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虚空难渡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裴子云说着,剑光直刺而出。

    一只妖怪发出一声悠长气鸣,但“啪”一声响,溅出了一团血雾,接着又是一剑,一颗头颅飞出。

    妖怪不断扑了上来,裴子云一剑刺上都杀一妖,尸体渐渐堆积,周围景色烟雾一样波动着。

    杀光瞬间,周围一切和烟雾一样消失,只剩下黑暗,这周围空空,仔细看了,就是一个大体上数丈的空间,院子大小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裴子云眉一皱,站在原地思索一会,心里迷惑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裴子云记得自己在保证中就要发动第二个底盘,突眼前一黑,陷入了幻觉,正寻思着,突神魄一动,梅花出现,笼罩着全身。

    随着笼罩,光垂垂照下,就见一团黑气,裴子云大吃了一惊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就见梅花花瓣转动。

    只是一转,这团黑气瞬间不能动弹,化成了一个三面巨人的面孔,大叫:“不,不可能,这件怎会出现在这里?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,你早破碎了,应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有说完,梅花花瓣一合,只听“噼啪”连声,这个三面巨人面孔顿时维持不住,再被梅花一转,化成乌有,一股记忆流出,袭上了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虚空难渡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千种妖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寄生而妖……”

    裴子云微微闭上眼睛,一点点接纳起这些信息,不由眉一皱:“这世界本无妖族,但妖气下降,是瞎道人法宝传来?”

    “妖皇元神下降,被雷击所击,碎片散在四周,这些印记会盯上修行人,再突破时,妖皇印记会潜伏在修道人的阴神中,渐渐同化思想,亲近妖族而成人奸。”

    “过程就是刚才这样,化成妖族,以亲情和仇恨,使人杀得人族,只要杀得人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,这点碎片就这点信息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一些密密麻麻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异术。

    “不,不对。”裴子云回想黑气消灭前的话:“它认识梅花?”

    裴子云沉思,仔细查碎片的记忆,搜寻下来一无所获:“它明明认识,为什么我查不到这记忆?”

    裴子云陷入了沉思,良久,才转过念:“不管怎么样,先从这里出去,这是碎片形成的空间?”

    松云门典籍有记载,曾有一位祖师被困其中,后来凭借一点感应脱离而出,据说这种空间其实找对了一步就可跨出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必须寻着感应才行。”裴子云暗暗的想着,运神感受。

    “松云门福地?”

    “太弱小了,若有所无。”

    “仙道龙脉?我的比例太小,也难。”

    “咦,现在反是朝廷龙气感应最大,与我有着亲近之意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细细感受着龙气,当下按照感觉一冲,“噼啪”,只眼前一亮,出现在地面,阳光照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是哪里?冥土怎会有太阳?”裴子云一惊,向着四周看去,阳光落下,四周不是荒漠和黑暗。

    一些青草绿树,湖水氤氲,裴子云惊疑,伸手看着,迟疑:“不对,这不是凡间,我还是阴灵,阴间为何也有此处?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处福地?”

    “驾”这时天空一线红光远处而来,转眼间就出现在不远处,现出一只四匹马所拉的马车,裴子云看去,见通体红色,车辕宽阔,饰以翡翠明珠,拉车是一位官员,再仔细看是一个鬼神。

    这鬼神身着官袍,又有金光护身,正容跳下马车,说:“见过裴真人,我是大徐朝廷使者,奉大徐勤明皇帝之命前来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咦,勤明皇帝?这不是大徐皇帝登基后上封三代,给其父的称号?”

