容说着:“齐姑娘,你上门自荐,说和裴子云有仇,更有百里寻人之术,现在裴子云攀岩逃到山里,这里满是尸体浓烟气味,你可还能分辨?”

    “咱家这次受了璐王的命,已节制武骧军,连着附近厢军,人数已有七千,为的就是追杀裴子云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找到人,璐王从不吝啬赏赐。”廖公公咧开了嘴,露出了牙齿,带着狰狞:“可不要让咱家失望。”

    齐爱果听着,眼睛微一眯,小脸眼神里闪过一丝寒意,抱着白狐一礼:“公公放心,他逃不了,他杀了我父,我跟他势不两立,我的狐狸能闻到,也自能追上去——狐儿!”

    齐爱果对怀里的白狐说,白狐听了,虽恶熏着,却在怀里一跃而下,嗅着味道,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“跟上”廖公公大声命令。

    京城·道录司

    天色晦暗,虽是白天,房间中却也看不清字,点了二根蜡烛,冯敏坐靠椅上,身子有点躬,低着头审读着案卷,头上不知什么时,白发悄然出现。

    日期:大徐九年十月

    地点:陈州湖县

    目标:李全

    出手过程:李全已有警惕,设下了埋伏,只是裴子云还是自桥下冲出,格杀此人,直取首级,并且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下面还有仔细的副录,描写人员、地址、过程。

    虽不是第一次看见,冯敏还是变了脸色,离着窗,此时天色更晦暗,风打得枝条簌簌作抖,久久看着,冯敏叹着:“三百人埋伏,结果还是杀将,全身而退,要是没有龙气克制,只怕总督以下官员,生死都由道人了。”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没有龙气反噬,就凭着裴子云现在,就可颠覆一个国家,夜入衙门甚至王宫,取其首级,几次一来,国家就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甚至不必武力刺杀,那些惑神之术,要是没有龙气克制,先惑了县令,再惑了太守,再惑了总督,再惑了宰相,最后控制天子——只要五个人!”

    感慨良久,回身又看着新的一报,却是十七个江湖客加入,为首的是沈振,是张灵报告上来的文件。

    抵达冯敏手中,这薄薄一张纸后,就是厚厚的附录,有关人等都调查的清楚,冯敏垂笔就要批示,突门外传来了敲门声:“大人,有情报。”

    冯敏眉一皱,将手中笔放在一侧,挺了挺直身子,就对着外面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道官入内,手中奉着一份案卷递上,声音沙哑,说:“大人,这是有关裴真君的第七封快报。”

    冯敏取过一看,就站了起来:“为我准备车架,我要入宫。”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皇帝躺着,越发瘦得皮包骨头,正在闭目养神,就在这时,冯敏求见,由于早有吩咐,红衣太监起身引进,见冯敏要参礼,又说着:“皇上静静养神,你不要大呼小叫!”

    冯敏应着入内,轻声跪了下去,轻叩三下,皇帝喉结动了一下,睁开眼直直盯着冯敏,说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冯敏慢慢起身,说:“皇上,裴真君的第七封案卷传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奉上,红衣太监接过,也不转交,直接说着:“前三天就有报告,第七个目标已在执行,今天第七个已经完成了,杀了个游击将军简方,不仅仅如此,还一把火烧死了五百人,其骑兵就有二百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还为了这事,给十七个义军请功。”

    红衣太监简单把事情说下,口气平稳,皇帝满脸刀刻的皱纹一动不动,看不清表情,这时咳嗽了一声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侧的红衣太监和冯敏却身子一震。

    皇帝重病缠身,猜忌之心更重,现在怒极而笑,又当怎么处置?

    不想皇帝咳嗽两声,就微闭上眼睛,说:“应该赏的就赏,应该罚的就罚,这件事就交给你去追踪,我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靠在榻上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红衣太监听着应着,看皇帝似乎真休息了,才松了一口气,对着冯敏:“冯提点,我们出去说,免得打扰了陛下休息。”

    冯敏应道:“是,公公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得寝宫,站在檐下,四周无人,红衣太监脸色凝重:“裴子云是否真的无敌了?我看了报告,连杀重兵环绕之将,取人首级,真让人不敢置信。”

    冯敏欠身又将第七封快报复件取出,指着一处,说着:“您看,裴子云也负伤了,说明他不是刀枪不入,并非天下无敌,我们道录司记载,道人必须依靠福地,在福地范畴才有迅速补充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,虽能修养回补,但速度非常慢,裴子云现在法力应该枯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前几次刺杀,不但游刃有余,而且还不带烟火气,现在却已有了狼狈之色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太监听了,踱了几步,脸色还是沉重。

    “可这样力量,怎能让人小视?前后杀得七将,杀兵卒上千,这实在可怖可畏,我读了都触目惊心。”红衣太监冷冷说,脸上更凝重,片刻才觉得不该在冯敏的面前说,又问:“听闻璐王暴怒?”

    “是,黄公公。”冯敏应声说着:“我们在璐王的暗间有消息传来,璐王已布下了天罗地网,第七个被杀虽是意外,但也趁机锁定了大概位置,听说是由廖公公亲自带队,加上厢兵,动员了上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廖奇?”

    红衣太监就沉吟着,冯敏连忙说着:“没错,就是此人,陪伴璐王左右,不但勤于武功,更有智谋,是璐王最看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此人。”红衣太监说,廖奇,自是认识,以前在宫内,还是自己的“侄子”,是璐王最亲近的太监,此人亲自出动,可见璐王对裴子云有多恨之入骨了,不过这也可以理解,连连刺杀,璐王的军事布局都出了问题,打乱了节奏,使朝廷获得了更多调整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军搜寻,不知道裴真君是否能脱身?”这种围剿,其实朝廷也不过这个程度罢了。

    “公公,万不可小瞧此人,古列仙传收录,多有地仙事迹,往往能行常人所不能,有诸多神异,实令人恐惧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黄公公听着冯敏的话,冷笑了一声:“你也说了,此人受伤了,刀兵能加身,他必是法力耗尽,我虽不修道法,也读过密档,一切神异根本实是法力导致。”

    这太监踱了几步,眼睛微一眯,冷笑:“裴子云,就让我看看,地仙能办到什么程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