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子剑
    冥土幽暗,在黑暗远处,一双双眼睛窥视着,这是黑夜中的恶鬼,在远处枯竭山川中。

    地仙身上带着琉璃光,才靠近,淡淡的杀机弥漫。

    地面一只迷了心智的恶鬼才扑上去,还没有靠近,被灵光一照,立刻燃烧了起来,化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裴子云的眼一眯,脸色凝重,伸手暗捏了决,转身化成一道光逃去。

    “你修炼不满五年吧?就已阴神削籍,古往今来不能说第一,也在前十。”裴子云才飞遁而去,耳畔传来地仙不急不徐的话。

    “松云门断无可能培养出你,让我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裴子云只觉头皮发麻,躲避,一道殷红如血的手掌,大有丈许,要一举将裴子云抓在手心。

    天空阴气森森,冥土恶鬼,这时都纷纷逃窜。

    “地仙威能,真是不凡。”裴子云在心中感叹一声,早心知不妙,方才暗中戒备,挥手一指,在周围,一蓬火花冒起,一闪即现,周围顿时笼罩着一片红光。

    裴子云肉身周围法坛,如斯响应,一片红光闪过,光中有许多符咒,灵光运转起来,初夏一直注意着裴子云,这时小脸顿时有些苍白起来,惊呼:“不好,师弟遇到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吵闹。”虞云君一凛,转身看去,注意着结界上的灵光,眉微微皱了起来,除籍在这个世界,自古至今,对修炼者就是一道险关。

    据说最初时,冥土怪物横行,任何一个除籍的道人都得杀进杀出才能成功,以后人道日昌,立下县郡城隍,绞杀恶鬼,怪物少了,则敌对门派偷袭围杀。

    阴冥除籍这一道险关,谁都得过,因此就有种种手段。

    据说,曾有地仙为了阻止别的门派,在冥土大肆偷袭,惹下众怒,后被围杀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结界浮出,一个巨大光圈护住裴子云,殷红如血手掌捏在裴子云结界上,才是碰撞,裴子云周围结界一缩,发出了脆响。

    “咔”大手才捏在了光圈上,顿时就吱吱作响,结界和大手相触的地点,不断有着形成了点点波纹,承受了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“哼”地仙冷哼一声,眼神现出一些轻蔑,说:“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,一团灵光在手掌凝聚,地仙抬起了头看着远处裴子云,对着一抓,顿时大蓬比血还红的火焰涌起,传到血色手掌上,一些纹路不断变化,这些法纹才出现,裴子云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手掌对着裴子云狠狠一捏。

    “咔”清脆一声响,结界出现了裂痕,裴子云脸色一变,知道敌人法力在冥土太强,简直无法抗衡,自己结界只能抵挡片刻。

    地仙这时,才冷笑意:“你逃不了,现世你的武功的确强大,单论技巧我都未必压的住你,但冥土不是现世,神通和级别才是一切,没有你逃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裴子云眼睁睁看着结界裂开,笑了一声:“自从上次谢成东偷袭,我就有了准备,我又怎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?我自然会准备后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地仙力量,真是可怖,无论阴冥现世,都是横扫无敌,亲身体会你在幽冥的力量,我很有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敢以地仙磨炼己身?我不知道该夸你胆量足,还是该笑你猖狂,也不怕折了腰杆,坏了性命。”地仙说完,手狠狠一捏,只听噼啪连声,眼见着结界就要彻底碎去。

    “猖狂?”裴子云想起来前世自己在股市掀起风浪,不由轻笑:“你们总以为我中计罢了,唉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叹了一声,念动几句话,立刻一张纸出现,上面是“如朕亲临”四个淡金色的字迹,这纸才出现,顿时在裴子云周围环绕一圈。

    “吟”一声龙吟,响了起来,龙气环绕在侧,对着这只大手只是一击,“轰”,只见大手上风雷大作,火焰腾涌,种种异相顿显,并且还夹着金刀火箭,迎头扑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心中一惊,纸喻似被激怒,显出一蛟,却是赤蛟,一声咆哮,只见着这大手种种异相尽消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裴子云虽见这样,却头也不会,长虹一样射出一道白光,就要遁去,却听到了地仙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这笑声清晰在耳,不急不徐,裴子云眉一皱,只听地仙冷笑:“就知道你会这招,我屡次吃亏,又岂会不防?哪里走!”

