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六十章 大败
    祈玄山

    山峦叠耸,道观密布,在一处富丽堂皇殿内,地仙微微闭眼,似乎在思虑着,突然睁开了眼,灵光凝聚,伸手推演过去未来。

    只是天机一片混沌,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着推演,将未来蒙蔽。

    “天机蒙蔽,是不可思量的邪崇,还是朝廷龙气?”地仙神色突一红一白,停下了推算,长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短暂瞬间,就受了反噬,地仙起身踱了几步,命着:“来人,把余坎余长老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门外守候的道人,第就是应声而去,稍晚一些,余坎应命而来,行礼:“参见真君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长老,实际上的掌门,地仙看去,这个余坎带点皱纹,额角峥嵘,眼神睿智,就问:“龙气来源,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?有没有查清楚?是朝廷,还是别处?”

    余坎瞳仁中带着幽暗的光,说:“真君,经过我们调查,现在初步确定是璐王,但真君你也知道,璐王打的是靖难的口号,分裂的是大徐龙气,所以现在这事,难以分辨到底是朝廷后手,还是璐王不轨。”

    地仙端坐在上,眼神若有所思,身子向后一仰,慢吞吞说:“不,你还年轻,没有和龙气碰撞,其实这很容易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忠勤伯现在已准备发动战役,璐王处于关键时,此战必有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富有天下,此战就算失利,跌幅也不大,但是要是璐王失利,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,同样,要是璐王胜利,也一举腾飞,正式与朝廷分庭抗礼——无论哪种,龙气都会迅速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胜负,这邪崇内隐藏的龙气,要是变化不大,十之八九就是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变化很大,十之八九就是璐王,到时,我们就知道谁是根源了。”地仙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余坎侧耳倾听,听到这里,心悦诚服,深深的理解:“真君,我明白了,的确这样,只看这战场结果导致的龙气变化,一切都有对应,自然清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地仙也点了点首,凝视殿外风景良久,才说:“如果入侵本门的力量和璐王无关,那谢成东无论有什么秘密和过错,都不要动他,甚至排入核心长老名单,重用他。”

    余坎只是应是,并无一句抗辩,就听着地仙怅怅说着:“这世界成王败寇,谁没有秘密,谁没有过错?”

    “手上染血的人又不止他一人,且他办的相对聪明,没有破得底线,到时璐王胜利,对祈玄门来说,就是好事,别的休提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,我会再次约见裴子云,拼着代价,把他杀了,既给谢成东,也给祈玄门扫清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已活了二百年,拼着余辉,也是值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余坎不敢回,良久才说着:“真君,要是这次入侵手尾,不是朝廷是璐王,那时我们怎么处置谢成东和璐王?”

    地仙脸颊微微抽动一下,冰冷冷的说着:“那就是谢成东背叛师门,直接砍伐我们的根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祈玄门,就算是有福地,又能坚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毁我们历代祖师的道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有办法,联合裴子云,杀了谢成东,剥了他的灵魂,把背后秘密全部榨出来,不如此,不能挽回我们祈玄门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地仙说着,语气透着寒意,隐隐带着金石之音,让余坎打了一个寒颤,当下躬身说着:“是!”

    这就是定下了对谢成东的处置章程,不是璐王出了问题还好,真是璐王的影响,到时就是新账旧账一起算了。

    地仙和第一长老将这事处置完毕,又说:“余坎,你随时监控门中,邪崇隐藏不见,但并没有断根。”

    “福地历代祖师,都还在继续监查,我们更不能懈怠,现在我的化身就去见裴子云,有变化立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君,我立刻安排。”余坎应命。

    只见地仙分身,不再说话,在殿上踏步而下,一步三丈,消失在视野中。

    州城

    大厅很大,只是下着雨,显得有点幽暗阴沉,两行将军个个肃立,忠勤伯居中而坐,身后站着一位校尉,双手捧天子剑。

    主将的威风已经得到,忠勤伯却没有欢喜,脸色苍白,毫无表情,只是沉思,刹那间,已想起了新接到的皇帝的密谕。

    “尔请战督师,兴兵十数万,所索饷银尽赐,尚方也赠,数月劳师糜饷,不但未见尺寸之功,还失了汉中重镇,令朝议沸腾,章奏群起弹劾,朕思之愤懑!”

    “汝胜之,朕自然不吝禄爵,败了,尔畏敌误国,志大才疏,令朕颜面扫地,国法安能饶你?”

