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妖怪
    出茶楼的下午,齐爱果就悄声离开,一路上还算太平,只是近了陈州,难民开始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见夕阳沉落,正是造晚饭的时辰,可周围只有寥寥几处炊烟,齐爱果抱着狐狸:“狐儿,狐儿啊,今天我们又得挨饿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正在跋涉的老人,在齐爱果的身侧经过,听了这话停了下来,扫了一眼周围,见着没人关注,怀里掏出了半个馍馍说:“闺女,饿了吧,这个拿着,你单身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齐爱果一身道法武功,也不是太迂腐的人,自不缺了银子,不过她对老人起了好感,说:“我去陈州寻亲。”

    老头听了,脸色大变,说:“姑娘,去不得了,现在璐王要打陈州,陈州乱的很,我们就是从陈州逃难过来,现在那里都在杀人,你这样的年轻闺女,更是羊入虎口。”

    “唉,天下才太平十年,又要乱了么?”听这话,这老人还读过几本书。

    齐爱果正要说话,突脸色微变,倾耳一听,地面就有震动,当下向这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烟尘腾起,十骑而来。

    “咦,这里有些贱民,这些贱民敢不在璐王治下,反迁徙逃难,都是叛贼,都该死。”为首骑兵什长扫过眼前难民,狞笑着拔出了刀。

    “快逃,快逃啊。”难民见璐王骑兵来了,纷纷就逃,骑兵什长一纵马缰绳,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个男子才奔了几步,什长奔过,刀光一闪,一颗人头飞了出去,血喷涌而出,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郎君”不远处一个女子抱着孩子,就大声哭喊起来,什长伸手一擦脸上的血,纵马向这女子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逃!”老头拉着齐爱果就要跑,齐爱果看着这情况,神色一寒,大声喊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什长根本没有停下,长刀砍下,又一刻颗人头飞出,连着婴孩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不!”齐爱果的眼红了起来,母亲,父亲,师父的死亡闪过,倭寇还有想要侵害自己师兄的面孔,都瞬间和这什长狰狞表情重叠。

    “啊”齐爱果尖叫起来,随着尖叫,一股风吹起,头发扬了起来,剑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什长看着有人反抗,狞笑扑上:“去死!”

    狐狸随齐爱果冲上去就跳了下来,什长这时离齐爱果近了,才发觉眼前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,却嘴唇舔了舔,露出兴奋之色,一刀斩下,刀上还有刚才杀戮的血,不远的老人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纠缠术!”齐爱果伸手一点,只见地面上草活了一样,向马蹄缠绕。

    什长刀还没有落下,只觉身下的马突一下绊住,摔断了退,只是一瞬间,人在马上跌落。

    马嘶叫一声,向着什长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什长是军中精锐,人一个翻滚,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齐爱果扑了上去,一剑就捅了上去,什长才翻滚,听着身后脚步,反身就是一刀,端是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齐爱果一退,刀从着面前划过,一缕长发飞起。

    齐爱果怔了一下,脑海中浮现出来老道人的教导:“爱果,剑给你护身,记住,剑者,一寸短,一寸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剑法远胜那些武林人士和军人,但没有杀过人,却不能大意,杀人时要快,要狠,用我教你的剑法,一剑杀上,不要留手。”

    “杀”一股戾气闪过,齐爱果镇定下来,人影突化流光,相交而过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什长脖子有一道剑痕,血飞溅而出,当下捂着脖子,“唔唔”张嘴想要说话,说不出口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什长”

    剩下的八九个骑兵浮现出愤怒,都一起策马扑上。

    “闪光”

    一点强光瞬间炸开,所有人都迷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缠绕”齐爱果冷声,随着声音,骑兵都纷纷拌倒在地,齐爱果身子虽娇小,但适应了最初搏杀,却一下子明白了群战的方式,自己有道术,就可迷惑,更可剑术杀之。

    骑兵在马上跌落,反应的快还不会被马压住,反应不快,更是被重重的马压住,顿时就有着骨折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骑兵反应的快,就地一滚,避开危险。

    齐爱果对着一剑刺去,骑兵已举刀一格,刀剑相交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什长,必须死。”骑兵恶狠狠说着,一刀砍至,又狠又快,军中武士刀法就是这样,齐爱果虽天赋异禀,但厮杀太少,杀什长是道法配合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这时和骑兵正面对杀,一时间只是平手。

