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商议
    这时间已是第二天的上午了,裴子云突破的动静,惊动了虞云君,虞云君有些疲倦,虽是请了郡王的命,可天子之剑一击,消耗还是极大,秀丽的脸上也带了苍白。

    见着裴子云的变化,阻止了初夏的叫喊,等着法力波动消失,虞云君才上前一笑:“你这次下冥土除籍,你遇见了什么风险?不管怎么样,恭喜你度过了,终成了第七重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,你好厉害。”初夏没有再巡查,睁大着眼向裴子云看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裴子云在祭坛上站了起来,走了几步,想了想,没有将遇见地仙之事说出,让师父和初夏担心,只是带着笑:“不是第七重,是第八重,我得了机遇,不但投射地府印记都取回了,而且免去了水磨时间,感觉离长生只有一步了,长生得之,阴神不老,下一步就是晋级地仙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虞云君和初夏都诧异,阴神第七重取回散落印记,第八重则通过水磨功夫,打磨圆满,不出意外的话,至少需要一年。

    虞云君一怔,初夏却是不管,绕着裴子云转了一圈说:“师弟,这样的话,你就是我们松云门第一个地仙了,到时哪个门派的人,都要尊称我一声,裴地仙的师姐,嘻嘻!”

    初夏的调笑,让房间里都充满了欢喜,一侧的虞云君听了这话,却敛了笑,叹的说着:“这事没有这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着虞云君的话一怔,这时眉一皱:“师父,难道这还有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虞云君叹了一声:“你登位掌门来,一直都太过忙碌,我记得本门道藏,你只看了道法部吧?”

    “许多道门的秘密,你都没有关注地仙并不是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幸我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虞云君在怀里取出一本薄册上来,裴子云接过,翻开一看,开篇写着四个大字:“地仙分野”

    裴子云心一沉,就读了下去,开篇很是简单,大意是为什么千百年来,地仙就这几个?

    为什么就算有地仙,单一门里也只有一个?

    “咦,仔细一想的确是,从没有听说一个道门同时存在二个地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自己的确没有深思,而且前世原主根本没有接触到这层次,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想着,又读了下去:“非福地不成道门,非洞天不成地仙。”

    看到此处,裴子云眉紧皱,略略放下,就问着:“非福地不成道门,我还理解,可非洞天不成地仙,这我就有疑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记得道门论述,福地和洞天本质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早有了准备,听着裴子云问,长长叹了一声:“是一个本质,只是又有差别,家长和皇帝,地主和天下,其实也只是数目差异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不想说这其中差别,这是门中隐情,不过对你自是无妨,而且你已经摸到了这个门槛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裴子云听着,只见虞云君叹了一声,神色肃穆又惆怅,就连在一侧初夏也安静了下来,一点不敢调皮,听着虞云君说话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,或有一亿生民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天资聪惠者自也不少,就算是天才也恐怕代代都有,你也知道,有人哪怕没有师承,领悟天人之变,得窥道机,就可能入道,而成阴神。”

    “这在凡间就是大宗师。”

    “可假如没有福地提供灵气,非天才不能晋阴神,自己是天才,下代难道是?下代是,下下代还是?”

    “所以散修哪怕有入道的道法,也难形成稳定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非福地不成道门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裴子云对这个非常理解,没有固定资产,你能考取名牌大学改变命运,但是你保证你的子孙代代能考取?

    “修道不是凭空而来,必须依赖灵气,就算是天才,没有福地,也止步于阴神一二重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依福地,不依敕封,能修至脱籍长生者,千百年来,一代千万众,百代之中,难有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福地和洞天是仙凡分野,这卡死了千百年无数人,包括天才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了点首,不由想起自己用梅花取得道法寄托中,大把都是凡人天才用天赋入道,可最多不过阴神二三重,到结果还是一场空,想到这里,说不出话来,沉默着。

    看着裴子云,虞云君说:“无法传承,就不是道门,可什么才是传承根本?是道法?不,不是,是福地,只要有着福地,道法哪怕低劣,有着代代道人辈出,也可修正改进。”

    “本门的灵犀洞,其实就是福地的一条支脉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裴子云听着,不由的想起了前代掌门和宋志,当初自己想要借着灵犀洞突破阴神,可没有了机会,自己最后依靠前世记忆,取得灵药炼制灵丹,才是得以突破,这其中艰难,又有多少道人能有这样机缘?

