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中山狼
    钦差船

    在江面上,一艘大船靠着岸,远远看去,可看见船上林立甲兵和悬挂的龙旗,上面甲兵早已列队,倒不是朝廷给的,而是长公主给的那批人,不过都出身朝廷,按刀站在官舱两侧,显的森肃威严。

    江岸渐渐近来的一行人都看得清爽,是一个刘太监居首,后面跟着一个四品官,还跟着一个县令。

    近了,就有人迎接上去,问了情况,连忙回去,接着奔了出来:“钦差有令,但请三位上船,闲杂人等一律在岸上等候。”

    刘太监和纪铭对视了一眼,都在对方眼神中读出来:“好大排场。”

    不过裴子云是真君,更是钦差,得罪不得,就算是心中怀疑和不满,这时也只有忍了。

    三人随着甲兵上船。

    钦差大船自有会客厅,三人入厅,裴子云迎接,见太监就要行礼,连忙扶着,说着:“你也奉旨行事,也是钦差,请坐。”

    刘太监一怔,脸色稍好些,坐了,而纪铭和县令,只得齐跪在地,伏身叩首说着:“臣等恭请圣安!”

    “圣躬安!”裴子云看着两人说,只是眼神中,却带着玩味:“请起!”

    纪铭行了礼,起身就说着:“下官不知道真君抵达,也没有接到滚报,沿途驿站实是应打,竟连朝廷规矩都忘了,待下官入京时,就为真君讨个公道,查个水落石出,到底哪一处衙门和驿站,连规矩都不讲,实是丢了大徐的颜面,乱了王法和礼法。”

    纪铭一本正气,似要为裴子云讨回公道,其实是讽刺裴子云不讲规矩,这沿路的官府和驿站,根本没有得到裴子云的通知,这就是不合规矩,不过在官场上这样当面说来,其实不仅仅是吹毛求疵,甚至不是暗示,是直接面刺一刀,裴子云听了,知道文官对道人不待见,面上笑眯眯,摆手说着:“不必查了,是我不许传令打搅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是道人,不是朝廷命官,要讲什么规矩?更何况,我这趟调兵遣将,对付祈玄门,要的就是保密,若沿路的驿站传递消息,闹得满城皆知,我还怎么办差?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使纪铭表情一滞,从没有人想到裴子云会这样回答,无礼粗鲁,又有理有据,竟找不出发作的理由。

    纪铭好不容易忍了气,问:“钦差可知道,忠勤伯死了?”

    纪铭说罢,眼神就看去,赵太监更紧张,死死盯着,似要在裴子云的表情里看出点问题。

    “忠勤伯死了?”裴子云表示惊讶,纪铭见这矫情的表情,含着冷笑正要再问,忠勤伯死的太蹊跷,仵作勘察出来的情况,无一不指向裴子云,此时能寻找破绽,自己上折揭发,这就是功劳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这时,纪铭的耳中却传来了裴子云大笑,带着一股嘲笑,听着笑声,在场的三人都一怔,难以置信——听忠勤伯死了,当面大笑?

    纪铭还没有转过来,就听着裴子云说:“死的好,这老匹夫屡次坏我之事,实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整场面的人都惊呆了,连任炜在侧,听着裴子云的话,满脸都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官场当然有仇人,甚至很多,但讲究着喜怒不形于色,讲究体面,讲究婉转,这样梗直的话,实在是官场百年,不,千年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呆呆的看着裴子云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眯眯扫了一圈,欣赏着他们表情,手一挥:“你们干巴巴来,就给我说这个消息?我是道人,这些事和我无关,诸位请回吧!”

    这样肆无忌惮,这样倒行逆施,纪铭、刘太监、县令的脸或青或白,想再说些,终还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裴子云还是钦差,就算对一个死去的忠勤伯嘲讽,诸人也无能为力,唯有事后上报朝廷,听从朝廷处置。

    当下只得咬牙挥袖而去,而三人一离开船,桥板就抽了,只听着上面有人喊着:“钦差大人出行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才下船,船就开了,就和才出门,门“啪”关上一样,三人脸上打了耳光一样火辣辣,刘太监咬牙切齿:“不想裴子云这样肆无忌惮,简直是中山狼,得意就猖狂,我要参他一本!”

    刘太监说着,恨的直咬牙,他虽是太监,但官至六品,外臣都很客气,特别是奉旨出来,哪见过这样不给面的人,一瞬间,甚至和忠勤伯的死产生的仇恨都一模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猖狂,肆无忌惮?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,这是掀桌!”

