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五十六章 猜疑
    “杀光敌人一个不留!”校尉阴森森说着,眼见一人要逃,刀光轻轻一抹,这兵的颈血溅得一身。

    得了号令,杀入的骑兵潮水一样迅速淹过抵抗,刀光下,一块块血肉喷溅的肢体落下,看见这个,骑兵校尉格格一笑,见着情况不好,押粮的民丁一下跪下,高呼:“将军,我们都是农夫,不是士兵,饶命,饶命。”

    这时,骑兵已完成了大部分杀戮,眼都是红红,听了这话,看向骑兵校尉,骑兵校尉狞笑着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一刀,头颅飞起,只听着骑兵校尉伸了一下胳膊,冷冷说着:“没听过我的命令?这些人帮助伪太子,抗拒天兵,王法无情,容不得——杀,杀得干干净净!”

    夕阳血一样,洒在地面上,只见刀光所向,一个又一个民丁砍下,地上满是尸体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骑兵将粮食割开,扔在地上喂了马。

    骑兵校尉一脚踏在一个尸体脑袋上,脑浆飞溅,说:“粮食可运的,运回去,不能运,一把火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殷红的火烧了起来了,里面有些还没有死透的人,一片惨叫,令人毛骨悚然,灰烟中一阵阵烧焦皮肉的臭味,骑兵校尉浑身沐浴在血光里,铁铸一样享受着这个味道,挥手:“撤!”

    太守府

    一处厢房,有些幽暗,瞎道人在房间中端坐,眉间一点黑气环绕,眼中许多画面闪过。

    而在面前,有一个人在灯下伏案疾书,看上去三十多岁,见瞎道人睁开了眼,就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又一个骑将,与虎妖融合,又渗透了一个,这将屡建功劳,回来必有升赏,可掌几百骑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数百骑少,可璐王才三千骑,我们已经掌握了大半骑兵。”

    “不单是骑兵,步兵也有着渗透,想必不需要多少时间,我们就能掌握兵权了,乱世兵权最重,璐王因是叛乱,虽打着旗号,可冥土祖先却不支持他,大半靠军气支持,才给了我们渗透之机,军气由我们渗透,其人的龙气也被我们渗透了,就可渐渐掌握这条潜龙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麻烦,以我们联合起来之力,直接控制璐王不就成了?”文士说着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妖皇,其实就是万千妖族合体而成,你只是其中之一,许多事你不知究竟,这也是为了防止天道查觉。”瞎道人叹了一口气,说: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我们完整意识进入,又这样大能量,在任何世界都会受到排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假借天劫,分散变成成千上万,并且每片只知道应该知道的内容,这样哪怕被人炼化,也拼凑不起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除了顶尖的三十六条,别的连妖族的自觉都没有,还以为自己是人!”

    “而璐王有些天命在身,我们直接控制,姑且不说能不能,就算能,也只是第二次被抹杀——要知道每一次抹杀,就算有着准备,我们都损失巨大。”

    文士听着,问:“这样绕着控制,就能瞒天过海?”

    “哪这样简单?就算我们从下面渗透,组成璐王气数重要部分,进而渗透,终也会被发觉而抹杀,而进入下一次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每转一次,只要有收益大于损失,我们都能进一步发展,并且与这世界相融合,直到被承认是土著或占领世界。”瞎道人冷冷说:“其中消涨变化,连我这主碎片,都不能预测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损失大于收益,我们就得潜伏爪牙忍耐,保留火种,其中更不知道有多少牺牲,但是这最后总值得,只要此世界变成妖族世界,你我都终回复苏,又汇成本我,向下个世界进发。”

    文士笑着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听着,突脸色一变:“不对,咦,附身妖气居被消灭了,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文士诧异:“难道那小将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,不是军中,是祈玄门,借着铁锚,偷渡的种子,最早那些已埋了七十多年,最近才成长,这并不突兀,怎会天机有变?”

    瞎道人说着沉思,伸手在空中一抓,细细感应,许久,才狞笑:“不想你们这样机警,竟发觉了,难道是本世界天意示警?可我妖气善藏,就算暴露,也不是随便能去除。”

    “有情无情,飞鳞走兽、石木器具,凡受我妖气启蒙,即成妖族,妖皇碎片,更皆可隐匿,哼,虽说一切隐藏,都有办法破解,可我等初来,再是神妙也难立刻查知,看你们怎么查?”

