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七十二章 知我罪我
    裴子云说是逃去,实际上微风环绕,足一点地,就跨出数米,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此时夜色深沉,不远是丛灌或田渠,只偶有秋虫蛐蛐,听来更使显着寂寥,感受着外面注入的力量一点点增加,一丝丝地仙力量在凝聚,裴子云长长吐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通讯符一亮,裴子云略迟疑下,点开了。

    “掌门!”对面显出一个松云门的道人,中年,带着点皱纹,恭谨躬身说着:“忠勤伯的消息,已经得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罢!”

    “是,掌门,经我们调查,忠勤伯被内侍直接锁拿入京,现在在清宁县,并无多少亲兵随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裴子云关了通讯符,足一点,只觉得身子轻轻飘出一丈,向着夜中而去,顿时一叹:“地仙伟力,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只要移动,都会产生一阵风,虽说是微风,可吹在身上,人简直是被推着疾行,虽还不是飞行,可是真正能一夜三百里。

    “虽现在就可抽取任务,但我感觉,等上几天等气机稳固了再抽取更佳。”

    “清宁县离这里是五百里,我追上去,三天内必可追上。”

    “忠勤伯的事,何必再等皇帝处置?”想到这里,裴子云露出了一丝冷笑,潜入更深沉的夜中。

    红桥镇

    天空满是乌云,渐渐浓密,淅淅沥沥的雨打下,带着一些凉,一个人穿行,这些雨落下,还没有靠近身体,就弹开。

    这人才奔到亭子,突只觉一痛,“噗”一声,一口血喷出,当下捂住胸口,闷哼一声,脸色煞白,雨立刻扑入衣服,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这人一迟疑,就入了亭倚柱而坐,但见雨簌簌而降,远近黑夜一片沉沉,风声雨声松声连绵,此人并不观看,只是一等,就见着一点灵光,在地上浮现,对着自己一扑。

    这人立刻有着感应,心有所感,伸手一摸着自己的头发,只见又多几缕白发,顿时变色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不过十重大圆满,虽窥破了地仙门槛,却还不是真正地仙,竟然直接杀掉了我的分身。”

    这人显是地仙,恨恨说着,一种疲倦自身心而出,手又往额上一抹,细嫩脸上静静有着皱纹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地仙本体伸手一抹,额上皱纹渐渐消失,恢复成了光滑,再一抹,白发也转黑了。

    虽看上去还是青年,地仙却没有半点喜意,此时风雨扑面,更觉得寒意,看着天穹不语。

    地仙成就,人体就维持着青春,直到临终时迅速衰老,可以说,对地仙来说,一旦衰老,死时将至。

    阴神损失对他负担也很大,伤了根本,才有此相。

    地仙闭眼感受了起来,许久深深吐了一口气:“只剩下三十年寿命,这一击,至少打掉了我五年寿元。”

    在亭内踱了几步,咬了咬牙,露出了狰狞:“我堂堂地仙,难道也要有死亡的一天?”

    “松云门福地,绝不可能成地仙,那他的山脉哪里来,新发觉的一条?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有什么秘密,能不能使我突破衰老?”

    地仙阴沉着脸想着良久,又扑入了雨中,来到了战场。

    战场上还是一片狼藉,横尸处处,不过已经没有呻吟——俘虏全部被杀掉了。

    祈玄门道人看见了地仙前来,都是纷纷行礼:“参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,裴子云实在太危险了。”一个长老行礼完,就说着,地仙脸色阴沉,一挥袖子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余坎看着不对,就上前一躬身:“真君,现在谢成东死了,我们怎么面对璐王,具体又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听到余坎的话,地仙思忖了移时,踱了几步,久久已有了决心,冷冷的说:“璐王是邪崇之源,不能沾染,趁谢成东死了,立刻命我们在璐王阵营弟子全部撤出,彻底斩断这线,召回的弟子全部审查,有邪祟污染者,或囚禁或诛杀。”

    余坎听着地仙明确的命令,脸色一顿,点头:“是,真君。”

    转身就要走,地仙突有了新的想法,喊着:“慢!”

    余坎止步,见地仙阴沉着脸,一字一句:“裴子云和朝廷也未必是一条心,要不刚才不会把道官默契的丢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杀了谢成东,斩断对璐王的支持,外人不知道有邪崇,自以为我们是站了队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,可以试探与朝廷联系,看朝廷怎么说,必要时,我们可取璐王的消息递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大改,我们可与朝廷合作,我看也有不少人,想杀裴子云后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地仙有些怅怅:“我活了二百余岁,想当年,前朝正是烈火烹油、鲜花着锦的极盛之世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道人就无动于衷,多少道人也有家国之念,以图报效,只是一腔热血,几乎没有能善终。”

    “血太多了,例子也太多了,我今天可以断言,朝廷之心,容不得道人,更容不得赫赫战功的道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其实非常简单,就是道人已经有力量,要是再有庙堂地位,几代后,这天下谁主之?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忠心耿耿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完全没有私心,可你是道人,要使天下人以及后世帝王,认为道人也可用,就为后世道人开辟了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力量又有权柄,危害社稷千秋,不杀你杀谁?”

