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践踏
    船开了出去,裴子云看着远去的人,发觉又下起了雨丝,落下来凉丝丝,倒也清净,当下沉思:“我杀了忠勤伯,后患不小,且任务又要杀得十个妖族,目前情报,这些妖族都在璐王军中,有点难办,不过我岂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想着,心中已有计。

    “我已是地仙,只是到现在,只显了谋略,还没有显出威能,我要是不显示,怕是有人还作梦随意拿捏我,一不作,二不休,单枪匹马杀得十将,名震天下,这样或能消掉魑魅魍魉的伎俩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声望终是一种巨大补充,既定了决心杀得敌将,还得想办法把这事发酵才是。”这样想着,唤着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,有什么吩咐?”甲兵应命而入。

    “去替我将任先生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君。”

    不久,任炜匆忙来了,行礼:“主公唤我来,可是有事吩咐?”

    裴子云散着步,问:“流金岛的事,你出力不少,你家里还有什么缺处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!”任炜立刻回答:“主公每年给我二百两银子,还在岛上给了一处百亩的田宅,开销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微微点首,带凉意的雨点落下,很是舒服,陡然说:“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办,我会发令让松云门的人来,帮你控制一些书局印刷坊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每州一个,最好还结交些说书先生,一旦我有话本传来,立刻印刷并且让说书先生传播,务必要让我的每个举动都轰传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半个月时间,不过,也不要太急,一个州完成了,就扩大到又一个州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钱,不是问题,我知道流金岛才大肆建设,税金和商利都还没有来得及收上来,所以我出条子,你问何青青拿三千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站住了,顺着自己思路说:“何青青手里有钱,她吝啬是给我看家,但这事重大,你有着我的条子,她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要是不足,还可以问我要,总之天下诸州,每州买一个书局,这是最要紧的事!”

    自己地窖里还藏着三十万两黄金,说来也奇怪,这种藏在地下不用的黄金,显不出财气,动了,才有。

    可见财气其实不是黄金本身,而是社会上代表的金钱符号。

    “是!”任炜忙躬身称是,他也隐隐知道主公手里有钱:“主公放心,只要有银子,一州买一个书局,实在太简单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时间是紧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紧没有办法,以前是我地位和力量不足,不能未雨绸缪,甚至以前几个话本,都委托了别人发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了地位和力量,才能开始布局,自然有些仓促。”两人说着话,不觉已到了船尾,船徐徐航行,细雨在微风中丝丝飘,隐隐见两岸。

    裴子云无声透了一口气:“你去吧,我还有亲笔信,给叶苏儿,给小郡主,你给我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唉,最难消受美人恩。”

    见裴子云若有所失,任炜只得应着,见着无话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秋风萧瑟,万物凋零,岸上一片枯叶落下,在水面惊起了一圈波浪,裴子云沉思良久,睁开了眼,又问着:“璐王可有什么动向?”

    有侯着的道人应着:“真君,谢成东被杀,璐王大怒,现在势要清扫祈玄门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嗯,传令下去,就在下个县崇林县召集本州的道录司道官,我有要事吩咐。”裴子云淡淡的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,真君。”

    崇林县·道观

    位于县西二里处,依山而建,树木茂盛,古木参天,沿青石板铺就山道,山涧流水川流不息,仿佛是天籁之音,但是这时,张灵在林中却无一丝惬意,通讯符亮着灵光,在问:“提点,栖宁真君发来召令,要召集我等,我等是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灵光中,冯提点的脸色凝重,踱了几步,似乎在想着如何解决,片刻,无奈叹了一声:“他现在还是钦差,上一次他杀了谢成东,更杀了地仙分身,这就是大功一件了,实在无从抗拒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你的意思是,朝廷不打算处理?裴子云害死了我们那么多的人啊。”张灵大声说,眼泪都要流了下来,道录司许多是家传,并且相互通婚,死的人有不少是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“栖宁真君是钦差,更是真君,有道官调任权,而且并不是无故让你们送死,至于你们牺牲,栖宁真君有着大功,在程序上谁也不能说不对——打仗哪有不死人?”

