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反制
    见着虞云君远去,裴子云对一人说着:“去请着任先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亲兵应声而去,这才回转到厅内端坐。

    长公主,裴子云与其打过不少交道,颇讲规矩,许多事情更看的透彻,这突然其来的逼亲,总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这时传来了任炜声音,裴子云回神过来:“进来!”

    “你看下忠勤伯的折子。”见任炜进来,裴子云笑容里带一丝狰狞,语气平静,又把自己刚才和温夫人的话说了。

    “贫贱之交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。”任炜细细品读完了折子,一时间想起了妻子,顿时眼角有些湿润,将折子往桌上一放。

    “公子对苏儿小姐之情真是深厚,这话让人赞叹。”任炜说着,话一转,神色已完全阴沉下来,浓密的眉微皱:“公子,忠勤伯不怀好意,甚是狠毒,真是蛇咬一口,入骨三分,而长公主逼迫公子娶嫁,怕也不善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听着任炜这话,裴子云眉紧锁,眸子闪着幽光,没有说话,就听着任炜说着:“而且欲辩都难,忠勤伯折子说了,公子未必有祸乱之心,但有祸乱之力公子总不能废除自己道法,安安心心当个闲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心险恶,皇帝听得一句半句,公子就危矣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“嗯”了一声,脸色阴郁,踱了几步,冷冷的说着:“哼,说不定皇帝就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见任炜目瞪口呆,裴子云摆了摆手:“长公主素来讲规矩,可她为什么要把忠勤伯的秘折给我?”

    “私抄大臣密折,这是大罪,长公主冒这个风险实在出人预料,且还是按照原本抄录,而不仅仅是传张纸条!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到这里,仰首看着屋宇,似是遥视天穹,久久才叹了一声:“就算为了小郡主这因素,但我不觉得长公主会这样肆无忌惮破坏法纪,这可是大忌!”

    “而且,大徐规矩,公主附马正三品,郡主仪宾正五品,县君仪宾正七品。”

    “要当郡主仪宾,就得受正五品官职,哪怕是散官,这可与上古约定的真人真君不同,是官身。”

    “官与道难并列,这就要冲散道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任炜不由悚然股栗,就听着裴子云一冷冷说:“所以忠勤伯的折子、长公主的说亲,结合起来,很可能就是皇帝的意思有人说你未必有祸乱之心,但有祸乱之力你要是自废道法,乖乖给我当个手无搏鸡之力的文臣,朕就信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皇帝也有安抚把郡主嫁于我。”

    任炜听着这话,冷汗渗了出来,一句话也不敢说,裴子云说到这里,脸已经完全阴沉下来,深邃的眸子闪着寒光,肌肉抽搐:“我平乱有功姑且不说,辛苦修持才有今日道行,结果还要我自废道法,皇帝真是当久了,真是好大的脸!”

    任炜这时听到裴子云这样大逆不道的话,身躯一震,心中挣扎许久,才抬首说着:“公子,话是这样说,可这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,与皇帝抗争怕是艰难,生死难测啊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任炜正了正冠,向裴子云行了一大礼:“公子,为今之计,或答应了长公主,或远避海外,要不恐有大患。”

    听任炜这样说,裴子云踱了几步,突笑了起来:“哈哈,不必了,我已经有了计较。”

    见裴子云这样说,任炜有些不解,裴子云这时神色舒缓起来:“忠勤伯的计略,其实很容易处理,他既这样说,我就称病称疾,璐王谋反,我不语一句,皇帝要是问我,我就说着贫道愚昧,忠勤伯远胜于我,国家大事,多问忠勤伯才是。”

    任炜听得迷糊,裴子云见任炜不懂,只是一笑,继续说着:“忠勤伯的办法其实非常简单,你亮了剑,寒光闪动,他就把剑光锋利之处,直接给皇帝细看,皇帝自然心惊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这反制也非常简单,称病称疾其实不是单纯韬光养晦,更重要的是把忠勤伯推上前台。”

    “推上前台?”任炜喃喃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忠勤伯忠于国事,这次围剿璐王,非此人不可当主帅。”裴子云冷冷的说着:“你还不明白?才德不配其位,和平时期还能遮掩甚至得上司欣赏,战时敌人可不会给留半分颜面,遇到了软柿子,肯定向死里捏。”

    “忠勤伯这种人,就得把他推到风尖浪谷去,自然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落下,任炜顿时明白,宛是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千古忠臣干将,轰轰烈烈没有下场,多的不计其数,一片诚贞付之东流,很多就是使皇帝感受到了威胁而小人屡次得手,也是看中了这心思。

    但是小人之所以是小人,就是因他才器不足,所以要暗算别人,一旦推到风尖浪谷去,立刻就暴露了原形。

    不但是战场,朝廷,就是小到一家一族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遇到只会暗里挑拨的小人怎么办?

