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诘问
    静室中带着浓密灰暗,窗户一点点光照进来,照在了身上,谢成东的肉身,却因阴神两眼流下了血泪,也将着脸颊打湿了。

    一点灵光,地下而出,往肉身一落,顿时睁开了眼睛,只是才睁开了眼,顿时气急攻心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谢成东喷完,似乎还未从冥土打击中回复,觉得脸上有点凉,伸出了手,摸在了脸上,一看,全是泪,不由仰头大笑:“哈哈”

    笑完也不擦,良久,起身抵达窗前,风吹过脸颊,一股血腥弥漫在嘴里,黑沉沉乌云峥嵘而起,一阵风扫过,天色变了,让他浑身发冷,向椅上颓然一坐,仰首望着窗外,喃喃:“还记得余口村……那儿离祈玄派其实很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父亲还没有遇到瞎道人,是平常的弟子,郁郁不得志,已经娶妻生子,牵着我的手回家,门口小黄在迎接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着,谢成东胸口又一阵的闷,不由惨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幼年,跟随父亲修道,自己修道天赋就远超常人,被自己父亲寄以希望,可惜却没有培养的资源,父亲常常咬着牙接差事,赔笑奉承,拼命为自己赚点资源。

    以后遇到了瞎道人,指点多个机缘,终于渐渐宽裕,修行也进步,受门中孙长老的赏识,收为嫡传,父亲显赫起来。

    但父亲一如既往支持自己,后来更为自己夺了一果,常常对自己说:“我天赋有限,能有这个,是硬推上去,再无可能成为地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我寄托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现在被裴子云杀了,这也就罢了,肉身死了还可入福地,还有见面之日,可现在形神俱灭,就是万劫不复,就算自己成就真仙,都再无挽回余地。

    风雷隐隐,谢成东咬紧了唇,满眼是泪,滚动不肯落下,不能自己,喉发出似哭似笑的咽声。

    良久,谢成东才抹了下泪,平静下来,思索:“师门对我的态度转变了,甚至在我父亲被杀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多次失败,想必门内有了意见,只是我和我父都是阴神九重十重,以前又有多次立功,这才有了说话的资本,现在我父殒命,形神俱灭,我在门内势力,恐怕就要摧毁大半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想着,谢成东觉得心中压抑,锤在窗户上,心中满腔怒火无处发泄,更寒心的是师门的态度,许久才踱了几步,冷笑:“成元子,你猜忌入骨,多少惊才绝艳的弟子都莫名消失或者沉沦了?你活了二百年,其实吸干了祈玄门!”

    “我父子为师门增加了多少资源,才得以中兴,多出不少阴神高手,现在就要翻脸不认人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,唯一之计,就是虚与委蛇,支持璐王获胜,只要获得半个天下,我就能突破地仙。”谢成东阴冷一笑:“不过也因你已经活了二百年,本身寿命就不多了,你多次大战损耗,寿元更是进一步损失,你还有几年可活?就算还有几十年,待我成地仙,又有龙气相助,你能阻我?”

    “至于裴子云,我会每天都想想,怎么样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雷打下,将房内照得一片惨白,显得谢成东满是狰狞。

    冥土

    永恒不变的黑暗,阴风刮过,孤魂野鬼在黑暗中游荡,一些恶鬼更在冥土深处,窥视寻找着机会。

    裴子云化成一道遁光,不断向前,只要再向上,就可以回到肉体中,只是这时裴子云却停了下来,立在原地,伸出手对地面点了点,原本顶上的龙气,飞出了数道,落在了地面上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追杀了这么多次,就看我如何反制。”裴子云说,话音才落下不久,在面前又一道遁光落下,落在了裴子云的不远,见着裴子云冷笑等着。

    看裴子云不逃,地仙暗暗一凛,口中笑着:“裴子云,竟想不到,你大胆如此,不逃了?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向着裴子云打量,看一眼顿时一惊,阴神淡淡,宛是琉璃,透着一种圆满的气息。

    外面更有加封的真君冕服,衣冠辉煌,更外面是隐隐蛟影,脸色渐变:“你已经修得了长生,阴神接近圆满?”

    “还得了真君封号,甚至身领钦差?”

    “难怪大胆,敢冒犯我的威严,不过,我让你知道,什么叫小人得志必有祸端!”地仙见着裴子云三重境界,眼神渐寒,此子只借助龙气也就罢了,可没成想今日居已经晋升了长生之境,上次才不过除籍,这样的人,不杀不足以心安。

    这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,手上一握,顿时雷光自起,显出一个雷珠,向着一点,只听“轰”一声,雷珠带着一大蓬雷光涌上去,裴子云同样手一伸,一把透明的剑呈在了手中,手一指:“斩!”

