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追击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不远处骑兵在打扫战场,道官正在给重伤的骑兵包扎,这时听着张灵声音都看了过来,盯着这道人,十数个骑兵冷着脸逼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年轻道人,却是地仙,以换了个躯体,对此毫不在意,微睨了一眼,笑着:“裴子云和我真有默契,杀了你们,朝廷道录司就元气大伤,到时就少了许多制约,你们屠杀祈玄观的仇,我也能找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地仙,裴子云出卖了我们?换取击杀谢成东的机会?”张灵心中突有着一种惊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严格说,是默契!”地仙笑着一哂:“好了,你们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地仙脚踩在地面上,只是一个闪,已经扑至。

    “诅咒!”

    “虚弱!”

    一大群法术的光扑上,地仙冷笑,也不躲避,身侧出现了一圈光辉,道术才落了上去,就听“噗噗”,给这光圈给弹开,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道官连退数步,脸色发白,这时,地仙伸指一点,只听“滋滋”一声,立刻有电弧从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弧似乎将空气都烧臭了,只一个瞬间就到了面前,电光闪过,五六个道官立刻僵住。

    地仙一踏步就是一丈,到了几个道人面前,对着道官的额上一点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”几个道官额上直接破开一个洞,脑浆和血水一下炸开,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流沙!”张灵喝着,又有数道流光落下,顿时在地仙脚下形成凹沙,但地仙竟然踏在沙上,宛一根羽毛,并不沉下。

    “都是白费工夫!”地仙微笑,擦了擦飞溅的脑浆:“地仙是道术之极,要是甲兵还罢了,你们这种道术,根本连撼动我的资格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张灵看着,脸色大变,手紧紧握着,转身命着:“快,快撤,裴子云和贼人有勾结,要把我们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快逃!”

    随着话,道官顿时反应了过来,骑兵原本很疲倦,骑将高呼:“快,快,冲锋,我们和道官汇合杀出去,这些道人要造反了。”

    骑将大喊往马匹一跃而上:“给我们加持,我们冲锋开道。”

    现在还剩下五十个骑兵,身上都带着血,更有伤,此时不但人疲倦了,马匹也都是疲倦了,只是这时,不能松懈,顿时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才五十人,但道术闪过,骑兵全数提矛,铁蹄齐踏,笔直朝地仙逐渐加速,疯狂冲刺。

    “杀!”所有骑兵呐喊,速度越来越快,等着靠近,骑将举起长矛,向前狠狠一刺:“去死!”

    “区区这点人,安能对抗我?”地仙笑完,面色一沉,只是一点,只见一道电弧精准落入骑兵中央,接着,所有人只看到让毕生难忘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前面数骑的马脚一倾,带着沉重力量的马,自己把自己马腿折断,“轰”前面数骑跌下,挡住了后面骑兵的冲锋,顿时连锁反应,不断的跌下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跌下的骑将被自己士兵踏上,顿时炸开血肉,而地仙向前一扑,拔出一把长矛,就是一点。

    长矛总能在缝隙中刺入,只听“噗噗噗”连声,贯入甲衣,在背后透出,一拔血泉喷出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“杀!杀杀杀!”眼见连杀十余人,余下的骑兵疯狂了,数根长矛不管自己人,扎向地仙,带着全部的力量和疯狂。

    “唰!”长矛落下,眼前失去了敌人的身影,再看到时,花蝴蝶穿花一样插入了困顿的骑兵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噗”十数个骑兵的血飞溅,跌落了下去,只一个照面,五十人已死了一半。

    长矛折断,地仙抖了抖矛杆的血水,可惜的一笑,又拔出了剑。

    “快退!”终于剩余不多的骑兵畏惧了,只是有这时间,祈玄门的道人施法,十多个刀客骑马,手上握着长剑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剩余的一个校尉,看着这情况,眼睛都红了起来,一咬牙转身,向地仙冲锋过去,高喊:“兄弟们,最后冲锋,道官,你们快走,把消息报告给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地仙一点,错身而过,校尉头颅炸开,血溅出和脑浆混合一起,一片都是白红,但是余下的骑兵还是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,骑兵军团已全数倒在周围,人和甲都残破不堪,尸体没有多少完整,血汇聚成溪流,空气里全部是浓浓的让人作呕的腥气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张灵手紧紧握着马缰绳,泪水就流了下来,却带着二个道官奋力驾马而逃。