    手指捏了一个手印,这手印才出现,一道五色霞光在地仙手指上不断环绕,一种道韵弥漫。

    五色霞光一闪,现出六座长数寸的旗门,内中云烟变灭,光焰隐隐,闪动不停,见着裴子云还在飞遁,地仙嘴角微微翘起,对着一指。

    “呼”阴风吹过,裴子云眼神一凝,只见着六座旗门突在自己周围落下,一落下,就云烟生起,化成了一个牢笼,牢笼闪着灵光,硬生生顶住了龙气,将裴子云给锁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哪里去?”地仙长笑说着,话音刚落,龙气感觉了挑衅,顿时大怒,赤蛟一头撞在了旗门上,两下才一接触,接触处霹雳连声,炸出了银花,旗门发出“咔咔”折损声。

    眼见旗门也出现损痕,地仙脸色终不能维持镇定的神色,变成了阴沉沉:“哼,果是好龙气,不过牺牲一件师门宝贝,拿下你也值,我相信你身上的秘密,绝足补偿我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说着输入法力,就要渐渐消磨。

    法坛,裴子云肉身端坐,身子微微倾了倾,一点鼻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”初夏惊呼了一声,这一声还未完,裴子云手指上绑着红绳也一一断裂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红绳断裂,初夏变得焦急,对虞云君喊着:“姨,红绳断了,师弟肯定是遇见没有办法对付的大敌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,只有动用留下的后手了。”虞云君脸色凝重,转身对着神龛一样供在当案的一张纸行三跪九叩大礼,满脸恭敬之容,拜着:“有请天子之剑。”

    天子剑和如朕亲临的令牌是不在这里,但案上一张纸上,别出心裁把天子剑用印泥印在上面,显出了一个剑形。

    单是这个自是无用,下面还有着一行喻令:许其策用。

    字迹端楷,很是醒目,下面还钤着“承顺郡王”小玺。

    这一拜下,“嗡”一声,纸上顿时亮起了灵光。

    龙气在旗门灵光下不断的消磨。

    “咔”旗门法器上细小的裂缝越来越多,但这点龙气已消磨了大半,地仙终暗松了口气,冷笑:“任你有才,终还是今天陨落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天劫后,我门笼罩神秘力量消去,你和谢成东都甚可疑,连带璐王的气数也都很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权有轻重,事有缓急,先拿下了你,再回首细查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信息甚大,裴子云来不及细想,已有了感应,大笑起来:“只可惜,中计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话才落下,地仙脸色大变,盯了一眼,化成了一道遁光,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一声龙吟,一道金黄色的剑光在天空上出现。

    这剑一出现,整个区域内空间似乎都一滞,所有遁光举步艰难,地仙化身震惊,不及思考,只一招,六旗大亮,瞬间回到了地仙周围,裴子云冷笑喊着:“冒犯天威,杀!”

    黑暗冥土,阴风吹过,这一道剑光顿时在冥土天空上落下,将着这片区域照的明亮。

    一些还没有逃走的恶鬼,被这光一照,立刻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六个旗门受得刺激,凭空浮起,散发出阵阵波纹,地仙面色凝重,缓缓说:“好,果是有后手。”

    话才落,剑光已落下。

    六个旗门云烟弥漫,隐隐显出了罗伞,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雷响,六个旗门再也经受不住,一声哀鸣,破碎开去,眼见着剑光还要落下,这地仙露出了心疼之色,取出了一个小印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印才抛了出去,化成一个巨印,也带着龙气,更混合了地仙法力,撞击而上,两者顿时泯灭。

    “轰!”巨大爆炸在冥土响起,一道巨大光直冲云霄,周围地府的土地顿时炸开,宛是一朵蘑菇云。

    地仙分身顿时萎靡不振,显是受了重创,伸手擦掉了血,冷冷的说着:“可恶,就算这样,我在地府也能擒杀你,你能取巧动用一次,已是极限,还能动用第二次?”

    蘑菇云散去,才站着起来,面前裴子云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咦?人呢?”地仙诧异,神识扫过,还是没有,当下持咒,顶部顿时出现一个巨眼,对着周围扫了过去,反复几遍,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此子遁光速度,根本不可能飞的太远,到底是谁救了他?还是说有什么隐藏的异宝?”地仙化身不甘心,细细搜索远去。

    阴风吹着,只见附近出现一个巨坑,一只迷失了心智的恶鬼踏上,只听“噼啪”一声,还没有完全消去的法力和龙气,顿时电弧一样贯穿上去,连惨叫都来不及,立刻灰灰。

    稍远,地仙化身隐隐出现,露出了失望之色:“真的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