    这剑冲了上去,雷珠打下,两个都极快速,只听“轰”一声,剑光立刻震散,裴子云才一惊,就见着剑身还基本完好。

    只是这雷光似是不死不休,一雷既炸,又一雷接上,宛是连珠,顿时霹雳大震,剑身炸成粉碎。

    只是剑身炸完,余下雷光就不多了,余下打到面前,只是一点,就自消散。

    “原来地仙之威不过这样罢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嘲笑,地仙的脸色一变,手上雷光大变,隐隐又有一颗雷珠形成,比刚才要强烈三分。

    裴子云作势要逃,地仙才要起步,裴子云对着一点:“困”

    地面下一声龙吟,瞬间追上,化成了栅栏把地仙笼罩。

    只见栅栏铁制一样,上端都是蛟形,上面更可以看着龙首,显得异常牢固,地仙才靠近,栅栏释放出电光,打在了地仙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地仙不但不怒,反大笑:“裴子云,你以为世上就你天才,不懂去操纵龙气?”

    “你每一次使用龙气,就渗入阴神,到时就真变成了朝廷傀儡,道基就坏了,这是不知道多少道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换来的真知灼见,真是可惜,真是可怜,松云门到底是小门小户,连这个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说罢,雷珠一点,大蓬雷光,击在了栅栏上,顿时连连扎开,飞溅出千百个火花,栅栏顿时就动摇,形状都要变换。

    裴子云摆了摆手:“此事我岂不知,地仙,你且慢动手,我这次其实是和你有话说,不过我知晓仙人一定会想要将我留下,不得已出此下策罢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原准备不惜代价,将牢笼摧毁的地仙停下了手,一怔:“哦,你我敌对,有什么好说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仙人这话就不对了,所谓敌对不过利益相悖罢了,可利益一致,就算是敌人也可坐下谈判,世上没有永恒的敌人,也没有永恒的朋友。”裴子云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倒不错,近乎哲理。”地仙听着这话,却停了下来,没有再动手,听着裴子云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地仙神色,只是笑着:“你是地仙,灵觉广大,你可查觉你祈玄门最近二十年,有许多特殊变化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化身脸色微变,却是说中了心里了,裴子云也是不理,前世原主记忆里,谢成东是获了大胜,但却没有当上祈玄门掌门,并且成元子到原主最后囚禁的前一年,死的不明不白,这里面深不可侧,裴子云不信祈玄门没有半点警觉,当下冷笑。

    “谢仪本是庸碌,为什么突然间修行突飞猛进?”

    “谢仪父子为什么突然间获得许多秘密,因此为师门屡建大功?”

    “谢仪父子上位时,为什么有多人离奇失踪?”

    “祈玄门扶龙庭,自可得益,可是有必要这样急,这样紧密,这样明目张胆,难道就不怕事败被清算?”

    “真激怒了朝廷,不惜代价,改山换水,祈玄门安能不败,你一个地仙,能挽回败亡?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想想,难道他们父子真是天命之子,只为祈玄门舔砖加瓦而没有隐瞒算计?想必仙人能知晓一些内情。”

    见着地仙脸色阴沉,裴子云大笑:“你有疑惑,可以派人和我联系,我的敌人只有谢成东,而不是祈玄门,我去也!”

    说着一冲而上,穿过前,裴子云一挥手,一道剑光落下,栅栏却不阻拦,直直穿过,落在了地仙顶上,裴子云没有任何停留,对着阴阳之间一穿,一下就回到阳世。

    看着裴子云离去,地仙伸手一接,这剑光落下,看上去不过数寸:“凝气成剑,又一个天才?”

    “谢成东修行快速,有着秘密,我看你也不差。”地仙说完,一股信息传递过去,顿时脸色大变,手一挥,第三次雷珠击在了栅栏上,只听“轰”一声,栅栏顿时撕裂,化成一缕白烟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连连损耗,地仙的身体都透明了一些,脸色阴沉:“不过,的确是要好好查查谢家父子的发家历史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和不久前消失的神秘力量,似乎要结合起来调查。”

    想着这神秘力量,地仙也不由露出了惊惧的神色:“灵觉告诉我,这股力量,给我的威胁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想着,化成一道遁光,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