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上折
    城上杀声停止,变化发生了,远远可见哐啷有声,城门缓缓大开,虽有着预料,但是前阵还是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旗号舞动,前锋变阵,箭队上前,组成一个弩弓阵,却见门洞空空,片刻一人奔出,手挥一白旗,高喊:“我等降了,我等降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黑压压一片各色袍服的官员和将领,分成两拨,按照身份的高低,高声唱出名字,轰一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来人,检查济北侯人头、官印,收缴武器,派人入城接管降军。”裴子云也不进城,以免遭了埋伏,却安排部队先入城。

    “陈永,你配合参议率军入城,谁要是敢作奸犯科,立刻斩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!”陈永立刻应了,点军入城,避免有人设伏。

    校尉也立刻上前,配合官员,接了人头,令牌,大印,仔细检查,确认无误,这才返回到裴子云面前:“真人,是济北侯的人头,确认无误。”

    “好,罪首已被诛伏,我自按照约定,赦你等无罪,只是你们官职却不能保留了,一概革去乌纱帽,听候朝廷处置。”裴子云看着跪着的降将降官说着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,谢真人。”

    这些降官降将再次谢恩,就有着校尉上前革去了乌纱帽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有些紧张,这时跟在裴子云的身侧,看着满是血腥的,有点颤抖,又努力挺直了腰背。

    “对降卒进行清理入册,应该淘汰回乡就回乡,这些百姓重新安排,跟随降卒回县回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军中收缴兵器,清点名册,都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良久,城门到通向总督府的街道,都三丈一哨五丈一列,都站着肃立警戒的军士,个个肃容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裴子云骑在马上看着,似有所思,陈永才出来,禀告:“真人,城中已确认没有危险,已可入城。”

    风吹过,裴子云才放松了一些,露出了笑意,举着马鞭向前:“王爷,这应州叛乱平了,我们入内就是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承顺郡王点了点首:“一切都由真人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入城”随着裴子云一声令下,大军启程入城。

    沿街坊楼民房中,偶尔也有在窗口缝隙处看望的人,也门户禁闭不敢出来,清静冷寂鬼蜮一样,让前呼后拥的裴子云很是满意,不会矫情认为无趣。

    一路抵达到了总督府,照壁前已站着亲兵,垂手侍立在朱漆铜钉大门前,几个先进来的官员和校尉鹄立在侧。

    见郡王和裴子云过来,都跪了下去,一个四品文官,四十岁上下,高颧骨凹,精干麻利,熟练行礼,这人裴子云其实认识,参议陈远之,他逃过了一劫,又不是郡县主官,没有失土之责。

    是目前应州幸存的最高级的文官之一了,刚才入城清点的就是此人。

    这时亦步亦趋跟着,沿着甬道进来,总督府很宏伟,能看见新修饰的痕迹,裴子云站定,嗟讶不已,又对着陈远之说着:“贼侯僭越称国公,有不少是违制,这些要全部拆除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郡王在此不要紧,只要不僭越郡王规格的正殿,有请郡王入住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,您是主将,应该住正殿。”郡王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,您才是主将,我本道人,不应该住在这里,但还没有完全卸任,有天子剑和令牌,不能过于谦逊,以免折了朝廷体面,我住西院好了。”

    转口又对着承顺郡王说着:“王爷,您车架劳累,不如现在就去休息,明天再议事成不?”

    陈远之暗赞着裴子云天擅聪慧韬晦有术,口里答着:“是,下官这就按这个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承顺郡王略一迟疑,也不推辞,自己一行人进了主殿,房间自收拾干净,裴子云去了西院,有人送上了澡桶,痛快洗了,又换了新衣服,趿上鞋子踱了两步,就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有一丛书架,但是不多,裴子云左右看了,一笑:“这就是总督书房?”

    入座沉思,现在大破州府,平乱济北侯已毕,是盖棺论定之时了,裴子云命人磨墨铺纸,定了定神,就书写汇报。

    大破济北侯,早有定案,都一一写上。

    灯光明亮,渐渐到了黄昏,夜色沉暮,偶尔能够听着草丛中传来的蟋蟀声。

    “水,给我取水来。”

    承顺郡王口渴,呼唤陈公公而来,只见随从一阵手忙脚乱,陈公公提一个茶壶而来,水倒满递上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喝了水,才躺在床上,向着陈公公问:“入夜可有什么事?降军可有动静?夜晚可有刺客?或又有别的消息?”

