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除籍
    永元山

    裴子云上山,自不是闲情雅兴,而是有着事,天色渐渐放晴,云层还有些厚,进了山门。

    这山只是一个丘陵,甚是平缓,一级级台阶磨损了许多,有上百级通上正殿,神道两侧有几颗松树,都不甚高。

    到顶上,就见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迎接上来,六十岁上下,鹤发童颜,步履健捷,见着连忙稽首:“贫道见过贵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贵人。”裴子云笑着,见着大殿上有着匾额,略一沉思,问着:“这是前朝赐额的希明公?”

    老道士躬身说着:“您不算贵人的话,我等更是蝼蚁了,是,这正是希明公。”

    孙祝之,字希明,5岁读书,9岁能诗,10岁称神童,十九岁中秀才,33岁才中举,一直没有中进士,50岁时方授任知县,67岁时稍迁通判,不久病归,本无封号赠官。

    但由于名气大,有人立祠,其实是非法,及至前朝,赐了额,也算是合法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了:“路途能遇希明公,也是缘分,容我上支香。”

    入内,见院里几株老柏黑油油乌沉沉,也算茂盛,及到里面大殿,只见里面一个官袍的神像,笑着说:“先生仕途不利,也无建树,然书画名动海内,又有祠堂,也不负此生!”

    说罢,见着老道人已燃了香捧给,裴子云双手插进炉里,一颌首,算是礼成,踅身出来,这山并不出奇,值其初夏,山林还算郁葱,放眼四望,但见远处大片农田,亲兵见着裴子云坐在石块上,满目怅惘鸟瞰景色,一副似悲似喜的神情,都不敢惊动,呆呆退后侍立。

    其实裴子云觉得军中军气太盛,又带着天子剑和令牌,到此山上暂避,此时暗暗一点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消灭济北侯,得封真君(未完成)”

    “阴神:第六重(7%)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,击败济北侯,又收复了二郡,声望大增,满足了升级需要,里面还没有算灵气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面前的系统,沉默良久,有些恍惚:“来到这个世界快五年了,一转眼,我就是阴神第七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阴神凝形、通神、夜游、除籍、长生,第七重就是除籍了,这可是前世原主都没有抵达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封号,消灭了济北侯,就可得封真君,也算是纳入地方祀典了。”

    国家祭祀简单的说,就是分大祀、中祀、小祀。

    大祀是圜丘(天)、方泽(地)、宗庙、社稷,其实是天地和国家本身,中祀就是日月星辰、风云雷雨、岳镇海渎、司命司民司禄司寿、历代帝王、其实大部分是自然以及农业和命运,也就是历代帝王以天子的身份在内。

    小祀才是真正的神灵祭祀,分赐额、册封。

    册封有伯、侯、公、王四等,女性有夫人、妃,道教有真人、真君,其中真君等于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哑然一笑,不再纠结,伸手一点。

    “轰!”前世没有突破的阴神七重立刻破开,突然冥冥中有感,阴神看去,只见着目之所及,一片灰黑苍茫,有与自己对应印记在这片大地冥土出现,这个印记是自己一生在冥土沉淀。

    这印记和阴神形成了吸力,裴子云阴神一震,一丝玄奥袭来,这是人对应大地的存在?

    “罢了,现在虽可入冥土收拾印记,但这事重重危险,现在却不是时候,再进了一级再说。”裴子云这样想着,已看见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七重(7%)”

    “快了,还有三重,就是阴神大圆满了,到了这步才可称阴神长生。”

    “谢成东境界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要是地仙上次早杀了我,最多就是十重罢?”

    山中一阵风,松涛声响起,想起这几年的人生跌宕起伏,前世的记忆又浮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裴子云吟着。

    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
    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    吟完,突大笑,说着:“回去!”

    旗舰

    夜色沉暮,天空中星辰悬挂,显得宁静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有消息了。”一个太监匆匆入内,躬身说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承顺郡王虽年幼,但还没有睡觉,在案桌上正翻阅着兵书,这些日子历经战事,承顺郡王小小年纪,配合战事,却沉稳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王爷,裴真人率领一千骑兵突袭济北侯大帐,大获全胜,济北侯逃走,战局已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么快?”承顺郡王听着陈公公的话,一时间站了起来,瞪大了眼,紧张中带着兴奋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,据说裴真人留下后手,一举击破了济北侯。”陈公公低首垂手说着,承顺郡王渐渐定了神,不禁一笑,指着兵书,略带一丝稚气说:“根据兵书,怕还要月数,才能收复剩下两郡。”

    承顺郡王才说着,又传来了声音:“报!”

