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真君
    璐王一听,大笑:“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心一跳,虽说秦州的总督和重要官员,第一时间就被扣押,加上锁龙关一落,整个秦州就群龙无首,只能被占领,但韩宏武只率一万兵,不到二个月,就这样轻易连连胜利,占领全州,简直天助,一时间没有说话,只觉脸上一凉,一抬首,见乌云下了阵雨。

    战场上,有主将高允嘉降了,杀声渐停,只是一眼看去,血水还是流成了小溪,璐王立刻命令:“现在这些人都是我的部下,立刻收治伤员,让军医看护,并且煮上姜汤,给士卒驱寒!”

    “且调查阵亡人数!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军主力不能停,趁着郡城空虚,一举攻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谢成东默默听着,张开天眼远远向着璐王望去,才看着上去,心中一颤。

    只见璐王顶上已有淡青之气,头顶紫气垂落,这也就罢了,周围更是水波弥漫在侧。

    谢成东才看去,只觉得恶心欲吐,一股血腥味涌了上来,这是反噬了,不由低声:“难道瞎道人看的这样准,璐王真有天命?”

    顿时对与瞎道人闹翻有点悔意,心想:“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夜色垂暮,天空中一轮圆月升起,只见漫山遍野都是银装素裹,很是美丽,远处村落这时还有几户房间亮着灯,星星一样时不时眨巴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有着一声惨叫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,只见原本还亮着灯的房间,似乎受到了惊吓,瞬间熄灭了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”

    这一声惨叫的响起,连着狗在不断叫着,恐慌中还惊起了不少的鸟儿从栖息的树上飞起。

    一处洞穴,山洞内阴暗潮湿,钟乳岩悬挂倒挂其上,水珠从着洞顶沿着钟乳岩不断滴落。

    瞎道人在翻滚着,痛苦呻吟。

    “不”

    瞎道人痛苦挣扎,手不断在身上扣着抓着,显得异常痛苦,脖子上青筋凸现,眼睛也睁的大大,看上去异常恐怖。

    瞎道人身上一点点黑色气息在涌动,一个面孔似乎在其中狞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和你融为一体。”瞎道人痛苦的说着,这时狠狠抓着自己的手,似乎这只手完全不受控制一样。

    瞎道人说完,突脸色一变,整个面孔露出了讥笑的神色:“你和你师父,你师父的师父,你们不是一直都依靠船锚,从中吸取力量?现在力量来了,你只需要放弃你的意识,你将获得无比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失去了意识,还是我吗?”瞎道人的挣扎着,只是这个声音,却“嗤”的一声:“我是本源,你现在意识只是后天虚假识神罢了,放弃意识,融入本源,你也将伟大。”

    “与我合成一体,你就可以成就地仙,不,以后还能成真仙,甚至是这个世界的主宰,你抵抗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也抵抗不了,我成千上万的化身都在一起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看啊,你看中的璐王处,我们将使士兵变成勇士,而使勇士变成掌权者,这就是我们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着他们,你抵抗不了,还不如投降。”这声音就是魔鬼的低吟,一点点将人引诱地狱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

    瞎道人的身体随着心脏剧烈跳动,一时间涨的通红,黑气一点点吞噬着瞎道人的意识和灵魂,随着黑气涌上去,面孔的痛苦和挣扎消失,露出了微笑,随着这笑,瞎道人的身体停止了颤抖,平复了下来,灵魂只剩最后一点灵光,就在这时,三面巨人虚影出现,张开了大嘴,一口将这点灵光吞下。

    瞎道人一时间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,姿势有点僵硬,身上黑气一点点一点点涌了上来,就和一只蚕虫在吐思结网一样,全身包上一个黑茧,里面传出心脏的跳动声,一记又一记,不断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这声音人的耳朵听不见,向着远处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璐王军营

    军营中人来来往往,到处是篝火点燃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吃肉,吃肉。”一堆甲兵这时在篝火前,大口吃肉,今天大胜,连着士兵都有肉食发下。

    军营一处帐篷,数个新提拔的营正正在喝酒。

    “校尉,你杀了朝廷的骑将,连升二级,真是让人羡慕。”一个营正举起酒杯,看着面前校尉说着。

    李恒远一笑,说:“这机会以后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见着诸人都停杯听着,他吐出一口酒气,说:“大家别急,你们想想,王爷才举义兵,开始时兵不过二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单是这里就超过了四万五千。”

