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八十四章 江湖客
    虽是雨夜,可浓烟升起,数里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一声大吼,甲兵咆哮,丢弩,拔刀,裴子云眼神冷淡,只一步就出现在阵内,“噗”一声,一个甲兵捂着咽喉,血液飙射,而剑光再一闪烁,又一个甲兵惨叫着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杀,杀了这妖道!”见着出生入死的同袍被杀,一个什长嘶声扑身迎上。

    裴子云神情不动,剑光一闪,刀剑相击,这什长手臂一震,剑就滑下,瞬间掠过咽喉,一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嗬嗬嗬……”什长手中长刀跌落,捂住脖,嘴里流出带气泡的血,眼神极不甘的缓缓倒下。

    “噗!”裴子云身随剑走,人影一闪,长剑自两个甲兵甲胄缝隙内刺入,两人立刻毙命。

    “死!”又一个披甲伍长脸色狰狞,一刀斩下,裴子云只是一点,一道剑气乍起,只是一丝,透甲而入,闷哼一声,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几个呼吸,就连杀九人,余下甲兵都脸露惊恐,队正亦是骇然,裴子云剑术又是精进了,可总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咦,不对!”队正看着裴子云连杀数兵,不惊反喜,一丝灵机脑海中闪过,呐喊:“妖道连连袭杀,很是疲惫,使不出妖法了,杀!”

    队正这样一喊,周围甲兵顿时醒悟,惊恐褪去,呐喊一声扑了上去,裴子云听着,神色一沉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噹”裴子云回身一剑,瞬间一刀挡住,刀剑相交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你的妖术,使出来给我们看看?”副队正出刀,哈哈大笑,轻松许多,若裴子云有着妖术,自不可抵挡,畏惧恐怖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,我们都能连升三级。”

    甲兵见着裴子云没有使出妖法,突一声呐喊,士气大震,舍死忘生扑了上去,眼睛都微微发红,带着贪婪,更带着一种怨恨。

    要说这世界最崇拜权力和官阶的就是官兵,战场上,哪怕同样冲锋,稍有前后位置差异,就可能是生死的区别,而这差别掌握在上官手里,官大一级,就能命令别人去死。

    哪个亲临前线的士兵,不知道里面的恐怖,不拼命想上爬?

    这连升三级,是可以豁出命去搏——要是一直是小兵,几场战斗下来肯定死,既都是死,为什么不搏?

    只是连升三级这种许诺,戏文里经常有,实际上非常罕见而已!

    不过现在真有了,这就是一辈子都难获得的机遇,裴子云,必须杀了他,必须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杀”这些甲兵呐喊着冲杀了上来,纵身交错,乱刀砍下。

    “杀,没有了妖术,也不过是一个人,弓弩预备。”队正怒吼,就有数人上了弓弩持着准备,随时射击,算不射,光是僵持,都能形成巨大压力,将着裴子云陷入了困境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上不上?”张灵和一个道官这时将身子贴在破庙门缝中,向着外面看去,眼神紧张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真君还没有发消息,我们不要轻举妄动。”张灵紧紧的盯着,有着不少的冷汗在额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!”人影中分,裴子云在缝隙里穿插而过,左右又是数人,身子割裂,血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“射!”就在这时,传来一声嘶哑命令,数支弩矢划破空气,咻咻带着寒芒,就要扎进裴子云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近距离不用弩弓,是因为弩矢非常容易误杀自己人,甚至一矢命中敌人,还能洞穿而过,将自己人射杀。

    但是很明显,队正现在,哪怕冒着误杀自己人,甚至以后埋下被部下捅刀子的隐患,也要杀掉裴子云。

    “风体云身!”裴子云目光一寒,身一扭,形成平常人难以形成姿势,数支弩矢竟全部落空,只听几声惨叫,周围搏杀的三个甲兵应声而扑,满脸不可相信,矢尾在身上摇摆。

    而副队正也本能的动作一滞,谁也不想被自己人射杀。

    “呼、呼”趁此间隙,裴子云脸色一白,额有点凉,手脚却滚烫,这时也不慌乱,伸手一点,手指尖顿时一点亮光射出,芝麻大小,瞬间变成灯泡,“蓬”的一声,强光炸开。

    副队正刚才一滞,现在又一刀砍下,没想到强光爆发,炽白强光刺在眼上,眼泪水哗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砍出去的刀,也偏移了轨迹。

    裴子云反手一剑,噗一声,就刺穿了副队正的身子,剑一抽,副队正惨叫一声,血飞溅,嘴,鼻子,脸,痛苦的都要挤到一块去了,手再也拿不住刀,人跌滚了下来,在地上滚了几圈,满是泥水和血。

