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迎接
    晋州·璐王府

    这本是晋州总督府,秋意渐浓,随着雨水更有冷意,府内的花草枯黄,树木也有着枯叶坠落,冬天将至。

    “哐”璐王亲兵穿着甲衣巡查,盔甲和兵器撞击,发出叮当声,而在花园中,璐王喜在园中漫步。

    璐王进了花园,此时云暗天低,远远听到传来一阵琴声,璐王止步听完,廖公公陪伴左右,躬身说着:“这是孙才人的琴声,王爷是不是去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了!”璐王面色郁郁,靠近着池,这池水绿意,一波细微波纹随着鱼兴起,又或是微风拂过。

    荷已有点枯黄,结了不少的莲子,璐王已沿着走廊,抵达了湖中亭子,一阵凉爽的风袭了进来,衣吹得簌簌作响。

    “山雨欲来风满楼,我心中不安呐,谢先生离开不过数日,可昨夜不知为何,我突然做了一个梦。”璐王在这人面前,总能放开心思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何梦让您不安?”廖公公惊诧问着,璐王蹙眉:“梦到不是噩梦,相反,梦到了谢先生回来,与我同游同乐,一时极是高兴,只是临醒时,他为我弹琴,当时听的还不觉,醒来细想,却是辞宾之乐。”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谢先生何时回来,这些日子也没有通信,我心不安。”璐王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着璐王的叹息,廖公公不由有些嫉妒,现在在谢成东的影响有点过大了,心中想着,口中劝着:“王爷,谢先生计谋冠绝,又一身武功,还有王爷派去的五百骑兵,只是回个门派罢了,谅是无事。”

    廖公公的话还未落下,不远处就有道官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有急报。”道官匆匆而来,听着这声音,璐王一惊,就有着一种不安的感觉:“将着消息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道官连忙将资料递上,垂手侍立,璐王接过就迫不及待的翻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裴子云联合祈玄门伏击,五百骑兵战死,谢成东先生战死?”一时间璐王头就略一晕,身体一摇摆,廖公公见着不妙,连忙扶着坐在亭上石墩上,并且冷着脸向道官喝问:“这事可是清楚了?是不是错报,误报?”

    “王爷,已核实了三遍,不然也不敢上报。”道官身子一颤答着,璐王只觉得心中一闷,脸上红青交代,突咬着牙:“你说的难以置信,孤不信,祈玄门一向支持孤,在孤最危难时都没有放弃,为什么现在突然之间背叛?还杀了门中最得意的弟子?”

    璐王说到这里,霍站起身来,气急败坏来回在亭内踱步,咆哮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在!”廖公公立刻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带人立即将我们府内的祈玄门的人拿下,把这事查的水落石出,要有抵抗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道官听着,连忙说着:“王爷,祈玄门道人在谢先生离开后第二日,都陆续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可恶!祈玄门!”璐王更是暴怒,拔出剑对着柱子就砍:“实是可杀,实是可杀。”

    “传我令旨,秦晋二州内祈玄门的道观,立刻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着应声,璐王粗重喘了一口气,从暴怒中清醒过来,突觉得身上发软,又颓然坐下,许久才阴沉沉命着:“速查,裴子云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郦县·驿站

    雨下了一夜,不知道多少树叶落下,地面上铺满了枯叶,这驿站外面看不起眼,其实里面装璜别有风格,房门有公差敲门:“伯爷?要用早点了,今日天气放晴,还要赶路!”

    公差也不敢得罪忠勤伯,说话声音都轻声细语,往日不需要呼唤,偶尔呼喊,里面必有动静,可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,却没有着声音。

    “咦,里面没有动静?”风吹来,一股血腥就挤进了公差的鼻中,这公差常年办案,心中咯噔一下,脸色大变,伸手将门一推。

    房门立刻推开了,只见里面窗户紧闭,有些阴暗,离着门不远,忠勤伯趴着一动不动,身体僵硬,口鼻流出一片血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出大事了。”公差惊恐得双眼都直了,只一下就冷汗淋漓,醒过神来,就惊呼起来,将院里所有的人都惊动。