    “你不从命,获罪的就是你。”冯提点无奈的说着:“应命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张灵熄灭了通讯符,林外有几个道人在巡查,有人上前问着:“我们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,这有什么办法,裴子云杀掉谢成东和地仙化身,有此大功,就不能说借刀杀人,打仗哪有不死人?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祈玄门偷袭我们,这事本来是棱模两可之间,没有实质证据,我们死了,也只能说是为了大徐牺牲。”这话本是冯提点说的,张灵拿来,直接训斥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了?”一个道人说着,脸上露出了痛苦,更是带着浓浓无奈。

    “办法就是忍了,只要我们这次活下来,将来总有机会翻盘。”张灵眼神色阴霾,狠狠的咬嘴唇:“走吧,我们进去,真君就在里面,谁也不许露出不满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行人就入了道观,穿过一带幽幽的小道,行到了庭院台阶处,张灵已满是笑,恰见裴子云正和一个官员说话,就不言声站在阶下。

    这官员是七品纱帽,躬身说:“您要的最新崛起敌将,大体名单都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了点首,收了文件,让这官辞了,转身看着张灵。

    “下官参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真君前去追杀谢成东,我等道官都曾担忧多时,万幸真君无事,我等才是安心。”张灵连忙上前叩首见过。

    裴子云扫过张灵和数个道官,见唯唯诺诺,笑了笑,说:“你来的正好,我已有意,阻杀敌将,你们跟上吧!”

    “是,真君。”张灵不敢提着任何异议,立刻应下。

    裴子云取文卷手中展开,扫了一眼,见一人新崛起,很是异常,多次袭扰祈玄道观所在县城镇乡,就有了选择,伸指一点:“这人靠着我们最近,第一个目标,就是此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叶镇

    秋天即将过去,大片稻田已收割,一片片留下的茬子,最近又下着雨,留下一层水将着稻田铺满,一些雪白鸭子,在稻田中游着,时不时脑袋扎进了水田里觅食着。

    又有家养的狗子奔在田埂上追着鸡鸭,就有人骂着。

    而在镇上有些热闹,除本镇居民,还有不少外来旅客和商人,一些人正在采买,突然地面震动了起来,打破了宁静,咚咚,响声震得人发慌。

    “是骑兵!”马蹄疾雷一样由远而近,显出黑压压上百个骑兵,背上长弓箭筒,插满长箭,眼见着直冲而至,整条街道的人,立时向着店铺内部逃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骑兵已冲入了镇子入口,速度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“官爷,我们是良民。”见着情况不妙,一个里长模样的人站了出来,躬身赔笑着,只是骑兵不减反增,为首一个校尉,突弯弓搭箭,只听“噗”一声,这站出来的里长,惨叫一声,就活生生钉入墙去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三百骑兵呼啸,路人纷纷躲避,校尉脸色狰狞,咆哮:“杀,杀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杀”骑兵冲了上去,长刀斩下,一些街上的镇民闪避不及,一刀斩下,就有数颗人头飞起,献血喷涌。

    更有着人来不及躲避,惨叫着被践踏,一个还不止,后面骑兵一个个践踏而过,顿时连惨叫也迅速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繁华的街道变成了人间地狱,残肢剩体,血肉四溅。

    “咕咕”房屋顶上,一只鸽子站在了屋顶,眼珠在转动,身子一动不动,似乎也被这人类间的屠杀惊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痛快。”奔到一半,连撞死了十余人,马上全部是血,骑速才渐渐缓了过来,校尉伸舌舔了舔刀,眼神里有豹影闪过,眼睛红彤彤,随着舌卷动,刀上一些血肉吸入了嘴中,更是蠢蠢欲动,似乎有着一个声音在呼喊:“杀、杀、杀”

    一个随行的人,看上去是书记官,面露不忍,忍不住说着:“大人,这是不是太过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过,璐王是真命,这些人不肯驱逐祈玄门,就是抗拒天意,就该死。”校尉怒吼着,眼神狰狞。

    这书记官看着校尉手上按刀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骑兵踏在街上,血肉横飞,胡同里似乎有一个女人惊到了,在大声叫喊,满是不置信。

    “女人?”校尉的脸上露出了狞笑,就一转马头,奔了过去,看这情况,并不是掠来受用,而是想践踏弄死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啊!”眼见着战马冲了上来,女子看上去是个少妇,更吓的全身颤抖,爬都爬不起来了,眼见着马蹄高举,就要踏下,就在这时,就在此刻,校尉突有所觉,不容多想,刹那间身子一侧。

    “噗!”剑光在侧处冲出,人剑合一,瞬间之间,只看见一片寒光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