    周围还有着数个甲兵,被迷住了眼睛,听着惨叫,顿时大恐,眼泪掉下,手紧紧的握着刀四下砍杀,甚至相互砍杀起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轻轻一点,人一翻,脱出包围,剑光一闪,又杀了一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地面突又有着轻微的震动,一颗小草抖动了起来,远处传来了马蹄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援兵?”裴子云眉一皱,转身就要脱离,自己这些天,真正是连连大战,早已筋疲力尽,再有援兵,自己也抵抗不住。

    心中就是暗叹:“看来这地仙,还是血肉之躯,养精蓄锐时可格杀一个百人队,但连连大战,也会强弩之末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程度,离挑战国家,还差了一点——虽这一点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一声喊:“恩公勿慌,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裴子云一惊,有些疑惑,这声音好熟悉,是谁?

    皱眉回身一看,是一个熟悉的人——沈振!

    沈振身后跟随着十数人,看打扮都是江湖好汉,个个带着刀,就在这时,沈振一拉马缰绳,大喊:“恩公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用鞭子狠狠一抽,这马受着疼,向着这些骑兵冲了上来,十数个江湖客跟在身后,拔刀而出。

    骑兵正要向裴子云追上去,这时连忙抵挡。

    沈振坐在马上,刀光一闪,对面骑兵一挡,只根本挡不住,一刀而下,身子几乎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哗”内脏随血流下,尸体落地,形成一滩血腥。

    “大哥好刀法。”身后江湖客看着沈振的武功,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“别给官兵形成阵,杀杀杀。”沈振是黑道的老手,和官兵打过不少交道,顿时吆喝着。

    事实上,许多半调子的人总喊着战阵,而在实际战场上,还能结成战阵,就是一等一的精兵了。

    数个刀客掠过,只听数声惨叫,几个想结阵的甲兵立刻砍杀在当场。

    双方冲撞在一起,都搏命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断,江湖客一旦对官兵动手,养成习惯就怕日后追究,所以处处赶尽杀绝,和骑兵纠缠到了一起,刀光闪动,时不时传来骑兵的惨叫声,在马上跌下,人头飞起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里面的两人面面相觑,一个道官就说着:“不想真君还有援兵,大人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用道法!”张灵也不知道是喜是惊,阴沉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纠缠术!”两个道人不用闪光术,对着璐王骑兵处一放,枯草纠缠上去,顿时人仰马翻,江湖客大喜,刀光落下,人头落地,转眼杀了十数人。

    “走”队正脸色大变,喊了一声,用鞭子一甩,打在马屁股上,就是要逃,裴子云人一闪,拦在出去的路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裴子云冷笑,队正看着裴子云,身子打个寒颤,声音嘶哑:“裴子云,璐王才是天命之子,你和璐王对抗,将来你的全族都一个逃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逃不过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了一声,队正脖青筋凸起,怒吼一声,奔马冲锋,根本不管防护,接着长刀落下,风雷骤发,显是拼命了。

    “铮!”一声震鸣传出,队正冲出了数丈,血涌了出来,把马和地上染的全部都是,身子栽倒了下去,转了一个圈,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杀光官兵一个不留!”沈振手一伸,寒光破空而出,二个正逃的骑兵全身一震,跌滚了下去,抽搐挣扎。

    这是江湖上的暗器,受此启发,更纷纷出手。

    在有武功的世界,军中虽有不少高手,但是大部分普通官兵,更依靠的是组织和战阵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旦人数跌下某个临界点,无法淋漓尽致发挥战阵,根本不是江湖客的对手,只见余下十数个士兵,纷纷被砍杀,而江湖客只有数人负伤。

    “恩公,别来无恙。”沈振结束了战斗,身上溅了不少的血,却根本不在意,脸色欣喜,向裴子云而去。

    江湖客这时,将地面上的尸体都补上了刀,还有没有死透,一刀下去惨叫一声,血溅而出,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沈兄,你怎么来了?”裴子云心中一暖,笑问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沈振伸手摸了摸胡子,仔细打量子云,裴子云这几年变化不大,看起来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,只是眉带一股杀意,又多出了些威严。

    “恩公,你作了好大事业,以前天下大乱,百姓民不聊生,总算今上平定,百姓过了几年好日子,不想先有济北侯反,又有璐王造反,我沿途过来,多少百姓死于非命,我虽是江湖人,可我也有一番热血,也想为天下黎民百姓出点力,哪怕只是一点也好。”沈振说到这里,神色黯然,长长叹了一声:“听闻恩公刺杀贼将,我就率兄弟们前来报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兄弟,你将过来的十几个兄弟名字全部记录下去,我们这次冲出去,就给你们报功。”裴子云说,对破庙出来的张灵转脸:“这部分,就由你来办理和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张灵应着,目光一扫,又低下了首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