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私礼
    “敕曰:祈圣门所行不法,着栖宁真君裴子云围剿,钦此!”公公又取出第二道旨意朗读,里面更是简单,只此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恩!”裴子云起身,公公宣完旨已换了一副笑脸,并且给裴子云请安:“奴婢给真君道贺了!”

    “任先生,取十两黄金。”裴子云微笑:“给这位公公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任炜说着,入内一会,取出了一个金元宝,公公领罢赏喜孜孜出府,裴子云回首检看,两份旨意不一样,第一个是诏,这道圣旨是青黄两色绢,右首绣有“奉天”二个字,盖有“皇帝之宝”,诏书其实不常用,“诏曰”是诏告天下,按照大徐制度,册封伯爵以上才用,裴子云封真君正好达到这级。

    附有真君衣冠一套,银铸印一颗,厚七分,横长各寸五分,灵芝如意纽,上有栖宁真君四字。

    这份旨意和银印都可收藏,裴子云对着一个道人说着:“这旨意和银印你送回门中收藏,我且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又对着任炜说着:“这敕书和关防,是办差的凭证,你且帮我收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第二等旨意其实是诰书,任免五品以上到一品,以及男子之爵,“制曰”是皇帝亲笔的旨意,规格差不多,盖的是“制诰之宝”

    而这卷是敕书,任免五品以下,盖“敕命之宝”,用的是红绢。

    所以说圣旨也分几等,敕旨也是圣旨,但调用的权力完全不一样,至于钦差关防,朝廷制度,正式官员用官印,均正方形印,用朱红印泥!

    钦差用关防,这其实是长方形的官印,分银铸和铜铸,银铸与总督相当,铜铸与正四品相当,只是钦差用紫红印泥钤盖,显示不同。

    这道敕书的意思,其实已经规范了权限,裴子云可调用郡一级,以及游击将军以下,来完成自己差事。

    而且这旨意和关防,完成后要缴旨,里面的规矩多的是。

    任炜应了,不急着,却满是欢喜对着裴子云认真行礼:“恭喜真君,恭喜主公!”

    真君相当伯爵大位,是道人有史的最高顶点,裴子云从此就可和公侯将相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在应州,裴子云品级和总督是一样,有罪,总督也难拿下,必须上禀朝廷,任炜称主公,显是正式以家臣自居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裴子云大笑,站起来,伸手扶了任炜:“任先生请起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冷眼看着这一切,裴子云把任炜扶起,略一点首,转身微微一笑:“长公主,我知道你的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郡主其实是心事,现在为今之急,就是迅速稳定情绪,我想入府见下。”

    见裴子云这样说,长公主不由一怔,裴子云又笑着:“长公主可是顾忌任先生在场?任先生是我心腹,且我就只有几个家臣,以后千叶的事,任先生是避不过,总会知道,也无需避讳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长公主听了,暗暗松了一口气,神色缓和些,说:“你还算有点良心,不过任先生就不必去了,你跟我一起去可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眼神扫了一眼任炜,率着人上了牛车,只见牛车内点着熏香,长公主才坐下,就说着:“你入府怎么安慰千叶?”

    “我与郡主,一起叩拜附马灵牌,如何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长公主不由真正一惊,这礼仪其实就是灵前婚礼,不由心里混乱,一时渗出冷汗,良久,才喃喃说着:“你要立刻娶千叶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。”车厢内很安静,裴子云淡淡的说着:“我身为真君,千叶身为小郡主,我又有了妻,其实你也清楚,彼此不可能光明正大婚嫁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新封真君,多到府上必引人注意,所以就得想办法一次性解决掉千叶心事,让她安心养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太医说千叶病在心,只要满足千叶心愿,心病自去,自会渐渐康复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具体的解决方法,纪朝宏兴皇帝喜欢上了亲姐姐宁平公主,就让她因病去世,改了名字收入后宫封妃,历朝还有收姑姑或侄女的事,也依靠这手法,这都是有先例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例子,长公主不由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车上有茶,裴子云饮了一口,不急不慢细细道来:“郡主终不是公主,有很大区别,且郡主本是亲王之女所封,但小郡主不是,是属破例,严格说不是真正皇族。”

    “这操作起来,就相对更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听点,璐王大举进攻,区区一个郡主,还不是正牌郡主病去,朝野一点风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故小郡主可以渐渐病危,小郡主只要病去,千叶就自由了,我就能真正娶千叶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听到这里,一阵怔怔,良久垂下眼帘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只才说着,眼泪就落下,怎么都止不住,裴子云见着长公主落泪,心中一叹,不说小郡主是仙道龙脉的一叶,不谈这个,难道自己真能看小郡主去死?

