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以攻代守
    “驾”随着一下焦虑的声,一个传讯兵打破早晨宁静,惊起了不少鸟,向州府奔去。

    州府街道热闹的人流因最近战事有些不景气,行人也少了起来,见快马加鞭的传讯兵,众人纷纷惊散。

    这种十万火急的传讯,遇到阻挡,可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传讯兵向忠勤伯的府邸而去,转眼进入了总督府,并且呈上了急报。

    忠勤伯略一迟疑,就接过了看了,顿时勃然大怒,只是没有爆发,脸上阴晴不定,起身踱了几步,其实这处在总督府深处,很是幽深,但吹了些风,怒气还没有消失,回来将茶杯往地面一摔:“混账,一群混账。”

    骂着,坐了下来沉思。

    “璐王真是阴险。”忠勤伯敲着桌,皱着眉,暗暗想着:“难道是我的战略有误?”

    这念在忠勤伯的脑海中浮现,脸色一变,伸出手轻轻拍了拍,似要将着这些情绪驱散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承认,我是参考了裴子云在应州对付忠勤伯之策,但又经过了幕僚参议,断无弊漏,怎可能有误。”可这念在忠勤伯心中挥之不去,神色凝重,将数封折子又取了出来看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璐王骑兵这样精锐,运粮队,十次有五六次被袭杀,郡县有兵接应,也被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导致郡县交通之间被分割,更可怕的是,这些骑兵嗅觉非常灵敏,我几次设下埋伏,却也被躲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想困住璐王,不想反被困住。”

    阳光照在窗户,外面鸟在叽叽喳喳,往日风景到了今日,却是扎心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召集诸将。”忠勤伯似终下了决心,对着门外吩咐,就有人应命而去。

    议事大厅

    厅前亲兵站列两侧,个个按刀目不斜视,钉子一样直立,一派肃杀,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,空气都变得更燥热了。

    主管粮草的是督粮参议,正四品,看上去四十左右,坐在将军一侧,精干脸上惨白,汗从额上不断流下,用手巾擦着。

    忠勤伯,似乎看着案卷,神色泰然,一言不发,许久,才抬起首,盯着督粮参议,突手一拍,站了起来,将粮道被袭册子扔在督粮参议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袁嵩,你身为督粮参议,屡失粮道,按照军法,实是应斩!”忠勤伯咆哮,脸色涨红,袁嵩才捡起案卷,听着这话,连忙跪在地上:“伯爷,伯爷,实是事出有因,璐王军不知为何,极其凶悍,我方粮道,根本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不是对手法?”忠勤伯看着问,冷意浓烈。

    “伯爷,原本话我不该说,子不语怪力乱神,可璐王骑兵多有异象,妖魔附体一样,有人禀告说璐王骑兵里看见了豹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运粮,不过是厢兵,怎能抵挡这种妖兵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朝廷有道录司,这些事情都是半公开,道术不能对抗,璐王军中有豹人,真当我愚痴了?来人,拉出去斩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有着甲兵上前,就要拉督粮参议出门。

    “大人,饶命,我所说的,句句属实啊。”督粮参议挣扎大声喊:“大人,非我战之罪啊!”

    声音凄惨,几个将军相互看了一眼,上前求情:“伯爷,我等也有罪,未能剿灭璐王骑兵,还请伯爷饶恕了袁大人,临阵杀大臣,甚是不详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环视众人,他其实也不想杀,只是失了粮道,总有责任,不过现在不是前朝后期,官员泛滥,四品已经算是大员,杀了容易,后果就难说了,现在有人求情,就叹了口气:“既诸位将军求情,可免其死罪,不过死罪虽免,活罪难饶,打二十军棍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甲兵答应一声,上来按倒,噼噼啪啪一顿打,督粮参议是文臣,哪经得起这样打,不过十棍,就昏迷了,到了二十棍,气息都弱了。

    “抬下去好生治疗。”忠勤伯略懊恼,不过这也没有办法了,转脸问着:“现在局面,你们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将军听着相顾无语,许久才有一人说着:“伯爷,秦州接近马地,骑兵多,来去如风,单纯步兵很难对抗,原本我们还有一些骑兵,只是不久前一仗折了进去,现在我们只有五百骑,只能护卫中军。”

    “虽已向朝廷求援,据说骑兵在征调,可还需要时间,一时间却是无法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忠勤伯觉得心中一塞,说不出话来,一种颓废的感觉在蔓延,沉甸甸的,许久才说:“那就这样吧,你们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将军应着:“是,伯爷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只得散帐,原本主意又是动摇了起来:“难道真是我的错?璐王真有天命不成?”