    虞云君顿了顿,又说:“地仙门槛还要高,所谓地仙,就是一地之仙,天无二日,国无二主,这一地之仙就宛是朝廷的皇帝一样,虽可父子相承,却不可同时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一地也有着最低标准。”

    “松云门福地面积太小,连最低标准都凑不起来,故永远也不能成为地仙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洞天,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达成这一地的最低标准,故可以演化日月,形成洞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洞天道门才有地仙,而福地道门仅止于阴神。”

    “千百年来,又不知多少道门天才,抵达长生,成不了地仙。”虞云君有些激愤,又带着无奈,惆惆看着裴子云。

    “数十年前叛逃师叔祖难道就不是天赋异禀,可为何还是叛门而去?”

    “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发觉了这点,想找别的途径成就地仙,或类似的道果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只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长长吁了一口气:“据说上古时也不是没有过,有人想通过炼丹得长生,是有人抵达类似地仙的程度,这据说叫散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地仙是有源源不断地脉之力,而散仙哪怕成了,要维持就得继续猎杀采集灵物进食,现在灵物已经非常罕见,濒临灭绝,就是他们的酿造的恶果,结果随着灵物消亡,散仙还是不能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人想采集香火,这称神仙,这更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种种的道路,你道千百年来,没有人想过?可一句话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天地少有灵气,就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谢成东前世有了祈玄派的潜稷山,还是必须得了王羽山才成了道。”裴子云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“啊”初夏惊呼了起来,脸色担忧,又似不敢相信,看了看裴子云,说:“姨,你是说,师弟没有可能突破地仙?”

    裴子云没有说话,眼神有点忧郁,自己修行以来,不过数年,又多在外奔波,到今日才发觉仙凡分野,可自己怎么才能突破?

    难道和前世谢成东一样,横推天下道门?

    不过自己有梅花,实际上开辟出一条新道可声望能不能使晋升地仙?晋升了能不能维持?

    裴子云正沉思,突眼前一跳,出现一个小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格杀谢成东,夺取中央龙脉(未完成)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,重重吐了一口气,莫非系统也认为,只有夺取了仙道龙脉,才真正有机会成地仙?

    还有,难怪说三叶二果有大气数,按照这个看,她们就是天生的预备役地仙!

    “不过,地仙也不过二三百寿,其实略长远看,与阴神第十重区别不大。”虞云君见着裴子云神色黯然,就安慰的说着,正要说下去,甲兵入内禀告:“真人,有一位夫人拿着长公主的信令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师姐,你们为我护法守了一夜,也是辛劳,先去休息,有事稍后再说。”裴子云看着说,虞云君点了点首,裴子云有事要忙,自己留在这里不适。

    裴子云将虞云君和初夏送出,又安排亲兵保护,才是回到会客厅,说:“请那位夫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亲兵出门,稍过一会,领着人进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去,见女子三十岁,身上穿着绸缎衣裙,略施粉黛,插着金钗,更有一种颐指气使的气质,一看就知道是大户的人家。

    只见夫人上前,向裴子云行礼:“见过真人,我奉着长公主之命而来,有事要寻着真人商议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六品同知温谦的夫人,曾见过几次,裴子云很惊讶,不想这人和长公主有着关系。

    而长公主难得主动寻自己,又为了什么事?

    裴子云暗想,就见这少妇一礼,说:“真人,我奉长公主之命,向您提出一个提议,不过您可以先看看这折子,就明白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少妇说完,怀中取出了一个折子,这折子银色花纹印烫其上,显得颇贵重,就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神神秘秘所谓何事?”裴子云疑问,取折子看了起来,一看,就不由神色一冷:“忠勤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