    “所以不但要杀,还要抹杀历史,使其默默无闻,不为后世效法。”

    “而现在,这个道人,就是裴子云,只凭着这一点,我料朝廷必会接受我们,并且在合作杀裴子云这件事上精诚团结。”

    地仙的眼中幽幽闪着寒光,嘴角带一丝阴冷的笑意:“我实在告诉你,朝廷与我辈,实无一字可信!”

    听着地仙的话,余坎一顿,不得不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道录司

    阳光照下,不过离门口不远就是大槐树,洒下一片清凉,这就罢了,在内更有奇花异草,看去就觉得清凉。

    一些道童正在一处水池前修行,水池中立一个灵龟,仰头望天,随阳光照下,氤氲蒸腾。

    冯敏这时在批阅案卷,突停下了手中的笔,焦躁不安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灵上次的禀告的消息,使我甚是不安,难道出了什么事?”冯敏阴沉着脸向着窗外看去,窗外阳光明媚,却无法安抚自己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提点大人,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只听门外就有一个声音大声喊,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可出事了?”冯敏看着进来的道官,脸上一变就大声问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,你看,刚才张灵通讯,派去道官被裴子云征调,结果遭遇出卖,祈玄门大肆围攻,现在近乎全灭,只剩数人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冯敏听着这话,脸上大变,桌上茶杯都打倒在地,发出了一声脆声,根本顾不得茶杯,看着就问:“派出去的道官几乎全灭,那谢成东和地仙呢?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道官才连忙说:“提点,他们也死了,谢成东被杀,地仙化身也被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手中案卷递上。

    “呼”冯敏看着,眼神看不清楚神色,沉默片刻才抬起了头问:“现在裴子云在那里?可与我们剩下的道官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没有,自一战后,裴子云就消失不见了,我们监督的人只看见裴子云扑入黑夜,就再也找不到了,原来道观没有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这事情怎么处置?”一阵沉默后,道官胆怯的咽了咽口水,看着冯敏问。

    冯敏脸上肌肉有点抽搐,昂着脸想了片刻,冷冷说着:“这事已不是我们可以随意处置了,报告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是,提点大人。”

    郦县·驿站

    雨落下,士兵穿着蓑衣巡逻,在厢房中,灯火亮着,忠勤伯却在内。

    忠勤伯虽说锁拿到京,其实待遇不错,这是一间清雅的小房,一张木榻占了半间,还放一个书架,架上还有些书籍,木案上摆着瓦砚纸笔,点了一盏灯,忠勤伯神色有些忧郁,这时微微抬头,似乎思忖着。

    许久,才长长叹了一声:“我为什么败了?我怎么会败?”

    忠勤伯起身将窗户推开,雨噼里啪拉落下,打在石板上:“我兵败获罪,本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朝廷必要启用裴子云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认为裴子云不是良将,我跟随皇上南征北讨,见人多矣,而此人实是当世第一流兵法家,有此人率军,璐王或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裴子云是道人,本身就有难测神通,又掌权柄,谁人能制?”

    “更不要说,一旦开了封爵重赏,参与中枢的例子,道人纷纷掌权,不就是当年俞朝的祸事?”

    “那几乎使朝廷龙气永久破灭,而使道人窃居神器,要知道,道人有着力量,一旦窃取神器,那以后就代代是道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在当时牺牲了多少代价,连着数个龙气福地几乎陆沉,多少神灵陨落,才得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的确有罪,不过如果要裴子云成主将,还请戴罪立功,监督裴子云,且作出预备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或有一时之功,可杀裴子云乃是千秋之功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罢,忠勤伯回到桌前,取笔墨纸砚,提笔写着奏折,下笔宛是龙蛇,一点点清光而出。

    写完,取折子看了看,吹了吹,叹着:“世人都认为我与裴子云有私仇,唯皇上知我之心,就让我背得陷害忠良,杀害功臣的奸臣之名罢,知我罪我,其惟春秋。”

    只是忠勤伯的话音刚落,房间中突响起了掌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有点莫名其妙,居能突破重重巡逻,忠勤伯惊起,在墙壁上取下了剑,冷声喝着:“谁?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