    而在身后,一个骑兵在地上爬了起来,嘴角还有着血,捡起了刀,就向齐爱果扑去,在不远处难民都在奔逃,这有人看着骑兵要偷袭齐爱果,竟没有一个人喊话示警。

    “吱吱”不远处白狐狸叫了起来,一扑就闪了过去,一口咬在了骑兵脖子上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“啊!”骑兵惨叫,本来被狐狸咬一口也不是大伤,但一旦咬中,一种寒气冲入,全身顿时麻痹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数个交错,在敌人脖上一剑划过,鲜血喷出,她回头一看,只见白狐嘴里带血,将一个骑兵脖子咬的血肉模糊,显是不活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余下几个骑兵都摔伤了,齐爱果再不留手,一一上前杀了。

    这时白狐咧嘴,牙齿都是红的,一溜烟跑到了齐爱果的身侧,伸出脑袋在她身子上蹭了蹭,似乎是向着齐爱果邀功。

    看着白狐的动作,齐爱果伸手在白狐脑袋上揉了揉。

    “妖怪”齐爱果向难民而去,只见这些人脸带惊恐,吓的屁滚尿流:“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齐爱果看着这些人,眼神里惊诧又受伤:“我不是妖人,我只是会道术。”

    这些难民却继续惊恐喊着:“妖怪,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老头也有些畏惧,但识了字,知道有道人,更大胆些,总算说了一句:“你要去陈州远县,那是璐王控制的地区,对道人不友好,许多道观抄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匆忙逃了。

    “狐儿,你说他们为什么怕我,分明是我救了他们。”齐爱果看着这些难民远去,有些难过,白狐听了,一跃跳进了她的怀抱,用着头顶了顶胸,“吱吱”的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狐儿,果还是你对我好。”齐爱果摸在白狐的身上,白狐乖巧卷着身子,在齐爱果的怀里微微眯着眼睛,享受着爱抚。

    少女叹了口气,转身举步,对白狐说:“白狐,现在好多人都在传璐王是天命之子,是未来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刚才看见的却是璐王的兵见百姓就杀,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这仅仅是少数害群之马?”

    “吱吱”白狐仰着头又蹭了蹭,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你也不知道对吧?”齐爱果陷入了沉默,没有再说话,只沿路前行,看见远处的一个山村,这村有烟火升起。

    “村子有点不对!”齐爱果看去,低声:“我们去看看怎么了,我感觉有着浓郁的死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向村子而去,才踏入村子,一股怨气冲出,到处是尸体,横七竖八,有的还有赤裸的女尸,偶有璐王的小旗丢在其中。

    齐爱果怔怔的看着,突想起了自己全家被倭寇袭击的惨样,这又何其相似:“本以为璐王是明君,不想和倭寇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投靠他不行,但临时可以帮着他的军队围剿裴子云。”

    “道人不能当,就寻个猎户,又惑神法,变成他的女儿,然后狐儿你可以找到裴子云,帮着围杀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”白狐应着,表示自己嗅觉灵敏,找个人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齐爱果又紧抱着狐狸,怀顾四周,见着烟雾萦绕,乌鸦鸣叫,孤零零只有自己一个,不由落下泪来:“狐儿,我只有你了,杀了裴子云,为爹报了仇,我们就去找个幽静的山谷生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只是,裴子云,你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山庙

    天色一片灰暗,雨时密时疏,打在了庙上,这庙山门院墙已倒塌,正门上有一块破匾,“山神庙”三个字,也不知道是哪个山神,神龛前一片狼藉,也早就没了香火。

    只有稍远处吊着一口铁钟,仍完好无损,此时庙内带着浓郁的血腥,道官只剩五六个,人人带伤,唯有生了二团篝火,驱着寒。

    一个乞丐惊恐缩在角落,看上去是小女孩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乞丐男孩胆大,杀了一只野兔,正在洗剥,将内脏都清理出来,舍不得丢掉,放在一处,兔肉就着篝火烤了起来,手法不错,很快就有香味而出。

    中间端坐着是裴子云,脸色略苍白,正在修养。

    一路刺杀敌将,开始时还很顺利,第五次后,虽百般藏踪匿迹,还能察觉到身后追兵跟上,形成一张大网,让人喘不过气来,这就是璐王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最近一次刺杀,连裴子云自己都负了伤,而观战的道官终于也无法幸免,被秧及了,一下死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地仙:一层(75.9%)”

    “76%了!”裴子云想了想,一点,数据变成了二个,一个是21%,这是福地龙脉传来的灵气,还有一个是54%,却是声望之功。

    “声望这样快,这样多,这可是地仙的升级!”裴子云诧异,仔细想了想,悟了:“我率领大军平乱,虽影响很大,但这是常事,刺激不了百姓热情,而现在我在千军中刺杀敌将,这就是传奇故事了,又有经营,因此快速普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前世正规新闻无人听,明星诽闻传天下的原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看情况,再杀一个,我就能升级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,裴子云睁开了眼,闻到了香味,向着看去,就看见了这正在烤着兔子的乞丐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