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回家
    杀了忠勤伯,裴子云突闷哼一声,用手一擦,鼻血渗了出来:“忠勤伯锁拿入京,已削爵削职,理论上现在不过是平民。”

    “但实际上还有官气在身,并且还不小,杀了此人,就有反噬。”

    房间外面巡查的声音,远一点的马嘶骡鸣,有人在院中轻步往来声,都清晰可闻,裴子云见着房间内有水,索性洗了脸,又取了折子细细看,又在记忆里寻了些,良久,摇了摇首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平心说,这折子也未必没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松云门的确历史和根基尚浅,对这方面记载不多,但我得了寄托,吸取了许多隐秘,仔细想来,的确有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道人有着神通,自有伟力,只是不能掌控龙气,要是掌握了,哪还有别人的活路?”

    “上古时,还有列仙传流传,只是龙气和仙道背离,一过已千年,其间无仙可闻,显是被朝廷记录抹杀了,这种我也难说是对是错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不该与我为敌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读完说完,手对着忠勤伯一揖,说:“你有此心,必可申辩于明勤皇帝面前,这折子,我不矫情,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一搓,折子就焚烧变成了灰,化成浓烟不见,接着裴子云身一晃,和来时一样快,倏间消失在门口。

    这时入秋,夜雨渐密,时而打得噼啪响,时而飘洒和水雾一样,大街小厢地上积着水,起着泡,裴子云却丝毫不惧,风雨打了上来,立刻偏转,连点滴都不落在身上。

    正清凉着,突眼前一黑,心知不好,立刻扫了眼,见着一处宅院,还打着灯笼,立刻潜了进去。

    再一扫,就直奔一处无人的阁楼,翻身上去,此刻雨下得更大,远近看不清楚,才翻了上去,天地都黯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,裴子云苏醒过来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裴子云就要运起法力,却发现动弹不得,视角旋转,这是一片虚空,星辰在黑暗的天幕中闪着,陨石划过。

    有的星辰宛是火球,一些行星环绕,释放不同的光,随着虚空流浪,不知道过了多久,寂寞和独孤,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陪伴,整个仅仅只在这一小块的区域。

    一种深深的压抑和渴望,深深刺激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,眼前一切都旋转,露出了虚空,整个身躯并不是自己,而是梅花。

    星辰在黑暗天幕中,梅花在星辰中穿过,接着一转,似乎完全变了,向周围看去,看见的是一个小花园。

    花园很小,青草铺着,蜿蜒的石子路穿过,几株月季种在花坛内,远一点是一片片小别墅,显的陌生而又熟悉。

    在花园中,一株梅树一人高,梅枝分两条,似是蟠螭,伸出三尺,奇的是只有一个蓓蕾,但已隐隐有着寒香,闻着倍觉精神。

    “梅不是冬天才开,为什么这里有一株梅?”裴子云看去,一种感觉,这株梅花不应在这里,只是没有想起来为什么觉得异样。

    在花园不远的亭子,隐隐有人,但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谁?”裴子云喊,只见一个隐隐的人影在向自己招手,隔着距离,看不清道不清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裴子云一惊,就要拔剑,却摸了一个空,咦,我的剑呢?

    恍恍惚惚,似真似假,上前去了,只见着亭子里有一人,手里拿着一枝蟠螭的梅花,对面和裴子云坐了,说:“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折得梅?看上去有点熟悉。”裴子云笑:“是送给我的吧?”

    说着接过梅枝,嗅着清香,这人说着:“这是园里的梅,我要走了,不管怎么样,你我也是交情一场,特来告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天资纵横,才气凛然,别的不稀罕,就送你这梅罢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,又突然一惊:“走?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尘归尘,土归土,我能去哪里呢?”这人神色有些黯淡:“我自然就是回家去,不但你,还有这梅花,也要落叶寻根,这就是它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说着,花园内变化,下起了雪,只见初是小雪,渐渐片片鹅毛大雪落下,花坛、草地、亭子都叠了一层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手中的梅又不见了,而在不远处显出梅树,这人搓着手,似有些冷,说着:“陪我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只见亭子桌上摆着上了几个菜,炉里热起来了酒,这人将杯斟满,向前一推说:“请!”