    向马车看去,只见马车上竖着一旗,写一个徐字,裴子云明白过来,自己想必是到了大徐皇朝龙气福地。

    “见过使者,还请使者引路。”裴子云向使者行礼,自己在冥土裂缝脱困而出,或就惊动了这大徐勤明皇帝。

    马车带着晶莹剔透的光泽,车厢中空间很大,宛是厅堂。

    “请!”坐下,茶几酒壶自动飞起,倒满一杯金色玉液,送到裴子云面前。

    “愧领了,不知尊神名讳?”裴子云饮下,只觉得疲劳尽去。

    “下官是范仁,当年皇上起事,我已跟随,只是没福,战死了,不过今上册封阵亡名单,下官就在其中,也得以淋浴皇恩。”范仁说道,马车疾奔,快如闪电,裴子云将车帘拉开,天上看去,别有一番滋味,这时定了神仔细看去,见太阳东升,太阳本身是黄色,仔细看有点红,角度有点倾斜。

    大地都是田野,在天空太阳照下很是温暖,渐渐靠近城池,只见居所明显多了起来,一栋栋的房屋耸立,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远处天空飘着巨大宫殿,有云彩支撑,直入其中,连绵宫殿徐徐展开,这车到其上停止飞行,落在了地面,这是汉白玉铺成。

    大门徐徐而开,就有大将出门迎接:“我是李源,跟皇帝南征北战,后来封了精勇侯,陛下派我来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一道人,何敢精勇侯亲迎?”裴子云诧异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真人为我大徐平叛有功,且带天子剑和令牌,当得,当得。”李源说着。

    两人入内,见是一条长廊,看去所有宫室俱高大华美,遥望前面,池波溶溶,清可见底,繁花环绕,灿若云锦。

    空地浅草成茵,或有小亭,放着琴几、玉墩、棋桌,多白玉所制,景物清丽,隐闻有人笑语。

    裴子云不由赞着:“真是福地。”

    又问:“阴阳相隔,也能知道阳世情况?”

    “能知气数,且有战死之人表述,上次平远伯下降,就曾对勤明皇帝哭诉谢罪。”李源还是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龙气福田何处?为何冥土从未得见?道门典籍也记载模糊?”裴子云问。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精勇侯不由笑了起来:“此地已不在冥土。”

    停住脚步,向下方指着:“龙气福田是人道之本,六千年前,李朝初立,到现在历经二十朝,代代相承。”

    “受命于天,国祚还在,其实叫龙气福田都不宜,可称天宫。”

    “失了天命,没了国祚,龙气福田就渐渐沉下,因此每一代新朝,都要高居旧朝其上。”

    “许多凡人认为龙气福田在冥土,实是妄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大徐太阳东升,就是明证。”李源指着太阳说着,裴子云这才有所领悟,原来国在,太阳就在?

    又听着:“历朝都是天子,故新朝都祭祀历朝,当然大钱朝做下违天之事,自是有着处罚。”

    “龙气福田因此有二十层,大钱朝龙气福田受了天谴,却是坠下许多。”

    听着精勇侯的话,裴子云不由暗暗心惊,原来国家还在,龙气福地就高出地府,构成了天朝上国。

    由廊入内,抵达一处宫殿,殿门设有台阶,在阶前持仪仗甲士身材高大,排列侍立,很是威武。

    精勇侯入内禀告,片刻,请裴子云入内。

    升阶而上,殿内有两行宝柱,身后站立着一排甲士,各持仪仗,寒辉照人,侍者各有服饰。

    在这宫殿内,一个皇帝端坐,龙气环绕,身带淡青,显得威严,裴子云入内,向着皇帝行礼。

    “真人免礼,我之前感觉冥土有龙气调动,吾儿尚未归位,就由我主持龙气,自然就有感应,真人这样年轻就已除籍真是不易。”龙气福田中的勤明皇帝,看着裴子云说:“冥土有变,机缘巧合,你才能前来,不过时间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勤明皇帝似是认为裴子云和朝廷关系密切,话一转,就问着凡间的事。

    裴子云躬身一一禀告自己的事:“大徐历朝数年,天下安稳,只有贼臣济北侯叛乱,在朝廷天兵下已经剿灭,济北侯已死。”

    “南方的事已经知道,北方的事,你可知道?”勤明皇帝说着,见裴子云迟疑,又说着:“我知道这关系皇家倾轧,你说就是,我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躬身:“是!”