    裴子云自问内心,做不到,长叹一声说:“长公主殿下,或我该改口叫你岳母大人?”

    见长公主没有抬首,裴子云又说:“我知道你因以后难以见千叶而难过,其实你不必这样伤感,小郡主病故了一年半载,我就可以引着千叶来见你,你就说她长的很相似小郡主,收她为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绕了一圈,不还是你的女儿?还在膝下,平时尽可来往。”

    窗外雨哗哗的打在车顶上,长公主没有说话,只取了手帕轻轻擦了眼泪,神态平缓多了,只还带着些哽咽。

    裴子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:“甚至说不好听点,小郡主病去,皇上总有封赠,这些虽悬空在冥土,但等她过几十年离世,还能享用,说来说去,唯一的损失,就是活着时不能公开用郡主名号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流金岛五百户,垦地五千亩,还缺了她的富贵?”

    “可怜天下父母心,千叶幸福你都不愿么?”裴子云一点点掰开细说。

    “呼”长公主擦掉了眼泪,长长吐了一声,终转了颜色,笑着:“虽是掩耳盗铃,但的确也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抵达府中,早见两个嬷嬷迎上来,看见长公主和裴子云下车,只略一蹲福,回首引路,不过见着长公主出去时脸色冷淡,回来时又转了颜色,嬷嬷不由心中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长公主吩咐一声:“你且暂坐,我和千叶细说,一会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尽管去。”裴子云说着,他不再说话,先去喝茶,良久,一个嬷嬷过来一福,示意跟上,裴子云跟着趋过几道门,就见得一祠。

    引着入内,立刻觉得里面迥然不同,暗凉幽暗不说,更重要的是里面一种说不出但很鲜明的力量,宛是入得了水一样,怔了一下,裴子云才适应过来,见长公主已经在了。

    小郡主盛装,却罩着红布,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弄来,裴子云就要上前行礼,长公主叹着:“起来吧,都这个时候,虚礼就算了,你们各到灵牌上上支香吧!”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小心趋至小郡主身侧,见着祠内其实非常简单,正中有着供案,上有着丹青遗容,还有一个牌位。

    长公主站定,向牌位默默三鞠,拈过香方才移步,裴子云吸了口气,拉着小郡主的手上前,拈过香,就听着长公主说着:“一拜天地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和裴子云拜下。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和小郡主向灵牌拜下,再向长公主拜下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和小郡主对拜,起身,就算礼成。

    长公主看着这一切,似悲似喜,叹着:“千叶才出生,我还记得,弹指一眼已十六年,真快啊,你可以取红盖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躬身,就轻轻拿下小郡主的红盖,只见她瘦了许多,眼窝深陷,面色苍白,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即便涂了粉脂,也掩盖不了憔悴,眼红红着,眼泪不断的落下。

    “千叶,委屈你了。”裴子云握着她的手,为她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小郡主摇首:“不,我这是开心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扶着他的手,侧望一眼,回思一下这几年的相思之苦,只觉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在元宵节的烟火中,一个面具,一首诗,这本是偶然遇到的缘分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牵挂着,相思着,直到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偶然收到他只言片语的书信,她就久久回味,一遍遍相看,闻到他的诗作她开心,听到他的功业她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荣耀,更是后怕。

    听到他娶了妻,她就日渐憔悴,不能自己,这使得她终明白了一个事实:她不能没有他,这是命运的安排,她只能依从。

    现在能和他在一起,只是没有郡主的虚号,这又算得什么呢?

    长公主看着她眼巴巴的可怜神态,心里就是一酸,泪又垂下,说话已带了哽咽:“这里不能久留,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千叶,虽短暂一刻,但名分已定,为免物议,你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小郡主柔顺应着,恋恋不舍的看了裴子云一眼,先行出去,裴子云见长公主摆手示意出殿,趋步跟随。

    长公主踏着缓重的步出祠,郁重的心思放开些,脸上已带了微笑,召集了一队甲兵,都一身精悍之气,转脸说着:“你已经是真君,不能没有仪仗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长公主府,说实际,护卫已超标了,只是没有人弹劾罢了,现在我给你一队,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喊着:“过来拜见!”

    甲兵二十人跪下行礼,裴子云知道这其实是小郡主的嫁妆,是保护小郡主不吃亏的人,也受之不疑,说着:“长公主,那我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罢!”长公主虽有话语,可的确不能久留,顿了顿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