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今日
    一个叫韩俊的知府起身:“真人,郡县组织生产,种植水稻,这是我等的责任,自是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“可灾民的事,有些为难,济北逆贼在各郡县粮库抽调大笔粮食,现在各郡县都空了,青黄不接时,难以救济。”

    知府说完,裴子云点了点首:“的确,韩大人说的是,现在各地粮食不足,还得运一批粮来张济,你去催办这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下面一个偏将早已等候,立刻上前一步大声应着:“是!真人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应命,点了点,目光扫向知府县令。

    “我却还有一件差事要你们去办,贼军三万,其实至少有二万都是你们治下的郡县之民,我要你们按照户籍把他们父母都请过来,注意,客气些,别当成贼兵家属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知府县令听着,面面相觑,参差不齐的应着。

    “宋治,你带人去配合诸位知府县令办。”裴子云见了,冷笑一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真人!”宋治应着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安排完,裴子云说:“事情我都安排下来了,你们立刻就去办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这些官员都应命退下。

    “让道官上来。”裴子云又说着,看着亲兵远去,承顺郡王才说:“真人,现在可以说了吧,我还有着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水师的事,应州水师和我方水军纠缠,而且大营其实不在州城内,隔了十五里,这在平时没有问题,可现在州城一围,就有问题了就被分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且济北侯大败,大厦将倾,难道没有聪明人?忠臣自有,可水师中又有多少人是济北侯的死忠?”

    “真人,你的意思是反间计?”承顺郡王听着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不算反间计,我刚才说了,此时济北侯大败,兵败如山倒,人心就可发挥作用,只需在关键点上一推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水师恐怕离心离德,道官虽不能直接拼杀,可联系就有种种办法,只要联系上他们,给了条件,不怕没有人不响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个九品的道官入内,见着裴子云和承顺郡王就行礼:“参见承顺郡王,参见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水师的联系如何了?”裴子云望了一眼,垂下了眼睑喝茶。

    “真人,不仅仅是水师将校,就是陈平自己,闻着济北侯大败,看这心思,也有几分想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可降,这贼首不能降,不过可麻痹他告诉水师诸将,杀了陈平,朝廷或可免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道官应着。

    “州内联系怎么样?”裴子云又问。

    道官说:“我们在州城被拔掉七成据点,但还有三成可活动,济北侯大败,人心已失,和我们联系的人很多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大笑,起身踱了几步,凝视着窗外,良久,才说着:“如此,事成矣,不过现在,得先拔了水师这颗钉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,告诉水师的人,想要活命,速速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道官大声应着。

    见着道官远去,裴子云才回首说着:“所谓的兵法,其实就是在正确的地点和时间,处理正确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应州水师,要是在我们抵达时就大战,非得损失几千人,说不定还拿不下,但是到了这时,却和熟透的果子一样,任凭摘取了。”

    承顺郡王听了,渐渐有丝领悟,不由心悦诚服,暗暗心想:“这就是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吧?”

    海面波涛汹涌,水师战舰在行着,而在一个会议厅,突里面有着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,我昨日听得消息,说济北侯大败后,要陈将军击破朝廷水师支援,指望江面支援,救出他去。”里面十几个校尉和游击将军,都交头接耳,交换着情报,有人就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救援,怕还是得救援,最近局面越来越差,要是济北侯彻底败了,我们又去何方?”有人苦着脸:“可朝廷水师也不是好打发,而且就算胜了又怎么样,不过是多喘几口气。”

    场上一片叹气,游击将军张典脑海中浮现了一种可能,低声问:“李将军,你怎么知晓这个事情?”

    李贵凑了上去,低声:“朝廷联系上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典的酒杯几乎摔在地,惊诧左右看了看,到了门口检查了一番,才低声说:“你怎么敢?我们都造反了,哪里还有回旋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虽两人都是低声,但附近几人就听见了,连忙聚起来:“老李朝廷怎么说,是不是能留我们一条生路?”

    “朝廷说了,只要我们反戈,就可赦免,我们这些人也有着生路。”李将军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!”这话听得众人无不咧嘴笑,一个人“啪”地一拍大腿,说:“早听这话,我何至愁的睡不着,快,把内情给我细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”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,这些人脸色一变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,蒋林。”只见偏将校尉都对视了一眼,眼神中暗含杀气,怔了一下说:“蒋兄,等等,马上来开门。”

    一开门,大家都是一怔,只见着蒋林穿着甲衣,身后是密密麻麻十几个亲兵,个个带着杀气,一见这个阵仗,张典脸色一下煞白:“蒋林,你是来拿我?这时你还站在陈平的船上?”

    蒋林抬起首没有立刻答话,看着小窗,外面的灯光照在他冷峻面孔上,铁铸一样漠然,众将正惶恐之间,他长长叹着:“蔡振远,死了大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别人还没有醒悟过来,张典却立刻醒悟过来,其实蒋林和蔡振远是好友,只是后来陈平杀了蔡振远,蒋林却没有反应,平时更是恭谨了几分,还暗暗被人鄙视,这时听着这句,就问着:“难道,你是想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接了朝廷的要求,杀陈平以免罪。”蒋林说着,听着这话,众将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贵就笑着:“有蒋兄弟加入,我们把握就大增了,现在水师大半兵力在我们手上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杀陈平,现在只要解决王叶带的亲兵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这样麻烦。”蒋林嘴角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微笑,回顾左右:“王叶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已经杀了他?”胡勇张大了嘴巴,王叶久受陈平大恩,平时忠心耿耿,到这时大家都没有想到别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必须杀了他,他和我们一样弃暗投明不可以?”蒋林淡淡的说着,见着众人目瞪口呆,冷笑又苦笑:“到现在份上,他如果想活下去,这就是唯一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旗舰