    “人多了,官也多了,有的是位置等着我们,而且打仗不是熬资历,谁能善战,谁能拿命去搏,谁就能升上去,兄弟我只是先行一步,以后帐多的是,大家机会也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平实恳切,说到大家心里去,在场的营正都年轻,个个二十五六,正是气盛时,一时间纷纷说着:“校尉说的是,来,干杯。”

    营正一时间都举杯,李恒远正要说话,突听到了某种声音,眼就红了,脑袋摇了一下,说:“什么声音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知道为何浑身血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吼”李恒远站起了身,呐喊着,拔剑舞了起来,只见剑舞虽粗拙,却似乎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一个营正有点醉意,先一惊,紧接也随着嘶吼起来:“好剑法,难怪李校尉能杀骑将,不过校尉大人,你喝醉了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大笑,说着:“李校尉醉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仅这样,军营中还有几十人都热血沸腾,呐喊起来,声音宛是狼叫,充满着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京城·裴府

    话说这院子不算很大,但贵在有历史,院中有一颗树,枝叶繁茂,遮得下面沉沉幽幽,夏天坐在这里,风徐徐吹过,半点暑意也不会有,就算有小雨,也和伞一样遮挡了。

    可所谓晴雨都适宜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在树荫下下棋,任炜正凝神想着,听裴子云说:“任炜,你这一步走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花了眼,下错了一格!”任炜笑着。

    “下棋无悔。”裴子云说着,就取一个白棋点上,顿时任炜这一片吃掉,一下去掉了五六子。

    见裴子云吃掉了棋,任炜也不生气,看了看天,见着雨丝弥漫,说:“这几日京城雨倒下的频繁,公子棋艺又是渐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茶开了,我去斟茶。”任炜说,把茶炉熄火,取茶壶倾入茶杯,茶叶在滋滋叫着,立刻就有着淡淡的茶香扑鼻。

    取茶,悠哉悠哉小口啜一口,一点苦味,转化成了清甜,余味悠长,裴子云叹了一声:“真是好茶,闻着都是享受。”

    此时有着太阳雨,太阳西斜照一片明媚,雨丝却还在下,这明暗都映在了棋盘上,任炜不禁喟然长叹,说:“兵战凶险,一着不慎,满盘都输,达平郡的高允嘉听说是也算猛将,经历开国,不知道能不能阻挡璐王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实力是璐王百倍,要是能挡住,璐王兵锋的锐气就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胜负就在这一线之间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持一子:“任炜,你下棋分神了,天下事重要,可棋盘之事也不能小觑,对战时想的太远,就可能错过眼前。”

    任炜这时持着棋子,随手而下,顿了顿说:“哎,公子,天下大事关系公子前途,我岂能不担忧,要抵抗不住,京城就震动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而不语,下着一子:“你又下错了,杀龙!”

    “啊!”任炜惊呼起来:“公子你这可就是乘人之危了啊。”

    向着棋盘看去,棋盘上黑白纵横,一片棋子都陷入了死地,任炜仔细看了,叹着:“十数棋前,公子已下了妙招,公子棋路,真是出人预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局你不认真,我们继续开一盘。”裴子云笑着,取杯饮着:“茶凉了,不过这茶越凉越香,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任炜喝了一口,果与方才不同,方才水烫,显的香醇,这会凉了,就余幽香,清冽沁人,任炜说着:“果是三代才学会穿衣吃饭,喝一口茶都有学问!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一个道人进来,大声:“掌门,达平郡大败,高允嘉投靠了璐王,秦州也被璐王统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任炜大惊失色,正巧下着,手一颤,顿时附近一片棋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看来下不成棋了。”裴子云放下杯幽幽一叹:“朝廷争论,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吧?”

    自己虽有道人,可得到消息应比朝廷晚些,皇帝终是开国皇帝,必有决断,正想着,门外就有叮当声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来了。”裴子云站起身看上去,见着有侍女给长公主撑伞,雨水打在了雨伞上,长公主神色凝重,走到裴子云的面前,盯着裴子云,一时沉默,良久,才问着:“你会善待她,爱护她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”这话有点没首没尾,但裴子云立刻明白了,点了点首,听着这话,长公主脸带冷色:“记住你今天的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长公主一摆手,只见嬷嬷而出,一个太监下来,喝着:“有旨意。”

    任炜连忙回避,并且立刻请出了香案,裴子云深深拜下:“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太监待得裴子云三跪九叩毕,打开圣旨,朗声读:“诏曰:栖宁真人勤劳王事,卓有战绩,深合朕心,与国有功,朕岂吝封赏,加裴子云真君,还领原号,钦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