    押运的刘太监,年纪在五十左右,正起床,听着声音,脸色一变,一跃而起,光脚就奔出。

    正午

    数个仵作在勘验杀人现场,还有着赶到的甲兵和捕快,顷刻之间,驿站里变得热闹不堪。

    县令及押送的刘太监脸色铁青,默默看着,还有正巧路过同住驿站的官员,穿戴着四品官服,也默不作声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公公,忠勤伯是朝廷重臣,虽战败锁拿入京,可官身还在,身上更无携带多少金银,却在这里杀死,真想不透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盗贼都是求财,哪敢杀大臣,而且就算是璐王,也不会对一个阶下囚下手。”县令说着,口水苦涩,就算这事和自己无关,可在自己县内出的事,一个处分免不了,重者更要革职。

    这算是祸从天降了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太监不胜苦涩地咽口唾液,自己的祸更大,当下看着捕头、仵作冷冷问:“可都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这几人相互对望了一眼,小声交流了几句,一人才上前禀告:“刘公公,都是查得清楚了,忠勤伯是一掌击在脑门上,头顶骨凹下去一块,连着脑浆都炸了,当场毙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胆怯的看了看刘太监和县令,又说着:“可桌上还有着酒和熟菜,我已经问了,这不是驿站供应,是外面带来了,看情况忠勤伯都用了酒食,想必是一个熟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看对坐的位置,这人地位不低。”

    这话大家都理解,忠勤伯身份贵重,就算是熟人,坐的位置也很微妙,现在摆的酒食,很明显这人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“这就罢了,最心惊的还不是杀人的手法,是伯爷至死居都未叫喊,院外就有军中护卫,虽下雨,可一个寻常人莫说翻墙,就算近了院子都能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唯一的可能,就是此人懂得妖术,更武功高强,奉命或与忠勤伯有仇,才能让我们近在咫尺一丝不觉。”

    听着仵作公差的结论,顿时刘太监的脸色阴沉,而县令心中也是惊疑,过了良久,这刘太监身子打了一个冷颤,向跟随的道官问:“裴真君座驾到了何处?”

    道官有些迟疑,应着:“下官立刻去查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立刻转身而去,稍过一会入内禀告:“裴真君座架,抵达本县的流水口码头,就在十里处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在场的人都脸色一变,刘太监更是脸色铁青,咬牙切齿,县令心想着:“难道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不将朝廷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却转身对着四品官躬身:“纪大人,您是路过,本不应该打搅,只是我们品级低微……”

    这四品官是参政,看上去五十多岁,叫纪铭,自幼聪颖,勤思好学,一生仕途并不得意,三十七岁始中举,后加入了徐军,遇事敢于发表意见,不避权贵,受到皇帝赏识,只是此人爱憎分明,不假辞色,以致至交好友都宣告决裂,官到参政就无以而继,升不上去。

    纪铭早早就听过传闻,就有怀疑,更憎恨道人,这本不是他的差事,却脸色一变:“来人,我们一起去拜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码头

    一江秋水波澜,秋天下午,依然有些炎热,裴子云靠在船阴凉处栏杆上,一侧一桌,一个刚在水里捞出来西瓜,摆在桌上,仆人用着刀切成了十数块。

    裴子云眺望远处,手拿冰凉的西瓜用着,很是满意,任炜在侧也取着一块,笑着说:“主公,岛上气温比陆地温暖,因此还有这一次秋瓜,这深秋季节也是稀罕物,因此我选着送来,倒是解热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用罢二块,才笑着:“岛上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岛上百姓安居乐业,又迁移了些人,记录有八百余户,新开了三千亩田,现在水田是六千亩,坡田两千五百亩,已可自足,已停止继续开垦,倒是渔业扩展了不少,按照主公吩咐,晒成鱼干储备和贩卖。”

    “盐田已出盐,满足岛上绰绰有余,还有少量随船贩卖。”

    “南方停战,贸易渐渐恢复,现在出海的人,大多往流金岛停靠补充,相比以前至少繁盛一倍。”

    听着任炜的话,裴子云点了点首,流金岛有现在规模,已有海龟之气,这就可代代继承。

    “呼”裴子云吐了一口气,心中欢喜,更带着轻松,任炜笑说:“主公,现在还有一件事,这是小郡主转给您的信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裴子云心中一暖,说:“取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任炜双手捧信奉上,裴子云打开,看了起来,见信上字不多,只是尽是相思之语,看到结尾是个曲谱,裴子云细细读过,手指弹过,琴声在心中闪过。

    “是小郡主自己创作。”裴子云吐了一口气,思念着家,更思念着佳人,就在这时,一人匆忙上前。

    “真君,参政纪铭、刘公公,本县县令,前来拜见,说有要事相商!”这人躬身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,不由冷笑了一声,放下信:“来人,让我迎接下。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