    想办法送他去前线或要职去!

    任炜回过神来,向裴子云一揖,说:“真正受教了,我真是心悦诚服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就笑了,清朝平定大小金川,阿尔泰革职、张广泗被杀、讷亲赐死,历时五年、耗银7000万两。

    和珅深受圣眷,谁都得避让三分,要是有人能使他担任一些关键职位,特别是军事岗位,就算不和讷亲一样被赐死,也下场惨淡。

    反制核心就是,不让这些人上关键岗位,不让眼睁睁作个大死,是斗不过蒙着圣眷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要有人能使秦桧主持战事,秦桧下场会怎么样呢?

    再想起王明搏古领苏联旨意,党内谁能反抗?也就是领了军事结果打的落花流水才失了大权。

    不让国家死掉几十万军,不丢个几省(州),那能让皇帝清醒清醒?

    裴子云暗暗冷笑,却不多说了,只见任炜又问:“这反制方法是有了,可是公子的现在处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放心,若璐王没有谋反,我的确有危险,可现在璐王谋反,为了以防万一,我不会有危险,再说哪怕有危险,我一身道法武功,只要不深陷死地,又哪是容易拿下?”

    任炜这时点了点头,的确这样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摆手:“任炜,师傅为我张灯结彩迎娶苏儿,你去京城,想办法吹捧忠勤伯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使人上书,让忠勤伯为平定璐王的主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难,宿将已和皇上离心,文臣又不能用,除了我,只有忠勤伯有这个资历和威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能迟疑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,我立刻去办。”任炜应命,这时丝毫不迟疑,转身而去,裴子云出门下阶,抬首看着远处天际。

    远处蓝天,白云被阳光染上了晚霞,带着艳丽,不由低声:“婚嫁迎娶,不知叶苏儿现在又是什么心情呢?”

    素月门

    山峦叠耸,山崖树木青葱,在这山崖上立一亭,亭中一缕晚霞照落。

    叶苏儿眼神凝在了剑尖,轻轻挥舞,剑光如雨,一剑又一剑,射出银光,片刻长剑一慢,又似月光缠绵。

    这时一只蝴蝶飞过,落在剑上,舞动着翅膀,许久,叶苏儿长剑一收,腰侧取下笛子,轻启朱唇,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对某人的情意,又似述说天地轮转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

    叶苏儿一曲奏罢,不远处素月门门主轻轻鼓掌,青葱手指,更显诱人。

    “姑母”叶苏儿行礼,见叶苏儿成长,端庄秀丽,道法武功大成,女郎眼有点湿了:“苏儿,见你的样子,我却想起来了你父。”

    听着自己姑母这番话,叶苏儿诧异问:“姑母,你为何哭了?”

    说着取出手帕上前就要为她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“姑母是欣喜的紧。”

    女郎接过了手绢,笑着擦拭眼泪:“今日是有一件喜事说与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姑母请说。”

    女郎笑着:“第一件事,是你家裴哥哥,今日除籍,晋升八重,离地仙长生只剩一步。”

    听到素月门主的话,叶苏儿不禁露出了笑意,问:“姑母,第二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就是迎娶之事婚礼,你两早日喜结良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一时间叶苏儿惊喜,又是带着彷徨说:“裴哥哥,他为何突然想到嫁娶。”

    听着话,只见女郎将着事情说罢,听到贫贱之交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这里,叶苏儿顿时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三日,大吉之日。

    素月门中四处都张灯结彩,贴着大红喜字,门中道人都是四下奔走忙碌,脸上带着喜意。

    房间中,叶苏儿化妆,脸上带着欢喜,在其身侧一叠诗词放在其侧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裴子云为其写的诗词,轻轻拿着,一片片细细读着,眼泪流下,她的姨擦去眼泪,说:“你是有福,有这些诗这句话,这一辈子都不亏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样说着,又是想起了当年自己情缘,终是擦肩而过,这时看着叶苏儿终修成正果,不由又开心。

    叶苏儿温婉秀丽,脆生生容颜,只看了一眼,就惊艳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今天太美了。”叶苏儿师姐挤着脑袋过来,素月门门主将师姐拍了一下,微微轻怒:“这是你师妹大婚之日,不许闹,还嫌平日没有闹够?”

    听着门主的话,顿时师姐不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来,别哭了,要送你上船了。”素月门门主这样说,只是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穿着重重嫁衣,护送而出山门,师姐说:“师妹,你自去,要是你郎君对你不好,我们素月门都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苏儿上船大声的说,远望山门,心中顿时忐忑,自己终还是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