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拒绝
    殿内一时静的可怕,地仙沉吟良久,问:“能确定是哪方面的龙气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大徐,但璐王其实是大徐分支,所以璐王和朝廷哪个方面,我们还无从分辨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想办法核实,这可关系着敌人的判断——对了,谢仪和谢成东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?”地仙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一个长老脸上毫无表情,对着一个弟子吩咐:“取调查案卷上来。”

    弟子连忙把案卷拿上去,长老接过文件递上:“徐济成,李愿,伍家勇,已确定是谢仪所杀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罢了,我们派出去的人,调查发现谢家父子常去道观,就是上次被雷霆击毁那座,最奇的是,竟然还是一处小小的风水要地。”

    “虽只是本门龙脉的一个小分支,但最要紧的是,不在本门记录中。”

    “连洞天主持的祖师神灵都没有发觉,这就甚是可怖了。”

    地仙腮上肌肉抽搐了两下,这话说到了关键了,区区一处风水宝地,不算什么,但洞天主持数百里,所有分支应该都在掌握中,不在记录,没有发觉,才是真正可怖。

    当下冰冷冷说着:“祈玄山脉的福地支脉?龙脉大了,总有着一些分支出去,可谢家父子又是怎么寻到?”

    一个长老听了,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:“应立刻召回谢成东,让他把这件事交代清楚。”

    地仙没有说话,目光扫向一个长老:“余坎,你是第一长老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余坎目光幽幽,说着:“谢成东怕未必肯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此子若回来交代清楚,自一切都好,要是不然,恐怕是真有问题,而且非常的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一试。”听到余坎的话,地仙说着,吩咐:“现在这些弟子问题严重,必须限制,传令下去,没有我或长老会议的命令,谁也不许下山,否则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地仙说着,有些烦恼,顿了顿走了几步,又说:“还有,那些入魔甚深弟子,神魂已灭,肉身只有废物利用,正好给我化身当肉身,全给我运到山下,我想见见裴子云。”

    余坎立刻明白了用意,地仙化身夺取了肉体,在战斗时其实维持不了多少时间,这原因就是法力。

    地仙就算撬动了世界的自然力量,可是要使用的法力都相当巨大,因此一具完整的奠基期的道人身体,燃烧所有精血,也不过能战斗一刻时间。

    要是遇到强者更短暂。

    现在却多出了几个,当下应着:“是!”

    太守府

    临着大战,太守府内戒备森严,却有着一行人排着等候。

    府内侍卫巡逻,这时就有侍卫羡慕眼神看着:“那面都是等待奖赏的人吧,还真别说,这些可比我们这些当侍卫的强多了,升官加爵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巡逻,不要羡慕了。”一个侍卫说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太监出来,看着外面候着的人就喊:“简成、广均、桑台、翟总武、谷千山,殿下召见,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太监的声音尖细,听着似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简成等五人进了殿,说是殿,就是太守府的一厅改造,四个盆里盛着冰块,一进去就清凉。

    五人叩拜行礼,璐王穿着一件绸袍,戴着金冠,虽略显疲乏,却神采奕奕,看来战事胜利,使心景不错,含笑看着行了礼,说:“谁是简成?你最近立了不少功,不过你现在还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简成就是骑兵校尉,忙应着:“标下兵不多,原本三百人,现在屡次战事,还剩二百十七人。”

    璐王这才仔细打量,见这人年轻,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,脸上还有个擦伤的痕迹,显的英武,心里满意,口中说着:“这伤亡也不小,不过你作战勇猛,屡克忠勤伯的粮草,我很是满意,提拔你一级,任骑兵游击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上!”简成高声喊着拜下,周围几人都露出羡慕之色,虽骑兵游击其实才五百人,但官职是正五品,这就是骑军的特权了。

    “广均,你也是骑兵出身,也有功劳,晋骑兵营正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,桑台、翟总武、谷千山,虽是步卒出身,但临阵勇猛,斩杀敌将,也晋营正。”

    “孤知道你们现在兵员都不足,给你们十天时间,在县郡厢兵中挑选,补足兵额,准备为孤大战。”璐王说着目视众人,只这一霎,目光晶莹神采照人,这五人都一起拜下:“是,末将(标下)必戮力效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退下吧!”璐王摆了摆手,转身对着谢成东笑着:“虽忠勤伯率军十数万,但大而无当,而我军屡出英豪,积累起来的战功也不小,孤很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见着谢成东沉思,似乎没有听见,又笑:“先生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谢成东刚才看着璐王赏下,却觉得不安,似乎有威胁渐渐逼近:“为什么我越来越不安?”

