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雨紧
    州府

    秋雨落下,街道口站着璐王兵,偶然盘查过往的行人。

    街道上虽行人相对少些,但并非冷清,只是避雨罢了,璐王定下不得扰民劫掠的策略,倒保留了不少元气,人们都大胆了起来,开着店铺,上街买卖,许多店馆都没有歇店,东街的东圆包子铺更有了不少人排队上门,这热喷喷的包子,冒着热气,让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随璐王打败了忠勤伯,天下震动,晋州当时就有四个郡投靠,而云阳侯李多科投靠,功臣宿将都加快了接触,最近几天,又有数个县来投。

    此时天低云暗,蒙蒙细洒落,璐王亲自送出几个县令,站在院里望天,沁凉的雨丝落在脸上,浑身轻松,定了一会才转身进来,把谢成东的手拉住,笑着:“谢先生,忠勤伯大败,靖难成功恐怕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当日靖难,我虽满怀信心,到底心里不安,现在才塌实了许多。”说着,脸上欢喜。

    谢成东一欠身,说:“王爷,你是天命之人,才能这样迅速得以成势,不过区区两州,我们暂时还不能放松,朝廷虽损失惨重,可根基还没有坏,要是我们轻心大意,恐怕我们也要吃个大亏。”

    璐王听着这话,有些不喜,但转念一想,谢成东说的没错,长长吐了一口气,才转身入落座,笑着:“谢先生,你还真是我的军师,经过你这一说,我却冷静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严格说,我才得了一州半,与朝廷相比,还很薄弱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谢成东一笑,就要说话,这时外面就传来禀告:“谢师兄,师门有消息传来!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出去看看什么事,还请王爷见谅。”谢成东向着璐王行礼,听着这话,璐王摆手:“这是小事,你自去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匆忙出门,道人一封信递上,低声:“师兄,师门急召,要你立刻赶回山门,说门内发生大事,别的道观的长老和师兄弟,都在召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出了什么大事?”谢成东一听,一种不安就浮现出来,惊疑问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门中受了袭击,死了几个长老和十几个核心弟子。”道人露出惊怖之色:“震雷子、静元子等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再具体事我也不知道,师门出了这等大事,召见也是理所当然,您还是要快点回去,涉及新立长老!”

    谢成东听了,踱了几步,掐指一算,脸色连变,一会才说:“好,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道人应命出去。

    谢成东徘徊了起来,此时本来秋雨凉爽,但换了心情,却觉冷风寒雨扑面,眉宇之间迟疑,低声自语:“我虽不如瞎道人算得天机,但也有灵应,这几位长老的确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震雷子还是倾向我们的长老,现在死了,我是必须立刻回去,成为长老,或者至少立个倾向我的长老,要不门里我就力量大减。”

    “门中急召也说的过去,璐王大胜,我也抽得出时间,可我总有一丝不安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谢成东又踱了几步,莫非地仙嫉妒于我?要知道,曾经祈玄门有着多少惊艳绝伦之人,可最后下场,却失踪不见身影,这背后要说没有地仙的推手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,现在还不能脱离祈玄门支持,不能反目,只有回去。”谢成东反复想了良久,叹了一声,又冷哼了一声:“可我不能没有防备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想转身入内,璐王正在批阅公文,见着谢成东入内,就笑着:“谢先生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谢成东神色严肃,正容叩首行礼,璐王一惊,连忙起身扶起:“你这是怎么了,有什么事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刚才我接到消息,我门中出了大事,死了几个师叔,现在召我回去,我是祈玄门的道人,不得不回,只是我心血来潮,有些不安,还请殿下赐我五百甲兵,以防不测。”

    璐王原本脸色欢喜,这时听着这话,顿时一静,要知道谢成东可是自己最重要的谋士。

    “先生,现在是战事最关键,你要走了,我怕心有不逮。”

    璐王徘徊想了片刻,又说:“不过,你师门有召,我也不为难,取我手令带上五百甲兵,有我这五百甲兵,只要不遭大军围堵,自可脱身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一喜,行礼:“谢,殿下。”

    就想离开,又被璐王喊住:“慢!”