    “真君,不追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是很好?”地仙只一会,他额上就出现了皱纹,他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杀这些道官是我和裴子云的默契,但是锅不能我来背。”

    “经此一役,朝廷道录司元气大伤,又有人逃出,我倒想看看,逃回去后,他怎么样汇报,朝廷又怎么样看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,谢成东必和裴子云死战,怕已经是两败,我此去就杀得他们,可裴子云还有松云门,就让朝廷为我们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万一逃出,更要让朝廷多出点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真君深谋远虑,的确非我们所及。”道人赔笑着。

    地仙一摆手:“不要说了,你们速速收拾局面,我去寻得他们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说着站在原处,沉默闭着眼睛,转眼指着一处:“他们在那里,我先去,你们快速跟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地仙就化成一道风,追逐而去。

    夜色沉暮黯淡,远处隐隐看见一些山峦的影子,地上灰蒙蒙一片,看不清道路,只见两个道人骑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马,一前一后不断的追逐,前面一人正是谢成东,紧紧追逐着则是裴子云。

    道路左右是连绵不觉得稻田,更远处可看见几个庄子,这些庄子都修了围墙,有着水沟,还有人巡逻,听着马蹄声,更是敲响了锣,高喊着:“防贼,防贼!”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想靠近,只是奋力催着马,眼见着裴子云的马越来越近,谢成东回看了一眼,就要施法。

    裴子云已一点,谢成东马蹄处,顿时出现一个沙坑,谢成东一时间拉不住,只见马蹄子顿时陷入了沙中,只听“啪”一声,马腿立刻折断。

    谢成东一惊,却不慌乱,在马上一跃而下,落在地面上,身子晃了一下,就已经稳住。

    “杀!”裴子云追了上来,脸色冰冷,马冲到了谢成东身侧,裴子云一剑斩下,这几乎与马势融合在一处,虽简简单单,但是妙到了颠峰。

    “这厮不过几月不见,似乎武功和道法,都更精进了,这真是不可思议。”剑光落下,谢成东瞳孔一缩,惊出来一身冷汗,一个侧滚,翻了出去,地上潮湿,粘上了一点泥土,看上去有点狼狈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剑落空,也不拉马缰绳,只一按马鞍,就在马上飞跃而下,向谢成东而去。

    谢成东拔剑,眼神冰冷,不急着战斗,却问出了自己想不明白的疑问:“裴子云,你到底使了什么法子?让我的师门都转身来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裴子云不由一笑:“谢成东,我原以为你会继续逃下去,没想到你最终还是选择和我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死吧,死了,你就知道为什么了,因为他们许多人,很快就会下来陪你,你不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说着,剑光一闪,已刺到了谢成东的面前,谢成东早有防备,举剑一挡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格挡瞬间,裴子云左手一点:“衰弱!”

    “抵消!”谢成东心种一惊,这种用剑时还能施法,信手而来,裴子云的道法,比起几个月前,真的进步太快了。

    匆匆伸手一点,闪出一道微弱的电光,顿时将对面的法术击散,但是接着,剑光突一盛,已经及体。

    谢成东对着防不胜防的剑气,顿觉脊梁发冷,只一闪,只听“噗”一声,衣角破了,一点血在裂开的衣中渗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谢成东退了一步,虽只有毫厘之差,但裴子云已经超过了自己,就在震惊中,地上禾稻突扭成了绳索,向着谢成东大腿缠绕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解”谢成东结成手印,脚下灵光一闪,在禾稻中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躲了道法,但剑光直扑而至,剑鸣令人毛骨悚然,谢成东再不迟疑,反手接剑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……”一阵惊心动魄的声音传出,刹那间接触,生死间不容发,连接着数剑,剑光突扭曲折射,神乎其神钻隙切入,谢成东连连后退,已脸色泛白,和裴子云死斗的情况,大大超过预料。

    裴子云道法玄妙,速度非常快,结合着剑法,将第一次遇到的自己打的措手不及,只有防卫,难以进攻。

    谢成东和地仙大战受了伤,这时更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“嘶”裴子云一剑从谢城东脸颊划过,谢成东闪避,脸上一丝红线,削掉一缕头发,谢成东见裴子云毫不停留,继续逼了上来,一种恐惧浮现,不由倒吸了一口气,才将这种不安恐惧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呱呱”稻田里不少的青蛙在叫着,谢成东向后疾退,脚一松,泥土陷了下去,陷下去半脚。

    “不妙!”谢成东脸色大变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