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五十章 格杀
    谢成东回到了自己府邸,这离璐王有点距离了,入门沿走廊折过一带假山,到了一处月洞门,这里常青藤爬满了花篱,四周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当下看了一眼,折入了一处无人的厢房,见着里面昏暗,正合自己的意,就在怀中取出符箓,才一点,灵光渐渐散开。

    一眼就看见了父亲的阴灵,诧异:“父亲,你怎么出神了再联系我?”

    不过谢成东阴神圆满,立刻醒悟过来,脸色煞白:“父亲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儿,休得作此儿女状,我已被裴子云所杀,现在在冥土,才死了,阴阳相隔之力还没有完全,才可与你通讯,你快快与我接应!”话还没有说完,符影闪过一光,谢仪就变色:“不好,裴子云这贼的阴神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才是说完,一道剑光闪过,符光顿熄,谢成东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轰”随谢成东铁青的脸,天空上又一道闪电劈了下来,照的明亮,大雨中,墙角的竹丛在吹得瑟瑟抖动,一声令炸雷,惊得谢成东一颤,抬起了首,喃喃:“裴子云是如何寻到我父?我父化名出行,行事机密,必知道详情才能下手。”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,谢成东脸色铁青:“我父是长老,父亲一死,我在门中势力就大减了,是谁,谁在泄露,谁与勾结?”

    心中不安,踱了几步,又想:“不对,裴子云凶狠毒辣,必要斩草除根,恐怕我父阴神也难避免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胆颤,这毕竟是父亲,就算对人冷酷,做不到对父亲舍弃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要立刻前去接应。”脸色铁青匆匆而去,寻着静室,吩咐侍卫护卫,端坐就要出神,却是一凛:“不对,这事怕有蹊跷,看来为了周全,还是不得不求助地仙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就取出了符箓向地仙发了道信,将事情都做完,才一运神,阴神自身体穿出,没入大地,一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祈玄·潜稷山

    主殿掩在桧松柏间,偏宫偏殿、亭榭台阁、碑碣画廊到处都是,在阳光下显得蕴茵葱笼,放眼望去,更能看见云雾绕山,隐隐有仙山之感。

    一个楼阁,束冠道人怡然卧坐云榻,突一道道信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紧急通讯的道信?这是谢成东的道信,难道谢成东出了要紧的事?”地仙的眉不由一皱,伸指一点,看了信件内容,皱眉起身:“可恶,裴子云居敢袭击了我祈玄门的道观,看来是真要借着朝廷对我祈玄门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追杀谢仪?”

    “谢仪是阴神九重,更是长老,行动向来谨慎,裴子云怎么知道他的行踪,并且果断袭杀?”

    “难道有人暗通裴子云?”想到这里,地仙都不由皱眉,有人就有江湖,就有争斗,寻思了片刻,想着:“罢了,虽神秘力量散去,查明谢仪父子有着疑点,现在谢仪身死,与我门说不定是好事,但是的确对我门立有功劳,将来可专修神道,为门中出力,我当救援之,或能一举杀了裴子云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地下宫殿处,本修养的化身,又睁开了眼,化成一道遁光,向着一处而去。

    冥土

    有着数道灵光逃窜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道剑光劈中远处山峦,一下山石崩碎,一个阴神闪避不及,立刻炸成粉碎。

    谢仪的眼神一暗:“你们挡住他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几个阴神对望了一眼,阴神死了就是真死了,就连前往城隍都不可能,谢仪这是要他们去死,裴子云明显是追杀这谢仪,现在跟着谢仪走,只有死路一条罢了。

    当下不但不听令,还四下分散逃窜,裴子云不紧不慢,也不去追着别人,只是追逐着谢仪,一边追逐一边冷笑:“谢长老,何必走那么快,你看别人都离去了,我们正好聊上一会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裴子云,没想到你真成长为了我祈玄门的心腹大患,只恨当初,就算乘着损失,也要灭了你松云门,让你再难进益。”谢仪咬牙切齿奔逃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裴子云听着谢仪的话,也不反驳,大笑一声:“是啊,可惜你们错过了,天道昭昭,今日轮到我来杀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谢仪原要吐出的话,哽咽在喉,却一转眼又说着:“江湖有着祸不及妻儿之说,道门拼杀,也不祸及魂魄,你这追杀,却是没有道理,难道不怕成道门公敌?”