    回过首来,见着璐王若有所思,说着:“孤虽还不是皇帝,但孤是亲王,又拥有二州,想必也和以前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单带着五百甲兵回去,孤还有点不放心——就这样,孤立授你真君,赐号良山!”

    话才落,立刻有股力量加身,谢成东仔细体会,这力量性质,其实和皇帝赐的一样,只是相对薄一些,可对璐王现在来说,已经是花费不小了,谢成东心中一热,回身叩拜:“臣谢恩!”

    说罢出了院,这雨,是下得越发紧了。

    齐林道官

    道观中到处结满红彤彤的桃子,弥漫着桃香。

    道童在道观中嬉戏,时不时摘着桃子,很是开心,道人路过就会训斥,让道童安静,不要吵闹了真君。

    这些道童,听着就吐舌跑开,不敢再闹。

    裴子云正批阅最近情报,这时就有着声音:“真君,祈玄门有回信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不由一喜,说:“快,取信来。”

    就见着一个祈玄门道人,跟随道官将信送入房中,裴子云接过信拆开,只看了一眼,就现出笑容:“哈哈,果如我所料。”

    祈玄门道人躬身说着:“是,还请真君定下伏击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立起身踱了几步,看了下地图,想了想,就在一处一点,这是祈玄门的山脉入口,但又不在里面,当下在信上写了几笔:“替我转交,到时我们在此处伏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问:“你们祈玄门可有可以屏蔽军气的法宝,到时我调动重军,防止谢成东脱逃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就带上了肃杀。

    道人听着这话,迟疑了下,说着:“法宝有,不过真君想必也知道,法宝屏蔽军气,自有限制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才说:“祖师命我来前就有吩咐,能屏蔽极限是五百,因此只能屏蔽五百兵,而不被谢成东发觉,再多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,又踱了几步:“有五百就足了,就等你们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接了信,躬身:“一有消息,我们立刻回复!”

    见着道人出去,裴子云脸色阴沉,摆手吩咐道官退下,心一跳,目光幽幽:“我有不安,这个祈玄门的地仙诡计多端,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和祈玄门利益,对付谢成东是不错,恐怕一旦得手,就要对付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不入祈玄门的山脉,怕也有着危险,我来算一卦。”裴子云想到这里,伸指一点,只见空中梅花出现,梅花花瓣都全,只是紫色花瓣稍淡,在空中旋转了起来,带着一种古韵。

    梅花旋转,似乎将天地都映照起来,片刻,梅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凶兆。”裴子云一碰,卦象顿时化成光回到身体中,一些信息传来,不由带了个冷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预料没错,地仙不但对谢成东心存杀意,恐怕对我也一样。”裴子云说着,就是摇首:“到底是活了二百年的人,已经把这世道看的清清楚楚,再不会被外物所迷。”

    “欲把我们一网打尽?真是坚毅果断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又怎会大意?其实我仔细想想,无非就是这几套!”裴子云转了几下,想起来自己在道录司调动的资料,就出去到了外面,问:“京城道录司的道官来了么?”

    门外的道官一听就应:“真君,已联系过了,下午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现在去准备人,到时运过来的东西,我都需要用着。”裴子云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真君。”

    下午,果有十多个道人运着不少的东西而来,足足有一大车,为首道人张灵,张灵的脸上晒得微黑,身后跟着数个道人。

    看着裴子云率人迎接,就匆匆上前,行礼:“参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,道录司以前缴获的都是运来了?”裴子云只看了一眼,就向张灵问着,听着这话,张灵连忙解释:“真君,还没有全部运来,只运来了一部分,剩下的分批次运来,免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也知道不可能一次性获得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君,这是名录。”张灵将一份名单递了上来,裴子云只是一看,心里有了大概,点首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我自不会损坏,来人,将这些东西都是运入我的房间。”裴子云吩咐的说着。

    顿时就有人将车上东西搬下运入房间。

    道录司道官看着裴子云这样着急,眼神一凝,裴子云就挥手:“你们辛苦了,休憩去吧,我已经命人准备了洗尘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事,不许打搅我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转身进了房间,虽裴子云知道,这样举动很是惹人怀疑,可此一时彼一时,自己临着突破,又根本不需要朝廷了,就算有怀疑,又怎么样?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