    “朕日望捷音,尔其自爱,慎之勤之。”

    虽早有预料,但谕旨朱砂殷红,还是使人胆寒……忠勤伯的心颤栗了一下,回过神来,知道自己再无路可走,咬着牙笑着:“诸将听令!”

    将军“刷”一齐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由我亲率中军五万,是属中军,余下分兵三路,北路由总兵叶林率领,南路由总兵李清河率领,东路由总兵刘宽率领。”

    “汝等限三日内,按照计划,各扑至目标,咬住璐王各部兵力,而我中军一一攻下敌阵……”忠勤伯目光扫视,见众将一一听命,稍觉满意,吩咐: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将军齐应一声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府城

    璐王正在走廊踱步,后面紧跟着太监廖公公,年近花甲,步履还是健捷,几人都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脚步声近来,众人看去,是专管传信的侍卫:“王爷,忠勤伯动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一一具报,璐王眯着眼静静听着,突仰头哈哈大笑,周围几人都是一怔,璐王笑说:“四路大军,围而不打,这似乎就是裴子云的故技,真吓了我一跳,可画虎不成,终只是猫,他却不明白这里有个很重要的前提。”

    璐王说着,看了看谢成东,这计还是谢成东所策划,只是关键时献给自己,当下吩咐:“传令我军,我要各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面前侍卫应命出去。

    秋风瑟瑟,带着寒意,杀气透空而上,与秋天肃杀,渐渐一体。

    齐林道观

    树上桃子已熟了,一只只红桃在树梢上挂着,将树枝都压弯了,散发着甜香,天色已渐渐凉了,九月了,身上衣服都略添置了一些,风吹过,倒觉得舒爽。

    “请!”还是一样的戒备,还是一样的甲兵,裴子云迎出,见地仙化身再次前来,离着五六步站住了,手一揖,笑着:“真君辛苦了,请入内说话。”

    地仙化身面无表情,这次和裴子云见面,隔了不过十天,只见面上已多了几丝皱纹,甚至染上了霜,皮肤也干枯了一些,只是眸子更显深邃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在眼里,心知为了支持地仙化身,这躯体生命在迅速燃烧中,只比战斗好些,不过地仙只要阴神不死,耗费些元气,就可再附体换新躯。

    “裴真君,有些时日不见,倒是悠闲。”地仙说道,两人相见,气氛比上次柔和多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忙里偷得半日闲,地仙难道想要我忙起来不成?”裴子云引着入内,还是上次的水榭,石桥曲曲折折直通,两人分宾主坐了,献茶一过,地仙化身摆了摆手:“那倒不必,你要是忙碌,我们祈玄门下面的道观就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地仙说着,取茶饮了一口,只觉得口腔中一股清香,随口说了声:“好茶”

    说罢,茶杯放桌上,问:“裴真君,朝廷和璐王对战,这次战役,你觉得谁胜谁负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裴子云一笑:“忠勤伯已必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闻其细。”两人说话都是直接,地仙眸子一亮,问着。

    “首先璐王已夺了汉中,进逼蜀荆,天下震动,皇帝自知道不妙,必会督促忠勤伯,忠勤伯就失了战略上的余地,不得不求战,求速战,这就是政治上的失败。”裴子云淡淡说着。

    “其次是朝廷习惯大小相制,忠勤伯其实不能贯彻号令,画虎不成变猫,我在应州分兵,他也学了,分兵四路,北路由总兵叶林率领,中路由忠勤伯自己率领,南路由总兵李清河率领,东路由总兵刘宽率领,我料璐王之策,必是各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原因之一,就是当日济北侯只有半州,失了任何一地,都可能崩盘,而璐王得了锁龙关和秦州,就算是大败,也有着割据之力,故璐王必不会以守郡县为要,而是关键点上卡住敌兵,集中兵力,给予各个击破。”裴子云说着战事时,脸带着笑意,似乎天地战局,尽在掌握中。

    地仙见了,也是心中感叹:“裴子云真是非同凡响,真正掌握了战争精髓。”

    不过地仙身子向前一倾,就要说话,外面有着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一个道人向着这边而来,脚步匆匆,手上握一封情报,见着裴子云说:“真君不好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慌张?”

    裴子云抬首,看着道观,就皱起眉,只见道官跪在面前,将信件呈上:“真君,忠勤伯大败!”

    地仙听着着道人的话,都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忠勤伯败了,这样快?具体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裴子云没有说话,接过信件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璐王击破北路军,随即回师伏击赶来增援南路军,阵斩李清河,接着与东路接战,再次大胜,刘宽仅以身免。”

    “忠勤伯不得不连夜撤退,损兵折将不计其数,整个战局溃败了。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