    纪铭见过无数的人,或奸猾,或清真,或迂回,但都在规则下,从没有见过这种神态——这是直白的轻蔑。

    一瞬间,纪铭心中甚至产生了嫉妒羡慕,随之就变成了深深恨意,幽幽望着渐渐远去的船只,半晌粗重喘了一口气,说:“县令,你是当地父母官,这件事,就与我一起联名上折,把什么猜想,都直接写上去。”

    见着县令有着迟疑,纪铭见四下无人,冷笑:“不要怕,裴子云这样肆无忌惮,这样丧心病狂,实在就是掀桌了,这可是朝廷第一大忌讳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朝代,还有着挂冠挂印直接不干,可近代几朝,只有朝廷革职的,哪有愤而不干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不想呆了,也是以老病乞恩回乡,就是为了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裴子云这样猖狂,要是人人学习,朝廷还有几分威严?”

    纪铭本只是路客,这时心中悲切愤怒:“快,立刻准备笔墨纸砚,我要以十万火急,向朝廷报急——连着忠勤伯的死去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脸上都是涨红了起来,咬着牙:“我就不信,朝廷就拿裴子云没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赵太监也咬着牙说着:“纪大人说的是,我也要上密折弹劾!”

    “大人,笔墨纸砚到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有令,公差办事迅速,哪怕是码头上,只有片刻就送上,纪铭取笔就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秋天萧瑟,寒意渐渐重了。

    秋时是一道坎,许多老人病人,冬天是最难熬,每年总有不少老人去世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皇帝躺在床上,已有些日子没有起身,原本好些时还能出去看看,现在身体渐渐枯槁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”皇帝咳嗽后,只觉得胸口一阵的气闷,难受,喘气不过来,好久才缓过来些,感觉一阵发虚,似乎身体完全空了一样,想都不敢细想,只得把心思放在战事上:“可有最新的战报传来?”

    服侍的红衣太监连忙劝着:“陛下,现在你咳嗽严重,还是以保重龙体为重。”

    皇帝又咳嗽几声,红衣太监心中叹了一声,皇帝原来静养休息,偶尔处理政事,自上一次陛下昏迷,现在处理政事越来越频繁,就和油灯燃烧到最后时刻,反更明亮了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去,拿来!”皇帝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红衣太监不敢抗拒,取了一叠折子而来,第一封还罢了,第二封就是忠勤伯的死,以及裴子云的骄横。

    “好个贼子!”皇帝沉着脸看完折子,良久咬着牙齿说,字字冰冷侵骨,脸色铁青,处理公文时,虽事后更疲倦,只是当时精力恢复了不少,似乎在燃烧生命潜能?

    “此子必有了变化,才会突这样猖狂,查,必须查,还有原本的计划,你负责处理,先缓缓,咳咳。”皇帝怒火发过,一种深深的疲惫涌了上来,心中一凉,暗暗想着,自己最近越来越容易疲惫了。

    听着皇帝的话,红衣太监,说:“皇上请休息,奴婢来理事。”

    “冯提点,随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冯提点听了,跪安出去,到了寝殿外,秋风萧瑟,树上枯叶落下,天空上带着一点黯淡的阴沉,投下大片阴影。

    红衣太监出去后,反不说话,只是沿着走廊踱步,良久,才问着:“你说裴子云,有没有抵达地仙?”

    冯提点听了,连忙应道:“根据情报,裴子云连杀谢成东和地仙化身,怕就算没有抵达地仙,也接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红衣太监听了,不由浮出了阴霾,似乎想通了一个关键,又问:“地仙的战斗力怎么样?能敌千兵么?能预知祸福吗?”

    “根据历代道录司记载,不能敌。”

    见着红衣太监稍有喜色,冯提点可不敢背锅,连忙又说:“可地仙能逃,非是绝地,不能困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根据以前记载,凡是能成为地仙者,肉体神魂都蜕化,六识异于常人,秋风未动,蝉已先觉,说的就是地仙的心血来潮之功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只是每个地仙这种能力有所差异,有的强,有的弱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地仙才难杀,一针对,就有警觉,灾祸难以临身。”

    冯提点说着,见着红衣太监阴霾越来越重,连忙说着:“当然,这种还是可以屏蔽,只是很难,需要很多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贼子,难怪这样肆无忌惮。”红衣太监听了,手都颤抖了起来,似乎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“公公,接下来我该怎么做?”良久,冯提点小声问,红衣太监听了,冷声说着:“你回去吧,以前布置不要取消,但暂时停止活动,以免打草惊蛇,以后的事情,待咱家禀告陛下,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屏蔽的条件,你写个细折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冯提点暗松了口气,有着明确指示,自己就不用背锅了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