    祈玄门

    依山而建,林荫密密,古木森森,又一行弟子心怀着不安上前,虽说是消息封锁严密,但是几百人动向,总有风声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等可以进去了。”道童出来,甄容整理了一下道袍,将髻正了正,率着四个师弟进入,都是兢兢战战。

    大殿中摆着一只香炉,云雾薄笼,气相玄妙。

    前面台座,十数个道人端坐,正中一个正是地仙,左右侧则是核心长老,甄容一入大殿,一股渊沉如海气息立刻压了过来,并且鼻子闻着血腥,敏锐的目光更能看见地上血斑,心里大凛,施礼:“弟子甄容,见过真君,见过长老。”

    地仙没有说话,左侧长老缓缓开口,说着:“甄容,你上山十三年了吧?”

    甄容回:“是。”

    长老“唔”了一声,又说着:“最近有邪崇入侵,你不必慌张,只要一照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甄容答着,这长老不再说话,一面古镜突一道光照下,转眼,镜中显出了一个人,显出一些灰气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这些灰气被灵光一照,立刻散去。

    连着四个,都是这样,长老满意点首:“你们可以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五人大松一口气,出得大门,甄容的眼睛却一缩,露出了蛇的瞳孔,回头一笑。

    夕阳撒下,门内都是一种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陈物、元九、李中、吴平、松静。”随着声音,又一群人应声入内,这些人的脸色有些紧张,才入内就见核心弟子将着出口守住。

    弟子入内,还是按照程序,法宝照下,将弟子身上照的通透,弟子身上有些细微异气,却不碍事,纷纷洗净,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“朱缘,张熙……”长老念道,再来一批,法宝照下,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“咦”看着法器照下,又没有变化,长老神色顿时一凝。

    地仙坐在主位,向下扫过,脸色阴沉,负责主持的长老已渗出了冷汗,先前有十几人检查出,现在连着五批,一个也没有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突兀变故,莫非邪崇还能相互交流隐匿不成?”在场长老都是人精,心中都浮现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天大的事情,自有地仙处理,自己只要继续主持就是。”长老想着,就继续念着:“胡德海、张飞英、高超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批弟子进来,法宝照下,这一次净化灵光更强烈,弟子内外都照的透彻,只是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殿内四周金碧辉煌,房间内点着数盏灯,灯发出了淡淡黄光。

    这一批人出去,主持的长老没有再喊进,回身:“真君,情况不对,已连连查了六批,但查验不出任何情况,这些人身上只有一些淡淡异气。”

    地仙面无表情,手指甲“啪”折断:“隐藏查不出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是,这只有二个可能,第一就是邪崇还能相互交流,因此隐匿,还有一个可能更可怕,就是邪崇有着超过我们认识范畴的神识居中主持。”长老躬身说着,这话顿时使在场的人都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地仙坐不住了,起身踱了几步,咬着牙命令:“继续查下去,若再查不出,再来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已经查出的,分析这邪崇的性质,你我都知道,我们道法,虽有层次高底,但都有共性,这些或是低级的邪崇,但同样万宗本源就在这里,我就不相信,查清楚了底细,会发觉不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地仙的吩咐,长老都是心悦诚服,应命:“是,真君。”

    地仙转身而去,在大殿的偏殿有一群长老负责净化。

    地仙踏步入内,偏殿中着灵光闪动,数个长老正使用一件法器对着一个长老,这件法宝形似一幢红云,又似幢盖,再仔细看去,似乎有七层,正垂下了淡红光,想要将阴神中的妖气净化。

    “普通弟子,阴神太弱,妖气结合太深,没有办法,这长老还可一救。”

    地仙想着,突就有一声龙吟,正在净化的幢盖,“啪”一声,出现了一道裂缝,被净化的长老眼中顿时流下血来,而周围数位长老脸色一变,一口血吐了出来,其中一个嘴带着血,伸袖一擦,惊疑说:“这污染力量深处,似乎有龙气,我们净化不了,除非肉体抹杀。”

    “龙气反噬?这些邪崇,混在了龙气中?才有这种威力?”就算是深沉,地仙还是一惊,终维持不住镇静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意味着事态,可能走向最恶化的情况,地仙连转了几圈,还是不甘心问着:“已污染的道人,没有办法清除?”

    “是,要是仅仅道法还罢了,背后和龙气相连,硬是净化,就得龙气反击。”长老说着,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龙气,邪崇,渗透,难道是朝廷布的局?”

    “几千年来,朝廷方面,难道终不甘心,要撕破当年道君拼了长生签下的协议,将道人一网打尽?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