    听着承顺郡王担忧,陈公公笑着:“王爷,裴真人安排的精细,下午到入夜,都没有什么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承顺郡王听着,有些失落了起来,看着承顺郡王这样子,陈公公才说:“王爷,裴真人送了折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有折子来了,承顺郡王眼前一亮:“快,快取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陈公公转身取裴子云的奏折,承顺郡王接过折子,在灯光下,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虽小,可看折子很认真,看到了自己居中调度有方,指挥陈永一举攻克州城,不由脸有些红,又欢喜说:“父皇看着我立功,想必很欢喜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站在一侧,跟着笑了起来:“是啊,王爷,您立下这功劳,不说来日,想必不久,就会晋爵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大徐制度,皇子赐名即受封,先封节度使,遇大礼移镇,再封国公,封郡王,封王,迁转亦有次第,不遽封。

    皇子理论上都能封郡王,但是封不封亲王就难说了,这看皇子背景、本身品德才干、以及皇帝心思。

    现在有这功在,封亲王就十之八九了。

    郡王岁俸银五千两,禄米五千石,亲王岁俸银一万两,禄米一万石,收入也倍增了一倍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欣喜翻折子看着下去,这折子格式很特殊,每次战役分一行,参与者是谁,谁的作用大,简约明晰,丝毫不乱,把各将功绩和事情说得清清楚楚,不由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承顺郡王伸手揉了揉眼睛:“裴真人折子写的真好,比着我在父皇那里看的折子清楚明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裴真人颇有大才,不然也不能这么快平定应州之乱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说着,听着这话,承顺郡王不由点了点首: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年幼,看久了折子对眼睛不好,不如明天一早起来再看?”陈公公劝着,承顺郡王略躺着,只才是躺下,心中却按捺不住,起身,摇手:“我再看一会就去睡。”

    说完揉了揉眼,又是看了起来,里面描述陈永几次参与战役,功勋很多,说到了忠勤伯,里面也没有掩饰,说:“启北之役,看似防守,实牵制贼军主力,于战局有举足轻重之功也。”

    又说着:“蒙尧身水师都督,不以臣是道人而轻视,听令严格,一丝不苟,不为求功而妄动,顾全大局,钳制应州水师,裨益战局,其功也大矣。”

    列将一一说明,不少了谁的功绩。

    全部看完,承顺郡王才把折子合着起来,重重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突一声惊雷响起,紧接就是噼里啪啦的雨落下,承顺郡王一惊,紧接着又笑着:“叛乱都是平了,我在屋内,又怎会怕区区风雨雷电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爷自小就有着果敢。”陈公公笑着说着:“这次平乱就是明证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才十二岁的承顺郡王却神色一正:“真人说我居中调度有方,实是敬我爱我,可孤心里清楚,并没有这事,是真人运筹帷幄庙算千里,才得以顺利平乱,而这种大功,在折上不言一句,以此观真人心胸,亦大矣!”

    “臣下奉我爱我,而孤安敢真窃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磨墨,孤也要写折子,让父皇听闻,孤虽年幼,却一直派人记录此役真人言行指挥,当附录呈上,让父皇看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郡王突想起一人,眉一皱,怔了下,神色露出超出了十二岁的成熟:“把真人的折子复写一遍,派人去送给忠勤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陈公公应着,在砚中给郡王磨墨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,郡王就亲笔,一字一句的写了起来,陈公公看着,心里浮现出骄傲和叹息,其实承顺郡王自己不觉得,但是在成年人的角度看,承顺郡王其实非常不错,具备种种品德和潜力,只可惜的是,他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身体不佳,还能治天下几年?太子又有儿子,不可能让幼主登基,所以王爷是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王爷没有机会登上大宝,但太子还算仁厚,王爷凭着这功,大可顺顺利利当个亲王,也算是善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要是王爷能得裴真人辅助,再得到一些机会,说不定……”想到这里,突一记沉闷的雷声落下,一道明闪将房间照得一片惨白,震得房间簌簌发抖,惊得这陈公公浑身一颤,却再也不敢想下去了,连忙掩饰说着:“王爷,雷雨大了,我去关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