    一种不安感觉在心中弥漫,在跟随作战时,忠勤伯总觉得主帅运筹帷幄,并不怎么样难,可是自己真当上了,才知道这重重压力,几乎喘不过气来,带着灌了铅似的步履回去,就有一个文士拿着家信和参汤上来:“伯爷,您辛苦一天了,喝口参茶补补身子,要是您的身子垮了,谁来主持战事呢?”

    这文士是忠勤伯的参谋,平时也尽心尽力,很受忠勤伯看重,只是这时忠勤伯心情沉重,勉强一笑,往椅子上一坐,接过参汤一饮而尽,参茶带着暖意,流入了胃中,只觉得一股倦意而来,整个身子都靠在椅上。

    许久一动不动,片刻才挣扎起身,取家信看了起来,看着孙子出生,不由大喜,眼睛一亮,但凝望着烛光,眼神黯淡下来,半晌叹:“是好事,可是……现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叹了口气:“我本想封锁住璐王,不想反被璐王牵制住,更有骑兵袭击各道,使郡县不能相连,十几万大军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怕未必能给你添风光,落个霉气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伯爷,你为了朝廷尽心操劳,这一片苦心,我想陛下会理解。”文士安慰,听着文士的话,忠勤伯摆手:“这跟陛下对我的信任无关,十几万大军用费,一天要花朝廷十万两银子,我知道朝廷国库不多,陛下又身体不好,安能容我耗费巨资久战?”

    说着,长长叹着:“难道我真不如裴子云?”

    只是想着,就觉得心中一痛,阳光洒下,照在窗户上,忠勤伯恍惚看着灰尘,文士正要再次劝慰,突然有人急急进来,“啪”一声跪地行礼疾报:“急报,汉中被璐王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这是一下惊雷,两个人一下惊呆了,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动,接着,文士醒悟过来,扑到案上,对着地图一看,顿时声音都变了:“伯爷,大事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汉中一得,璐王就能对荆、蜀动手,整个北方震动,要是进一步给得了荆蜀之一,整个天下就危险了,到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时就算我有再多恩宠,也要锁拿问罪,甚至祸及家族。”忠勤伯回过神来,颓然落座,苦笑:“这是一记晴天霹雳啊,我刚才是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指着地图,脸色更是煞白:“最开始,我见璐王不过二万兵,就直扑京城,心中还觉得璐王年轻,很是冒失。”

    “但随之秦州陷入,我才知道璐王是吸引朝廷注意,而给后方整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刚才,我还以为把璐王牵制在此处,动弹不得,可用数倍大军碾压,不想反是璐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反戈一击,破了汉中,形势大改,我反而被束缚在此地动弹不得。”忠勤伯连连苦笑:“我跟随多位主帅出征,甚至跟随皇上出征,平时参赞军机,也是可圈可点,可一旦我亲自主持,却错漏百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果有天生其才乎?”

    “伯爷,这些复盘的话,可以以后再说,现在为今之计,还得是破局。”文士急的说着:“是不是立刻发文给荆、蜀,命其防备?”

    “发文给荆、蜀,命其防备,只是补救之策,天下太平,解甲归田,荆、蜀现在无兵,就算立刻发文,征调防御也不是短时间的事。”忠勤伯瞳仁里闪着寒光,声音喑哑:“汉中北依秦岭,南屏巴山,形成盆地,自古就称天府之国,这还罢了,关键是地形之势,得之就震动半个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这镇,璐王的整盘棋就活了,而朝廷就危险了,皇上是开国之君,不会看不到,要是我没有对策,任凭局面坏下去,怕不出一月,我就要被锁拿进京,委新的大将军来接替我!”

    “所以一切耗时良久的策略,对我现在来说,都无济于事。”忠勤伯终是忠勤伯,刚才懵了,现在已经恢复了镇静和智慧,这时踱着,神色阴沉的可怕,说:“现在之计,只有以攻代守,吸引汉中敌军回师,才能给予荆蜀准备的时间,而解除危局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说完,起身推开了窗户,就见着才推开,天空一声沉雷,一阵风带着腥味立时扑入书房,两人都打了个寒颤,果见大半个天已被浓云遮住,不时传来滚雷声。

    忠勤伯望着天空,再不迟疑,一字一顿说:“传我命令,立刻召集诸将,咬住璐王,不惜代价,与之消耗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死三个兵拼掉璐王一个兵,也是合算,我倒要看看,璐王处在危难中,汉中还敢继续打下去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划过,大雨洒下,重重打在了屋檐上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