    裴子云接过,与这人一口饮了,把玩酒杯,酒杯圆润有致,上面青色竹纹,显得好看,这人无奈一笑,说:“其实,我还是有点不甘心,当年我为了复仇,以梅花为条件,事实上我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时已无法悔改了,我只能给你添点难度,只是你才情太高,这难不倒你,只得一点点给了你。”这人声音里带着一些落寞。

    裴子云不知道什么时多了个折扇,挥扇一笑:“你说得委婉,其实你给我惹了许多麻烦,不过这个我也想到了……唉,我得说下,任凭你曾经有着梅花,但也得才情御之。”

    “师门,谢成东,璐王,朝廷,一有不慎,就兵败身亡,不管怎么样,我杀得了谢成东,已经对的起你。”

    这人将着酒杯放下:“你说的是,命运阴阳气数运命交错,其实我已经消亡了,只是一是有点不甘心,二是把梅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梅花也有自己想法,你可愿意完成梅花的任务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?”含糊之间,裴子云问着,突有所悟:“回家?”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。”人影含糊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不肯呢?”裴子云问着,见人影不答,沉思良久,说着:“梅花这个要求,我可以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人影听了这话,就将酒杯斟满,举了起来:“你赢了,对母亲和叶苏儿好点罢。”

    说着举杯喝完,才放下杯,似还带着眷恋四看,久久不能忘怀,在空气中却渐渐变得透明,化成了光点消散。

    裴子云突警悟,这人其实是原主,情急下大叫:“原主,你又干了什么,你说清楚,梅花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家,它想回什么家?”

    正惶急着,裴子云一个寒战,醒了过来,向四周一看,还是身处阁楼内,原是一梦南柯。

    风雨还在下,透窗而入,看了天色,此时浓云轰鸣,雷声隐隐,凉风习习,雨点如注,阁楼已变得黄昏一样晦暗。

    只是虽雨下的大,但似乎并没有过多少时间,而回思梦境,宛然在目,在一片雨打竹木声中,裴子云仔细想着梦境。

    “原主果是不甘心,后悔了,在任务里搞了鬼,给任务加了难度和限制,但听起来不能改变已定的程序,随着任务完成,一点点把梅花交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随着最终任务的完成,却不得不把梅花全部交给我而形神都灭?”

    “唉,人已经死了,还能计较什么?”

    正想着,天上一雷,阁楼都一亮,紧接着是雷声,裴子云的心一缩,沉声说着:“系统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格杀谢成东,夺取中央龙脉(完成)”

    “你已完成了原主全部任务,获得梅花的五色花瓣权限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接受梅花的回家之路,新任务开启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目光盯着上面,突有所感,化出一面水镜照了上去,果一朵五色梅花,在自己眉心间。

    裴子云散了水镜,扶着自己平滑的下巴,望着窗外的大雨沉吟:“看来,原主的确灰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回家,梅花想回什么家?”

    “而且,要是我不答应,又会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在梦中,裴子云恍惚,但这时沉思良久,更觉得原主阴险狡诈,到最后还涉了陷阱,他隐隐明白,要是不答应,原主就能翻盘。

    沉思良久,又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杀死了谢成东,夺取了中央龙脉6.2%权限,你突破了地仙,所属中央龙脉完全开启,你获得了62%!”

    “你感受到了中央龙脉别的权限者——发觉了异位面来客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之路任务正式开启。”

    半透明资料框闪动,红色任务出现:“支线任务:杀死十个异位面来客,汲取它们的信息,完成度1/10”

    “咦,已经完成了一个。”裴子云想着:“是谢成东,不,似乎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当日被地仙追杀,那个妖族的空间?”

    想了良久,不得要领,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“地仙:1层(15.1%)”

    地仙1层,想到这里,裴子云又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北区龙脉1%的权限、西方龙脉1%的权限、中央龙脉62%权限、松云门福地永久性权限10%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全部的权限,以及灵气来源。”

    最后扫了一眼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:第五层(圆满)”

    “云体风身:第六层(圆满)”

    “晋入了地仙预备役,本门云体风身已经圆满,而斗转星移本只有第三重,现在抵达了第五层,这是前所未有,但是加上圆满,就说明上限到了,没有法宝或龙气,自己可杀正五品而无惧反噬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双眉蹙着:“本打算和朝廷翻脸,可是这目前情报,这些妖族许多在璐王军中,自己哪怕是地仙,单枪匹马,非智者所为,难道还得与朝廷周旋?”

    可是想到回家二个字,裴子云更起了疑惑:“梦里不觉得,可现在细想,这花园,这小区,就是我家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梅花还种在我家小区不成?”

    只想着,突深深思念在心里弥漫

    “回家,流浪的太久了,快忘记家的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叶苏儿、初夏、师父、母亲、小郡主、松云门,追杀,反杀,袭杀,这些事情一一浮现。

    接着,又想起了地球。

    自己童年艰苦,少年轻狂,青年得意,种种记忆,宛如昨日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还有机会回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