    一个校尉匆匆大声禀告:“王爷,裴真人来信,济北侯剩下两郡都降了,现在贼军只剩州府,有请王爷去府城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承顺郡王和陈公公一时间都惊呼了起来,才击溃了济北侯大军没有多久,怎么剩下两郡都降了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脸色涨红,接过了信看了看,笑着:“真是运筹帷幄去涿定郡去。”

    涿定郡·太守府

    太守被免职了,这主人自变成了裴子云,话说这府装修精致,文窗窈窕,走廊曲折,时有丫鬟侍女垂手侧立。

    书房前廊下挂了只鸟笼子,木雕花隔了窗,难得用玻璃嵌了,隔玻璃望去,就见得了花园。

    “真人,承顺郡王来了。”裴子云正在房间内处理军务,门外起了禀告。

    “承顺郡王来了?恩,好,我知道,立刻开大门,迎接郡王。”裴子云惊醒了过来,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换了衣袍,昂然出了房。

    陈永在滴水檐下,见他出来,亦步亦趋跟着,绕过议事厅,见大门处已有诸将和校尉迎接。

    一列甲兵将着道路封锁。

    片刻,就见着郡王卤薄而来,几十亲兵按剑侍立,裴子云迎出大门,离五六步站住了,手一揖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自车架出来,裴子云行礼,承顺郡王还礼,这时鼓乐而起,两人并肩在前,承顺郡王稍提前半步,陈永紧随在侧,后面是大小官员,直向议事厅。

    承顺郡王走在一侧,眼神时不时打量裴子云,沿着走廊时,终忍不住说:“恭喜真人,济北侯大败,州城变成孤城,看来不消数月,就可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裴子云听着话,一时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人,我说的有不对?”承顺郡王脸有些红了,只见裴子云摇了摇首说:“数月?哪里需要那么久,半月都不要,州府就可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承顺郡王一怔,就停下了脚步,看着裴子云,见着后面都停了,才醒悟过来,又行了几步:“可州城贼军还有三万,水师一万,城中粮草还算充足,我们虽有大军,更击溃了贼军主力,可贼人还有坚城,兵书云攻城为下,没有数月恐怕拿不下来吧?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怔,承顺郡王年纪虽小,可一脸的认真,说着事条理清晰,心里暗赞,本不打算细说,想了想,还是指点:“王爷多虑了,攻城为下,攻心为上,这句话其实是有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单纯靠军事,自是难以短时间攻克。”

    “大徐一统天下,器鼎已立,人心自是不同,战事也不同,不过不能一概而论,您看,济北侯要是不败,攻心又能起什么作用?朝廷三令五申,也没有见得多少人反戈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但此时济北侯大败,兵败如山倒,人心就可发挥作用,只需在关键点上一推就可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眼神扫了一眼:“王爷,具体的事情,请里面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听着裴子云的话,承顺郡王抵达大厅,裴子云请承顺郡王坐在主位,承顺郡王摇首:“此时在军中,最重名分,您是主将,理所当然坐堂行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也不矫情,请承顺郡王坐了左座,一个校尉入内禀告:“真人,一应官将,都是应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先处政务,这些事情以后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只管处理,孤就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参见王爷,参见真人。”这时知府、县令、将军入内,见上坐的王爷和真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!”承顺郡王说着,说完不多说,坐在一侧,看着裴子云安排。

    裴子云扫了一眼知府和县令,目光淡淡,但知府和县令一时间都打了寒颤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召你们来,不是要定你们的罪,是要安排差事,现在要紧是三条,第一就是战事结束,可农田不少变成了战场,今年冬小麦收成是别想了,必有不少百姓成了灾民,已收复的郡县得重新运转起来,要及时安抚,还得组织初夏时分的水稻种植这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官员听着这话,擦了擦冷汗,都松了一口气,心定下心来。

    ,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