    “追杀魂魄,可是你们祈玄门先行之。”裴子云追逐着,脸色冰冷,时不时出着一剑,逼得谢仪逃去,一路追逐,谢仪突露出了狞笑:“你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时候到了。”裴子云说着,突一闪,遁光速度瞬间加快,一下就逼近着谢仪,喝着:“逆贼,当受王法!”

    这一断喝,只见阴神之上,突一团黄气升腾,隐带蛟影,强大波纹散开,令灰雾退避,一爪虚按!

    谢仪阴神就惨叫一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龙气!”

    谢仪喘息着,抵抗着,脸色惊恐:“不,不可能,你竟然阴神带着龙气,而且自动调用!”

    这眼神就似看着疯子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凛,笑了起来:“你想伏击与我,可我也想要借你勾引出你儿谢成东,要不是为了钓鱼,围城打援,吸引你儿过来,我早就把你灭了,你真当我追不上你,杀不了你?”

    谢仪连连使出道法,拼命挣扎,“哗哗”灰黑的河流处,这时远处一道遁光已现在河上空:“父亲,我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来了。”裴子云说了一句,谢仪听着这话,脸色一怔,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不安,裴子云对谢成东大笑:“谢成东,你救援不及,汝父死矣!”

    淡黄蛟龙龙爪一按。

    “不!”谢成东惨叫,就见龙爪按下,谢仪脸带仇恨,却无济于事,呆了呆,“蓬”一声,碎片四溅。

    这些碎片才四溅,在黑暗冥土中渐渐分解,谢成东扑了上去,抓住一片,这一片阴神碎片,谢仪的容颜记忆似乎回放。

    “不”谢成东哀嚎,碎片在谢成东手中继续分解,变成砂砾流出。

    谢成东面孔扭曲,仇恨的目光盯着裴子云,似要冒出火,这时冷冷说:“裴子云,你以为你凭借龙气杀了我的父亲,就不需要代价?你是道人,调动龙气就要坏了道基,不想你如此疯狂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裴子云心里一凛,笑了起来,盯着谢成东:“那又如何?今日我杀了你父,现在我还要杀你,接还要去灭了你的门派,我送你的这场惊喜如何?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着讥讽,这时暗中运神探查自身,立刻发觉,随着刚才调动,一些龙气小蛇一样在阴神内钻来钻去,不断的同化,要将朝廷的烙印打上,只是阴神内,隐隐现出梅花,随梅花一动,这些龙气在阴神中挤了出来,略伤一些元气。

    “嘶”裴子云的心中倒吸一口凉气,果阴神使用龙气有些渗透,要不是梅花还有些阻挡,就伤根基了。

    “难怪谢仪和谢成东把我当疯子,原来这龙气调用,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”裴子云虽心凛,却杀机大盛:“可我有梅花,看来几下内还撑的住,趁此机会,格杀了这谢成东。”

    杀机一起,谢成东立刻感应,顿时色变,裴子云正要动手,“叮”梅花一动,心血来潮浮现。

    “什么,祈玄门的地仙化身来了?”裴子云一惊,向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,心中暗叹,谢成东果是临时,这次杀不了,却笑:“杀父之仇在前,不敢跟我血战,你还算是人子?你可还有半点良心?只要是个人,都不会和你一样,还使计拖延,受我一击!”

    谢成东说破了心思,又惊又怒:“裴子云,待我出去,我必挥军杀尽你九族,灭你满门。”

    “阔噪”裴子云冷冷说着,自己化成了一遁光,向着远去而去,而停留在原处的蛟影,伸爪就是一击。

    谢成东欲追之,顿时受阻,挥出一剑:“斩”

    剑光斩在蛟爪上,“轰”一声,剑光击碎,而蛟影也散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谢成东一口血喷了出来,落在地上,化成星光四散,等着一定神,就见着遁光已不见。

    远处地仙遁光已飞近,谢成东捂住胸口,红着眼,对着远处:“裴子云,我跟你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地仙化身赶至,看着谢仪已死,谢成东负伤,裴子云居片刻都是没有留下,气急:“废物,都是一群废物。”

    说着化成了一道遁光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谢成东跪在地上,手里紧紧握住了冥土的砂砾,父亲死了,自己还受地仙呵斥,可见自己感觉的不错,师门已经对自己父子,起了疑心和猜忌,伤痛和心寒下,两行血泪流下,滴在了地面,化成黑色血石。

    其实要是能借璐王的龙气,未必逊于裴子云,毕竟裴子云所领的只是敕命,但龙气之害,谢成东是知道,不到万不得已,怎肯这样?

    跪着良久,谢成东咬着牙:“你们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起身冷冷的看了一眼远处,也不追,转身而回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