    这时听着话,醒悟过来,忙躬身说:“这是天数在王爷,良将层出不穷——不过,是不是提拔了快了些?”

    “先生谨慎。”璐王呷一口茶,说:“只近是提拔的多了些,孤昨夜也调了新提拔的人的履历,三十七个,原本我军出身占了一十九个,响应士绅乡宦的子弟十个,降军中戮力建功者八个,这名单没有多少问题。”

    璐王又淡淡说着:“我军以璐王府亲甲为核心,继而秦州,再次是沿途降军,其实现在郡县厢兵不少,但那些只是羊,必须有狼来领军,才能实用,这些人来自各方,唯一的特点就是刚毅果决,能杀人,能打仗,先生多忧了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仔细想了想,的确是这样,略一欠身说:“王爷说的是,是我多虑了,现在忠勤伯的动静越来越大,我们必须有精锐才能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个道理……”璐王说着,又问着:“汉中方面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最近接的消息,虽被我方调动,重心不在,可汉中也集了二万兵,韩将军虽善用兵,但一时没有拿下,也是情理之中,王爷万万不可失了方寸,加以督促,我相信会有好消息来。”谢成东劝着。

    汉中北依秦岭山脉,南屏巴山浅麓,形成盆地,自古就称“天府之国”,这粮食产量还罢了,关键是战略重心不一样。

    顿了一顿,谢成东又说着:“不过王爷要是着急,我可调一批粮草过去安慰军心,顺便问个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你去办。”璐王长长叹了口气:“不是我着急,实是这关系着我方生死之线啊!”

    说罢就结束这次会见,谢成东辞去,抵达了走廊,就脸色沉了下去,心思却不在关中。

    刚才提拔的这些人来自各方,要说是一个组织一个集团,断无可能,可道理是这样,但隐隐灵觉却使自己不安,这里面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正想着,一个道人而来,低声上前说话,谢成东一惊:“师门派人来了?那我立刻就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向外而去,抵达了门口,就见着一个道人,周围还有三个夏布对襟衫的人,看上去是道兵。

    这师门派的道人上前,见了谢成东就一躬:“谢师兄,门中有召,希望谢师兄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一怔:“师门想让我回去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谢成东更不安了起来,似乎有威胁逼近,踱了几步,想了想,说着:“现在璐王事急,我不能离开,否则就要前功尽弃了,只要再等稍过一段时间,我为璐王取胜,再回师门。”

    听到谢成东的话,这道人有些不安,见着四下无人,就低声说着:“谢师兄,可是余长老发了令,要你立刻回去,违抗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将在外,主命有所不受,我现在受了璐王重任,更在这关键战事时,若突然离去,必要恶了璐王,先前的投资就得前功尽弃,你回去这样禀告就是。”谢成东沉重的说着。

    道人看着谢成东,似乎想要说什么,又没有说,叹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谢成东冷着脸看着道人离去,脸色阴沉,而被拒绝的道人到了十字路口,回首看了一眼,一声叹息,向着不远的牛车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天下着细雨,城蒙在似雾似霾的雨中,牛车看上去不新不旧,周围有几个穿着蓑衣的人漠然在周围,这道人上前,靠近牛车,就小声禀告:“真君,谢成东说临着大战,不回师门。”

    道人将着事情全部说着,一一说明,倒没有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地仙这个身体,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面容还平常,只是似乎换了灵魂,眉稍稍向上挑一点,透着冷峻,他听着说话,一时没有语言,只是双目端视璐王居所,在思索着什么,又似什么也没想。

    良久,一声叹息:“紫气垂落?天子气不过如此,可璐王就算得了秦州,也没有这相,看来天数有变。”

    地仙感慨完了,转身对道人说着:“既谢成东不肯回师门,一时也不能查明,那就联系裴子云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道人心里发寒,却是应着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