    外面吹着风,海上的夜更带着凉爽,海岸有不少士兵都升起了篝火,看上去沙滩周围一片明亮。

    议事厅内,陈平喝着闷酒,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陈平脸色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是我,陈言啊,叔叔。”

    陈平脸色有些红,这时是喝酒喝多了,听着门外是陈言,摇晃了一下脑袋,才清醒了一些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陈言入内,一进来就看见了桌上酒肉,一股很大酒味扑来,让人闻着就是觉得异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按照你的命令,最近发现不少的异动,张典、胡勇、李贵暗里串连,还有韩合和朱林接头。”

    “李贵新上船的亲兵,是道官伪装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异动频繁,陈言查到了不少的消息,都一一禀告,陈平听着,脸色发白了起来,手指握着酒壶,握的用力,关节都是青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这些都查清楚了,为今之计,依我看,只有将着这些人一网打尽。”陈言将事情说着清楚,站在了一侧,等着陈平吩咐。

    船略有些摇晃,挂着油灯也随摇晃而摇晃,灯光也时明时暗,陈平喘着气,酒精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心烦意乱中,陈平起了杀心,凶狠目光透出,只是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拿起酒壶,倒上了一杯酒干了,停顿了片刻才是叹了一声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微微抬起了首,满嘴苦涩,这些勾结的人已占了三四成,其中更有着一些重要偏将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自己现在立刻动手,一网打尽说不定还能办到,可水师必元气大伤,到时朝廷一攻,一打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济北侯大败,自己何去何从?继续和朝廷对抗,还是归顺朝廷,以求保全身家性命?”陈平犹豫不决,深深一个呼吸,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想起了自己派出的人,就问:“陈安之,还没有消息?”

    陈言只略微思索下,就说:“叔叔,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?”陈平的眉皱的更深:“一有消息,立刻报告我。”

    才说着,有人匆忙到了门外,敲着门喊:“大人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陈平听这个声音,怔了一下:“快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只见门打开,陈安之才入内,见着就禀告:“大人,已经联系上了。”

    朝廷方面怎么说?”陈平大声问着,眼神中带着希冀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安之低首说着:“真人方面答复,说济北侯已败,想免罪没有可能,交出水师免死还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连官职都不给我留,可恶,可恶。”陈平脸色都变了,就在房间内踱了起来,脸色时而发青,时而发白,想到激动时,脸色涨红,许久,却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!”陈平长长的叹了一声说:“贬职为民么?”

    说着咽着苦水:“罢了,毕竟是造反,罢职就罢职吧,能活命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陈言和陈安之对视一眼,两人都带着无奈,济北侯败了,再挣扎下去,根本就不现实。

    陈平取酒壶倒在嘴里喝了一口,这时陈平才真正的体验到什么叫做穷途末路,其实革职就恰到好处,要是连官也不罢,他反而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召集诸将吧,就说我降了。”陈平把酒壶放在桌上,长长叹了一声,抬起了首,却不知道想着什么了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号角响彻四方,各船各营都知道,片刻船只靠了过来,校尉以上就登上旗舰。

    旗舰大厅宏大,可容纳数十人,一个个装束齐整衣甲鲜亮疾趋而入,陈平步入大厅,满厅相互看了一眼,还是立刻行礼,甲衣叮当一片响。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陈平升座,环视一下左右,苦笑了下:“朝廷大胜,济北侯眼前就穷途末路,我欲弃暗投明,你们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大厅内静悄悄的,没有声音,只能听着诸将的呼吸,陈平看着,以为他们还不服,不由有些慌乱:“济北侯完了,我们怎能陪葬呢?诸位将军,济北侯并未对我等有着大恩,将倾之船,何必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将倾之船,何必陪葬。”蒋林站了出来,叹了一声,陈平听着蒋林的话,却觉得有些不对,又听着蒋林说:“将军,我们并不是不降朝廷,只是还有个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随着蒋林的话,周围数将都默不出声的上前,陈平顿时觉得不对,意识到了危险,脑里“嗡”一声,血涌了上脸,喊着:“你们想干什么?来人,来人。”

    只是连喊几声,本来响应神速的亲兵,却没有人应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蒋林听着陈平的呼喊,只是大笑:“大人,不要喊了,没有人应你,济北侯一败,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哐”陈言在陈平身侧拔刀,护卫在侧,只是身子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陈平指着亲兵队长王叶:“你竟然背叛我?当初我在士卒里提拔你,对你有着大恩,你恩将仇报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叶听着陈平的话,脸都涨红,低首:“将军,我没有办法,这是朝廷的条件,不杀你,我们都活不了,将军,你还是自裁吧,还能留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们都背叛我。”陈平颤抖的手指着,陈言却更悍勇,一咬牙,一刀向着蒋林砍了上去。

    但是才出刀,王叶和几个亲兵一起拔刀,捅了上去,陈言长声惨叫,只见刀一拔,就跌了下去,全身抽搐,鲜血不断流出来。

    蒋林根本不看陈言,看着陈平,摇了摇头:“陈将军,我们也不想背上杀上官的罪名,这是你逼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下抽出刀,狞笑: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刀光一闪,长刀深深刺入了身子,陈平大声惨叫,不由自主跪了下来,他使尽全身力气想挣扎站起,长刀拔出,刀光再闪,人头飞出,顿时一大蓬鲜血喷出,飞溅在满室满地。

    ,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