    又说璐王的事,皇帝病危,璐王造谣,太子监国,在裴子云下至冥土前,璐王攻下雄关,一一说罢。

    裴子云这时向上看去,只见端坐皇帝满脸愁容,惆怅叹息:“这是气数,没有子孙,冥土无光。”

    “有着子孙,就有肖愚之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着家产,兄弟相争,父子相残就禁断不了,我家蒙天眷顾,得了天下,也难免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儿孙自有儿孙福,阴阳相隔,只徒增难过罢了。”这时一个人劝说着,皇帝叹了一声:“天机有变,龙田福地似有着一股力量在偏移气数,我也是忧心啊!”

    又说:“凡俗之事,却有赖真人辅助。”

    原本幽冥不可与现世沟通,只是不知为何,这话就说出,裴子云听着,顿时连说不敢,又说到了收集印记的事。

    “此事易尔”

    勤明皇帝笑着,吩咐了人取一壶佳酿而来,将酒倒在杯中,说:“你自饮了这杯,再去取回最后一块就可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时,裴子云谢恩,取酒饮下,顿时一股清凉透彻心脾,印记在冥冥中牵引而来归于自身,只还有卧牛村最后一块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赐酒,却省了水磨功夫。”裴子云说,勤明皇帝听着,点了点首:“时日不早了,我派使者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离开,抵达外面时,耳畔传来勤明皇帝的话语:“你对本朝有功,只是你窃取龙气所用,我就不奖赏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着这个声音顿时明悟,道人不可轻取龙气,否则就有祸端,恐怕指的就是皇帝在地下看着,妄动龙气的道人再入冥土,就有着祸端,或被帝王惩戒。

    荷池白鹤成群,带着优雅身姿,不远处更有着一些宫女出入,而甲士巡逻,裴子云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皇上夺取天下,追封三代为帝,这就是皇帝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此人好文,曾中举人,当到县令,大徐太祖第一桶金,就来自父荫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,我们取何处?”

    精勇侯问,裴子云顿时安心,说:“还望侯爷送我去东安郡卧牛村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驾”

    甲兵顿时赶着马而去,精勇侯坐着和裴子云说话,突外面阳光消失,裴子云掀开了车帘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光明和黑暗形成了分界,一根龙气天柱旋转而上,直通天空,许久,裴子云都是没有说话,在这神人混合,有仙道神道共存,才能将着历史如此清晰明白的显化。

    “真是壮观”裴子云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人,卧牛村到了。”精勇侯只是向下一看,又说:“真人小心,暗中有人埋伏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了一眼,冷笑:“我不出马车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掀开车帘,只见卧牛村对应冥土,隐隐有灵光落下,形成居所,偶有着大宅,其中一处更是有着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族祠所在。”

    想着,对下面一吸,顿时一点灵光冲出,印记吸入口中,立刻圆满,车架不停,继续出去,地仙化身闪出,大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可恶,裴子云何德何能,居得到龙马送出,难道裴子云得到冥土中得到了先帝认可?”

    马车快速,转眼抵达一处,见着上空微露光,是冥土和现世的分界。

    精勇侯不再上前,说着:“我只能送到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告辞,转身出去,只向上一冲,顿时就在室内醒了过来,目光余光一扫,见着初夏和虞云君还紧张着巡查着。

    而一处案上纸张已经焦黑,这是动用了明证,心里暗想:“幸我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当下也不叫醒两个,只是念着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一梅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就见显出了任务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七重(188.7%)”

    裴子云暗惊:“收回印记,又增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一下点了下去,顿只觉得灵气垂下,不断被阴神吸取,第八层已抵达,坐着,就感受大地感应,有丝丝微不可见的地气被吸取转化。

    “原来除籍更是得到大地认可,难怪以后称地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